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的歷史、意義和文化

(Jeff Minick撰文/吳約翰編譯)
西摩‧約瑟夫‧蓋伊(Seymour Joseph Guy)作品《金鎖的故事》(Story of Golden Locks)局部,大約1870年創作。油彩、布面。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過去一張床往往不只睡一個人。(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98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多數人在這裡孕育、在這裡誕生、在這裡死去。人一生中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在這裡度過,在這裡閱讀、交談、擁抱愛人、喝杯睡前紅酒或早晨咖啡。這裡是身體恢復健康的收容所;是難過的人獨自哭泣的避難所;是堅固的城堡,小孩半夜逃到這裡躲避黑暗的恐怖和幽靈。這裡既是丈夫和妻子的堡壘,也是戰場。這裡也是載著我們從白天、清醒、理性到夢境之地的工具,當然也包括惡夢。

猜到了嗎,我指的是「」。

這件不起眼的家具,通常是文學和藝術作品背景的一隅。事實上,在安徒生童話《豌豆和公主》(The Princess and the Pea)和經典的《一千零一夜》(The Arabian Nights,又譯《天方夜譚》)中,「」是故事的舞台。而且,來自世界各地的畫作中,我們也發現藝術家描繪沉睡者、戀人、孩童、垂死者或死者,每一個角色都是在床上。

如果我們將文化的定義擴大到藝術領域之外,包括社會的風俗和習慣,我們會發現「床」不僅是睡覺的工具,有時還是喜劇、戲劇或悲劇的舞台。

邁克爾·彼得·安徹(Michael Peter Ancher)作品《生病的女孩》(The Sick Girl)局部,1882年創作。哥本哈根丹麥國立美術館(Statens Museum for Kunst, Copenhagen)。現今的「床」代表舒適之處。(公有領域)

簡單回顧「床」的歷史

史前人類不太在意睡眠,他們更關心如何避免成為肉食動物的宵夜。因此,人類學家推測,我們的祖先應該經常在樹枝上休息。

人類知道的第一張床估計有77,000年的歷史,是一座在南非地下挖出的淺坑,兩旁種滿了可以驅蟲的草和植物。隨著社會的發展,簡陋小屋內有了睡眠空間,由家人或其他親人共用。

古時候如埃及和中國社會,多數人睡在墊子或草地上,英文有句描述「上床睡覺」的俚語「打草堆」(to hit the hay)顯然這麼早就有了。然而,隨著時間過去,床在舒適度和地位上變得愈來愈複雜。例如,有些中國人用磚砌平台為床(稱為炕)。在漫長寒冷的冬季,可在炕下燒火取暖。埃及法老圖坦卡門蓋著黃金棉被,而埃及的其他統治者也擁有類似的精緻床具,上面裝飾著精雕細琢的圖像和貴金屬製成的雕塑。

古羅馬時期上流階層的房子「多姆斯」(domus,拉丁語)裡有臥室,稱為小隔間(cubicula),即我們現代的「小房間」(cubicle)。 就像我們現代辦公大樓裡有些閒置的工作空間,這些房間鮮少裝飾,專為休憩而保留。古羅馬人喜歡在花園或「臥躺餐廳」(trilinium)招待客人和舉辦家庭聚會。「臥躺餐廳」是由三組沙發所圍成的方形用餐區,有一側對外敞開,方便僕人將食物送至餐桌。古羅馬人斜躺著吃飯,就像有些現代人在床上吃宵夜一般。

「床」是聚會場所

勞倫斯‧阿爾瑪-塔德瑪(Lawrence Alma-Tadema)作品《安菲薩婦女》(The Women of Amphissa)。1887年的創作。油彩、布面。公共庭院甚至也能用來睡覺。麻州威廉斯敦克拉克藝術博物館(Clark Art Institute, Williamstown, Mass.)。(公有領域)

在許多社會裡,臥室通常是大型共用空間,甚至連國王的臥房也不例外。再如貧窮的家庭在幾個世紀以來,全家人會一起睡在一個房間裡,部分原因當然是為了節省燃料花費。此外,在人類大部分的歷史中,許多地區的文化對隱私和公共生活的看法和我們現代的核心家庭和獨居生活相比也有著顯著的差異。

例如,史詩《貝武夫》(Beowulf )的故事在擺滿肉和蜂蜜酒的盛大宴會廳──鹿廳(Heorot)中展開。國王赫羅斯加(King Hrothgar )離開慶祝活動後,後到的貝武夫、他的手下、國王的隨從等都睡在宴會大廳裡,而當晚貝武夫也在那裡與巨人怪物格倫德爾(Grendel)打鬥。整個中世紀,經常可見這些華麗大廳提供雙重的服務,客人在同一張桌子吃飯和睡覺。

法王路易十四每天早上都在他的豪華臥室裡辦公。周遭都是僕人、抄寫員、朝臣和貴族成員。路易十四遵照最嚴謹的宮廷禮儀,發布命令、撰寫信件、諮詢顧問,並和大家熱烈交談。

二戰期間,英國首相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有時也會像路易十四那樣,不過是以更民主的方式,會見不同的軍事或外交人員,並在舒適的床上寫下備忘錄或口述指示。辦公期間,伴隨他的通常是雪茄、威士忌或水。

「床」是共享空間

愛德華‧狄泰爾(Édouard Detaille)的作品《夢想》(The Dream),1888年創作。油彩、布面。巴黎奧賽博物館(Musée d’Orsay, Paris)。(公有領域)

直到南北戰爭過後,旅行對許多美國人來說仍舊意味著與熟人甚至是陌生人共用房間,有時甚至是同睡一張床,這種情況與現今文化完全不同。

例如,1776年秋天,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和本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在新澤西州的一間旅館同住一晚。根據亞當斯的說法,房間很小,「空間只比一張床大一些」,附帶一個小窗戶。亞當斯擔心夜晚寒氣吹入房內而感冒,因此在睡前關上窗戶,但富蘭克林卻要求他將窗戶開著。富蘭克林試著說服亞當斯「感冒理論」。亞當斯於是打開窗戶,上床準備就寢,聽著一旁較年長的伙伴訴說新鮮空氣的好處,接著就睡著了。

不同於亞當斯和富蘭克林同床共眠的小床,有些旅館和私人住宅裡的床尺寸很大。現今遊客可以在英格蘭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看到「韋爾大床」(the Great Bed of Ware),當時安裝在英格蘭韋爾的王冠旅館(Crown Inn)裡。包括威廉‧莎士比亞在內幾位詩人的著作中都提到過這張大床。這個怪物長11英尺,寬等於兩張現代雙人床,可以同時讓四對夫婦睡得非常舒適。

隨著英、美多處鐵路開闢,旅行也跟著延伸。再加上維多利亞時代更加強調隱私,隨之發展的旅館和酒店開始提供我們今天所熟悉的單人房間。

難以入眠的夜晚? 床不僅僅是床

西摩‧約瑟夫‧蓋伊(Seymour Joseph Guy)作品《金鎖的故事》(Story of Golden Locks),大約1870年創作。油彩、布面。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過去一張床往往不只睡一個人。(公有領域)。

小說家安東尼‧伯吉斯(Anthony Burgess)在他簡短而風趣的作品《上床睡覺》(On Going to Bed)中,探討了床在我們文化中扮演的角色,還提供一些關於睡眠有趣的故事,例如,做夢、夜驚(night terrors)、失眠、夢遊,以及睡在各類型床上的感覺,舉凡船艙裡的床鋪到行軍用的摺疊床等。大量有關床的圖像與以床為場景的複製名畫應運而生,加深了伯吉斯作品的魅力。

在描述埃及王后海特菲莉斯一世(Queen Hetep-Heres)和法老圖坦卡門(Tutankhamen)的精緻床鋪後,伯吉斯寫道:「我們可推測,國王和王后睡在華麗的床上並不比農民睡在泥地上來得好眠」,莎士比亞總愛談論這話題,床的精緻與否和幫助入睡無關」。

即便今日到處是記憶棉床墊和嬰兒般柔軟的床單,我們許多人仍有睡眠困難。要證明這一點,可以從蓬勃發展的安眠藥市場、源源不絕關於如何睡得更好的文章,以及我們經常抱怨失眠或未能闔眼達八小時等事實來推斷。還好我們可以根據最近的研究獲得些許安慰,前幾代人的睡眠其實不比我們現代人好,恰與傳聞相反。

「床」的不同定義

儘管伯吉斯寫了這樣一本書《上床睡覺》,他卻在結尾告訴讀者,其實他自己已經很多年沒有睡在自家的床上,反而是睡在地板上鋪的床墊。他坦承,他有從墊高的床上掉下來的傾向,而且他喜歡在床墊周圍攤開成堆的書籍、擺放「泡茶用具」、一台黑膠唱盤機,甚至一個小冰箱。

至於現在的我必須承認,在過去的18個月裡,我會在半夜溜到懶人躺椅(La-Z-Boy)上睡覺,儘可能向後傾斜平躺。在我女兒和她的家人搬到北方工作和就學之後,我從地下室將機械躺椅搬到一樓睡,而不是安置在二樓我的睡覺房間。意識到有三個地方可睡,我感到更加輕鬆,更有安全感。

伯吉斯的地墊可以看作是床嗎?有鑑於那麼多人在墊子或稻草上度過他們的夜晚,答案應該是肯定的。那麼,懶人躺椅呢?儘管它的名字很愚蠢,但我也會說它是床。無論如何,就像那些牛仔一樣,聲稱在地上躺了幾個月後,就無法在羽絨床鋪上入睡,而我已經開始喜歡那張有點狹窄的躺椅而不是樓上的床了。有句古諺語可以這麼修改,「我已鋪好了我的非正規床鋪,現在必須躺在上面」(I’ve made my non-bed and now must lie in it.)。(譯按,原來諺語是:You’ve made your bed, now lie in it.引申意思為『自作自受』)

伯吉斯為他的床墊寫道:「它是一處保留給休息、睡眠、愛、寫作、閱讀、聽音樂等活動,以及對世界富人沒有直接貢獻的其它非正規活動的一張床;很可能就是我們迄今所能理解,但不具備定義或乏善可陳的一張床」。

也許就像我們的祖先,那些在茅草屋泥地上睡著的農民或在莊園別墅的四帷柱床上打呼的貴族。我們可以簡單地把我們經常躺下來尋求休憩、睡眠的地方稱之為「床」。

那麼,親愛的讀者,晚安。伴隨這個鬆散的定義,祝你一夜好眠。

弗朗茲‧羅斯勒(Franz Rösler)作品《愛之夢》(The Love Dream),創作日期不詳。(公有領域)
https://img.theepochtimes.com/assets/uploads/2022/07/11/dreamingweb.jpg

原文:Bed Time: Mats, Four-Posters, Sleep, and Cultur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傑夫‧米尼克(Jeff Minick)育有四子,孫兒成群。20年來,他在北卡羅來納州的阿什維爾向參加家庭教育研討會的學生教授歷史、文學和拉丁文。他撰寫兩部小說《阿曼達‧貝爾》(Amanda Bell)和《翅膀上的灰塵》(Dust on Their Wings),以及兩部非小説類作品《邊走邊學》(Learning as I Go)和《電影造就男人》(Movies Make the Man)。目前居住在弗吉尼亞州的弗蘭特羅亞爾(Front Royal)從事寫作。關注個人博客,請訪問JeffMinick.com。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丘奇開始作畫時,正值多數偉大的思想家仍能看到造物主創造萬物之手的時代。當時的人們欣賞丘奇的作品《厄瓜多的安地斯山脈》都覺得好像在看出自神之手的全新作品。
  • 1962年,一位事業有成的建築承包商賴訥‧溫克勒(Reiner Winkler)買下了他的第一件象牙藝術品,這件作品出自於一幅15世紀描繪耶穌誕生的哥德式雙聯畫。自此他便和象牙藝術結下了不解之緣。從一件來自法國幾寸高的小作品開始,溫克勒成為了至今世界上最大的私人象牙雕塑收藏家。
  • 拉斐爾看到丟勒的銅版畫,希望藉由這種藝術形式展現自己的作品,於是讓博洛尼亞的馬坎托尼奧(Marc’ Antonio)對這種手法進行了非常深入的研究;後者由此成為技巧傑出的銅版畫大師,拉斐爾委託他為自己的早期作品製作版畫,如素描「殉道嬰孩」(The Innocents)、「最後晚餐」(Last Supper)、海神(Neptune)和遭滾油煎熬的聖切奇莉亞。
  • 拉斐爾繪製了一幅大畫,畫的是教宗良十世和兩位紅衣主教朱利奧‧德‧美第奇(Giulio de’ Medici)與德‧羅西(de’ Rossi)。人物形象不像是出自畫筆,而是從畫面中凸現出來,具有飽滿的立體感;畫中有堆疊的天鵝絨(披風),教宗法衣的錦緞光澤閃耀、摩挲作響,襯裡的毛皮柔軟自然,金線和蠶絲彷彿不是敷色繪成,而是真材實料;還有一本羊皮紙的泥金裝飾手抄《聖經》,比實物還要逼真;另有一個鍛銀的小鈴鐺,精美得無法言表。畫中物件還包括教宗座椅上拋光的金球,明亮可鑑,映射出窗外的光線、教宗的肩膀和房間四壁。所有這些東西都畫得如此精到,毋庸置疑,沒有哪位大師能出其右。
  • 十九世紀初即位稱帝的拿破侖(Napoleon Bonaparte,1769—1821年)提倡古代羅馬式宏偉高貴的藝術風格。1803年,拿破侖在羅浮宮內設置讓民眾都可參觀王室收藏品的「拿破侖博物館」,是國家藝術博物館的正式成立,也是其理想中歐洲大帝國公民的藝術聖地。拿破侖軍隊縱橫全歐洲,每征服一個國家,就帶回當地的貴重藝術品。
  • 凡爾賽宮的後院深處有著一座擁有精緻花園和亭閣的小特里亞農宮(the Petit Trianon),展示了1700年代歐洲花園設計如何以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過渡:西側是正統的法式園林,平靜中流露著蓬勃朝氣;東側英式景觀花園則有如詩畫般的浪漫風采。
  • 「古典」(classic,classism)一詞,含有傳統的、典範的意涵,通常是指來源於古代希臘、羅馬藝術美的價值或風格。最早用於文學,十七世紀以後才運用在美術上,當時的學院普遍認為古代希臘羅馬的藝術已為未來立下典範,如文藝復興也是受到古藝術的啟發,才從中世紀的不成熟走向藝術的鼎盛。所以「古典主義」或「新古典主義」,都是指受古希臘、羅馬文學、美術、建築等藝術影響的思潮、審美觀和藝術風格,其特徵在追求完美與永恆的價值,強調理性、秩序、明晰,形式上偏好結構的單純、平衡與比例的整體諧和;精神上則崇尚尊嚴、高貴、平和等內斂性質。
  • 「我打算在舊天鵝堡的廢墟上重建城堡……一座正宗的古德國騎士城堡。」這句話出自於巴伐利亞國王路德維希二世(Ludwig II)寫給友人與門徒理察‧華格納(Richard Wagner)的書信,隨後,一項驚人的建築計劃就此展開,成為現今舉世聞名的新天鵝堡。路德維希二世不僅造就了一個建築奇蹟,也為德國巴伐利亞地區留下了珍貴的文化遺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