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溫哥華房價狂飆買房論搶 漂亮廚房卻成心病

文:柳晴

istock
人氣: 23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2年05月25日訊】2021年10月,溫哥華房價直線飆升,要買棟如意的房子出手稍慢就花落別家,還得動輒加價幾十萬。所有過去需要經歷的程序,諸如驗房之類全成了天方夜譚。也就在此時,方小雅好不容易搶了一棟位於南素的新房子,地下室是一個有獨立出入口的兩房一廳,漂亮的廚房令方小雅格外的滿意。可沒成想,這漂亮的廚房後來反倒成了她的「心病」。

方小雅是來到溫哥華三年的新移民,一直以來,她都有一個心願,希望可以開一所家庭式的課後看護學校,既能照顧自己的孩子,又能補貼家用。所以從去年開始,方小雅一直在找一處適合自家居住,又能開課後看護的房子。可是很不巧,正趕上2021年年初大溫地區房價飛漲,不僅如此,買房子都要搶,滿意的房子起碼要加價20萬才能搶到。看來看去,也沒有買到心儀的房子。就這樣,眼看到了2021年的10月份,房價還在不停的飆升,方小雅手裡的錢就要買不起房子的時候,在距離她孩子學校兩個街區的地方剛剛放出兩戶新樓盤,開發商給她們一天時間考慮,如果不買,後面的人排著隊要買。於是方小雅決定,就是它了。

這是一套三層的房子,地下室有一個獨立的出入口,開發商告訴她們可以出租出去,房客和房東互不打擾,還能減輕貸款壓力。地下室的套房有兩間臥室,一個衛生間,一個廚房,一個客廳。標準的兩房配置。方小雅沒有打算出租,而是盤算著開她的課後看護學校。

從2021年10月開始,也就是簽了買方合同以後,方小雅正式開始準備開課後看護學校了。首先,方小雅報名參加了20小時的教育資格培訓課程,經過八週時間完成全部培訓。取得了資格證書。12月份,她去相關部門買了一份開看護學校的申請資料。經過四週的準備,提交了所有的開看護學校的「規定」,規章制度非常的多且嚴格。執照資格審查員收到材料後來到小雅家,給她指出了一些資料不準確,需要修改的地方。同時,看了看她準備開課後看護的地方,覺得非常適合。還告訴她,新房子一般會很容易通過市政的檢查。這給了方小雅不少信心。一週後,材料修改後全部通過審核,資格審查員把小雅的材料提交給了市政。等了大約三週,方小雅收到了市政發來的郵件,說讓她自己打電話預約消防部門,電力部門和建築部門的檢查。

首先前來檢查的是消防部門,檢查結果是客廳區域缺少了一個煙霧報警器。因為很少有電工願意做這種小工作量的工作,所以方小雅和先生決定自己安裝。安裝時也遇到了很大的麻煩,從走廊的煙霧報警器往客廳引線的時候遇到了障礙,這中間有一條木頭房梁,約20CM厚。他們拿出家裡所有鑽木頭的工具,最後又不得不買了新的鑽頭,用斷了兩根鑽頭,前前後後折騰了兩個晚上才終於把走廊裡的線引到客廳,裝上了煙霧報警器。通過了消防審核

方小雅對此有點不理解,新房子的客廳居然會沒有煙霧報警器?但是據消防部門的解釋是:自家居住沒有是可以的,但是看護小孩子就必須要有,況且客廳距離爐子非常的近。但是方小雅強調,她是不會開火做飯的。她申請的看護類型是不提供午餐或晚餐的,只提供包裝食品,最多需要微波爐加熱。這一點執照資格檢查員也是知道的。在提交的材料中都有明確說明。

接下來的故事就更曲折了。終於,方小雅盼來了建築檢查員。建築檢查員看起來非常嚴肅,遠沒有消防檢查員那麼友好。建築檢查員檢查後提出了幾點需要完善的地方,比如樓梯出口到院門口的地方需要鋪上磚,而不是草地。這一點方小雅完全贊同,並表示會儘快完成。但是緊接著,建築檢查員提出的要求讓方小雅難以接受,檢查員表示,方小雅家地下室的廚房是沒有許可證的,也就是非法的。他說,建商在申請蓋這棟房子,提交圖紙的時候,這裡壓根沒有申請廚房,圖紙上顯示這裡是娛樂區。所以,無論是電還是水都是沒有申請備份的。檢查員還特意打電話給他的經理請示,經理表示,方小雅必須要得到廚房的許可證才可以,否則就要拆掉廚房。方小雅當場詢問了建築檢查員如何獲得許可證,聯繫誰等等問題,但檢查員一概表示不知道。要自己去弄清楚。

方小雅有些疑問,但並沒有問檢查員:為什麼建商沒有申請廚房,非法建了廚房,市政府卻沒有對建商進行任何責問呢?方小雅再一想,算了,自己是新移民,很多東西也不太明白,還是先去問問再說吧。於是方小雅在市政的網站上遊蕩了半天,總算找到了一個看起來「對口」的部門電話,打過去之後對方沒有接聽,留言說讓發郵件處理的更快。於是方小雅把自己的情況說了一下,發了一份郵件過去。很快她便收到了回信,一來二去,方小雅被轉到了另一個部門來處理這件事。她又把自己情況說了一次,得到了這樣的答覆:一,拆除廚房。二,申請第二套套房。三,申請改變房屋性質。這幾個字說起來不難,可是走哪條路都不是那麼太容易。如果拆掉廚房,損失比較大,因為廚房是全新的,造價也不低。開課後看護學校的收入並不很多。如果申請合法的第二套套房,每年房屋要增加水費、垃圾費、管道費等共1,800餘元,並且提交申請的要求很嚴格,需要達到市政府的隔音、防火等要求。感覺這條路更艱難。如果申請改變房屋性質,也就是把民宅改成商住兩用住宅,據悉費用大概要兩萬以上,時間也要長達幾年。而且周圍的居民要投票通過才可以。所以基本不用考慮了。

方小雅有些鬱悶,想投訴建商,但是又不知道可不可以,於是方小雅拿起電話找到為她辦理買方手續的介。從介那裡得知,買房合同裡確實提到樓下是無牌照的第二套住房,言外之意,如果出租也是非法的。方小雅問是否可以投訴開發商。介說,如果投訴,開發商最多過來把廚房拆掉,也不會給予其他的補償。並表示,樓下是可以出租的,據他了解,大部分都在出租,整個大溫地區有高達90%的房屋都是屬於非法出租。這也是一個歷史問題了。

方小雅又問,那麼既然是非法出租,是否要報稅呢?介表示,可以報稅,這並不衝突。稅務部門和市政部門並不是同一個系統,信息不共享。

方小雅一直有自己的信仰,凡事求真。不想做不合理合法的事情,但是眼下的狀況真的是實實在在的令她犯難了,到底該何去何從,她一時還拿不定主意。那個全新的漂亮的廚房,當初喜歡的不得了,如今卻成了她的「心病」。

責任編輯:李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