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根:陽性有症狀奇多 疫苗ADE惡果被掩蓋

人氣 3235

【大紀元2022年12月31日訊】2022年12月1日—20日,中國新冠疫情大爆發,染疫增加2.48億人。問一下大陸的親朋好友、同事同學,就會發現今年常見的「無症狀感染者在90%以上」的情況看不到了,此前方艙裡的比例「無症狀50%以上」也見不著了,取而代之的是90%以上的各種有症狀感染。

無症狀感染者奇少,有症狀感染比例奇多——專家們馬上發明了「無症狀和輕症占90%」來掩蓋——掩蓋什麼?掩蓋新冠疫苗的惡果:促進感染、促進症狀、促進重症、促進死亡!

(一)反常追因 專家矇混

表1:新冠病毒無症狀感染者的比例

上表武漢、美國的比例,出自血清學大樣本數據;上海的比例則是今年上海疫情爆發時上海衛健委的發布;紅色數字,是對當今大陸多個組群抽樣匯總的結果。

這次中國大陸的疫情,海嘯一樣襲來,同時官方停止提供核酸檢測,無法準確知道誰是無症狀感染者。其實可以把「陰性」計作「無症狀感染者」,因為陽性的都是有各種感染症狀的,這麼強大的傳染下,防護「最強」的醫護人員都被大面積感染,有誰倖免是不太可能的,所以「陰性」大概率是「無症狀感染」。這樣算來,筆者通過多個組群估算,無症狀感染者<10%,有症狀感染>90%,和常規比例顛倒過來了。

如果多統計一些北京、上海、武漢等大城市,可能有症狀感染者比例更高,因為那裡可是很難找到「陰性」人了,絕大部分都不同症狀地陽過了,或者在陽中。

顯然,當今中國的疫情,成了世界上最重的。國家衛健委內部資料顯示,2022年12月20日一天,感染增加直逼3,700萬人,刷爆了400萬人感染/日的前世界紀錄。醫院爆滿,重症暴增,疫死暴增,屍體堆出病房,日火化數量增10倍,而且要排到下個月……沒有像專家吹的那樣越晚放開危害越輕,而是過於沉重!

事出反常必有「妖」,專家們不是揭示原因,而是集體統一口徑,用「無症狀和輕症占90%」來掩蓋當今疫情的慘烈——不做檢測,專家怎麼知道誰是「無症狀」?拍腦袋、想當然,造假都要「高度保持一致」:本該「90%的無症狀」看不到了,集體用「輕症占90%」的「專家智慧」去掩蓋。

專家們要集體掩蓋什麼?專家們已經認定病毒還是相同的奧密克戎(即便有小比例的德爾塔、甚至原始毒株滲入,也產生不了>90%的有症狀感染率),不同只有兩點:和美國的不同在於疫苗,和上海的不同在於時間。這兩點合一,答案即出——中國的新冠滅活疫苗,隨著時間的推移,危害越來越大,ADE反噬愈演愈烈。

(二)ADE 疫苗的剋星

圖2:新冠病毒的ADE效應示意圖。(明慧網,2020年7月)

ADE是Antibody Dependent Enhancement(抗體依賴增強)的縮寫,其原理見上圖。簡單地說,ADE就是抗體會被病毒俘獲,「變節」成為「內鬼」「帶路黨」,使病毒暢行無阻,毒性大增。ADE會使新冠疫苗失去所有的正面作用,成為病毒的幫凶,變為純毒素。

(三)不懂ADE 慘烈才開局

為什麼歐美國家堅決不搞簡單、成熟的滅活疫苗,非要冒失敗的風險,搞mRNA疫苗呢?

在中國宣布滅活疫苗「成功」後,全世界十幾億人、幾十億人次施打後,歐美為什麼仍然不承認中國疫苗呢?

質量差、數據造假,在巴西、智利等國施打後保護率太低,只是一方面。更深層的原因,是滅活疫苗在理論層面的設計有缺陷,完全不懂ADE。

新冠病毒會不會有ADE?疫苗研發之初,在理論上很可能會有。因為2003年中國爆發非典薩斯病毒(SARS-CoV),就因為ADE使疫苗破功,不得不放棄。這次的新冠病毒(SARS-CoV-2),ADE很難避免,與其搞滅活疫苗重蹈覆轍,不如冒險做mRNA疫苗賭一把。

表2:中西方新冠疫苗不同技術設計與ADE風險考量

從上表可見,中國專家群體,完全不懂「現代免疫學」,落伍歐美50年,用「無知者無畏」的氣概,用一個最簡單、最冒險、最自以為是的技術路線,號稱「傳統技術」,搞出來的幾款新冠滅活疫苗,要拿中國和世界十幾億人的生命和健康去狂賭——賭大國疫苗、大國外交、大國救世……

現今科學認為ADE的本質原因是「抗體無能」,這個視角狹小了。我們早就撰文說過,ADE的本質,是病毒的耐藥性(疫苗也是藥),是病毒的生存本領,會隨著時間越演練越強。正因如此,新冠病毒的ADE效應,開始不明顯,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強悍。

因為ADE的存在,所以這場賭局必敗,只是慘烈的代價,才剛剛開始!

因為滅活疫苗,這個新冠病毒的「內鬼」,已經注入了十幾億人的體內,打疫苗後再被新冠感染,或多或少都會產生抗體,作為病毒的「內應」。免疫力越強、抗體越多,「內鬼」越多、症狀越重——這和當今中國疫情表現一致,打過疫苗的普遍出現症狀,疫情海嘯下,重症死亡的,已經不限於老年人,各個年齡段都有,不乏中青年!本來不走肺的奧密克戎病毒,導致了各年齡段的肺炎、重症、白肺、速死!

很多人驚呼,這還是奧密克戎嗎?!是,只不過是中國滅活疫苗的ADE效應所賜!

(四)歐美疫苗也被ADE打敗 一直在掩蓋 中國是蓋不住了

很多人大罵中國疫苗太坑太害人,在大聲疾呼引進歐美mRNA疫苗救命,歐美疫苗廠家也想藉此打開中國市場。mRNA疫苗真如媒體所說的,成了疫情的救世主,成了歐美的開放決定性因素了嗎?——那些宣傳同樣是謊言。

歐美的mRNA疫苗,儘管算盡了所有的機關以減小ADE,但是還是沒有躲過去。起初疫苗專家們用「尚未觀察到ADE」「還沒發現明顯的ADE」「體內ADE比例可能不大」……這類外交辭令去搪塞,到後來全面掩蓋,再後來只能全面迴避,閉口不提了。

圖3:「越打疫苗越易感染」,不是美國的新發現,是疫苗的系統造假蓋不住了,越來越難以為繼了。(作者提供)
圖4:「越打疫苗死亡率越高」,韓媒不知何故,這是疫苗引發ADE的典型特徵。(作者提供)
圖5:新冠疫苗加強針使以色列死亡率跳升,專家不懂ADE,陷入死循環。(作者提供)

上面圖3—圖5,只是選了3個代表,這些疫苗引發ADE的典型表現,還有很多。在歐美大疫苗公司日均收入上億美元的「大好形勢」下,今年6—9月我們曾寫過系列分析文章:《大數據否定新冠疫苗防重症(上、下)》《大數據說話,疫苗有效率嚴重造假(1—7)》。

圖6:知名醫學期刊論文直接造假,以其原始數據計算,三大新冠疫苗從沒合格過,全靠造假推廣。(作者提供)
圖7:以英國大數據庫的原始數據計算,不斷發現被掩藏的真相:新冠疫苗促進感染、促進重症、促進死亡。(作者提供)

動輒幾百萬、幾千萬人樣品的原始大數據,計算疫苗真實情況,比精細修整過的臨床實驗小數據,可信度要高得多。這原始數據計算的疫苗保護率基本都是負值!證明疫苗促進感染、促進症狀、促進住院、促進死亡——這是疫苗引發ADE現象最直接的數學模型證明。

因為mRNA疫苗導致的ADE效應,比起滅活疫苗來,還是小很多,所以開始還能掩蓋得住。而滅活疫苗的ADE,就像現在的中國,開始就大面積出現,原來大比例的無症狀感染者基本消失,有症狀、住院、重症、死亡暴增,根本掩蓋不住!所以才有專家紛紛出來站台,統一口徑,集中掩蓋,同時繼續推疫苗,彰顯一貫正確。

(五)朝鮮的例證:無疫苗最好 症輕死人少

朝鮮的「另類抗疫」,全民不打疫苗,給全世界發達國家打臉。中國要免費提供滅活疫苗,被斷然拒絕,mRNA疫苗更不考慮。美國和世衛組織專家們紛紛出台警告的:疫情大爆發會把無疫苗的朝鮮變成人間地獄——結果完全打臉。

朝鮮疫情沒多久就過去了,比美國輕得多、時間短得多,死人比例少得多,自然免疫完勝人工疫苗!

當然,朝鮮疫情比當今中國就更輕了。中國大陸的這波疫情,雖然也能過去,但是會留下屍橫遍野,以及數億人的健康損傷,這是最毒、最無知、最落後、最政治化的中國疫苗的代價——全民血洗,權貴暴利,專家洗地。

(六)疫苗成功?封城成功?貪天之功

圖8:大數據顯示新冠疫情死亡率(重症同理)有退潮特性,和新冠疫苗無關。(據健康1+1原圖)

圖8這張疫情死亡率走勢圖,可以看出印度、以色列疫死率的陡降,與疫苗沒有任何關係,2020年8月之前還沒有疫苗,大數據統計,展現了疫情的漲潮退潮特性。而疫苗的迅速推進,並沒有改變疫死率。

同理,當疫情潮水在美國退卻的時候,重症率、死亡率也在大大降低——疫苗專家卻囫圇地說:這是他們疫苗的功勞——其實只是當時疫苗趕上疫情退潮了。當奧密克戎變種造成普遍無症狀、輕症,疫苗專家又囫圇地說這裡有疫苗的防護作用——揭開造假的新冠疫苗數據,科學展現的只有疫苗的反作用。

同樣,當疫情大潮從中國退出,湧向世界各地時,疫情最初的爆發地武漢能夠解封了,中共說自己封城、抗疫勝利了,一時沒有疫情,最安全了。當130多種奧密克戎變種病毒殺回中國時,封控最嚴的北京醫療系統先崩潰了。國家衛健委12月21日會議紀要顯示:12月1日至20日累計感染已達2.48億人。到12月7日,再不在全國放開,嚴格封控、動態清零的徹底失敗就露餡了,於是有了12月7日緊急下令全國放開。

可見,中共引以為傲的動態清零,以往的成功不過是趕在疫情退潮的階段上了,所謂的成功也是貪天之功——當漲潮襲來,再怎麼嚴控也擋不住,乾脆徹底躺平。

(七)自救成自戕 喧囂掩蓋 等待SARS-CoV-3的到來

mRNA疫苗技術,可謂本次人類文明頂尖的免疫技術,堪稱人類智慧的大成,沒想到還是被ADE折戟,完敗,全靠造假數據來維持。

中共的封控清零,是歷史遺留下來最鐵腕的封控措施,在疫情潮落時貪天之功,在潮起時毫無招架之力,完敗。

還有人喧囂抗疫必勝,底氣是「病毒會一直向著毒性減低的方向突變」——這種一廂情願的短視,在科學和實踐上都站不住腳。有的病毒一直保持著高毒性(破傷風、狂犬病毒),有的毒性減低一段時間後毒力又有反彈(兔粘液瘤病毒),有的在向更毒演變(登革熱病毒)。

可見,高毒性變異的SARS-CoV-3,早晚要來。

在大自然的淘汰面前,「人定勝天」的抗爭手段完敗,疫苗自救成了自戕。中共依然不知敬畏、不做悔改,還強推「疫苗殺器」,一面打著疫苗救世的旗號繼續害人,讓專家跟班洗地,一面推廣賣藥賣試劑,好像他們兜售的東西和「理念」,能敵得過閻王的「拘魂令」。

(八)早已給疫苗吹哨

在全世界大搞新冠疫苗大躍進之際,我們多次發文警告。

2020年5月在《疫苗和救贖之路》中,以科學的分析明確指出:「針對新冠病毒的疫苗是無效的。」
2020年7月發表《新冠疫苗適得其反?隱患已現(上、下)》;
2020年9月發表《新冠ADE初現 疫苗將成炸彈(上、下)》;

這些都無法阻止2020年12月,新冠疫苗緊急獲得授權,向健康人群全民施打。

而今中國全面顯現疫苗ADE現象,導致奧密克戎毒性增強,90%的無症狀感染者看不到了,反而是90%以上的有症狀感染。從這個比例上講:本來90%的有症狀感染,如果從來不打疫苗的話,應該是無症狀、沒病態反應的——也就是說,疫苗ADE促進感染、促進住院、促進重症、促進死亡,這個促進的比率,大約也是90%——這樣看來,有相當比例的人(甚至可能90%),如果不打疫苗,本來是可以免於重症,而死者中相當的比例(甚至可能90%)直接死因是中國疫苗引發的ADE效應!

這波疫情再艱難,死的人也是少數,大部分人都能過來,重新活躍起來,慶祝疫情結束?擁抱經濟重啟?病毒豈會隨著人的意願而改變?高毒性變異的SARS-CoV-3真的來了,那可是連就醫的時間都不給留了,疫苗導致的ADE,感染產生抗體導致的ADE,會重新成為SARS-CoV-3毒性放大器。

(九)救贖的正道

疫苗無效,沒有特效藥,那麼疫情的救贖正道在哪裡?明慧網、大紀元這些海外媒體這些年來一直在講,只是太多的人迷信於中共的宣傳、迷信於疫苗的「科學炒作」,而置若罔聞。

我們一直在科學的角度破除假象,從科學基礎上起步,拓廣認知。在《顛覆現代人常識的瘟疫大劫》中,我們結合史料,揭開了瘟疫有眼、定向殺人的超越科學認知的奇蹟。明末大鼠疫因朝廷迫害袁崇煥的奇冤而起,只擊殺明朝軍隊、官員、百姓,而不染大順義軍和清軍,疫情隨著明朝的覆滅而消失。

在《〈聖經〉與〈推背圖〉預言的應驗與變換》中,我們結合天象,破解《啟示錄預言》精確計算到日和小時,指出2003年的薩斯瘟疫,因中共迫害法輪功而起,時間點吻合一日不差。而2019年底武漢大瘟疫,同樣是對中共迫害的天譴,定時定地定向而起。

類比明朝。明末大瘟疫,大量百姓聽信政府迫害的謊言,被瘟疫奪走生命,做了天滅大明的祭品。如果能脫離迫害正義的明朝,當時的官員、百姓就站在了正義的一邊,就可以免於疫劫,得到救贖。當前的新冠瘟疫和未來的SARS-CoV-3,也是同理,真心脫離中共及其相關組織,就可以解除中共的授記(宣誓加入中共及其附屬組織而被烙印的詛咒),根本上解脫了厄運,疫苗這個淺層的負面作用也會隨之消除。而拒絕真相,卻會使聽信中共謊言的人,隨著迫害的人,隨天滅中共而殉葬。當前中國的瘟疫大潮,以迫害法輪功的魁首江澤民之死為引子,正在拉上百萬人為其殉葬,就是明證。

我們這裡講述的真相,包括疫苗ADE的預判、實踐應驗,都超越了當今科學和專家造假的水平,所以才能看清這些謎團。由此烘托出的救贖正道,雖然也超越了科學,但在邏輯上很簡明,就是對迫害正義的中共是否認清,能否脫離中共的罪惡站在正義一邊,成了疫情劫難中能否最終被救贖的分水嶺。

當今媒體的各種鼓譟喧囂,背後多是鬼影憧憧,都在遮擋人們的視線,阻檔末世的救贖。救贖的真相,因為格外珍貴,才會有重重假象紛擾,才會被謊言包圍。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周曉輝:專家錄音透疫苗方艙真相 國人被愚弄
疫情防控放鬆後 中共專家跟進官方風向引嘲諷
李正寬:疫情海嘯 中共名人扎堆離世的背後
分析:中共「戰天鬥地」 引發疫情海嘯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旅行健身都可派上 WONHOX 亞馬遜5折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