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温哥华房价狂飙买房论抢 漂亮厨房却成心病

文:柳晴

istock
人气: 23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05月25日讯】2021年10月,温哥华房价直线飙升,要买栋如意的房子出手稍慢就花落别家,还得动辄加价几十万。所有过去需要经历的程序,诸如验房之类全成了天方夜谭。也就在此时,方小雅好不容易抢了一栋位于南素的新房子,地下室是一个有独立出入口的两房一厅,漂亮的厨房令方小雅格外的满意。可没成想,这漂亮的厨房后来反倒成了她的“心病”。

方小雅是来到温哥华三年的新移民,一直以来,她都有一个心愿,希望可以开一所家庭式的课后看护学校,既能照顾自己的孩子,又能补贴家用。所以从去年开始,方小雅一直在找一处适合自家居住,又能开课后看护的房子。可是很不巧,正赶上2021年年初大温地区房价飞涨,不仅如此,买房子都要抢,满意的房子起码要加价20万才能抢到。看来看去,也没有买到心仪的房子。就这样,眼看到了2021年的10月份,房价还在不停的飙升,方小雅手里的钱就要买不起房子的时候,在距离她孩子学校两个街区的地方刚刚放出两户新楼盘,开发商给她们一天时间考虑,如果不买,后面的人排着队要买。于是方小雅决定,就是它了。

这是一套三层的房子,地下室有一个独立的出入口,开发商告诉她们可以出租出去,房客和房东互不打扰,还能减轻贷款压力。地下室的套房有两间卧室,一个卫生间,一个厨房,一个客厅。标准的两房配置。方小雅没有打算出租,而是盘算着开她的课后看护学校。

从2021年10月开始,也就是签了买方合同以后,方小雅正式开始准备开课后看护学校了。首先,方小雅报名参加了20小时的教育资格培训课程,经过八周时间完成全部培训。取得了资格证书。12月份,她去相关部门买了一份开看护学校的申请资料。经过四周的准备,提交了所有的开看护学校的“规定”,规章制度非常的多且严格。执照资格审查员收到材料后来到小雅家,给她指出了一些资料不准确,需要修改的地方。同时,看了看她准备开课后看护的地方,觉得非常适合。还告诉她,新房子一般会很容易通过市政的检查。这给了方小雅不少信心。一周后,材料修改后全部通过审核,资格审查员把小雅的材料提交给了市政。等了大约三周,方小雅收到了市政发来的邮件,说让她自己打电话预约消防部门,电力部门和建筑部门的检查。

首先前来检查的是消防部门,检查结果是客厅区域缺少了一个烟雾报警器。因为很少有电工愿意做这种小工作量的工作,所以方小雅和先生决定自己安装。安装时也遇到了很大的麻烦,从走廊的烟雾报警器往客厅引线的时候遇到了障碍,这中间有一条木头房梁,约20CM厚。他们拿出家里所有钻木头的工具,最后又不得不买了新的钻头,用断了两根钻头,前前后后折腾了两个晚上才终于把走廊里的线引到客厅,装上了烟雾报警器。通过了消防审核

方小雅对此有点不理解,新房子的客厅居然会没有烟雾报警器?但是据消防部门的解释是:自家居住没有是可以的,但是看护小孩子就必须要有,况且客厅距离炉子非常的近。但是方小雅强调,她是不会开火做饭的。她申请的看护类型是不提供午餐或晚餐的,只提供包装食品,最多需要微波炉加热。这一点执照资格检查员也是知道的。在提交的材料中都有明确说明。

接下来的故事就更曲折了。终于,方小雅盼来了建筑检查员。建筑检查员看起来非常严肃,远没有消防检查员那么友好。建筑检查员检查后提出了几点需要完善的地方,比如楼梯出口到院门口的地方需要铺上砖,而不是草地。这一点方小雅完全赞同,并表示会尽快完成。但是紧接着,建筑检查员提出的要求让方小雅难以接受,检查员表示,方小雅家地下室的厨房是没有许可证的,也就是非法的。他说,建商在申请盖这栋房子,提交图纸的时候,这里压根没有申请厨房,图纸上显示这里是娱乐区。所以,无论是电还是水都是没有申请备份的。检查员还特意打电话给他的经理请示,经理表示,方小雅必须要得到厨房的许可证才可以,否则就要拆掉厨房。方小雅当场询问了建筑检查员如何获得许可证,联系谁等等问题,但检查员一概表示不知道。要自己去弄清楚。

方小雅有些疑问,但并没有问检查员:为什么建商没有申请厨房,非法建了厨房,市政府却没有对建商进行任何责问呢?方小雅再一想,算了,自己是新移民,很多东西也不太明白,还是先去问问再说吧。于是方小雅在市政的网站上游荡了半天,总算找到了一个看起来“对口”的部门电话,打过去之后对方没有接听,留言说让发邮件处理的更快。于是方小雅把自己的情况说了一下,发了一份邮件过去。很快她便收到了回信,一来二去,方小雅被转到了另一个部门来处理这件事。她又把自己情况说了一次,得到了这样的答复:一,拆除厨房。二,申请第二套套房。三,申请改变房屋性质。这几个字说起来不难,可是走哪条路都不是那么太容易。如果拆掉厨房,损失比较大,因为厨房是全新的,造价也不低。开课后看护学校的收入并不很多。如果申请合法的第二套套房,每年房屋要增加水费、垃圾费、管道费等共1,800余元,并且提交申请的要求很严格,需要达到市政府的隔音、防火等要求。感觉这条路更艰难。如果申请改变房屋性质,也就是把民宅改成商住两用住宅,据悉费用大概要两万以上,时间也要长达几年。而且周围的居民要投票通过才可以。所以基本不用考虑了。

方小雅有些郁闷,想投诉建商,但是又不知道可不可以,于是方小雅拿起电话找到为她办理买方手续的介。从介那里得知,买房合同里确实提到楼下是无牌照的第二套住房,言外之意,如果出租也是非法的。方小雅问是否可以投诉开发商。介说,如果投诉,开发商最多过来把厨房拆掉,也不会给予其他的补偿。并表示,楼下是可以出租的,据他了解,大部分都在出租,整个大温地区有高达90%的房屋都是属于非法出租。这也是一个历史问题了。

方小雅又问,那么既然是非法出租,是否要报税呢?介表示,可以报税,这并不冲突。税务部门和市政部门并不是同一个系统,信息不共享。

方小雅一直有自己的信仰,凡事求真。不想做不合理合法的事情,但是眼下的状况真的是实实在在的令她犯难了,到底该何去何从,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那个全新的漂亮的厨房,当初喜欢的不得了,如今却成了她的“心病”。

责任编辑:李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