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大公報》針對法輪功或涉中共內鬥

人氣 1158

【大紀元2021年05月04日訊】近日,香港《大公報》連續發表誣衊法輪功的報導,還派人跟蹤大紀元記者梁珍。《大公報》反常舉動的背後,很可能是中共內鬥在香港的延續。

《大公報》的真實背景

目前人們所說的《大公報》是1949年後,由當時的中共港澳工委(現為中聯辦)直接領導的機關報,實際是中共在香港的喉舌,經常發布北京的相關政策報導,也與香港一些親共社團舉辦活動。《大公報》、《香港商報》、《文匯報》也是在中國大陸少數幾個不被禁止的香港報刊和網站。

最早的《大公報》1902年創刊於天津法租界,曾是中華民國時期最具影響力的報紙之一,1949年之前,《大公報》奉行「四不主義」(不黨、不賣、不私、不盲)。中共掌權後,《大公報》被中共政權接管,在北京和香港發行,特別在香港替中共發聲。

據香港中華書局2012年出版的《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紀實》一書,時任中共統戰部副部長廖承志「經常叮囑教誨港澳工委及香港《文匯報》、《大公報》負責人,『不要將我們在香港的報紙辦得很左,也不要辦得像《人民日報》一樣。要辦得有香港特色。』」

1967年的「六七暴動」中,時任《大公報》社長貴彞民擔任了「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的副主委,該報還刊發了《毛澤東語錄》,包括《我們必勝,港英必敗》特刊。

2010年12月2日,《大公報》報導《一年一度工展會維園舉行 營業額可望倍增》,文中出現「希望帶旺攤位墮胎」怪異字眼,後發現原文簡體字應是「希望帶旺攤位人流」,簡體中文的「人流」代表「人工流產」(墮胎),報社將簡體字自動轉為繁體字時,「人流」變成了「墮胎」,估計文章實際來自大陸。

2011年2月6日,《大公報》再度犯下同樣的錯誤,報導《商場新春墮胎生意較去年同期錄得增一成》中,又多次出現「墮胎」字眼。

《大公報》、《文匯報》、《香港商報》和《香港經濟導報》並稱為香港「四大左報」,時常採用文革式手法。根據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2016年的民調,《大公報》的公信力評分為4.21,在收費報章中排名倒數第一。2019年11月的民調,《大公報》再次墊底,評分只有3.30。

《大公報》在內鬥中被合併整肅

2016年2月,《大公報》與《文匯報》合併成「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但《大公報》在大陸各省市21個辦事處被裁撤,合併只是幌子,《大公報》實際變相被裁。

《大公報》被整肅,主要因為一直扮演了江派核心媒體的角色,曾強烈支持薄熙來「唱紅打黑」。2012年2月6日,王立軍喬裝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當日,《大公報》組織的「重慶紅歌唱響香江」活動,在香港隆重登場。社長姜在忠為了向薄熙來獻媚,自稱唱紅團每場演必定到場觀看,還肉麻地說,「每看一場都有新的感受和體會。」

唱紅打黑的重慶模式被否定後,一些接受重慶資助的個人和機構被調查,也包括了《大公報》。《大公報》報導王立軍和薄熙來事件時傾向明顯,據稱也介入了薄熙來的政變部署,密謀阻擊習近平。在周永康處境危機時,《大公報》也不時報導周永康的消息,為周永康釋放煙霧彈。

2013年4月18日,《大公報》報導《北京的哥奇遇:習總書記坐上了我的車》,很快被中國大陸媒體廣為轉載,但後來中共官方闢謠,《大公報》馬上聲明為假新聞致歉。

一般認為,習近平僅帶祕書打的完全不符合中共高層運作的慣例,《大公報》更可能是受當時的江派常委張德江、劉雲山指使,故意製造假新聞,甚至有意對習近平陣營進行「死亡威脅」,警告習近平不要再「越界」碰觸法輪功問題,反腐行動也要適可而止。

《大公報》和前香港特首梁振英也關係密切,曾多次以頭版文章力挺梁振英,被認為是梁振英班底之一。江派掌控的媒體如《新報》、《成報》、亞視等先後倒閉或經營困難,《大公報》自然也難逃整肅。

《大公報》一直配合誣衊法輪功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下令鎮壓法輪功,《大公報》立刻在頭版刊登文章,抹黑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

2001年1月23日,黃曆新年的前一天,中共在天安門廣場策劃了「法輪功自焚事件」,《大公報》卻未卜先知。

2001年1月20日,《大公報》曾報導稱,19日「朱鎔基和隨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溫家寶,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委員羅干,國務委員兼國務院祕書長王忠禹,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賈慶林和北京市市長劉淇的陪同下進行考察。」朱鎔基強調,「要進一步加強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堅決按照中央的統一部署,加強對法輪功的鬥爭」……

報導羅列了眾多中共大員,包括迫害法輪功的要員,還籍朱鎔基的口,提前3天預知「法輪功在京滋事」,為「天安門自焚」埋下了伏筆。《大公報》記者還自稱,「大年廿九和大年初一,我曾到天安門廣場轉了轉,看到眾多警察和警車守候在那裡高度警覺」,「警察在寒冷中過不成年」,「令北京在過年的氣氛中平添了不少緊張」。

《大公報》的報導提前捅破了中共「天安門自焚」的部署。

2003年2月24日,《大公報》發表文章,公開叫囂要用「23條」惡法對付法輪功。

2016年8月18日,香港舉行器官移植協會(TTS)國際大會,香港《大公報》次日以全版報導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的謊言,替中共掩蓋活摘器官的真相,並免費派發當天報紙。

《大公報》替中共賣命打壓香港民主

《大公報》不斷替中共誣衊法輪功,也一直授命打壓香港民主運動。

2011年11月,前「香港電台」廣播節目主持吳志森,曾就「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毒奶受害者代表趙連海」等事件,在節目中批評中共,後遭撤換。《大公報》、《文匯報》、《商報》發表多達70篇文章攻擊吳志森,屢次要求香港電台中止其做節目主持。

2014年「占領中環」爭取普選示威仍在醞釀之際,《大公報》接連追訪「占中」發起人與周邊人物,詳細披露其親屬的個人背景,不時針對泛民主派政治人物與學者進行負面報導。

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期間,《大公報》「特別政治組」記者跟蹤、追拍民主前線參選人梁天琦,曾發生身體接觸後打鬥至見血。8月14日晚上,梁天琦在港鐵太古站同《大公報》記者又發生爭執。其後,《大公報》再連續兩天在頭版報導梁天琦的背景,包括中國大陸出生地的祖屋及先輩資料。

2019年1月,香港青年團體「學生動源」3名成員洪英棠、鍾翰林、洪心弦等人到台灣參訪,結果遭到《大公報》和《文匯報》記者跟監偷拍。隨後,台灣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譴責《大公報》報導假新聞,認為來台旅客在總統府周遭被親中共港媒不法跟監,人身安全和權利可能受到危害,已要求國安局等相關單位調查。

2019年7月29日,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大公報》拍攝了「洋指揮」在「社交軟體向暴徒通報警方的最新動態」,並稱是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的證據。實際被拍攝者是《紐約時報》技術經理Kevin Roche,當時他正在與另一名記者Ezra Cheung通信。Ezra Cheung發推特稱《大公報》和《文匯報》這兩家親北京報紙的指控是「可笑的」。

2020年8月14日,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在社交網站平台表示,自己連續多日被一輛車牌為WW5399的私家車跟蹤,其被發現後試圖駛離現場,期間撞到許智峯,許智峯報警處理。後有消息指兩名涉案人士為《大公報》記者,有網民表示其中一人是2016年在太古站內與梁天琦爭執打架的姓盧男記者。警方在事件中沒有要求涉嫌撞傷人的司機下車接受調查,並護送涉事車輛離開,被質疑有別於正常處理交通意外的程序。

2021年1月,《大公報》記者冒充社工老師,跟蹤「天水圍社區關注組」成員王繼祖。

2021年4月,《大公報》連日刊登文章誣衊法輪功,並派記者屢次跟蹤大紀元記者梁珍。

《大公報》表面上或許替中共現政權賣命,暗地裡可能又在替江曾集團賣命,試圖繼續把迫害延續到香港,令現政權不得不揹黑鍋,並在香港不斷攪混水,充當被擺弄的棋子。香港的亂象,本就是中共內鬥的延續,《大公報》及甘願賣命者,大概等不到清算的那一天,可能很快就會在內鬥的漩渦中被吞沒。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香港移民新法限出入境 美國表達嚴正關切
香港台創辦人:讚大紀元記者無畏無懼精神
從膽小女生到勇敢記者 梁珍講述修煉故事
中共在香港搞文革?學者:搬石頭砸自己腳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中共缺錢發美元債 華爾街飛蛾撲火
【時事軍事】中共軍機不打自傷 台海難得安靜
【舞蹈三劍客】我們是如何加入神韻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