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GDP第一」的上海在鬧大飢荒

人氣 1124

【大紀元2022年04月12日訊】今年年初,中共官方有數據顯示,2021年「上海的GDP總量首次超過4萬億元,達4.32萬億元」,這一數字「位於國內所有城市之首」,甚至能「與紐約、東京、洛杉磯、倫敦等幾座城市共同處於第一陣營」。看到如此「喜人」的GDP排名,上海某御用專家當即就放出豪言壯語:「2022年經濟增速若以5.5%計算,上海GDP將在『十四五』內突破5萬億元大關」。

然而,誰也沒想到,僅在短短兩個月後,上海人正要「擼起袖子加油干」時,上面這個漂亮的數據以及專家預測竟成了上海人眼中的最大笑話。儘管有關上海疫情的真實訊息已被大量刪除、屏蔽,但牆內仍有媒體大膽披露,「上海,他們在挨餓」。

陸媒「網易」以此為題,撰文寫道,「一個接一個的求助信息讓人不得不信」,「在經濟發達物質豐富的上海,現在有人在挨餓」。該文尖銳地指出,就連「不缺錢也不缺資源」的「風投女王」徐新都「遭遇了食品困難」;「互聯網達人尚且搶不到菜,那麼普通人尤其是老人呢?」據該文作者反映,在其上海的朋友中,情況最好的「最多還能堅持一週」,情況最差的目前「每天靠一盒泡麵度日」;並且「絕大多數都說至今社區就送過一次菜,而且數量不多」。

「GDP第一」的上海能讓人「挨餓」,如果這一切都在真實地發生著,那麼在上述這篇點到為止的文章背後,必定還會有更多的血淚控訴以及悲憤交加的吶喊。坐標在浦東的一位全職主婦在其所撰寫的《都21世紀了,我會餓死在上海嗎》一文中疾呼,她「一家四口,在封控的第28天,正面臨著斷糧危機」;儘管「在人均gdp排名前列的上海」,她「會因為瘋狂想吃麵包和魚,而嚎啕大哭」,但對比網上「各個群,哀鴻遍野」,她其實還是屬於「沒那麼悲慘」的,因為很多人「都已經彈盡糧絕」。

她向政府憤怒地質問道,「浦東說4月1日解封,結果你整了個封控區管控區防範區」;「有哪個小區真的解封了?有給我們物資準備的時間嗎?」「超市全部關了,菜場全部關了,一點點人力服務全市2500萬人口的口糧,怎麼負擔得過來?」「從3月12日封控第一天算起,已經快一個月了。誰家能囤這麼多東西?蔬菜能放幾天?冰箱能有多大?速食能頂幾天?」「能切實解決我們老百姓吃飯問題嗎?」

質問滔天,可見民情洶湧,但上海的官僚們似乎仍在裝聾作啞。即使聽到「網易」中所提到的那位互聯網達人舉著喇叭高喊「在2022年的今天,國際性大都市的人民每天買不到菜,吃飯是問題」;「希望明天的上海人民,人人都可以順利搶到菜,人人都可以有肉吃」;提醒「萬一真有人因為生存餓死在國際大都市,發生了人道主義災難,到時候真成了一個國際笑話」,上海那些主政的領導們似乎也懶得出來走兩步、說兩句。

老百姓絕望地喊著「民以食為天」,上海的父母官們卻擺出一副「你餓死與我無關」的麻木嘴臉,甚至不惜讓上海成為「國際笑話」。看到這兒,或許很多人會感到不解:地方官如此冷血,圖的又是什麼呢?

其實,深諳中共官場的專家、學者已分析指出,上海官員趁亂「躺平」與對習中央的不服、不滿有關。他們深知,自江氏集團離開權力高地,如今的上海已不是他們的上海,而是「習一尊」的上海。即使全世界都在笑話上海,真正難堪的也只是習當局及其「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清零」政策。

問題是,從這兩派勢力的較量中,明眼人不難看出,中共內部不管有多少意見不同、立場不同的勢力,他們始終都在維護「一黨」及其核心利益。他們的「內鬥」無論多麼血腥,都只會不惜一切代價、拿老百姓當出氣筒和犧牲品,對他們的死活置之不理。中共內部的「鷸蚌相爭」無論多麼激烈,億萬P民也決不可能從中漁利。

這與國外的兩黨或多黨之爭顯然有著本質上的差別。在自由、民主國家,一個政黨對另一個政黨的「撕咬」,某種程度上是能為普通老百姓爭取到更大權益的。為獲得選票和政治資本,不同黨派的政客總是要處心積慮想出最能取悅民心的政策。而中共「內鬥」不僅逼著老百姓死都要「控制靈魂對自由的渴望」,還迫使他們忍飢挨餓,為吃飯發愁。

此時的上海讓很多中國人驚愕地發現,當年「反共鬥士」胡適對中共所下的那句「他們來了沒有麵包,也沒有自由」的定論是多麼精準、正確。看來,他早已預見到,在中共鐵腕治下,中國的GDP總量無論如何攀升,老百姓都無力改變這種「無麵包、無自由」的悲慘現實。

上海「GDP第一」,老百姓就不會餓肚子?只看老百姓為何會餓肚子便可推知。首先,中共腐敗成性,藉機發國難財的地方官在上海也大有人在。疫情一旦爆發,貪官們就能從核酸、疫苗、高價菜、轉手物資中賺取不勞而獲的鉅額利益。對他們來說,何樂而不為?疫情早點結束又有什麼好處?他們巴不得P民在全員核酸時多感染幾個才好呢!然而,對住在上海的老百姓來說,只要還有新增,這座城市離真正「解封」、重新恢復安居樂業的日常就只能是遙遙無期。

其次,中共從經濟生活的各個方面盤剝、欺壓、迫害中國人,並非從上海開始,也並非始於當下。僅在十年前,中共號稱「中國GDP總量全球第二」時,想要申請海外庇護的中國難民人數就已位居「世界第二」。此外,更令世界譁然的是,從這個「經濟實現了巨大騰飛」的厲害國逃到海外的遠不只這些「難民」,還有大量的富豪、高知、甚至官員。儘管身在不同的階層和群體中,社會地位、經濟狀況和文化程度也截然不同,但他們千方百計要逃出中國的理由卻極為相似,那就是都想擺脫中共的桎梏,獲得人的基本權利,從而真正地實現財富自由和人身自由。

從大量「外逃」的中國人身上,其實不難看出,沒有基本的人權,即使你再有權、有錢,在中共的碾壓下,也很難活得有人樣。在中共的淫威、迫害下,你不但會失去麵包和自由,甚至連最基本的尊嚴都無法擁有。無論現實環境如何,有沒有天災人禍;無論你的財富、地位如何,只要中共不把你當人看,你被餓死、凍死、累死、拒診致死,很可能就是下一秒會發生的事。中共不解體,等待中國人的就只剩下無盡的苦難了。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上海疫情「嚴峻複雜」 習近平遇巨大挑戰?
陳思敏:上海疫情下的搶菜焦慮堪比「大饑荒」
【拍案驚奇】浦東富人區鬧糧荒 上海疫情傳武漢
上海公民籲當局拯救民生聯署書 遭全網封殺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人民幣大跌 中共神話破滅
【新聞看點】習近平強調「鬥爭」軍方兩大詭異
【秦鵬直播】普京正式吞烏東 小李子「辱華」
【財商天下】美元強勢「任他強」 人民幣能挺得住?
【未解之謎】神祕深海 外星人的另一個基地?
【橫河觀點】習密集露面造勢 普京批准四州入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