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北京幻想破滅 大陸專家支招難解困境

人氣 648

【大紀元2021年05月11日訊】川普總統在任這幾年,尤其是後兩年,針對中共的種種惡行頻頻出招遏制,讓中共疼痛難耐亦無可奈何。因此,讓拜登上台替換川普,成為北京認為可以改善中美關係的重要前提。在北京與美國深層政府暗中合作,如願讓拜登就任新一屆總統後,北京著實是欣喜了一陣。按照去年人大教授翟東升透露的中共的祕密,拜登上台,中美關係會緩解,華爾街又能發揮影響力了,原因是拜登是中共的「老朋友」,中共與拜登有交易等。

然而,拜登上台後迄今業已近5個月,北京希冀的情況並沒有出現,拜登政府反而在中美貿易、制裁高科技企業、香港、新疆、台灣等問題上延續了川普時期的強硬政策,北京從欣喜走向惱怒,進而意識到之前的幻想不過就是幻想,而如翟東升這樣曾預判中美關係會隨著拜登上台有所改善的專家們,也不得不改了口。

據報,4月30日,由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主辦的《拜登百日執政對華政策評估》報告發布與研討會舉行,與會的有剛因為視頻出了風頭的翟東升,以及被美國取消十年赴美簽證的趙可金。報告稱,通過總結梳理過去100天拜登政府對華政策,認為其近2/3的舉措和川普時期相比沒有變化。

外交部原副部長何亞非在發言中稱,拜登政府對華政策主要特徵包括三點:一是防止中國(中共)作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挑戰美國的全球主導地位成為美國對華政策的主線;二是美國對華競爭戰略從川普後期開始已進入了實質化、政策化的階段,拜登未改變其強硬基調;三是中美戰略競爭關係的意識形態色彩更濃,並已滲透到中美關係的方方面面。他認為雖然強化對華競爭、加大對華施壓是兩黨共識,但如何設計更加有效的對華競爭政策還在摸著石頭過河。

從這個中共外交部官員所言,可以看出目前中共當局的確已意識到拜登上台後,施壓並未減弱的現實狀況。值得注意的是與會的翟東升一改前言,稱「中美脫鉤有必然性和必要性」,並給中共高層提了四點建議。一是要堅決貫徹內循環為主的雙循環,擺脫對美元的依賴,實現總體貿易平衡。二是要拉住美國外的第三方,確保中國科技產品在坐擁巨大國內市場的同時,占領儘可能大的國際市場。三是要認清團結誰打擊誰的問題。四是要積極大膽的開展國際合作。

經濟上的雙循環,即以內循環為發展主體推動中國經濟發展,是習近平在美國對中共進行貿易制裁後提出的解決辦法,不過從目前看來,難以成功。就職於美國UCLA安德森管理學院的經濟學家俞偉雄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雙循環」只是一個漂亮的口號,中國經濟嚴重失衡,是一個長期性、結構性的問題,短期內無法解決。對此,翟東升應該知曉更多。

那麼,中國的科技產品是否能占據更多的國際市場呢?隨著美國及其盟國加大對中共高科技企業的限制和制裁,缺少芯片以及核心技術、產品的中國產品還能擴大市場份額嗎?華為的衰落就是一個最明顯不過的例子。這一點,翟東升仍不會不知道。

翟東升的第三點建議貌似還可行,就是聯合美國國內可以聯合的力量,對「那些追隨美國的囂張小國予以干預」,只是在美國和西方業已確認病毒來自武漢病毒實驗室並將要追責中共的情況下,那些中共手中握有把柄的歐美權貴,真的願意與中共合作嗎?拜登政府的表現似乎給了中共一個不同的答案。

至於在氣候等方面的合作,並不會改變中共當下的困局。因此,翟東升的四點建議仍不會從根本上幫助中南海解脫困境。

而在上述中共所謂專家們得出拜登政府延續了川普政府2/3舉措的結論前,即4月21日,清華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學術委員閻學通曾接受深圳衛視採訪,就中美關係、拜登政府對華政策等熱點問題闡述了自己的看法。

閻學通的主要觀點是:一、中方參加領導人氣候峰會,只能說中美在這個問題上有共同利益,但不能說明中美關係已經出現了緩和的跡象。二、拜登上台後實行的排他性的多邊主義,實際上主要是在排斥中國(中共),其給中國(中共)造成的國際壓力要遠遠大於川普的單邊主義的對華政策。拜登推行的政策,閻學通定義為「俱樂部化戰略」,並指其非常符合自己提出的「道義現實主義」的觀點。

顯然,與人大那場研討會與會者的觀點近似,閻學通也並不認為拜登上台後,中美關係得到了改善,反而認為拜登帶來的國際壓力遠遠大於川普時期,原因在於拜登關注了美國盟友的利益。事實上,筆者認為,早在川普時期,就已經開始在聯合自己的盟友對抗中共,只不過當時美國在歐洲的主要盟友一方面對川普存在偏見,一方面還沒有認清中共的邪惡,因此態度並不積極。

然而,這場造成幾億人感染、幾百萬人死亡的席捲全球的中共病毒,以及背後隱藏的中共野心,讓美國的西方盟友們意識到了與美國加強聯盟、共同應對中共的挑戰,才是唯一的出路。剛剛結束的G7峰會發布的聯合聲明,就是美歐決意聯合對付中共的宣言。這也說明,拜登政府在外交方面仍在承襲川普時期的政策。

意識到了中共正面臨世界最強國家間的聯合「反共」的局面,閻學通給出的解決方案是加大開放,特別是在加大引進來方面的開放,允許外國企業資金、人員、技術、思想進入中國,中國就會得到越來越多的支持。

應該說,這是一個中南海在當下無法實現的目標。首先,中共在全球形象隨著病毒的擴散已然是更加惡劣,中共偷盜知識產權的惡名也為眾多外國企業厭惡,而且美歐與中共貿易脫鉤正在進行時,即便中共想加大開發力度,又有多少資金、人員、技術願意進入中國呢?

其次,內外交困下,中共對內鉗制遠超以往,一個個民營企業家被割韭菜,一個個敢言的知識分子被消聲,文革言論不斷出現,讓國人感覺一片肅殺。如果加大開放力度,中共就必須在言論、互聯網等方面有所放鬆,但這可能嗎?

換言之,閻學通給出的解決方案是難以實行的,這一點其本人大概也是心知肚明的,若與其十年前開出的藥方對比,更能看出一些端倪。

2011年底,閻學通在《紐約時報》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國如何才能打敗美國》(How China Can Defeat America)中,提出了「道義對塑造各種政治勢力的國際競爭並決定誰勝誰負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的觀點,認為「單純依靠軍事或經濟實力而不施仁政的國家必將覆滅」,「民心所向將決定誰將最後勝出」。

他當時給中共開出了另外三個藥方:一、在國內實行仁政,即「從優先發展經濟轉向構建和諧社會,消除目前巨大的貧富差距,用傳統美德取代拜金主義,同時消除政治腐敗,維護社會公平公正」。二、向它國實施人道主義政策,中美間競爭的焦點就是看誰有更多高質量的朋友。為了實現這一目標,中國必須施行比美國更有質量的「仁政」。此外,中國還有承擔起相應的責任。三、政治上,中國應該從德治的傳統中汲取營養。政府的重要職位需按候選人的品德和智慧選拔,而不能只看他們的專業和行政能力。

十年走過,閻學通的三個藥方中共沒有一個使用,其對國人、人性、文化的摧殘依舊在持續,國人怨聲載道,對中共是切齒痛恨,其眾多用金錢利益買來的老朋友也一個個與其漸行漸遠。兩相對照,閻學通當下給出的方案敷衍採訪者的成分更多,其背後折射的應該是其深深的失望。不知閻教授是否明白,以暴力起家、信奉「假、惡、暴」的中共,是完全與中華傳統文化的仁、義、禮、智、信不相容的,又如何能施行仁政?如何會選擇真正德才兼備的人才治國呢?!

孟子曾云:「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與之聚之,所惡勿施爾也。」意思就是說,要想取得天下,在於獲得民眾的擁護;要想獲得民眾的擁護,在於獲得民眾的認同;獲得民眾認同的方法是:民眾所喜歡的,就為他們聚積起來;民眾所厭惡的,就不要加在他們頭上。對於中共這樣一個惡貫滿盈的政權,中共專家們再怎麼支招,都不會讓中共擺脫困境,擺脫其徹底退出歷史舞台的命運,因為其本質決定了它絕不會改弦更張。閻學通那句「民心所向將決定誰將最後勝出」其實就在預言中共的下場。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中美貿易關係仍緊張 拜登政府未放棄強硬立場
美中角力 美軍演習無人機群首次摧毀艦艇
【拍案驚奇】習攻台被潑冷水 SARS武器化被曝光
對抗中共 菲律賓計劃在南海島嶼建軍事樞紐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習近平險遭襲擊?官方放猛料洩底
【拍案驚奇】華爾街大佬進京救火?許家印兩出路
【秦鵬直播】大陸最慘富豪縮水270億 下個是誰
【新聞看點】福建疫情仍高燒 中共欲打港富豪?
【財商天下】恆大如炸彈 救或不救中共陷兩難
【十字路口】北京內亂加速 美英澳聯盟四大趨勢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