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新東方結局 馬雲早預料

人氣 1686

【大紀元2021年07月31日訊】目前,大陸教育培訓行業正在遭受史上最嚴厲管控令,引發投資者紛紛拋售,上市公司股價創紀錄的暴跌,好未來、高途教育等企業已經公開宣布大規模裁員,新東方的內部人士則用兩個字兒——「涼了」,來形容當前的狀況。

在中共的「雙減」文件出台後,現在的新東方是真正陷入了至暗時刻,新東方的總裁俞敏洪曾經說過,自己有過兩次被搶劫差點送命的經歷,還經過了多次「崩潰的邊緣」,但都有驚無險地挺過去了,但是這一次的中共新政策,讓俞敏洪30年的心血幾乎是一夕歸零。

半年來,新東方的市值一共蒸發超千億人民幣,俞敏洪的身家到目前也縮水了大約170億。另外,國際評級穆迪,剛剛把新東方的評級下調到了只比垃圾債券高一級,而大和證券,把新東方在線的目標價從31元調低到了3.3元,評級從「買入」調到了「跑輸大市」。

不過,對新東方的結局,另一位民企大佬馬雲,卻似乎早有預料,在幾年前的一次公開演講中,馬雲曾提到過「教育一直會在,但新東方不一定會在」,並預料「我們這些公司,3年以內可能就不存在。」這是馬雲有先見之明呢?還是他太了解中共這個體制了?

那麼,現在的俞敏洪,還能從崩潰的邊緣走過去嗎?

中共在7月24日發布的「雙減」文件,為什麼對教培類機構打擊這麼大呢?我們在之前的節目中提到過這個「雙減」的大致內容,今天我們再稍微多講一些。

這個「雙減」文件,內容是針對小學到高中階段的學生,中共稱要給這些學生減輕兩大負擔,一是作業負擔,二是校外培訓負擔。

「雙減」文件主要包括三大部分,第一部分是關於融資。就是學科類的教育培訓機構不能上市,包括借殼和境外上市都不可以。已經上市的,比如新東方,要麼剝離學科類業務,要麼就只能退市。這個學科類業務,指的就是數學、語文、物理、化學等等課程的培訓輔導,而非學科類,則是指鋼琴、繪畫、柔道等等這些培訓內容。

第二部分是關於准入。就是以後不再批准新的面向義務教育階段的輔導機構了,現有的都要轉成非營利機構。另外「備案制」會改為「審批制」,就算現在已經審批過的,可能也要重新再審批一遍。

第三部分是業務。這部分主要有幾點,最關鍵的一點是,校外培訓機構不得占用國家法定節假日、休息日以及寒暑假期。就這一條,就已經把校外培訓機構置於死地了,另外,還規定每節課不超過30分鐘,培訓結束時間不晚於晚上9時,還嚴禁聘請在境外的外籍人員進行培訓,也不允許對學齡前兒童進行線上或線下的學科類培訓。還有就是,學科類校外培訓,收費價格由政府決定,同時,禁止教育培訓機構進行任何形式的廣告營銷。

我們看,這幾條規定,可以說是招招斃命。所以,教育類股票為什麼會出現史詩級的下跌,看到這些具體規定,也就一目了然了。

艱難創業

大陸的朋友們,應該都知道新東方,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有誰想要補習英語,可能第一想到的就是去新東方。

新東方在1993年成立,2006年在美國紐交所上市,是中國最大的民辦教育服務公司。2016年,新東方成為中國第一家收入超過百億人民幣的教育培訓機構。2017年新東方又成為中國第一家市值超過百億美元的教育品牌。

2019年3月,新東方在線在香港證交所成功上市,成為港股在線教育第一股。截至2020年5月份,新東方已經在中國91個城市建立了104所學校、1,361個學習中心,以及12家書店。

新東方的創始人俞敏洪,1962年出生在江蘇江陰,在復考兩次後考上了北京大學的西語系,畢業後留校在外語系教英語,不過,俞敏洪因為在校外辦輔導班,受到了學校的處分,在1991年的時候被迫辭職。

離開北大後,俞敏洪開始在一個叫東方大學的民辦學校辦培訓班,學校出牌子,他上交15%的管理費。俞敏洪這一年29歲,目標是掙一筆學費,擺脫生活的窘境,然後像他的同學和朋友一樣到美國留學。他在中關村第二小學租了間平房當教室,在外面支一張桌子,放一把椅子,「東方大學英語培訓班」就正式成立了。

儘管困難重重,俞敏洪的培訓班還是漸漸有了起色,看著培訓班越來越火,俞敏洪也有了自己辦班的想法。1993年,在一間10平米透風漏雨的小平房裡,俞敏洪創辦了北京新東方學校。

兩次遭劫

創業的過程充滿艱辛,俞敏洪竟然還碰上了搶劫,一般人,被暴力搶劫一次就夠沮喪了,而俞敏洪居然被搶了兩次,還差點因此送命。

1998年,新東方報名人數最多的時候是在週末,俞敏洪手裡就會收到一堆的現金,但當時銀行週末不對公司開放,而學校又太破,俞敏洪就決定把錢拿回家,但他剛提著錢到家,就被人從後面用槍指著頭,而且胳膊上還被注射了一種麻醉劑,在俞敏洪暈倒後,家裡的220萬現金被搶走了。

據說,這種麻醉劑是用來麻醉獅子的,曾有好幾人死於這種麻醉劑。不過,俞敏洪竟然慢慢醒過來了。被繩子綑綁的俞敏洪,掙扎著用下巴撥打電話,碰巧朋友正打電話過來,他向朋友求救後又暈了過去。再次醒來,已經是在醫院中了,連醫生都認為這個劑量他能活過來,堪稱奇蹟。

經過這次事件,俞敏洪請了一個練過武術的人,既當司機,也是保鏢。但是,沒想到第二次搶劫,很快又來了。

1999年的一個夏天,俞敏洪和保鏢剛到家,幾個人就衝了過來,其中一人用槍頂住了俞敏洪的腰。保鑣一邊和另外幾個拿匕首的人對打,一邊大聲呼喊,俞敏洪下意識地抓住頂在腰上的槍,結果竟把槍掰斷了,原來是個塑料槍,俞敏洪隨即也和搶匪打了起來。由於驚動了鄰居,搶匪只能落荒而逃。

兩次死裡逃生,深深刺激了俞敏洪,那段日子,在惶恐中的俞敏洪不斷反思人生,並寫下了這樣一句話:「我曾走在崩潰的邊緣」。不過,可見俞敏洪也真的是命大。

至暗時刻

除了這樣危及個人生命的驚險之外,俞敏洪在創辦新東方時,也曾經命懸一線。像是今天這樣股價斷崖式下跌的情況,在新東方的歷史上,也曾經出現過。

那是在2012年,美國渾水公司(Muddy Waters)發出報告說,新東方存在欺詐行為,列舉新東方存在隱瞞加盟店涉嫌欺詐,還涉嫌財務造假和稅收問題,以及毛利率虛高等等。

兩天之內,新東方的股價就從每股20多美元跌到了9.5美元,兩天的累積跌幅達到57.32%,市值蒸發近20億美元。

渾水公司是美國匿名調查機構,針對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發布質疑調查報告,2010年由於成功獵殺數家中國公司,在資本市場名聲大噪。

俞敏洪後來提到,事情第二天,他就召集了一幫企業家朋友,像是馬雲、柳傳志等人一起吃了個午飯,俞敏洪在飯局上表示自己沒有做假帳。當天晚上,好幾家公司就買進新東方的股票,差不多有3億美元。就這樣,用了不到兩天的時間,新東方的股價就從9美元回到了12美元左右。

俞敏洪說,自己聘請了全世界最好的獨立律師事務所、財務事務所、審計事務所,進行調查。一年半以後,他們將調查報告提交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表明新東方是清白的。新東方為此付了1,500萬美元給獨立調查團。而針對當時美國股民的聯合起訴,新東方賠償了律師費和股民時間上的損失,差不多也有200萬美元。

雖然新東方損失了近2,000萬美元,但不到一年,新東方的股價就回到了被渾水公司攻擊之前的狀態,三、四年後,新東方的股價接近100美元。通過股票回購、給管理層發期權,錢實際上又賺回來了。

如今困境

但是,走過了這一次風波的俞敏洪,今年的運勢可能是他沒有想到的糟糕,中共政府的「雙減」政策,事實上是在3月份的時候就傳出了消息。

所以,從2月份以來,新東方的股價是一路下走,從2月16日的19.68美元,一直跌到7月30日的2.21美元,跌幅達到88.77%。

新東方教育集團的一名內部人士透露說,在不久前的一次內部會議上,當集團管理層談到公司轉型問題時,俞敏洪傷心地哭了。

被認為有著「世界級抗擊打能力」的俞敏洪,曾逃過了兩次暴力搶劫,也經歷過渾水公司的挑戰,都沒被擊垮,但在中共的政策打擊下,還能再次死裡逃生嗎?他又將如何帶領新東方逃過此劫呢?

我們看到,如果說過去對民企的收割,還是猶抱琵琶半遮面,那現在基本就是刀光劍影了。

在6月30日滴滴出行被下架後,7月5日,BOSS直聘、滿邦集團就同時受到網絡安全審查,並勒令停止新用戶註冊。7月26日,騰訊也在無預警情況下,暫停新用戶註冊,這之前的兩天,騰訊還剛剛被以反壟斷的名義罰了50萬。另外,網上還有消息說,不只是微信,還有樂視視頻、愛剪輯等眾多中國手機應用程序也暫停用戶註冊。

現在,整個中概股都處於風聲鶴唳的狀態,任何民營企業,無論大小都不安全,隨時都可能受到政策變化的打擊。

還有,這兩天的另一個新聞,估計也會讓很多民企老闆們遍體生寒。7月28日,中國農民企業家孫大午,因為「「尋釁滋事」等八項罪名,被中共法院一審判了18年,他的家人和公司高管也被判了9到12年不等的刑期。網民們都說,孫大午一家,這是被「抄家滅族」了,就連孫大午的律師團也說,「這不是正常的法律審判」。

大家看到,習近平從2012年上台以來,就一直在加強中共對經濟的控制,在進一步扶持國有企業的同時,也要求民營企業必須對中共這個黨要忠誠。儘管習近平承諾,會加強法治並為企業家提供更多支持,但是,翻看歷史和現在,中共什麼時候說話算話過?

現在的中國民企,人人都是驚弓之鳥,唇亡齒寒。接下來,可以想見,資金外逃會更加嚴重,要說聰明人,還是得學潘石屹,趁著能跑時快些跑。

策劃:宇文銘
撰文:陳思雨、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製圖:R1
監製:文靜
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一份紅頭文件 教育股遭遇滅頂之災
【財商天下】河南洪災 事出有因
【財商天下】長江倒流河南血月 為何異象頻現?
【財商天下】資金外逃 北京慌了?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專訪廖天琪:六四和中共決裂
【未解之謎】穿越時空 二戰飛行員的奇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