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馬雲花錢買平安 胡錫進怒懟黨媒?

人氣 4653

【大紀元2021年09月03日訊】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9月2日晚上6:30,北京時間9月3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阿里投1,000億助力「共同富裕」,馬雲能否買平安;胡錫進懟上新華社和《人民日報》:宣揚中國正在發生「深刻的革命」,這是誤判和誤導。

Sydney:9月2日,阿里巴巴集團宣布投資1,000億元人民幣,助力「共同富裕」。大手筆直追之前投入一千億的騰訊,紛紛追捧習近平新政,問題是,馬雲能夠買得平安嗎?

秦鵬:日前,中共核心黨媒新華社和《人民日報》、央視等齊齊轉發了一篇文章,被外界視為新文革來臨的重大信號。然而,9月2日,《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發文稱,宣揚中國正在發生「深刻的革命」,是誤判和誤導。這背後發生了什麼故事呢?

阿里豪擲1000億助力共同富裕 馬雲平安?

Sydney:9月2日,大陸媒體報導,阿里已啟動「阿里巴巴助力共同富裕十大行動」,將在2025年前累計投入1,000億元,助力共同富裕。為促進十大行動落地,阿里還將成立一個專門的常設機構。

十大行動將圍繞五大方向展開,分別是科技創新、經濟發展、高質量就業、弱勢群體關愛和共同富裕發展基金等等。

這是繼此前8月18日,騰訊深夜突然重磅宣布,在500億之上,再投500億元資金助力共同富裕之後。

當時媒體報導,「這意味著四個月內,騰訊已連續規劃投入1,000億元資金,充分發揮企業在『三次分配』中的主觀能動性,在增進社會福祉、助力共同富裕方面進行持續探索。」

其實,這個三次分配概念,我們在節目中還沒有詳細介紹過,可能有些觀眾朋友不知道,秦鵬,可以簡單跟我們講講什麼叫三次分配嗎?

秦鵬:一次分配,簡單講,就是個人通過工資獲得收入,或者企業經營所得,或者投資所得。

二次分配,是政府通過稅收來進行調節,比如徵收消費稅、關稅、經營所得稅等等,然後拿這些錢給各級政府,或者民眾福利。

三次分配,最早是厲以寧提出的,是指高收入者以募集、捐贈和資助等慈善公益方式,對社會資源和社會財富進行分配。這應該是一種自願行為。

Sydney:嗯,但現在中共為了搶錢,硬是用政府力量強硬實施這個所謂「第三次分配」,所以我們看到,在騰訊之後,阿里也宣布要投入1,000億元了。秦鵬,你認為企業家們真的就這麼積極地想投入「公益」嗎?

騰訊和阿里被迫自保

秦鵬:我相信大家都知道,這是騰訊和阿里,在被中共打壓的情況下,被迫自保的行為,有點像人質李嘉誠的兒子被綁匪綁票之後,「自願捐獻」10個億給綁匪張子強。中共就是那個綁匪。當然,他們不敢不自願。

這一次,阿里還特別強調會成立一個專門的常設機構,這一點很重要,預計阿里會邀請官員參加,同時也會積極地與中央和各地官員合作。也會用來遊說和做政府關係。

阿里之所以成立這個機構,而且專門強調這一點,是想表明這不是一個普通的企業自說自話的基金,這和之前中共體制內很多人擔心(其實是嫌棄/挑剔)說你們自己成立基金自己玩。現在這個是請黨放心。說明他們是真的被嚇著了。

Sydney:推特上一個網友的發文很值得探討,寫道:「綁匪綁票富商勒索贖金,富商越是輕易交出贖金越難贖身,因為綁匪會認為還能繼續榨出更多的贖金,如果富商不給贖金,則可能立即被殺或者被卸胳膊卸腿。這就是被綁架富商的兩難困局,亦被稱為馬雲困局。」

馬雲當時說「政治穩定、社會安全、經濟保持增長」,現在聽起來顯得刺耳。

秦鵬:此一時彼一時。我相信馬雲如果自己看到這個視頻的話,一定會偷偷地狠狠抽自己兩個耳光,後悔沒有早逃跑,或者變得低調一些。當然了,養肥的羊,就是要被中共吃的,其實馬雲即使低調,恐怕也難逃這一天,只是早一點或者遲一點而已。之前的胡潤財富榜被稱為殺豬榜就是這個原因,所以胡潤搞這個排行榜的一個重要收入來源,就是被排上榜的人花大價錢請他們把自己撤下來。

其實,很多中國人包括企業家,馬雲、馬化騰和孫大午都包括在內,都誤以為中共改良了,不可能再搞文革,不可能再無法無天了,但是,中共其實一直沒有變過,因為中共當年改革開放的真實原因,也不是要讓民眾富起來、自由、民主,而是要挽救被中共折騰的幾乎崩潰的政治經濟社會。所以,就像農夫和蛇的故事一樣,當中共這條毒蛇被民眾用血汗救了之後,現在就要咬人了。

Sydney:之前馬雲曾經談阿里與政府關係,說「只和政府談戀愛但不結婚」,今昔對比,現在這句話看來已經不適用了,這次你覺得馬雲能平安落地嗎?

中共統治下,誰有自由?

秦鵬:中共統治下,誰人有自由?!只是很多人糊塗,總以為自己是趙家人。

哈佛大學陶瑞教授講的一個故事:「幾年前國內某交易所邀請我給企業家們一個演講。我很含蓄地提醒大家一定要有危機意識,當時所有人都不以為然,包括很多大咖,無一例外不覺得自己是King of the world。還說,陶老師你在國外久了,不了解國內的前景有多好。剛剛我又收到邀請線上演講。我只准備勸大家,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

Sydney:我看台灣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在臉書發文,講《新一輪的經濟競賽》,他說,「曾是世界第6大市值的阿里巴巴不斷縮水」,現在市值剩下4,433億元,排在第15,如果從企業市值消長來看,這一輪的經濟改革,對中國帶來的衝擊不可小覷。

也講到了,美國那些領航企業的大老闆,每天都在想企業創新的新鮮事,像亞馬遜的貝佐斯(Jeff Bezos),或特斯拉的馬斯克(Elon Musk)都在進行太空探險,而中國兩個最聰明的人(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騰訊董事會主席馬化騰),卻有如被褫奪公權一般,現在什麼事也不能做。

其實,現在很多人再次想起、稱讚李嘉誠及時逃跑,不僅是逃離大陸,也逃離了香港,大部分資產轉移到了英國。現在可能很多中國民營企業家也會想辦法跑路,但控制這麼嚴格下,他們能夠逃脫嗎?

秦鵬:確實很難了,但是現在畢竟不會直接封鎖國門,企業家們畢竟有各種資源,想把錢或者個人想走,還是可以想辦法的。實在不行,還可以躺平嘛。

Sydney:這就讓我想到這兩天在網上很紅的,中國一個剛剛開學的小學生,接受記者採訪的視頻,這位小學生大概是躺平運動的最佳代言人。我們來看一下。

她最後說了一句「沒有希望」,有網友說,與當下社會狀態相應,簡直太應景。

秦鵬:非常可愛的孩子,至少蠻真實的,沒有被污染,還不會在接受採訪的時候,唱一些不符合這個年齡的高調。

胡錫進懟上各大央媒 談「自我革命」為了什麼?

Sydney:不過,從9月1日開始,習近平思想就進入學校了,這些單純的孩子們就要被迫接受中共的洗腦了。

秦鵬:小孩子們還是可以躺平的,左耳朵進右耳朵出。但是大人們就不行了,特別是那些企業家們,假如不想參加中共發起的這一波共同富裕運動、先富帶後富的,恐怕也要被迫參加了。

在中國,大家都知道,這個共同富裕和三次分配,不是一個口號和大家可做可不做的慈善活動,而是一場新的、從上而下的政治運動,不參加是不行的。原中共中央黨校的教授蔡霞就說:「『打土豪分田地』現在可有新用法了:『打土豪占田地』,以『先富帶後富』為名的直接搶奪歸中共國『黨庫國庫』。」

文革2.0的號角吹響

Sydney:是。特別是這幾天被熱傳和熱烈討論的那篇文章《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正在進行!》發表之後,幾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場政治革命或者政治運動來了,很多人都說這是中共吹響了新文革或者叫文革2.0的號角。

不知道,如馬雲的企業家們,甚至中產階級,是不是也親身感受到了這種寒意?

秦鵬:是,這篇文章,不僅引起了網絡的狂轉和熱議,而且實際上引發了企業家們的恐慌。現在沒有人知道,接下去,會發生什麼,也許是某一個行業又開始出台一個新政策,讓之前的很多努力付之一炬、付之東流,也許是某一天某個政府的部門上門來,要你先富帶後富,或者幫助做點什麼。天下之大,很難再有老闆們的一張平靜的辦公桌了。

Sydney:不過,我們看到,9月2日晚上,《環球時報》的總編胡錫進似乎出來闢謠來了,他在微博上寫了一篇長文,稱「宣揚中國正在發生『深刻的革命』,這是誤判和誤導」。

他說,自己「認為該文對形勢做了不准確的描述,使用了一些誇張的語言,背離了國家的大政方針,造成了誤導」。

秦鵬:嗯,我看到,胡錫進還說,「那篇文章是對近期國家出台一系列市場監管措施的誤讀和曲解。這些監管的目的是規範市場,糾正、防止資本野蠻生長以及由此帶來的各種副作用,在加快經濟社會發展的同時推進共同富裕,強化公平正義建設,所有這一切都是社會治理進一步和上台階的完善,而不是什麼『革命』。」

Sydney:其實,這篇文章之所以受到矚目,是因為被各黨媒轉發。但也有評論人士說,那篇文章的作者,既不是中共官方媒體的在職筆桿子,也不是在職的高級官員,所以,只是揣摩上意。既然是揣摩上意,當然就可能有準確的地方也有不準確的地方。

李光滿是毛左文人

因此我們來看看這個作者李光滿是什麼背景?他這篇文章,到底是一介文人的妄自揣測上意,還是一篇中共官方借題發揮的導向文章?

秦鵬:那個評論人士在這件事情上,對中共的解讀,我認為是有偏差的。

我們先說,作者李光滿這個人,他是一個毛左文人,7歲上小學時,正好文革爆發。曾經做過《華中電力報》總編,這是一份電力系統的報紙,介於國家電網和省電網之間,這個報紙從1995年10月1日起試刊,到2012年停刊。他後來退休後做了公眾號,這個文章就是公眾號的一篇評論文章。

單純看背景確實不是什麼特殊的,但是要了解到,中共的體制要發動輿論攻勢的時候,有時候中共中央會做一個表率,比如毛澤東親自貼出自己的第一張大字報,發動文革,也可能是找一些民間的文人來推動黨要做的事情,比如習近平找周小平等人帶動民間反美仇美、鼓動民族主義。

這篇文章,被各大中共央媒集中統一刊發,包括新華網、《人民日報》、《環球時報》、央視,顯然是中宣部和網信辦的統一安排才能發布的。所以,這是一種導向。

從內容和方向來看,畢竟是有一定猜測性,當然在具體可能會有一定差別,但是大方向一定對的。這也是因為這種文人,經歷過文革,又長期浸泡在中共體制內,對中共的政治動向有很深的理解,所以能夠準確把握到黨的脈搏,也因此引發了中宣系統和黨媒的共鳴,紛紛轉載。

誰才代表黨呢?

Sydney:既然是一篇由中宣部指示的導向文章,胡錫進公開來懟新華社和《人民日報》這種上級單位,部級單位,這是和黨唱反調嗎?也有人問,到底那篇文章和胡錫進,誰才代表黨呢?

秦鵬:我認為,可能是這篇文章把企業家們和國際社會嚇著了,所以中共希望稍微降調,做得溫和一些。於是讓胡編出來叼盤了。

但是,我們知道,新華社和《人民日報》並沒有出來刪帖或者其它重磅人物出來闢謠。所以,胡編的說話是不算數的。

至於誰代表黨,要我說,他們都代表黨的一個側面,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一個是負責按下毒氣室的按鈕的人,一個是對外宣傳說勞動光榮,你們是來改造的。

Sydney:胡錫進的文章裡面,說「中國經常講自我革命,但它的含義是自我鞭策,不斷創造新的輝煌,而不是上述文章所說的充滿摧毀的運動式革命。」這兩個什麼區別?

秦鵬:他意思是,中共現在是自我革命,不是文革那樣的摧毀式的革命,顯然也知道文革臭名昭著所以想改變形象,但是這是站在全聚德烤鴨店老闆的角度談的自我革命,鼓吹我們改造了烤鴨的製作工藝,但是,問題是,中國的這些民營企業家就是砧板上的肉,是被烤的鴨子,憑什麼要配合你革命?因為,黨的「自我革命」就是革了企業家們自己的命了啊!

Sydney:但現在可能導致企業變相躺平,再導致中國企業競爭力喪失。

包括剛剛提到的,台灣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的文章也說,新一輪經濟競賽,美中企業實力會拉大差距。相較美股全力撐起股市的多頭走勢,美國龍頭企業市值不斷奔馳,「中國則賣力往下打,好像股市的空頭,港股頻下挫,深滬股市也漸漸無力」,謝金河指出,「現在連看空市場言論也不可以,中國『厲害了!我的國!』的志氣,也漸消失。」

中共歷次政治運動 黨魁地位危機時

難道中共高層不擔心嗎?如果擔心,為什麼還要強行推動?

秦鵬:中共高層知道會帶來企業家們的躺平和競爭力喪失,所以才有各種安撫動作。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中共當前的危機,是來自國內外的壓力,特別是國際上圍剿,國內貧富差距加大、民心不穩,威脅到了中共的政權穩定性,所以中共首先要解決的是黨的執政問題,所以,還是要對民營企業和企業家們動刀子,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搶更多錢,填充空虛的國庫和地方金庫,也只有這樣才能平復民眾的不滿,保共產黨執政的一時安寧。

實際上,中共歷次政治運動的時候,都是內外局勢威脅到了中共整體或者黨魁地位的時候,這個時候,它們根本不在乎對國家和民眾造成什麼傷害,大躍進餓死幾千萬人如此,文革摧毀傳統文化、幾乎讓整個國家崩潰、整死數百萬人整了上億人也是如此。在黨眼裡,一切如螻蟻,甚至中共最高領導人都可能成為鬥爭對象,何況企業家和部分權貴家族呢?!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秦鵬直播】美溯源報告出爐 習疫情前不知情?
【秦鵬直播】美遣返3中國留學生 中共黨媒發奇文
【秦鵬直播】被中共禁令惹怒 少年諷江山坐太久
【秦鵬直播】50萬算高收入「共同富裕」砍向誰?
最熱視頻
【微視頻】西方投行給中共開結束疫情期限?
【時事軍事】中共攻台「窗口期」是否存在
【馬克時空】台升級M60A3引擎 加強反登陸戰力
【十字路口】習連任5大硬傷 20大後權鬥更劇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