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墨西哥毒梟換匯 華人洗錢組織的牢獄路

人氣 2172

【大紀元2021年08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中國人對洗錢大多沒什麼概念,華人圈子裡很多私下換匯的,以為只是轉移資金的一種方式,不是什麼嚴重的犯罪行為,對社會也沒什麼危害,其實大錯特錯。最近一起案例揭示,私下換匯很容易捲入毒梟洗錢的犯罪案件。

紐約法拉盛居民林石鳳(Seok Pheng Lim,音譯)涉嫌協助墨西哥毒梟將2,400萬美元轉移到中國,目前正等待判刑。她的下線孔隋月(Sui Yuet Kong,音譯)認罪後於今年6月被輕判入獄40個月,她的上線甘憲兵(Xianbing Gan,音譯)今年4月已被判14年監禁。

但海鮮出口商甘憲兵堅持喊冤,說政府沒有證據證明他「和毒販串謀」洗錢。擔任收集現金「蝦兵蟹將」的孔隋月也辯稱不知道自己在和毒資打交道。

看似合法的華人商人如何一步步捲進墨西哥毒梟的洗錢案?大紀元記者查閱這起陪審團審理的上千頁法庭記錄,梳理出墨西哥毒販、巨額資金和華人社區之間是如何互動的,以及華人的地下錢莊如何成為毒品帝國的關鍵齒輪、美國禁毒戰爭中的新目標。

華人的地下錢莊一步步成為毒品帝國的關鍵齒輪.
華人的地下錢莊一步步成為毒品帝國的關鍵齒輪。(Shutterstock)

01:在唐人街尋找換匯通道

溫州是中國沿海港口城市,這裡的民營經濟發達,民間金融活躍,製鞋業相當發達,成百上千的鞋材店、鞋廠密密麻麻地分布在道路兩旁,甘憲兵的鞋廠也在其中。

2000年的一天,21歲的林石鳳走進甘憲兵的鞋廠,要購買一批男鞋做進出口批發。合作了一年後,林石鳳轉向童鞋生意,大她9歲的甘憲兵熱心幫她介紹童鞋廠商,兩人成為了朋友。

林石鳳是新加坡人,中英文俱佳,她在紐約做國際鞋業銷售直到2014年,頭些年與甘憲兵保持友情,後來就斷聯了。2015年1月,已經獲得美國綠卡的她在微信上重新聯繫上甘憲兵。

這時的甘憲兵,因受夠了中國的高稅負,已於2011年結束鞋業,和妻子搬到墨西哥尋求更好的發展,在瓜達拉哈拉(Guadalajara)開了一家海鮮出口公司,兼賣一些從中國進口的太陽鏡、塑料首飾等低價商品。

甘憲兵邀請她到這個墨西哥第二大城市做客,林石鳳欣然前往,住在他家。一番寒暄後,甘憲兵說,除了海鮮,他還經營副業搞錢——代收換匯,說他在美國的客戶有大量美鈔,想在中國換人民幣。

甘憲兵詢問林石鳳,能否在紐約打聽一下,從她過去的關係網中找找通道,在紐約收美金,兌換成人民幣後打到他在中國的帳戶上,對接換匯。並說參與的人都可以抽成,其它的他就語焉不詳了。

林石鳳回紐約後,到曼哈頓唐人街詢問那些有大量現金交易,賣食品、藥材補藥等中國貨的小商家,其中有兩三家同意與她對接換匯。

02:國際洗錢網絡的構建

林石鳳回覆甘憲兵:有商家願意做。甘憲兵大喜過望:「太好了,那我們試試看。」他邀請林石鳳回到瓜達拉哈拉。

2016年1月下旬,在墨西哥一家酒店的大堂酒吧,甘憲兵向林石鳳介紹自己的「商業夥伴」——能講流利墨西哥語的玩具批發商潘海平(Haiping Pan,音譯)。潘說他想檢查一下林石鳳找到的中國人換匯經紀,說他的墨西哥客戶每週都有10萬到100萬美鈔,需要在中國換成人民幣。問她能否搭建更多這樣的通道,擴大中國人換匯網絡。

收錢路線圖。
收錢路線圖。(Shutterstock/大紀元合成)

兩人向她講解工作流程:首先準備一個預付費的燃機電話(Burner),這種電話用現金購買、不與真實身分相關聯,超便宜,用兩三天或一週即棄。再準備一張1美元現鈔,提供一個假名代號。

林石鳳的任務是在各地收集毒品銷售現金,平均每次出行收集50萬美元。她在購物中心停車場等處與陌生人接頭,手裡拿著燃機電話和一張1美元鈔票。

墨西哥毒梟「Amigo」(朋友,三人用此稱呼指墨西哥人)會將她的1美元序列號通知他們在紐約的人,打電話給林的燃機電話,呼叫她的假名代號,確認交接細節。在接頭地點,雙方一手交錢一手交1美元。

1美元序列號是接頭暗號(只維持24小時有效),也是證實交接完成的「收據」,和區分一天中多個訂單的「合同號」。若交接出事,這1美元甚至是「現金快遞員」向毒梟交差或劃分責任的命根子。

收到錢後,林石鳳扣除自己那份「跑腿費」,剩下的交給唐人街的對接商家,在智能手機上打開「XE貨幣」應用程序,獲得當日的貨幣匯率。

在唐人街商家數錢的間隙,林石鳳向甘憲兵確認匯率OK。唐人街商人隨後將等值的人民幣從自己在中國的銀行帳戶轉入甘憲兵設在中國的銀行帳戶,並把存款單截圖,用微信發給林石鳳。林石鳳的角色就結束了。

然後,甘憲兵將這筆錢以生意往來、商業交易的形式打入設在墨西哥的帳戶,也是類似操作,你不會看到人民幣離開中國進入墨西哥的紙面痕跡。甘憲兵再把比索回給墨西哥毒梟,完成洗錢過程。

03:地下錢莊的運作奧祕

這種「對敲操作」(英文稱為mirror swap)的洗錢方式,不必將巨額現金跨境轉移,沒有書面記錄,完全不需要通過美國金融系統,但要通過中國的銀行系統。

在美國,超過一萬美元的大額現鈔存入、海外大筆資金匯入都會觸發反洗錢警報,需要申報來源。而中國境內所有金融機構個人對個人的資金劃轉沒有限制,在任何一個國家都難以找出如此迅速的支付清算系統。(去年7月開始,中共央行才進行大額現金公轉私、私轉私管理試點,在河北省、浙江省、深圳市分別進行。但還沒有全國推廣。)

只是操作上,通道公司在境內境外都要有一個資金池,兩個池按照匯率算好了錢數,這邊收你美金,那邊還你人民幣,一進一出才能兩清。

但墨西哥客戶每週對資金池的「胃口」實在大,一筆大的生意要好幾家一起湊錢才能拿下來,通道公司要有足夠的資金儲備,資金的進出才能兩地平衡。小打小鬧的,大約只要三小時就能洗完錢,大的要通過10天半個月騰挪,才將此事處理妥當。所以三人時常用「兩清、平衡、註銷帳戶」等術語溝通,如同行業黑話。

林石鳳的第二個任務是,尋找更多的通道公司,並不限零售商,只要有大量現金需求的公司都可。之所以找這些商家,是認准他們有實業不會跑路。說是地下錢莊,實際並不是專業做匯兌生意的,都是做其它合法生意的商人。墨西哥客戶於是輕鬆地將美國現金轉移到中國,然後再從中國轉回墨西哥。

2020年2月20日,檢察官Franzblau在庭審中問林石鳳:難道你就完全沒起疑嗎?林石鳳回答說,兩人一番解釋:用燃機電話是因為「商務不要與個人電話混在一起」,到繁忙的公共場所收錢是為了「防止被打劫」,「為安全起見你不會告訴別人真名」,用這些語言包裝,打消了她的疑慮。

至於1美元鈔票、與Amigo接頭,錢繞中國一圈回到美洲,她都不去想了,只想著賺點小錢,從每筆交易金額中提成。

幾個月後,她才發現自己已經進入一個大漩渦了。

04:「這些錢很臭,有股大麻味」

隨著地下生意「日進斗金」,林石鳳在唐人街招募下線,孔隋月等幾名「現金快遞員」加入,每週為「地下錢莊」運錢,她主要管監督和信息傳遞。接單後,他們從每筆交易金額中提成5%~6%的佣金。一次收集100萬美元,就能賺5萬~6萬美元利潤。

孔隋月來自中國東南地區的農村貧困家庭,2004年移民美國並拿到綠卡,嫁給了一名做零雜工的丈夫。林石鳳稱呼她「月嫂」,兩人是老相識。

2016年的初夏,孔隋月問林石鳳:這些錢聞起來像大麻,怎麼這麼臭?一捆捆用食物保鮮薄膜(saran wrap)包裹,有很多零散的鈔票,還有小紙條。此外,和她接頭的人總是緊張兮兮,從她肩膀上面看過去,看有沒尾巴盯梢。

執法人員2019年5月在對從墨西哥延伸到美國的一個販毒集團進行調查時,發現了成捆的毒品和毒資,用保鮮薄膜包裹。
執法人員2019年5月在對從墨西哥延伸到美國的一個販毒集團進行調查時,發現了成捆的毒品和毒資,用保鮮薄膜包裹。(美國司法部)

2016年5月,在瓜達拉哈拉一家酒店的酒吧內,林石鳳向潘海平和甘憲兵提出疑問。潘海平笑她說:拿那些錢的Amigo可都是毒販,一般人一看就知這錢來路不正,我以為你都知道。潘接著安慰她:「你也沒和毒販直接打交道,沒有販毒,不會有大問題。」甘憲兵則悶聲不語。

林石鳳已經清楚,這看起來風平浪靜的換匯,就是洗錢,而她已經踏入這個圈子了。但她沒有就此打住,只想賺快錢,「這是一筆不錯的收入」,她在庭審中說。

之後在甘家,林石鳳抱怨潘海平的客戶越來越糟:「錢越來越多,紙條也越來越多,他派來接頭的人也過於明顯,更可疑。」甘憲兵說他會跟潘海平談談,找「好一點的人」來對接,以免被執法人員盯上。

到夏天快結束時,林石鳳卻和潘海平談起了戀愛,經常飛往瓜達拉哈拉和他約會。

圖為去年5月,紐約緝毒署抓獲一起毒品洗錢案的現場照。這些錢用袋子裝著,有5元一綑、20元一綑,紙條上標記了毒品分銷人的名字代號。
去年5月,紐約緝毒署抓獲一起毒品洗錢案的現場照。這些錢用袋子裝著,有5元一捆、20元一捆,紙條上標記了毒品分銷人的名字代號。(紐約南區聯邦檢察官起訴書)

05:被捕後與政府合作 成為破案關鍵

有一天,潘海平說他還有很多客戶在芝加哥,希望在那裡找中國人公司換匯,建立洗錢渠道。林石鳳問孔隋月,月嫂說她在芝加哥有人脈網。

和紐約同樣的操作,一個新的洗錢網絡準備就緒。林石鳳和孔隋月一起到芝加哥取毒資。

2017年1月底,兩人再次到芝加哥收取現金時,林石鳳被捕了,孔隋月待在酒店房間內躲過。不過,由於林石鳳被捕時手上拿著1美元,毒資還未到手,警方20分鐘後就放了她出來,只把Amigo帶走。

林石鳳立即聯繫潘海平,第二天即飛往瓜達拉哈拉,對潘大吼大叫。三人會面核查哪裡出了問題,認為她不再適合露臉取錢了,只做幕後信息溝通,仍然得報酬。三人商定:林石鳳和孔隋月可以按0.5%和2%~2.5%的比例抽成,潘海平和甘憲兵另外抽成3%。

林石鳳一聽「感覺很划算」,因此被捕後只歇了一會,就又捲入其中。她不知道,執法機關已暗中布線,跟蹤她了。

2018年5月3日,紐約肯尼迪機場。林石鳳在入境檢查處將護照交給海關官員,三名國土安全局的特工走向她說:「我們想和你談談。」

林石鳳以洗錢罪名被捕後同意充當美國政府的合作證人,協助執法機關調查洗錢活動,佩戴錄音設備收集證據,成為破案的關鍵。

06:走私大宗現金易被截獲

墨西哥是幾個販毒組織(DTO)的所在地:Sinaloa卡特爾、La Familia卡特爾、Knights Templar卡特爾、Juarez卡特爾等。

卡特爾(Cartel)指行業壟斷聯合體。把這個概念應用到販毒領域,就是製毒團伙、販毒團伙和美國地頭蛇的黑幫組成聯合共同體,目的是一起抵抗政府打擊。

綽號為「矮子」(El Chapo)的墨西哥大毒梟古茲曼據信也是這個華人洗錢團夥的客戶。圖為古茲曼第二次在墨西哥越獄後在2016年1月被抓獲照片。2017年他被引渡到美國,2019年2月在紐約東區聯邦法庭被判販毒罪成立。
綽號為「矮子」(El Chapo)的墨西哥大毒梟古茲曼據信也是這個華人洗錢團伙的客戶。圖為古茲曼第二次在墨西哥越獄後在2016年1月被抓獲的照片。2017年他被引渡到美國,2019年2月在紐約東區聯邦法庭被判販毒罪成立。(ALFREDO ESTRELLA/AFP via Getty Images)

國土安全調查局特工丹尼維茨(Jill Dennewitz)在庭審中解釋了卡特爾如何運送現金,中國人如何顛覆了毒品現金的洗錢方式,並取代了墨西哥和哥倫比亞的洗錢者。

她說,通常這些組織購買在南美洲加工的毒品,然後將其走私到美國銷售。然而,更困難的是將銷售利潤返還給墨西哥的卡特爾。這些現金很重,藏在汽車和摩托車的隱藏隔間帶回墨西哥時,容易被邊境執法人員檢測截獲。鈔票上散發出的黴味或大麻氣味過於刺鼻,以至於毒販要用清潔劑或油來掩蓋氣味。

國土安全調查局特工說,販毒收益的鈔票上散發出的黴味或大麻氣味過於刺鼻,以至於毒販要用清潔劑或油來掩蓋氣味。圖為洗錢示意圖。
販毒收益的鈔票上散發出的黴味或大麻氣味過於刺鼻,以至於毒販要用清潔劑或油來掩蓋氣味。圖為洗錢示意圖。(Shutterstock)

把這些「髒錢」分散存入銀行也存在風險,因為國稅局(IRS)要求銀行報告任何超過1萬美元的存款。當卡特爾要存100萬美元時,就要動員上百人的帳號。而文件記錄一旦被執法部門識別,銀行帳戶就會被凍結。

為了避開金融機構,毒販從事以貿易為基礎的洗錢活動。在這個流程中,「現金快遞員」從毒販經銷商取到錢後,會到一個服裝區,例如一家牛仔褲店扔下裝有1萬或10萬美元現金的袋子,購買X數量的牛仔褲。再去襯衫店、帽子店購買不同類型的服裝,然後裝箱運往墨西哥。那裡有很多衣服轉售商店,從服裝銷售中賺取的錢最終返還給卡特爾。

也有洗錢者用毒資交換黃金或鑽石等高價物,或從洗錢者擁有的公司中購買其它高估物品,然後在墨西哥轉售。這些看起來像是混合在一起的合法業務,很難追查。但是基於貿易的洗錢有個缺點:洗錢的人必須有客戶、精於貿易,且速度很慢,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回錢給卡特爾。

07:中國人顛覆了毒品現金的洗錢方式

而中國人的洗錢服務避開了這些障礙。中國人的參與,令美國通過跟蹤資金來鎖定拉丁美洲毒梟的努力變得更困難,因為涉及到遠在中國的資金流動和網絡,一切都更複雜了。

丹尼維茨說,從2015年開始,特工們開始在唐人街監視到毒販將錢面交給中國換匯人,看到這種夥伴關係的發展,知道中國人開始負責墨西哥毒梟的「洗錢」業務。在此之前,這些非法贓款長期是由墨西哥人或哥倫比亞人來處理「漂白」。

墨西哥毒梟為何不自己處理毒資?丹尼維茨說,這個行業按專業劃分,毒販的專長是分銷毒品,洗錢者的專長是轉移資金,此外卡特爾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暴力組織,會極力隱藏毒品來源。

而中國人的地下錢莊或民間匯兌、民間借貸歷史悠久,是幾代人經營下來的「成熟體系」,不僅可以洗錢,而且洗得非常便宜,可以快速、悄無聲息地跨境轉移巨額資金,憑此「競爭優勢」拿下了洗錢市場。洗錢者仍獲得可觀的利潤,根據祕密錄下的對話,潘海平2017年8月對林石鳳說:「他(甘憲兵)已經賺了100萬美元,真的。」

執法人員2019年5月在對從墨西哥延伸到美國的一個販毒集團進行調查時,發現了成捆的毒品和毒資。
執法人員2019年5月在對從墨西哥延伸到美國的一個販毒集團進行調查時,發現了成捆的毒品和毒資。(美國司法部)

08:執法部門加強打擊地下錢莊

一些美國的華人商家長期從事這種不入帳的兌換交易,在避免銀行手續費和美國政府反洗錢審查的同時,也為自己賺取了傭金,中國人規避中國外匯管制、祕密將財富轉移出國的需求,又推動了此類服務。法庭上的討論顯示,如果一家公司進行未經授權的轉帳業務,這種交易在美國是非法的,無論資金是否來自非法收益。

拉美販毒集團擁有大量的美元和歐元,需要洗白,而中國人也有現金需求,雙方一拍即合。美國緝毒局高級探員兼反洗錢專家伊姆(Donald Im)對路透社表示,一些駐紮在墨西哥、哥倫比亞和秘魯等毒品生產國的中國僑民,是這些不同人群之間的橋梁。

拉美販毒集團擁有大量的美元和歐元,在滿足中國人對現金需求方面具有獨特地位,一些駐扎在毒品生產國、販毒主要市場的中國僑民,成為連接太平洋兩岸的關鍵。圖為2007年墨西哥當局搜尋中國公民葉真理的住所,發現在一個房間裡堆了至少2.05億美元。葉真理因在墨西哥製毒及參與販毒,在美國馬里蘭州被捕。
拉美販毒集團擁有大量的美元和歐元,在滿足中國人對現金需求方面具有獨特地位,一些駐紮在毒品生產國、販毒主要市場的中國僑民,成為連接太平洋兩岸的關鍵。圖為2007年墨西哥當局搜尋中國公民葉真理的住所,發現在一個房間裡堆了至少2.05億美元。葉真理因在墨西哥製毒及參與販毒,在美國馬里蘭州被捕。(美國司法部)

美國國務院今年3月2日發布的「2020全球毒品管制年度報告」中將中國列為主要的洗錢國家,美國財政部也將中國專業洗錢網絡列入其在美國金融體系內的「關鍵威脅」和漏洞名單。

唐人街這些中國商人的名字在審判中沒有被披露,但美國執法部門顯然已經加強了對華人地下錢莊的行動。美國司法部網站6月3日公布,拉斯維加斯的41歲華人張磊(Zhang Lei,音譯)涉嫌經營地下錢莊非法在中美之間轉錢,在加州南區聯邦法庭被判入獄15個月,沒收15萬美元,成為美國首例「經營未經許可的匯款業務」被判的案例。

09:此案六人中 墨西哥當地嫌犯已死獄中

甘憲兵於2018年11月在從香港前往墨西哥的途中,在洛杉磯國際機場被國土安全調查人員逮捕。伊利諾伊州北部聯邦檢察官2020年9月24日對甘憲兵案的量刑備忘錄中認為,甘憲兵是第一位在美國受審的華人洗錢高級經紀人。

檢察官Sean Franzblau和Richard Rothblatt主張重判甘憲兵入獄20年,以警示其他洗錢經紀。針對甘憲兵的喊冤辯解,檢察官在量刑備忘錄中寫道:「他從未親自分發毒品並不重要——毒品分銷和洗錢是同一個硬幣的兩面。」

檢察官繼續說,這些中國企業以前不為人知,但近來「已經主宰了國際洗錢市場。甘憲兵案只是該現象的一部分。像甘憲兵一樣,許多經紀人也從事合法業務,並利用該業務掩護洗錢活動。」

林石鳳在2019年11月承認洗錢指控,承認在2016年至2017年期間,每週為甘憲兵和潘海平取錢,兩年間洗錢約4,800萬美元毒品現金。她目前在等待判刑。

潘海平2020年在墨西哥因洗錢指控被捕,目前正等待引渡到美國。另一名被指控的共謀者龍煥欣(Long Huanxin,音譯)已從加拿大被引渡到芝加哥,將面臨洗錢指控。此案還涉及一名身在墨西哥的嫌疑人。墨西哥當局稱,該嫌疑人已在當地一所監獄中死亡。

孔隋月在法庭上認罪,但聲稱並不知曉她在幫毒品組織洗錢。檢方則表示,孔隋月在短短13個月內參與洗錢的金額高達2,400萬美元,相當於以目前的市價出售750公斤可卡因和480公斤海洛因。「處於她的位置,任何有常識的人都應該知道,這很可能是毒品贓款。但她把頭埋在沙子裡,繼續移動大量犯罪贓款,只顧賺錢。」

孔隋月在去年底接受了心臟手術,並檢測出新冠病毒(COVID-19)。在與檢察官的協議中,她同意美國政府沒收從她手中查獲的110萬美元毒資,連同她賺的15萬美元一起上交給政府。她認罪後當合作證人,今年6月被判入獄40個月。

多年來,中國在販毒領域的角色一直在增長,主導著全球洗錢業務和芬太尼等化學毒品生產——這兩者是墨西哥等卡特爾的業務關鍵。現在,洗錢犯罪的新手段是利用虛擬貨幣跨境兌換,中國仍是焦點。

路透社8月3日援引區塊鏈數據平台Chainalysis發布的一份報告指,中國成為數字貨幣相關犯罪的重要參與者,Chainalysis將中國描述為全球芬太尼貿易中心,許多中國的芬太尼生產商使用加密貨幣進行交易。

責任編輯:楊亦慧 #

相關新聞
吳明德:中共通過發債券捲走香港庫房資金
通俄門源頭調查新進展:大陪審團起訴一律師
司機荒 中秋前租車一車難求
紐約「音樂節」群體染疫  衛生局籲立即檢測 無論是否接種疫苗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恆大萬億債務危機 或引爆金融海嘯
【時事縱橫】四川瀘州6級地震 人禍還是天災?
【新聞看點】澳洲造核艇日本劃紅線 習再喊備戰
【有冇搞錯】恆大啟示 誰「共同」了誰的富裕?
【微視頻】中國煤價新高 電費要大漲 冬天難熬
【秦鵬直播】多國合圍成功 中共樹敵策略失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