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百年:饑荒、戰爭和鎮壓

人氣 1331

【大紀元2021年07月02日訊】(大紀元專欄作家Anders Corr撰文/曲志卓編譯)中國共產黨(CCP)以煙花和遊行在7月1日「慶祝」其創建100周年。

不會參加慶祝的人是被處決者、戰爭死者,以及數百萬從未出生的人,因為在20世紀50年代的饑荒中,他們的祖父輩與其他數以千萬計的人被餓死了,還有數以億計的家庭因中共的獨生子女政策而受苦受難。

不會參加慶祝的是1966-1976年文化大革命期間死亡的數千萬人,與1989年在天安門廣場犧牲的數千人,他們被機關槍掃過,或者被坦克碾過。

不會參加慶祝的是今天數百萬在監獄和拘留營中苦苦掙扎的人。他們因為人權活動,或宗教信仰,包括家庭基督徒和維吾爾族穆斯林,和經營《大紀元時報》而被囚禁。

不會參加慶祝的人真正關心那些沒有發言權的中國人。他們是無聲的14億中國人民的一部分,在中國共產黨的枷鎖下受苦受難。

同樣不會參加慶祝的還有那些具有主動性和動力,但是受商業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約束的中國企業家。中國的「億萬富翁」們必須彎腰低頭擠進一個側面觀禮廊,在那裡觀看中共成立100周年慶典。國際投資者關注究竟是誰在觀禮廊的黃金地段自拍。那些占到好位置的人是受到政權青睞的,而那些處於偏遠角落的人則處於危險之中。他們的資產,甚至生命,都可以在中共一聲令下中消失。

今年1月,中國華融資產管理公司原負責人賴小民被執行死刑。華融目前的市值為50億美元,債務為210億美元。處決的表面原因是腐敗和重婚,但更有可能是政治性的,而且最高層批准的。中共在向全世界傳播紅色意識形態100周年之際,手上又多了一個人的鮮血。我懷疑賴小民的三個孩子會在7月1日參加慶祝。

那麼中國的億萬富翁的財富是實實在在的嗎?或者他們的財產可以隨時被中共奪走?我認為是後者。世界其他億萬富翁都應該注意:當中共繼續獨掌權力時,沒有人是安全的。

那些在中共成立紀念日受到青睞的人,其公司股票價值將大幅上升,借貸資本成本將下降。

那些沒有受到青睞的人將經歷一個加速的失寵。

資本家向政府高級官員低頭的動態不僅在北京出現,而且日益被尋求在全球最大的(以購買力平價計算)和增長最快的主要經濟體中做生意的西方公司所複製。北京億萬富翁們今天的所作所為,西方億萬富翁明天將原樣照搬,除非中共被遏制。7月1日這個紀念日讓人窺覷到了將要發生的事情。

6月29日,任舒立在彭博社(Bloomberg)的一篇有見地的文章中寫道:「多疑的投資者將分析哪些大亨在100周年慶典之際出現,以找出那些會在中國眾多億萬富翁中脫穎而出的大亨」。投資者,「金融博主和投機者心中很明確:中國的億萬富翁急切地想出現在揮舞旗幟的儀式上。誰在那裡,誰不在,都可能會引發市場火花。」

任舒立指出,被邀請參加「黨的大派對」是一種「巨大的特權」,是「官方恩惠的象徵」。在這裡,彭博社聽起來就像小丑在討論中世紀的法院政治,或是今天紐約和倫敦的坊間新聞。

任舒立寫道:「百度公司的李彥偉曾三次受邀參加中國國慶活動。」在被邀請的首席執行官和大亨中,同樣引人注目的還有珠海格力電器有限公司的董明珠,她是一位傑出的女企業家。

任女士表示,在2019年的慶典上,中國恆大集團創始人許家印受邀來到天安門城樓,那是「精英們的主要看台」。她描述了他的照片,「對於一個60歲的老人來說,許看起來太年輕了——並且富有、強大和英俊。事實上,許家印在天安門的突出位置所證明的威望和明顯的影響力,可能有助於恆大陷入困境的美元債券在2019年末復甦。」

對於公司的基本價值來說,收益和增長前景已經無關緊要了。現在重要的是誰會露臉,離「黨的偉大舵手」習近平有多近。這就是共產主義。社會黨和民主黨應該注意。今天的共產主義與平等無關。恰恰相反。

彭博社的文章沒有提到中共給中國帶來的100年苦難。

中國共產黨不妨慶祝民主在他們國家的消亡。民主曾在1989年夏天的某一時刻有萌芽的跡象,但是很快被中共的坦克碾碎了。這些被北京貪婪的億萬富翁們忽視了。而其他未能成為億萬富翁的人,在祈求中共給予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時,也同樣忽視了這些事實。

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2016年帶著微笑在濃霾中慢跑穿過天安門廣場。他是中共最新的西方名人。他失敗了,但卻為中共政權提供了良好的宣傳,但卻是在中國死去的民主抗議者的屍體上。

中國共產黨聲稱已經使數億人擺脫了貧困,但事實上,與日本、韓國和台灣相比,中共災難性的經濟政策和戰爭阻礙了中國的發展。

中國共產黨成立於1921年。由於在城市組織工人運動方面並不十分成功,他們轉向農村,在那裡反對政府腐敗和地主對農民的盤剝。他們得到了大量農民的支持,以至於他們能夠在1931年從軍事上奪取了包括1,000萬人口江西省南部。它成為江西蘇維埃,由約瑟夫‧斯大林和他的同黨支持。1934年,中國國民黨從江西圍剿中共,但後者逃往延安,他們稱之為「長征」。抗日戰爭時期,中共主要藏匿在延安,讓國民黨做大部分戰鬥。

戰後,共產黨在1949年打敗了被削弱的國民黨,並謊稱他們打敗了日本人。中共軍隊一進北京,包括英國和美國在內的西方資本家就開始卑躬屈膝,與共產黨交朋友,從而保護他們在上海、香港和中國其它地區當時價值上千萬美元的投資。他們從沒有停止向共產黨屈服,但共產黨還是沒收了他們的財產。中共只與資本家做短期交易。這使雙方都受益,但損害了民主和西方人的國家優勢。

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中共將其共產主義經濟和軍事政策強加於整個中國。自上世紀70年代其經濟崛起以來,這種政策越來越多地強加於全球。這是一場災難,正在引發戰爭和全球核軍備競賽,而不是和平與發展。

中國自1977年以來的GDP增長率一直居高不下(據北京自述),是由於中共最終讓市場順其自然發展,以及世界增加了對華貿易,以利用政治上無能為力的中國工人,或許世界希望通過經濟參與使中共獲得某種人權和民主感。這些希望現在幾乎全部破滅了。

這些慘痛的歷史事實似乎對當今的億萬富翁來說都無關緊要,無論是中國的還是西方的。他們將為7月1日坦克遊行和焰火鼓掌歡呼。他們忙於攀登北京血淋淋、濕滑的政治階梯。為了獲得特殊的商業利益,他們無暇關注那些處於中國底層的人。7月1日的「慶典」是對中國死者的褻瀆,也是對中國100年的苦難和14億無聲公民的侮辱。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學士學位(2001年)和哈佛大學(2008年)政府學博士學位。他是《政治風險雜誌》(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爾分析公司委託人。他在北美、歐洲和亞洲進行過廣泛的研究。他撰寫了《權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2021年出版)和《不侵犯》(No Trespassing),並編輯了《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The CCP’s 100 Years of Misery: Famine, War, and Repression」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中共建黨百年臨近 北京大肆抓捕清查訪民
澳洲智庫:中共建黨百年 擴大灰色地帶擾台
中共建黨百年維穩 上訪農民成「恐怖分子」
中共建黨百年 陸民:只給中國帶來災難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近平直接發力 江曾勢力遭重創
【時事縱橫】台灣有望入CPTPP?中共多部門叫囂
【秦鵬直播】房產泡沫要破 中共準備恆大倒閉?
【橫河觀點】兩岸CPTPP較勁 中共明擺著丟臉
【財商天下】中共申請CPTPP 澳洲來硬的
【微視頻】恆大賣房抵債 債主應小心後續問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