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輝玉質凝皓腕:中華傳統腕飾漫談

作者:蘭音
圖為清代的金纍絲花卉響鐲。(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700
【字號】    
   標籤: tags: , ,

古代女子的妝匣之中,手鐲、手串之類的腕飾,當是非常特別的存在。

簪珥瓔珞之類的傳統首飾,總是佩戴於醒目位置,或為容顏增添風采,或應禮制彰顯身分。腕飾,則掩其形於廣袖之中,振其聲於金玉之間。其形態和精美程度,更不因隱蔽性而有半分敷衍,就像一位與世無爭的君子,懷抱凌雲高遠之志。佩戴時,它總是輕輕觸碰著臂腕,聆聽聲聲脈動,更像一位體貼的密友,讓人感到平靜而熨帖。

今人不見古時月,穿著當今西式服裝的我們,似乎已無法體會古人於首飾的情感。但我們可以回溯歷史,追尋腕飾的前世今生,一探舊時的驚鴻倩影。

腕飾姓名考

提到腕飾,大家最先想到的,大概是玉石手鐲和各種材質做成的手鍊。腕飾與耳飾、戒指等首飾,幾乎同時出現在歷史上的新石器時代,經過數千年流傳、演變,品類越發豐富,名稱更是讓人眼花繚亂。最常見的,是一類質地堅硬的環形腕飾,以單環樣式為主,類似今天的「手鐲」。先秦時期,這類腕飾的材質主要是玉石,它便有了自己的名字——瑗。據《爾雅註疏》的解釋,瑗指的是孔徑大於物品邊寬、邊緣薄的環形玉器。

圖為戰國至西漢的扭絲紋玉環。(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漢代以後,金屬材質手鐲加入腕飾家族,古稱「瑗」便不再適用,代之以「」「鐲」,玉質腕飾則改名「環」,都是常見的腕飾稱謂。如繁欽《定情詩》曰:「何以致繾綣?綰臂雙金環。」曹植《美女篇》曰:「攘袖見素手,皓腕約金環。」初唐的《北堂書鈔》解釋釧:「為環約腕。」釧,幾乎可以代指唐以前的各類金屬腕飾。

鐲一詞,原指一種形似小鐘的軍中樂器,到了唐宋時期,開始作為腕飾的代稱。南宋《夷堅志》載:「在日藏小兒手鐲一雙,夫人金耳環一對。」鐲在宋代,已經成為較為流行的腕飾名稱。

環形腕飾中,有一種螺旋式的多圈形制,擁有許多冷門的名稱。在漢代,這類腕飾名為「跳脫」「條達」「條脫」「挑脫」等。從發音可推斷,它們是來自某種外族語言的不同音譯版本。因而,多環腕飾是一種極具異域風情的飾物,它獨特的裝飾效果曾在中原風靡許久。《定情詩》中還有一句「何以致契闊?繞腕雙跳脫。」漢朝女子特意將跳脫和金環等飾物並舉,也就是有意識地將單環和多圈的腕飾作區分,反映出時人對腕飾的重視與衷愛程度。

中唐時期,唐文宗曾問大臣:「古詩云:『輕衫穩跳脫。』跳脫是何物?」大臣不知,文宗解釋說:「就是今天的腕。」(見《唐詩紀事》)小小腕飾,成了大唐天子考校臣子的題目。宋代以後,多圈腕飾又有了更為形象的名字:纏臂、纏釧,明代俗稱「鐲頭纏子」。一個「纏」字,就把那種多個圓環包裹住臂彎的形態勾勒出來。

鐲、釧、纏臂這類腕飾,大多為封閉式,形狀固定且不可調節大小,取戴時諸多不便。另有一類可稱為「軟鐲」的,也是古人長期佩戴的飾品。比如珠串,用各類玉石珠子串連而成,在新石器時代亦有大量出土,在周代已成流行。漢代時,此類腕飾名為「繫臂珠」。在清代,珠串頗受滿族貴族推崇,並且從佛教的念珠發展出兼具修持與裝飾特色的手串,名為「十八子」。

另有一種腕飾,從結繩工藝發展出的五彩編織手繩,早期名為「五色縷」,或長命縷、續命縷、朱索等。戴手繩的習俗,大約自漢代開始盛行,最初古人在端午節那天,將其掛在門上。五色對應五行、五方,古人利用五行力量,賦予手繩之中,以起到驅邪消災、消災納吉的功用。在今天,我們仍然可以看到五色縷或其它編織手繩,已成為代表傳統民俗的特色飾品。

造型多變、美與實用兼備

腕飾藏於袖底,旁人難得一見,然而古人從不吝將智慧和創意注入於腕飾之中。即使是外形固定的環狀腕飾,依然能體現古人的匠心獨運,反映了腕飾從古樸到精美的古今流變。

圖為《簪花仕女圖》局部,畫中女子佩戴多圈腕飾。(公有領域)

從漢代始,佩戴腕飾之風盛行;隋唐至宋代,女子以腕飾為妝飾用品的習俗更為普遍。無論是單環式的鐲釧,還是多圈式的纏臂,或經過工藝改良、或注重細節雕琢,成為兼具實用性和藝術性的精品。

唐代的環狀腕飾,仍以單環的鐲釧和多環連續的纏臂兩大類為主。最大的創造,是將鐲釧形制,從封閉的圓環形改為金屬質地的開口式,並定形為傳統樣式延續至明清。其造型為:環面中間寬,向開口處兩端逐漸收窄至薄薄的扁片,鐲頭以細絲纏繞,或直接將其外翻打卷收束。這種腕飾存放時,便展開拉平,形狀猶如一枚柳葉,看上去更像是一支髮簪。使用時,佩戴者可根據臂腕大小,將鐲釧適度彎曲。

還有一種改良的環形腕飾,是將玉質環體分割成若干塊,每塊以金屬包裹兩端並相互連結,組成完整的環形。這兩種腕飾,皆可實現腕飾的自由開合,不僅取戴簡便,尺寸也能夠更好地貼合人體,增強舒適度和修飾感。

早期的多圈腕飾,形態簡樸。比如戰國時期出土的一件「金盤絲」,是一種單純由細金條盤繞兩圈有餘的飾品,兩端無任何裝飾。而到了宋代的金纏臂,較多的實物出土,則圈數或少或多、裝飾或簡或繁,淡妝濃抹總相宜。而共同的做法是:將金銀條錘扁、繞圈,製成螺旋狀多圈,整體造型酷似彈簧,少則三至八圈,多則十幾圈,可調整寬度;然後,用細絲將鐲頭與鄰近的圓環纏繞在一處,做成可滑動調節的細密繞線。

有時候,纏臂表面還會鏨刻花紋,光彩瑩瑩,又內涵豐富,將女子襯托得光潔如玉、嬌俏可人。整齊而靈動的多圈腕飾,獨具纖弱輕盈的美感,更易牽動文人墨客的詩情。纏臂也經常代表繾綣愁緒或優美意象,出現在宋元文學中。如宋代朱淑真有詞曰:「調硃弄粉總無心,瘦覺寒餘纏臂金。」元人周巽有詩曰:「玉鳳搔頭金纏臂,琇瑩充耳雙明珠。」

圖為清代水晶手串。(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再說那精緻龐雜的結藝手繩和形形色色的排珠手串,更讓腕飾的形態千變萬化。而千萬種軟鐲中,清代的「十八子」手串,將結藝和串珠形式完美結合,應是最為精巧華美的一類。所謂十八子,就是用十八顆珠子與配珠、墜飾組成的手串。它起源於佛教的念珠,為記數誦經或念誦佛號的遍數而用。修行者認為,持十八子可以「攝心」,達到驅除雜念、靜心修持的境界。

十八子的基本形制為:手串主體為十八顆主珠,中間放置材質不同的三通「佛頭」和隔珠;三通的兩側有編織掛繩,並連接墜飾,包括「佛頭塔」、「金剛杵」配珠,以及寶石或金屬材質的背雲和墜角。十八子原本的使用方法,是戴在手腕上或持拿於手中,滿人則衍生出新的使用方式。無論男女,皆可將它掛在衣襟鈕扣上,作為「壓襟」掛飾。精美的十八子,從清代晚期開始大量出現在宮廷繪畫中,成為清代服飾體系中的典型配件之一。

無鐲不成婚 腕飾的美好寓意

腕飾乃貼身配戴的首飾,彷彿是古代女子親密的知己,逐漸發展為定情、定婚之物。南宋《夢粱錄》載:「且論聘禮,富貴之家當備三金送之,則金釧、金鋜、金帔墜者是也。若鋪席宅舍,或無金器,以銀鍍代之。」無論家境貧富,手釧、戒指、霞帔墜都是必備的三大聘禮。

圖為清代珊瑚子孫萬代鐲。(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名貴的金釧,也是皇家婚禮中的重要聘禮之一。《東宮舊事》載:「太子納妃,有金釧二雙。」在明代,釧飾被納入禮制,作為后妃的「納徵禮物」之一。據《大明會典》的記載,皇后有金鈒花釧一雙、金素釧一雙、金連珠鐲一雙,皇太子妃、親王妃亦各有金鈒花釧一雙、金光素釧一雙、金龍頭連珠鐲一雙和金八寶鐲一雙。

清代,旗人還有「小定」的婚俗,即在訂婚之後,男方將如意、荷包,以及簪釵、戒指、手鐲等金銀首飾送到女方家中,作為定禮。直到今天,金手鐲也是備受青睞的婚禮飾品,民間也一直有「無鐲不成婚」的說法。

腕飾在首飾門類中,屬於體量較大的一類,而金玉材質和特殊工藝製成的鐲釧,具有極高的商業價值,因此成為地位和財富的象徵。從新石器時代開始,墓葬中首飾的數量與工藝水平,直接反映出墓主人地位的尊卑。到了明代,朝廷規定了不同社會階層的女子,必須佩戴不同材質的鐲釧。《明太祖實錄》載:后妃的釧鐲可用金玉、珠寶、翡翠等材質;一品命婦戴金鐲,五品可戴銀鍍金材質,六品及士庶之妻只能用銀質。

由於腕飾所代表的貴族身分,它也成了賞賜或進貢的珍品。如東漢孫成等宦官因擁立漢順帝有功,曾得賜金釧、指環等物。《天直行記》載,安南國朝貢的寶物中,有一對鑲珍珠的金釧,其中金重一兩,珍珠一千顆,可謂價值連城。

流行易逝,經典卻從未老去。腕飾發展至今,珠玉的溫潤,金銀的奢華,仍是它最美的模樣。若有機會,願我們能佩戴一枚復古的腕飾,將它細細欣賞、把玩,去感受那數千年凝結成的匠心之美與文化之韻。

參考資料:論文《中國古代臂飾文化考》@*#◇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粉底,眼影,口紅⋯⋯當今的化妝品種類琳瑯滿目,層出不窮,哪個女孩的梳妝台前不是瓶瓶罐罐擺了一大桌?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古代女子們用的什麼化妝品,效果又怎麼樣呢?我們就從號稱「古代百科全書」的《紅樓夢》裡面找找答案吧!
  • 愛美之心,從古到今都未改變。哪個女孩子不希望擁有濃密烏黑的長髮?中醫還認為,頭髮是血之餘、腎之華,一頭秀髮不僅能為美貌加分,更是健康的象徵。古代女子雲鬢花顏,青絲如瀑,她們的頭髮又是如何打理的?
  • 古代女子,梳妝打扮是每天必不可少的功課。這既是女德中對婦容的要求,也暗含了「女為悅己者容」的微妙心理。歷經時代的變遷,女子在裝扮上大抵是梳髻插簪、塗脂抹粉、畫眉染甲之類,但是在不同的朝代中,女子妝容又有著各具風尚的美感。
  • 古代女子的閨房,為什麼叫做「香閨」?紅袖添香伴讀書,添的是什麼香?「笑語盈盈暗香去」,這一縷幽香從哪裡來?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中的香文化,也和女子結下不解之緣。
  • 香茗一盞,淺嚐小啜,是古人於風雅格調中的一件賞心樂事。若是經了姑娘的手採摘、烹煮、品賞,那就更是一番動人的情境,美好的氣韻了。古時候,茶是日常的開門七件事,是陶冶性情的藝術,與古代女子也有著說不盡的故事。
  • 月白是哪一種白,雪青又是怎樣的青?秋香為什麼有色又有味,十樣錦的風情又該去何處找尋?傳統的中華顏色,詩情畫意,活色生香,儼然是一個個靈動而典雅的生命體。它背後所承載的,是流轉數千年的文化意藴和審美趣味。
  • 「一簪一珥,便可相伴一生。」簪指綰髮或妝點的頭飾,珥指或簡約或繁麗的耳飾。精煉的語言,描摹出古代女子的妝飾風華,以及那份沉靜懷舊的繾綣心曲。時光流轉,簪釵等頭飾,到如今已不多見。唯有耳畔點點珠翠光華,仍然熠熠生輝,真正成為不可或缺的閨中良伴。
  • 以當今的眼光看,各類珠寶首飾中,戒指應當是最具儀式感的一款配飾。無論是貴重的求婚鑽戒、婚禮上互換的對戒,或是老夫老妻日常配戴的戒指,都默默傳遞出婚姻聖潔與幸福的意味。這些源自西方的戒指文化,已經佔據我們的內心多年。
  • 在中華文化史上,蘇軾是無人不曉的一代文豪,他的詩詞在代代人的指尖、心上流傳,溫度不減。從小他就表現出不凡的器識和才華,留下的許多小故事足為見證,而他小時候的妙文佳句,竟然也串連著他的一生。
  • 可知道在繽紛的端午節俗中體現著陰陽、五行的道理?可知道中華先人將端午時節天地的陰陽變化特質和五行之道融入民俗和利用厚生之中?端午節民俗展現了中華民族特有的天人合一文化的重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