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宗教委員會:無懼北京制裁 續為中國人發聲

人氣 522

【大紀元2021年04月06日訊】美中兩國針對新疆維吾爾人權問題持續交鋒,3月底北京宣布制裁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主席和副主席,以報復美國及西方國家此前對北京的制裁。伯金斯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說,儘管受到制裁,委員會將繼續為那些渴望自由的中國民眾發聲,他指出,中共試圖消滅宗教自由,但終將失敗,因為中共無法扼殺人的精神。

伯金斯:北京報復制裁顯示國際施壓現成效

北京稱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SCIRF)是美國政府的「反華機構」,以宗教自由之名干涉他國內政。北京表示,禁止受制裁人員進入中國內地以及香港和澳門特別行政區,禁止中國公民和機構同受制裁人員交易或與受制裁實體往來。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副主席伯金斯(Tony Perkins)表示,北京的制裁毫無根據,也沒有意義。他說,他此前就曾多次試圖前往中國實地考察中國的宗教自由情況,但從未成行過。

他說,為什麼他之前就去不了?因為中共政府不讓他們去,因為顯然是想要隱藏什​​麼,不想讓他們看到。他認為,北京此番的報復性制裁,也反映出中共當局開始感受到國際社會對於北京系統性嚴重侵犯人權行為而施加的壓力。

伯金斯說,很多人說被中共制裁是戴上了榮譽徽章。他所看到的是中共認識到他們在國際上喪失顏面,試圖將人們的注意力從其所作所為上轉移開去,他們這些所作所為受到世界上很多國家的譴責,他們試圖轉移視線。

他表示,他和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都不會因北京所謂的制裁而退縮半分,而是會加倍努力,繼續譴責中共嚴重侵犯人權和宗教自由的行為。

美國國家宗教自由委員會一貫批評中共政府,在每一年的年度報告中都建議美國政府將中共列為「特別關注國」,並呼籲美國政府和國際社會追究中共政府系統性、持續和嚴重侵犯宗教自由的責任。

作為一名基督徒的伯金斯說,宗教自由不僅僅只是一些人所說的選擇如何敬拜和敬拜哪位神的自由。宗教自由是能夠按照你的信仰來生活。儘管他不信仰維吾爾穆斯林所信仰的宗教,但是他同樣認為,他們擁有作為家庭和作為群體來踐行信仰的權利。這就是有信仰者,他們建立家庭,建立社群,個人是社群的一部分。中共政府試圖拆散這些社群,拆散這些家庭,這是他認為最為壓迫和惡劣的地方。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在去年的報告中援引獨立調查研究說,有90萬到180萬維吾爾等穆斯林少數民族被拘押在新疆1,300多個集中營裡,近50萬穆斯林兒童被迫與家人分離。報告說,一些人被關進集中營僅僅是因為留了長鬍子、拒絕飲酒或有其它一些被當局視為「極端宗教思想」的行為。報告還說,一些集中營在2019年期間已經越來越多地轉變為了強制勞動設施,在押人員被強迫到棉花和紡織廠工作。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還在去年6月警告說,中共政府對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實行的人口控制政策符合國際法有關種族滅絕的法律標準。 川普(特朗普)政府在即將卸任時認定北京在新疆犯下了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拜登政府在提交給國會的2020年度人權報告中也正式做出這一認定。

伯金斯說,維吾爾穆斯林遭受的宗教壓迫和迫害,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很早就開始關注,並且在第一份年度報告中就已重點記錄,這種宗教迫害一直是系統性的、持續且惡劣的,如今更是愈演愈烈。他認為,即便只有穆斯林的遭遇,也足以將中共列為「特別關注國」,而實際上中國的基督徒、佛教徒、法輪功學員等其他宗教信仰者都在遭受同樣的迫害與壓迫。

「對於中國(共)政府我只能說:他們在進行無差別迫害。」伯金斯說,「我認為共產黨難以接受宗教自由,因為他們想要的只有對黨的忠誠。」

伯金斯:委員會獨立運行,奉行國際人權標準

中共政府駁斥有關種族滅絕以及侵犯人權和宗教自由的指控。北京稱新疆的那些設施是「教育職業培訓中心」,目的是去極端化和脫貧。北京說,中國(共)政府依法保護公民宗教信仰自由,並指責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等機構「打著宗教自由幌子干涉中國(共)內政。」

在北京宣布制裁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兩位負責人後,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一篇文章指責該委員會是「帶有官方血統」的反華機構。文章還說,一個國家是否宗教自由,全看該國和美國關係如何,它的價值觀是否符合美國的心意。

伯金斯說,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雖然是聯邦機構,經費來自國會撥款,但是委員會獨立運作,並不聽命於國會或行政當局,評判宗教自由依據的是國際人權標準。

他說:「我們只關注於一個議題,那就是宗教自由,所依據的是國際標準,而不是美國所認為的宗教自由。我們所依據的是1948年通過的《國際人權宣言》。……我們關注全球的情況,考察政府是否系統性地、持續地嚴重侵犯宗教自由。」他表示,委員會的職責只是做出評估,並向美國政府提供政策建議,沒有所謂的「裁判」的權力。

伯金斯說:他們不是「裁判」不下處罰判決,只提供建議。他們無權發布制裁或給一個國家貼上「特別關注國」的標籤。他們根據宗教自由的國際標準提出建議。監管他們工作的是國會通過的法律,其中明確規定何為宗教自由特別關注國。那就是參與或容許極為嚴重地、持續地和系統性地壓迫民眾宗教信仰自由的國家。需要滿足這三個條件。

「無論是美國政府這樣做,還是政府對非政府行為體的侵犯行為視而不見」,他們都會說出來。這裡面沒有什麼偏好。他們看到什麼就說什麼,然後給出建議。行政當局有時會採納他們的建議,有時則不會。

伯金斯說,對於國際宗教自由情況的研判基於對各種信息和證據的蒐集與分析,包括前往各國實地考察。他表示,由於中共政府拒絕,委員會成員無法前往中國。

他說:「所以我們沒有機會去實地考察,只能依賴一些從中國來的報導。當然,因為中國共產黨政府的運作方式,很多信息不會披露。我們從其它國家和其他外交官那裡收集新聞報導。我們有多種信息來源,並不只是根據單一來源而做出結論或提出建議。」

伯金斯:中國宗教自由繼續惡化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將於本月發布最新的年度報告。伯金斯說,對於中國的部分,不用期待有太大的變化,「如有任何變化,那就是擔憂更甚於一年前。」

在政策建議方面,他表示,委員會將繼續呼籲美國政府利用現行法律實施針對性制裁,並敦促國會通過防止維吾爾人強迫勞動法案。他表示,委員會還將呼籲國際奧委會重新考慮北京冬奧會,或是敦促拜登政府不要派任何官員出席北京冬奧,如果冬奧會最後還將在北京舉行。

伯金斯認為,國際社會和其它國家也應對中共政府在新疆的行為展開調查,評估這些行為是否符合國際法對於種族滅絕的定義。他說:「我想他們會得出同樣的結論。我認為國際社會都應站出來告訴中國,我們不會容忍此事。」

「宗教自由之所以重要,不僅是因為這是國際人權宣言中所認可的人類核心價值觀」,伯金斯說,人們應當有信教或不信教的這個天賦權利,而且也有數據顯示,擁抱宗教自由的社會往往經濟更繁榮,社會更穩定。

他表示,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所做的就是敦促中共政府尊重這項基本權利,並且為希望獲得自由的中國人民發聲,尤其是那些冒著巨大風險也要爭取宗教自由、拒絕屈服於中共壓迫的人們。

伯金斯說:「我敬佩他們的勇氣和膽量。這反映出一個普世的東西,那就是人類的精神力量,希望與造物主連接的憧憬與渴望,這是政府壓制不了的。我們一次又一次看到過這樣的故事。相同的故事,不同的名字。」

他還說,中共並非第一個試圖消滅宗教。其他人也試過,但失敗了,共產黨也終將失敗,因為你無法扼殺人的精神。你可以嘗試設置障礙,但你永遠不會成功。「我如果要下注,我會把錢壓在中國人民這一邊。」

責任編輯:鍾元#

相關新聞
蓬佩奧:無宗教自由 恐怖主義和暴力會加劇
王友群:美國「國家宗教自由日」的省思
推動國際宗教自由  川普留下哪些政治遺產
【橫河觀點】平等法案反歧視?宗教自由受威脅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B-21轟炸機明年首飛 飛龍-2湊熱鬧
【拍案驚奇】巴二千飛彈襲以色列 350枚炸自己
【大話西油】史上最牛王朝:英國都鐸王朝
【財商天下】腦力賭未來 美團敗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