【濤哥侃封神】第三十九回 姜子牙冰凍岐山

作者:石濤

人氣 936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濤哥侃封神》。我們上回說到第三十八回,結束的時候,這個文殊道人截住了王魔,然後用遁龍樁把他給困了,脖子上、腰上、腳上,用三個圈給他圈住。

這個九龍島的四個聖人(王魔等),騎的是龍的九子當中的四個,都跟龍有關,其實龍就是護法。四聖,是(封神榜上)靈霄殿的四將,作為鎮殿的大將——他們的生命去處跟位置已經定在那兒。早就選好他們。

到廟宇,你會發覺在不同的大殿前面的神獸,是有分別的,不是平白無故放的。一般的正殿,放的是麒麟。那如果是「藏經閣」一定有龍……

「文殊」菩薩先出場,廢掉王魔,王魔(被封神)去的是靈霄殿玉皇大帝那兒。這三百六十五個神跟三界裡邊那個天庭,是上、下對應的(其中一定有說法)。另外:這四個人騎的都是龍種,跟龍有關係,而收他們的是「文殊道人」,後來轉成「文殊菩薩」,跨越到佛家去了。

佛家講「普度眾生」,所以這四個人不是單個出來,雖然有些是單個出來,但是他們被封神的時候,也是成幫打伙的。書裡面就這麼寫的。到最後收尾的時候,你看到普賢道人(普賢菩薩)出來(金吒的師父是文殊,木吒的師父就是普賢),而金吒、木吒再加上哪吒,哥仨就湊齊了,後來,加上他們的父親(李靖)就全轉入佛家的門下。你說中間到底為什麼呢?你得給我時間。我們說到那兒,估計就能理解到那兒。

這個遁龍樁,土遁、水遁的遁,本來是逃跑的意思,在這兒反而是反的——「抓」了龍種、神仙。

第三十九回「姜子牙冰凍岐山」,姜子牙出手了。

詩曰:

四聖無端欲逆天,仗他異術弄狂顛。

四聖,他們只是聖,其實(境界)挺低的,但在人中就算高的了。其實他的異術(功夫)裡面很大的成分是他的坐騎。另外,他們四個人都用珠——有天珠、地珠。我們在上期節目中看到,四聖之所以用珠,是跟龍種有關係。龍嘴裡都含著珠的。你看雕的、刻的龍都含珠,所以這是對應來的。

西來有分封神客,北伐方知證果仙。

去討伐西岐的,就被封神了,是修不成(正果)的;北伐(朝歌)才成正果,出三界。

封神榜、封神榜,實際(被封神者)全是修不成的。他們全是逆天意的。所以(封神)是倒著說的——給人以教訓。我以為:我們大多站在人的角度去看待,所以以為封神榜裡面全是神仙,沒有!全是修不成(正果)的神仙。

寫封神榜的人厲害。

幾許雄才消此地,無邊惡孽造前愆。

雪飛七月冰千尺,尤費顛連喪九泉。

這「四聖」,無論自以為多麼雄才大略,最後都死在姜子牙之手,原因就是「無邊惡孽」,而孽障,跟自己的生命來處有關。所以王魔他們注定就是這樣。

命裡注定,誰勸都不成(有表現正的、有負的)。人跑不出命的。所以我們現在看到「中共病毒」都是命裡注定。表現上會非常繁雜,繁雜的一切都在定數中。

從神仙的角度來講,祂才不管人中怎麼折騰,那些對祂來講根本無所謂——看一群螞蟻在打架,就完了,祂不會太在乎螞蟻如何,祂只知道螞蟻打架。但螞蟻打架一定有它背後的原由。

金吒用遁龍樁就把王魔給抓到了。

話說金吒一劍,把王魔斬了──一道靈魂往封神臺來;清福神柏鑑用百靈旛引進去了。廣法天尊收了此寶,望崑崙下拜:「弟子開了殺戒。」

一開始我們看「開殺戒」,一直沒看明白。就是命裡注定要開殺戒。開殺戒的本身卻是修正的過程;開殺戒卻是給封神的過程。被殺了,都去了封神臺,去奠定三界之內不同境界、不同位置的神。

那些被誰殺的呢?卻是被元始天尊的弟子殺的。而祂們為什麼要殺呢?——順天意的殺掉逆天意的。

殺掉逆天意的,這個就不一定好理解,「殺」怎麼還是善?逆天意者都是惡的。殺掉惡的本身是善。

人要講「理」對不對?絕對對。但同時完全給你框在「理」裡頭。那個話很有局限性。而你的「本來」其實可以更高——你可以知道生命概念中是一層一層的。所以人家講了樓外樓、山外山、天外天、人外人……人外人,那是指生命的境界,其實可以解讀成人的靈魂……原來傳統的東西都有生命的含意,只不過現代人根本沒能力(了解),現代人都奔肉身去了……

我們看到先「開殺戒」的是文殊,祂叫「廣法天尊」,後來轉為佛家(文殊菩薩)。那被祂殺的,在人這個環境中是一種修正,把這些不好的,不順天意的生命給廢了,但是在另外一個環境中,卻在封著神。

那廣法天尊跟金吒「證果仙」;王魔去伐西岐,他在封神榜裡就占據一位。就是說:王魔即使(被封神)在靈霄殿成為了鎮殿的四大金剛,當走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他還會回到人間輪迴轉世。但那些修得正果的神,不再輪迴、不再受苦了。

命金吒把子牙背負上山,將丹藥用水研開,灌入子牙口內。不一時,子牙醒回,看見廣法天尊,曰:「道兄,我如何於此處相會?」天尊答曰:「原是天意,定該如此,不由人耳。」

因為(申公豹叫住姜子牙)姜子牙回頭了,姜子牙就違背了師尊的囑託。他就是那樣的生命,他想不違背也難。那元始天尊想幫他,只能告誡他,而悟性好、壞?是憑他姜子牙的。那姜子牙就那麼大悟性,所以他就回頭了。一回頭,七死三災就跑不了了,這裡對應人的三魂七魄,然後就是對應三十六路人馬。

打神鞭有八十四(符印):八十四,是四個二十一,而二十一是「三」個「七」,就是:天、地、人。而天裡面,有七的劫數;地裡面,有七的劫數。王魔去了靈霄殿玉皇大帝那地方,那對人來說就是「天」(我們輪迴轉世的範圍之內)。這是我理解。

那為什麼是八十四呢?「東西南北」,或者說「春夏秋冬」,冬裡面有二十一,有三個七。西裡面有二十一,有三個七,這麼來的八十四,對應的。

比如說:中、美貿易談判,前後得走三茬才行。反送中,香港人大遊行喊出三次「天滅中共」……所以凡事都得懟三下,誰也跑不了。就像我說「非典2.0」還得回去(反覆)三下。

……

前頭說:張桂芳叫(對方)名字,不就把三魂七魄給叫散了嗎!一散,人就完了。其實就是我們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就迷糊了,對吧!一迷糊,眼睛也不聚焦了,腳底下也發飄了,就掉下來了。就說這意思。

所以人死了,就是魂魄回不來了。叫魂、叫魂?說人突然出事的時候,一定大聲叫他,有時候就給叫回來了。如果輪迴轉世,不就那個魂出來了嗎!所以真正懂得這些、有信仰的人,根本不怕的。他沒有什麼怕死和不怕死。

那你說,他是不是珍惜生命?他其實是珍惜的,因為誰也不願意離開任何一點東西,當他擁有的時候,伴隨他走過這麼一段故事……就是一段過程,誰願意扔了?真正普世的概念都是珍惜所有,你用過的所有東西不要隨便扔,都是你生命中的故事。

共產黨全都是「革命」。蓋的房子裡頭金碧輝煌,一點兒生命味道都沒有。無論他花多少錢裝修,沒有任何生命品位。今天大陸有錢人覺得自己很牛叉,那些人他展現出來的只是一塊爛肉。是花了好多錢,你把金庫搬到那兒,你也是一塊爛肉,就這麼回事。那姜子牙破釣桿往那一放:「我寧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他就是有味道,那是生命,有品位……

所以,用自己的元神看待一切,不要有自己任何情感——這個壺漂亮!這個壺很好看!哎呀!我太喜歡這壺。完了!如果說:這個壺很好,我很能欣賞它,而不是喜歡它,你絕對會珍惜它,不會隨便亂扔的。但你不會被誘惑而離不開任何東西。

有一天你走到那一步的時候,你看到的這一切跟你用眼睛看,不一樣。只有你自己知道,你能看到它的生命真諦,而你不需要用語言去表達什麼……你就知道為什麼這個人可以走入「玄中」,誰去誘惑他或者不誘惑他,對於他來講都是不存在,但他絕不會傷及那些東西,因為不值得他出手,因為那東西境界比他低。那螞蟻在下頭排兵布陣呢!你就這麼看看,扭臉走了……

這個姜子牙怎麼跑,王魔怎麼追,都是定數。不是人說了算,誰也改變不了,只能順應。那天尊在這裡等著王魔、姜子牙走到這兒——王魔跟姜子牙怎麼打一定打到天尊腳跟邊上。

過了一二時辰,命金吒:「你同師叔下山,協助西土。我不久也要來。」遂扶子牙上了四不像,回西岐。

姜子牙,這是死第一回。

廣法天尊將土掩了王魔屍骸。不表。

所以王魔的元神到了封神臺,而這塊肉(身),就是另外一回事。在人的層面,這是一種大清洗,在魂魄的那一面,是他王魔封神定位的去處。《封神演義》就這麼回事,中間會有一點點突破,但不是很多。

且說西岐城不見姜丞相,眾將慌張。武王親至相府,差探馬各處找尋。子牙同金吒至西岐,眾將同武王齊出相府。子牙下騎。武王曰:「相父兵敗何處?孤心甚是不安!」子牙曰:「老臣若非金吒師徒,決不能生還矣。」金吒參謁武王,會了哪吒,二人自在一處。子牙進府調理。

且說成湯營裡楊森見王魔得勝,追趕子牙,至晚不見回來。楊森疑惑:「怎麼不見回來?」忙忙袖中一算,大叫一聲:「罷了!」高友乾、李興霸齊問原由。楊森怒曰:「可惜千年道行,一旦死於五龍山!」三位道人怒髮衝冠,一夜不安。

次日上騎,城下搦戰,只要子牙出來答話。探馬報入相府。子牙著傷未愈。只見金吒曰:「師叔,既有弟子在此保護,出城定要成功。」子牙從計上騎,開城,見三位道人咬牙大罵曰:「好姜尚!殺吾道兄,勢不兩立!」三騎齊出來戰。

這時候,姜子牙、金吒他們就不帶其他將官了,因為其他人騎著馬,見了龍種,就受不了。

子牙傍有金吒、哪吒二人。金吒兩口寶劍,哪吒登開風火輪,使開火尖鎗抵敵。五人交兵,只殺得靄靄紅雲籠宇宙,騰騰殺氣照山河。

因為五個人是在人間打,卻都是修行的人,所以映著天上殺氣騰騰。《封神演義》講述了兩個層面,甚至更多。

子牙暗想:「吾師所賜打神鞭,何不祭起?」

從修煉上看:姜子牙悟性差!師父給了他東西——他有杏黃旗,卻只用在龍鬚虎的時候,為了救他自己,用了一把。在收龍鬚虎的時候,姜子牙已經見到其中的奧妙,那為什麼在跟這四個人打仗的時候不知道使用呢?打到這份兒上,死了一回,他才想起來。悟性太差了!

其實悟性差就是定數,不是說他應該不應該。在人中很多人講道理:「當初,如果……我就如何如何……」瞎掰!你趕快離開他……

子牙將神鞭丟起,空中只聽雷鳴火電,正中高友乾頂上,打得腦漿迸出,死於非命──一魂已入封神臺去了。楊森見高道兄已亡,吼一聲來奔子牙;不防哪吒將乾坤圈丟起,楊森方欲收此寶,被金吒將遁龍樁祭起,遁住楊森,早被金吒一劍,揮為兩段──一道靈魂也進封神臺去了。

遁,其實是逃跑,結果……反而是捆。自己的師尊講過:「人中的理,是反的理(不是原話)。」我的感覺《封神演義》在提醒著這樣的道理(原先看不明白)。遁是跑,土遁、水遁都是跑,燃燈道人只是化作一道清光,一耀眼就沒了(光遁)?出了三界才叫光。所以燃燈道人道行高過他們。

又回到咱們說的「武漢肺炎」,來的是氣,一氣殺死千萬人,跟當初「逾越節」講述的殺掉埃及人民的頭胎胎生有什麼兩樣?其實是一樣的。現在人與人之間「保持社交距離」不就是逃跑嗎?哪是跟瘟神對壘!說我要跟你幹一把?

張桂芳、風林見二位道長身亡,縱馬使鎗,風林使狼牙棒,衝殺過來。李興霸騎猙獰,拎方楞鐧殺來。金吒步戰。哪吒使一根鎗,兩家混戰。

只聽西岐城裡一聲砲響,走出一員小將,還是一個光頭兒,銀冠銀甲,白馬長鎗──此乃黃飛虎第四子黃天祥──走馬殺到軍前,神武揚威,勇貫三軍,鎗法如驟雨。天祥刺斜裡一鎗,把風林挑下馬來──一魂也進封神臺去了。

張桂芳料不能取勝,敗進行營。李興霸上帳自思:「吾四人前來助你,不料今日失利,喪吾三位道兄。你可修又書,速報聞兄,可求救至此,以泄今日之恨。」

張桂芳依言,忙作告急文書,差官星夜進朝歌。不表。

且說姜子牙得勝回西岐,陞銀安殿。眾將報功。子牙羨黃天祥走馬鎗挑風林。金吒曰:「師叔,今日之勝,不可停留,明日會戰,一陣成功,張桂芳可破也。」子牙曰:「善。」

次日,子牙點眾將出城,三軍吶喊,軍威大振,坐名要張桂芳ˇ。桂芳聽報大怒:「自來提兵未曾挫銳,今日反被小人欺侮,氣殺我也!」忙上馬布開陣勢,到轅門,指子牙大喝曰:「反賊!怎敢欺侮天朝元帥!與你立見雌雄。」縱馬持鎗殺來。子牙後面黃天祥出馬,與桂芳雙鎗並舉,一場大戰:

這裡很有趣:張桂芳應該知道黃天祥的名字,張桂芳可能是殺急了,他不知道自己的本事?他怎麼不叫黃天祥的名字?他沒叫。挺奇怪的!

二將坐雕鞍,征夫馬上歡。這一個怒髮如雷吼;那一個心頭火一攢。這一個喪門星要扶紂主;那一個天罡星欲保周元。這一個捨命而安社稷;那一個棄殘生欲正江山。自來惡戰不尋常,轅門幾次鮮紅濺。

這裡用了「正」江山。我們講故事中一直沒用這個「正」字。順天意的叫「正」,正的動詞用法:原來不正的東西給它「修正」。所以為什麼文殊道人殺了王魔之後朝著崑崙山下拜,說:「弟子開殺戒了。」弟子開殺戒乃「正江山」也!他其實在正一定層面(人的層面)的生命,把那些不正的全給毀了。

反過來,瘟疫就是瘟神在布疫了,但是疫在人的層面是陰的,所以殺的是人,人們可以把它叫做病毒,這是沒錯的。但是在高的層面它是瘟神殺的人,所以有著「修正」的成分在裡頭。

話說黃天祥大戰張桂芳,三十合未分上下。子牙傳令:「點鼓。」──軍中之法:鼓進,金止。

鳴金,就是收兵;敲鼓,就是前進。

──周營數十騎,左右搶出伯達、伯適、仲突、仲忽、叔夜、叔夏、季隨、季騧、毛公遂、周公旦、召公奭、呂公望、南宮適、辛甲、辛免、太顛、閎夭、黃明、周紀等,圍裹上來,把張桂芳圍在垓心。好張桂芳,似弄風猛虎,酒醉斑彪,抵攩周將,全無懼怯。

且說子牙命金吒道:「你去戰李興霸;我用打神鞭助你今日成功。」金吒聽命,拽步而來。

李興霸坐在猙獰上,見一道童忽搶來,催開猙獰,提鐧就打。金吒舉寶劍急架相迎。未及數合,只見哪吒登風火輪,搖鎗直刺李興霸。興霸用鐧急架忙還。子牙在四不像上,方祭打神鞭。李興霸見勢不能取勝,把猙獰一拍,那獸四足騰起風雲,逃脫去了。

哪吒見走了李興霸,登輪直殺進桂芳垓心來。晁田弟兄二人在馬上大呼曰:「張桂芳早下馬歸降,免爾一死,吾等共享太平!」張桂芳大罵:「叛逆匹夫!捐軀報國,盡命則忠,豈若爾輩貪生而損名節也!」

從清晨只殺到午牌時分,桂芳料不能出,大叫:「紂王陛下!臣不能報國立功,一死以盡臣節!」自轉鎗一刺,桂芳撞下鞍鞽──一點靈魂往封神臺來,清福神引進去了。

張桂芳厲害了!細想他就一個人,十幾個人圍著他一個人打,要是車輪戰我覺得行,圍著打肯定使不開傢伙;但張桂芳肯定跑不了,這也是真的。

是:

英雄半世成何用,留的芳名萬載傳。

張桂芳很有名,他絕對是英雄,但「英雄半世成何用」?他盡忠了、不變節。變節是對的,順天意,層面更高;而他沒變節,人的道理也是對的,因為他盡忠了。所以同樣一件事情,站在你生命層面的不同角度,你會看出不同的結果。

同樣一件事情都有它正的一面、負的一面,所以就看你是取它正的一面去對應「順天意」,還是負的一面對應「順天意」。英雄半世成何用?沒用的,因為天意不在其中;「留的芳名萬載傳」——交朋友就得交張桂芳這樣的。晁田、晁雷兄弟不行嗎?黃飛虎不行嗎?

我們今天看問題的時候,很多人都在利益上看,太絕對,所以就看不全面。

桂芳已死,人馬也有降西岐者,也有回關者。子牙得勝進城,入府上殿,各報其功。子牙見今日眾將英雄可喜。

且說李興霸逃脫重圍,慌忙疾走。李興霸乃四聖之數,怎脫得大數。猙獰正行,飄然落在一山。

靈霄殿四聖的坐騎都跟龍有關,其實那是給玉皇大帝護法的,少了一個怎麼成呢?是獸自己落在那兒,不是李興霸自己要下來,這些獸既有牠的靈性,也有牠的定數跟歸屬。

道人見坐騎落下,滾鞍下地,倚松靠石,少憩片時;尋思良久:「吾在九龍島修煉多年,豈料西岐有失,愧回海島,羞見道中朋友。如今且往朝歌城去,與聞兄共議,報今日之恨也。」方欲起身,只聽得山上有人唱道情而來。道人回首一看,原來是一道童:

天使還玄得做仙,做仙隨處睹青天。

此言勿謂吾狂妄,得意回時合自然。

這裡我能理解:當你走到返本歸真,返得玄妙、返得你真正靈魂之處的時候,你才能知道神仙之妙法、生命之妙處;當你成為神仙的時候,你沒有煩惱,沒有塵世中的紅塵煩惱;你可別說我痴心妄狂,如果你真正修成的話,天、地就是你;你就是天、地。

話言那道童唱著行來,見李興霸打稽首:「道者請了!」興霸答禮。道童曰:「老師那一座名山?何處洞府?」

興霸曰:「吾乃九龍島煉氣士李興霸;因助張桂芳西岐失利,在此少坐片時。道童,你往那裡來?」

道童暗想道:「這正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道童大喜:「我不是別人,我乃九宮山白鶴洞普賢真人徒弟木吒是也;奉師命往西岐去見師叔姜子牙門下,立功滅紂。我臨行時,吾師曾說:『你要遇著李興霸,捉他去西岐見子牙為贄見。』豈知恰恰遇你。」

你看!最先出來的是文殊道人,第二個出來的是普賢真人的弟子木吒,都是佛家的,我以為是對應著靈霄殿,這第一;第二,金吒、木吒、哪吒三兄弟碰齊,來保姜子牙。

李興霸大笑:「好孽障!焉敢欺吾太甚!」拎鐧劈頭就打。木吒執劍急架忙迎。劍鐧相交。

劍、鐧都是短傢伙。

怎見得九宮山大戰:

這一個輕移道步;那一個急轉麻鞋。

輕移道步,撤玉靶純鋼出鞘;

急轉麻鞋,淺金裝寶劍離匣。

鐧來劍架,劍鋒斜刺一團花;

劍去鐧迎,腦後千塊寒霧滾。

一個是肉身成聖,木吒多威武;

一個是靈霄殿上,神將逞英威。

些兒眼慢,目下皮肉不完全;

手若遲鬆,眼下屍骸分兩塊。

肉身成聖,這是指木吒。木吒最後修成了。木吒他們這一輩修成七個,有五個沒修成。

話說木吒大戰李興霸,木吒背上寶劍兩口,名曰:「吳鉤」──此劍乃「干將」、「莫邪」之流,分有雌雄。

中國歷史上有十把名劍,干將、莫邪是其中兩把,好像鑄劍的人名叫干將、莫邪。干將是雄(男),莫邪是雌(女)。劍都是一對的,一雄一雌。劍,都有靈氣,我以為:劍的靈氣往上昇華(劍氣),是可以殺人的!

──木吒把左肩一搖,那雄劍起去,橫在空中,磨了一磨,李興霸可憐:千年修煉全無用,血染衣襟在九宮。

李興霸就死在了九宮山。其實是他的坐騎猙獰自己落在九宮山,和王魔同樣:給人送到門口。就是定數啦!

木吒將興霸屍骸掩了,借土遁往西岐來,進城,至相府。門官通報:「有一道童求見。」子牙命:「請來。」木吒至殿前下拜。子牙問曰:「那裡來的?」金吒在傍言曰:「此是弟子兄弟木吒,在九宮山白鶴洞普賢真人學藝。」子牙曰:「兄弟三人齊佐明主,簡篇萬年,史冊傳揚不朽。」西岐日盛。

話說聞太師在朝歌執掌大小國事,其實有條有法。話說汜水關韓榮報入太師府,聞太師拆開一看,拍案大呼曰:「道兄你卻為著何事,死於非命!吾乃位極人臣,受國恩如同泰山,只因國事艱難,使我不敢擅離此地,今見此報,使吾痛入骨髓!」忙傳令:「點鼓聚將。」

魯雄滔滔敘兵策 不如子牙一咒訣

現在逐漸進入了正軌。「姜子牙冰凍岐山」,也就是三十六路兵馬伐姜子牙開始了,而且「姜子牙七死三災」全接上了。《封神演義》前面回合都是鋪墊,現在就開始幹了。

那打起來之前,姜子牙先拿到封神榜。即使當時張桂芳跟風林能夠跟姜子牙過招,對姜子牙又不能怎麼樣,因為這個時候姜子牙已經上崑崙山拿下了封神榜。

這裡面又出了個故事:為什麼讓姜子牙去封神——姜子牙是修不成的,他是個人?其實昨天我想到這兒,當時一閃就過去了。

在《封神演義》裡面掛封神榜的人是個人,不是神仙。可是,誰將被封神?那個封神榜名單不是元始天尊定的(可能是高過元始天尊定的),也就是:誰該走到哪兒,上面都定好了。姜子牙只不過是按照元始天尊說的把封神臺給建好了,誰進封神臺,他姜子牙可不知道。但是封神的本身,卻在人這一層面。我以為這裡面蘊含著相當深刻的道理:

無論是多高的神仙,在一定境界中,如果出現了巨大更新、改變的時候,一定都到人這兒來。到人這兒來,等於是那些神仙經歷一次洗禮;而到人這兒來的都有人的身體,可是,被洗禮的是他們的元神。

完全是我個人理解,這事兒咱說好,千萬千萬別往外延,一延伸這事不好辦!所以我個人只是說我個人理解的。也是我個人的層次限制……

如果簡單說,就是一個「方得始終」、「相生相剋」的道理。人這兒(生命境界)最低,但是這地方人的身體是神造的,所以有神所賦予的一切因素和身體所帶有的那種玄妙。

那道家說,人體是個小宇宙,似乎能理解意思,但是又根本沒有那種很透徹的、一目了然的概念。現在能夠感悟到:人是神造的,造這個身體幹嘛使的?造這塊肉就給這塊肉使了?不是——同樣是相生相剋——這塊肉是真正的墮落,但是墮落的本身卻包含了整個天、地間的一切因素。雖是最低的,又是最珍貴的,這就是「相生相剋」。

無論多高的神仙,你到了人這兒就給圈裡頭了,但是如果你趕上「封神演義」這種時辰的時候,你又有機會借助人的身體往上走。這不就是最壞、也是最好的;最低的、也是最高的!有機會去最高。

當一定境界的環境中出現這種大改變的時候,我以為就是三界裡面的神重新定位、重新定格,對很多生命都是一個機會,但同時對一些生命又是他的結束,因為要重新定位的時候,有些生命會有機會出去(三界)。殷郊、殷紅本來能出去,卻沒出去。犯了戒了!就被這個肉身的一切給卡住了(沒出三界)。所以用修不成的人——帶有神的因素的去封神仙,封到「天庭」。

這個靈霄殿的四個大將軍封在(玉皇大帝)那兒了——最低的人(四聖),人家把他們殺了,他們的魂魄就到那兒去。他們不是從上頭來的,但是這件事情的安排是從上頭來的……

我只想跟大家說:萬物都是「相生相剋」。所以在人的環境中才講空、才講無,才叫玄妙。相對的就是惡,就是墜落……

只見銀安殿三咚鼓響,一干眾將參謁太師。太師曰:「前日吾邀九龍島四道友協助張桂芳,不料死了三位;風林陣亡。令與諸將共議,誰為國家輔張桂芳破西岐走一遭?」言未畢,左軍上將軍魯雄年紀高大,上殿曰:「末將願往。」聞太師看時,左軍上將軍魯雄蒼髯皓首上殿。太師曰:「老將軍年紀高大,猶恐不足成功。」魯雄笑曰:「太師在上:張桂芳雖是少年當道,用兵恃強,只知己能,顯胸中祕授;風林乃匹夫之才,故此有失身之禍。

那意思就是張桂芳他年輕,覺得自己如何……就是比較愛吹牛皮。

為將行兵,先察天時,後觀地利,中曉人和。用之以文,濟之以武,守之以靜,發之以動;亡而能存,死而能生,弱而能強,柔而能剛,危而能安,禍而能福;機變不測,決勝千里,自天之上,由地之下,無所不知;十萬之眾,無有不力,範圍曲成,各極其妙,定自然之理,決勝負之機,神運用之權,藏不窮之智,此乃為將之道也。末將一去,便要成功。再副一二參軍,大事自可定矣。」

魯雄就開始說道理了:真正用兵是有講究的,如果秉承「用之以文、濟之以武、守之以靜、發之以動」這四條的話,「弱而能強」——以弱勝強,或者說:即使我很弱,但只要我守住這四點,我本身就成為了強兵。就是說:我表面的弱,能夠讓我在排兵布陣的過程中(用兵的過程中),在不同的環境下我都可以應對——先察天時,後觀地利,中曉人和。

你看:「柔而能剛」,相生相剋;「危而能安」,相生相剋;「禍而能福」,相生相剋。只要我能把住這一些,沒有我不知道的,那誰也跑不出,因為我知道進,我也知道退;我知道死,我也能有生。「決勝千里,自天之上,由地之下,無所不知。」自由天地之間,這是縱向;決勝千里,那是平向。他與天、地同在。

這裡用了這麼多的筆墨去展現魯雄的胸懷大略,這種將帥之才,全在他的「道理」中。

太師聞言,「魯雄雖老,似有將才;況是忠心。

「似有將才」,我不知道那時候的說法是不是有懷疑之成分在其中,我不敢確定。忠心!那就沒有問題了。

欲點參軍,必得見機明辨地方去得。不若令費仲、尤渾前去亦可。」忙傳令:「命費仲、尤渾為參軍。」

聞太師報私仇!他點了費仲、尤渾參軍。他知道這是個苦活。費仲、尤渾是文官,哪去隨兵打仗?所以聞太師故意的。

因為聞太師在保紂王,他也知道紂王身邊有這兩個人,就把紂王給毀了,但是他拿這兩個人又沒辦法。當時聞太師要殺他們,等聞太師伐北海再回來時(宰相)比干已經死了,黃飛虎反(紂王)了,後來聞太師就不提(殺他們)了,這兩個人又官復原職了。這個時候,聞太師又想起那個茬了。所以這本書前、後寫的都是有對應的。

軍政司將二臣令至殿前。費仲、尤渾見太師行禮畢。太師曰:「方今張桂芳失機,風林陣亡,魯雄協助;少二名參軍。老夫將二位大夫為參贊機務,征勦西岐;旋師之日,其功莫大。」費、尤聽罷,魂魄潛消,「太師在上:職任文家,不諳武事;恐誤國家重務。」太師曰:「二位有隨機應變之才,通達時務之變,可以參贊軍機,以襄魯將軍不逮,總是為朝廷出力。況如今國事艱難,當得輔君為國,豈可彼此推諉。左右,取參軍印來!」

「二位有隨機應變之才,通達時務之變……」聞太師這兩句話,就是在嘲諷費仲、尤渾他們兩。這是最壞的人。就是說這兩個人亂來,才落得今天這個地步。書中就給他們入了個套。

費、尤二人落在圈套之中,只得掛印。簪花,遞酒,太師發銅符,點人馬五萬協助張桂芳。有詩為證:

魯雄報國寸心丹,費仲尤渾心膽寒。

夏月行兵難住馬,一籠火傘罩征鞍。

只因國祚生離亂,致有妖氛起禍端。

臺造封神將已備,子牙冰凍二讒奸。

冰凍岐山就來了。就把後面要發生什麼的這段故事給講出來了。

話說魯雄擇吉日,祭寶纛旗,殺牛,宰馬,不日起兵。魯雄辭過聞太師,放炮起兵。此時夏末秋初,天氣酷暑,三軍鐵甲單衣好難走,馬軍雨汗長流,步卒人人喘息。好熱天氣!三軍一路,怎見得好熱:

萬裡乾坤,似一輪火傘當中。

四野無雲風盡息,八方有熱氣昇空。

高山頂上,大海波中。

高山頂上,只晒得石裂灰飛;

大海波中,蒸熬得波翻浪滾。

林中飛鳥,晒脫翎毛,莫想騰空展翅;

水底游魚,蒸翻鱗甲,怎得弄土鑽泥。

只晒得磚如燒紅鍋底熱,便是鐵石人身也汗流。

三軍一路上:盔滾滾撞天銀磬,甲層層蓋地兵山。軍行如驟雨,馬跳似歡龍。閃翻銀葉甲,撥轉皂雕弓。正是:

喊聲振動山川澤,天地乾坤似火籠。

這種排兵布陣的氣勢誰能排出來?你得明白,才能排出來。拍(這種)電影的,功夫就在這兒了。

話說魯雄人馬出五關,一路行來。有探馬報與魯雄曰:「張總兵失機陣亡。首級號令在西岐東門,請軍令定奪。」魯雄聞報大驚曰:「桂芳已死,吾師不必行,且安營。」問:「前面是什麼所在?」探馬回報:「是西岐山。」魯雄傳令:「茂林深處安營。」命軍政司修告急文書報太師。不表。

魯雄他是來輔佐張桂芳的,等他到這兒來才知道張桂芳已經死了,腦袋掛在西岐門那兒。

且說子牙自從斬了張桂芳,見李姓兄弟三人都到西岐。一日子牙升相府,有報馬報入府來:「西岐山有一支人馬紮營。」子牙已知其詳。

姜子牙算得出來。如果文王都算得出來,子牙就更算得出來。魯雄是將,但,是人;這個姜子牙呢!是修不成的半喇神仙!

前日清福神來報,封神臺已造完,張掛「封神榜」,如今正要祭臺。

「清福神來報」的時候,就是另外空間。另外什麼空間呢?專門接人的元神的那層空間。如果大家聽起來費勁呢!瀕死經驗:魂出來了,就在那個空間,而人肉身的這一邊,人看不到他。可是呢,他們可能同居一室,就在一個環境中。

傳令:「命南宮適、武吉點五千人馬,往岐山安營,阻塞路口,不放他人馬過來。」二將領命,隨即點人馬出城。一聲炮響,七十里望見岐山一支人馬,乃成湯號色。南宮適對陣安下營寨。天氣炎熱,三軍站立不住,空中火傘施張。武吉對南宮適曰:「吾師令我二人出城,此處安營,難為三軍枯渴,又無樹木遮蓋,恐三軍心有怨言。」一宿已過。

因為在山溝裡,三夾路上,如果朋友們有經常到山裡去玩兒的,你知道夏天在那個山窩裡可熱了。北京朋友,這個時候你上香山,你到門頭溝試試,挺熱的。當然,我說的都是三十多年前、四十年前西邊那一片的山裡面。在溝裡面走悶熱,一點兒風都沒有。

次日,有辛甲至營相見,丞相有令:「命把人馬調上岐山頂上去安營。」二將聽罷,甚是驚訝;此時天氣熱不可當,還上山去,死之速矣!」辛甲曰:「軍令怎違,只得如此。」二將點兵上山。三軍怕熱,張口喘息,著實難當;又要造飯,取水不便,軍士俱埋怨。不題。

我們原來趕上過。就是如果七八月份上香山的話,上了鬼見愁那地方,中間大概有四十米、五十米,有那麼一條山溝,就鬼見愁嘛!就那段難爬,又沒樹,那兒老熱了!

且言魯雄屯兵在茂林深處,見岐山上有人安營,紂兵大笑:「此時天氣,山上安營,不過三日,不戰自死!」魯雄只等救兵交戰。

魯雄年齡是大了,帶著五萬兵馬來,又帶兩個文官。他本來是幫助張桂芳的,張桂芳都死了,人都沒了,他自己也沒辦法。老頭子拿著刀也好、拿著槍也好,出去跟人幹一仗?他幹不了,對吧!所以他只能安營在這兒等著再來一個能打的年輕將官。

至次日,子牙領三千人馬出城,往西岐出來。南宮適、武吉下山迎接,上山合兵一處。八千人馬在山上絞起了幔帳。子牙坐下。怎見得好熱,有詩為證:

太陽真火煉塵埃,烈石煎湖實可哀。

綠柳青松摧艷色,飛禽走獸盡罹災。

涼亭上面如煙燎,水閣之中似火來。

萬里乾坤只一照,行商旅客苦相挨。

天上連一雲絲都沒有,只有一個太陽。

話說子牙坐在帳中,令武吉:「營後築一土臺,高三尺。速去築來!」武吉領命。西岐辛免催趲車輛許多飾物,報與子牙。子牙令搬進行營,散飾物。眾軍看見,痴呆半晌。子牙點名給散,一名一個棉襖,一個斗笠,領將下去。眾軍笑曰:「吾等穿將起來,死的快了!」且說子牙至晚,武吉回令:「土臺造完。」子牙上臺,披髮仗劍,望東崑崙下拜,布罡斗,行玄術,念靈章,發符水。

姜子牙就要施法術、施道術了。這裡,他向崑崙下拜,其實有一個含意:在人的表面上就是一種禮儀,因為元始天尊是在東崑崙,師父在上;另外一個含意是人眼看不著的:當他在做法事之前,向自己學藝的地方——師父那邊下拜,如果我理解不錯,表面是姜子牙在做法事,實際背後有自己師父法的那一面、道的那一面,姜子牙他才能夠做出法事來。

姜子牙無論怎麼受到他生命境界的限制,當他騎著四不像,拿著打神鞭,又有了杏黃旗之後就不同了,而且護著封神榜,他代表元始天尊在進行封神,這個時候,在這個背景之下,他再做出來的法事,元始天尊就給予他更大、更全面的深刻內涵了。

不洽當的比喻:狐狸,不能上妲己身,但是當女媧用招妖幡給招來,讓牠去(上妲己身),牠背後的一切是女媧的因素,所以狐狸就起著正的因素,女媧也說:「你這事幹成了,你能修得正果。但就有一個條件,你不能殺人。」這個條件狐狸答應了,可是吃人是牠的本性……這裡有了共通之處:元始天尊跟姜子牙說了,你別回頭,他到時候就回頭,而且是在第三下的時候回頭,前兩下能穩住,第三下就忘了。

第一下,「真有人叫我」;第二下,不理他;第三下,申公豹說你有什麼本事,憑什麼就當宰相?他就人心受不了了,這就是他修不成的原因。換句話說,元始天尊慈悲於他,願意幫助他有一個更昇華的機會。可是凡事得靠自己,師父只能點他,他得悟明白,元始天尊明點了:「誰叫你都不要回頭。」結果他自己給了解釋(喔!那是師弟,不是外人),他一解釋就是人心,就是修不成的原因。我自己的理解。

但見:

子牙作法,霎時狂風大作,吼樹穿林。只刮的颯颯灰塵,霧迷世界,滑喇喇天摧地塌,驟瀝瀝海沸山崩,旛幢響如銅鼓振,眾將校兩眼難睜。一時把金風撤去無蹤影,三軍正好賭輸贏。詩曰:

念動玉虛玄妙訣,靈符祕授更無差,

驅邪伏魅隨時應,喚雨呼風似滾沙。

都是他師父教給他的那些口訣。口訣,有點類似咒語了,什麼東西都可以改,口訣不能改,連任何的發音都不能變,一個字都不能動。我能理解的原因就是當你念動口訣的時候,其實就念動、調動了這呼風喚雨的神:風神,雨神。而你念的訣,是對應著那些神,就像叫那個人的名字,你叫石濤,他是石濤就有反應,你叫濤石,反著念,就有差錯(天上不分國內、國外,風神、雨神也不那麼分。所以一旦是對應著「訣」,每門每派都是固定地按照他自己的「訣」觸動著不同境界的神仙。

這就憑藉本事了,你姜子牙能代表多高生命境界的力量,你念出那個訣的時候,你就可以動用在這境界以下的那些生命來輔佐你。

必須說明白,這是我個人理解的。

且說魯雄在帳內見狂風大作,熱氣全無,大喜曰:「若聞太師點兵出關,正好廝殺,溫和天氣。」費仲、尤渾曰:「天子洪福齊天,故有涼風相助。」

費仲、尤渾拿嘴玩人,整天胡說八道:「天子洪福齊天……」是姜子牙在那做法事呢!他就靠那個嘴。用形容詞的,沒一個好東西……但這裡,魯雄在跟聞太師交往的時候,說了那麼一大堆排兵布陣、將才之意,那是多厲害的一個老頭!?姜子牙不管,弄個土臺子,只要一念口訣,就把他們給廢了,這就是生命境界。

費仲、尤渾是拍馬屁的,什麼能力都沒有,但是在朝廷裡非常得寵;魯雄是忠臣,胸藏百萬雄師,但是他經不住姜子牙拿了劍,披著髮,一走步,一念咒。

所以,一個半喇神仙就把率百萬雄兵的這些將才們,和在朝廷裡、在紂王身邊可以耍弄紂王的兩個奸臣,全都給殺了。

夏秋飛雪凍三尺 玉虛玄妙盡乾坤

那風一發勝了,如猛虎一般。怎見得好風,有詩為證:

蕭蕭颯颯透深闉,無影無形最駭人;

旋起黃沙三萬丈,飛來黑霧百千塵。

穿林倒木真無狀,徹骨生寒豈易論。

縱火行兇尤猛烈,江湖作浪更迷津。

風來了。姜子牙所帶來的這個風「無影無形」,「穿林倒木真無狀」——不是你排兵布陣能夠做到的。因為對方全是普通的人,這一仗,姜子牙就全給他對付了。如果張桂芳沒死、風林沒死,姜子牙絕對不敢用那招,他用不了,講究著生命境界的不同。我以為就是這麼對應的。

話說子牙在岐山布斗,刮三日大風,凜凜似朔風一樣。三軍嘆曰:「天時不正,國家不祥,故有此異事。」過了一兩個時辰,半空中飄飄蕩蕩落下雪花來。紂兵怨言:「吾等單衣鐵甲,怎耐凜冽嚴威!」正在那裡埋怨,不一時,鵝毛片片,亂舞梨花,好大雪!怎見得:

瀟瀟洒洒,密密層層。

瀟瀟洒洒,一似豆稭灰;

密密層層,猶如柳絮舞。

起初時,一片,兩片,似鵝毛風捲在空中;

次後來,千團,萬團,如梨花雨打落地下。

高山堆疊,獐狐失穴怎能行,

溝澗無蹤,苦殺行人難進步。

霎時間銀粧世界,一會家粉砌乾坤。

客子難沽酒,蒼翁苦覓梅。

飄飄蕩蕩裁蝶翅,疊疊層層道路迷。

豐年祥瑞從天降,堪賀人間好事宜。

這裡講述了姜子牙可以扭轉乾坤。在人的層面,他倒轉冬、夏,可以反著走,這就是他的功夫,但前題是在人的層面上,對人可以,對那些練氣士的時候,他幹不了這個。

魯雄在軍中對費、尤曰:「七月秋天,降此大雪,世之罕見。」魯雄年邁,怎禁得這等寒冷。費、尤二人亦無計可施。三軍都凍壞了。

且說子牙在岐山上,軍士人人穿起棉襖,帶起斗笠,感丞相恩德,無不稱謝。子牙問:「雪深幾尺?」武吉回話:「山頂上深二尺,山腳下風旋下去,深有四五尺。」子牙復上土臺,披髮仗劍,口中念念有詞,把空中彤雲散去,現出紅日當空,一輪火傘,霎時雪都化水,往山下一聲響,水去的急,聚在山凹裡。

彤雲,意思就是雲很厚,一直在下雪,他把雲彩給散了,就出現太陽,太陽本來就在哪兒,他用雲彩給蓋住了,所以雲彩蓋著的時候雪往那兒下。太陽照在雲彩上,看起來是紅的,所以叫彤雲。

子牙見日色且勝,有詩為證:

真火原來是太陽,初秋積雪化汪洋。

玉虛祕授無窮妙,欲凍商兵盡喪亡。

扭轉乾坤、顛倒夏冬,姜子牙背後的境界超過人(所謂的天人),他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話說子牙見雪消水急,滾湧下山,忙發符印,又刮大風。只見陰雲布合,把太陽掩了。風狂凍冽,不亞嚴冬。霎時間把岐山凍作一塊汪洋。子牙出營來,看紂營旛幢盡倒;命南宮適、武吉二將:「帶二十名刀斧手下山,進紂營,把首將拿來!」

二將下山,逕入營中。見三軍凍在冰裡,將死者且多;又見魯雄、費仲、尤渾三將在中軍。刀斧手上前擒捉,如同囊中取鈔一般,把三人捉上山來見子牙。

這就是姜子牙第一仗:冰凍岐山。
不知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待續)

濤哥侃封神】第三十九回(上)

【濤哥侃封神】第三十九回(下)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相關新聞
【小宇宙傳說】鮮為人知的「移植記憶」故事
【大話西油】曠世音樂奇才莫扎特死因成謎
【小宇宙傳說】不可思議的「安慰劑效應」
【大話西油】押寶海盜成教宗 美第奇躋身名門(三)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王岐山處境微妙 34科企恐遭共產?
【唐浩視界】七根芒刺在背 中共犯台恐自滅
【秦鵬直播】阿里再被罰 習求助默克爾失靈?
【有冇搞錯】舊軍隊新裝備 中共戰力大有疑問
【新聞看點】習急武統 台軍力增 美議員籲除鱷魚
【橫河觀點】中共承認疫苗效差 美軍蔑視遼寧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