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案】人生是無常的醒來

作者:溫嬪容 中醫師
蓮花,荷花
蓮花(王嘉益/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639
【字號】    
   標籤: tags: , ,

人生什麼時候會醒來?被傷害的時候嗎?人最容易被誰傷害?陌生人?朋友?親人?一般的傷害,多能讓時間來治癒。被自己最在意的人傷害,往往傷害得最深、最痛,也最久。如果傷害來自親人,無法逃脫,要如何解困?

一位51歲女性,未婚,在家排行老二,上有姊姊,下有妹妹。老二在一家貿易公司作內務員,因不善交際,老是受人欺負,常忍氣吞聲,這一吞,就是10多年。上班時,精神與工作壓力交相煎。

老二下班後,也不怎麼好過。完美主義的媽媽,操控欲很強,老是挑剔她的不是,嘮叨,責罵,用詞尖酸刻薄,這一罵,也罵了30多年。她一直都不敢回嘴,就這樣獨吞了,所有的怨氣,都埋葬在自己的青春裡。

青春飛逝,轉眼老二熬到更年期,潮熱,盜汗,心悸,失眠,眼睛乾澀,腰酸背痛,乳房有硬塊等症狀,一起添火加油,烈火焚身,如何是好?

老二從北部來看診,那雙烏黑的眼睛,隱藏的情絲,如漫長飛砂的絲路,一路牽到嘴上,露出無限悲情,瘦弱的身子,好似承載著千古的憂愁。當我檢查老二的乳房,左邊有不規則的硬塊,外表色青紫,皮膚溫度有點熱。

我問老二:「妳知道妳乳房得什麼病嗎?」她低沉的說:「應該是乳癌。」我再問:「妳都沒去看西醫嗎?家人知道嗎?」她說不想讓西醫把乳房給切了。也沒有讓爸媽知道,甚至也沒讓姊妹知道。連同事好友都沒人知道,這世界上只有我知道而已。

看她獨自承擔病情的悲苦,我輕握老二的手說:「妳在家庭的壓力,是不是很大?」老二低著頭,不知要從哪裏說起?話還沒說,眼淚先訴說,那內心的辛酸和悲傷,一顆顆傷心淚珠子,如斷了線的珠子,直落滿襟,爬滿地。

針灸處理

以前治乳癌,重點都從病理下手,專治腫瘤。但越多的經驗累積後,觀察到治乳癌,要從心理和情緒著手,於是花很多時間,試圖將患者心靈的心結解放,針灸的重點,尤重在肝經的疏泄。

先來個快樂針,針神庭穴,向印堂穴方向透刺、印堂穴由上向下透刺,用以疏通任脈、胸中之氣,兼治失眠、胸悶。疏肝理鬱,針太衝、期門、三陰交穴。胸悶、心悸,針內關、膻中穴。乳癌,針肩井、中府、乳根、膻中、太淵穴。解血毒,針血海、曲池、三陰交穴。

老二食欲不佳,很瘦,針足三里、中脘穴,兼疏通乳房的胃經。乳癌亦屬「冬傷於寒,春必病溫。」為少陰伏邪,袪寒,針關元穴。補營養,針足三里、三陰交穴。每次隨證加減,前3個月,每周針灸一次,另服水煎藥。

老二的病情,經過半年針、藥、心靈治療,症狀改善,因工作忙碌,路途遠,轉介其他醫生治療。老二臨走時說,她正極力說服姊姊給我看診,老大得乳癌一期,正在接受西醫切除手術。

我聽了很驚訝!姊妹倆都得乳癌,都在左邊。多年經驗觀察,乳癌的家族性,不全然是基因問題,而是同處後天的環境,尤其是家庭環境。更觀察到右邊乳癌患者,多與感情有關,與男朋友、丈夫的關係緊張。尤其男方霸道,有第三者,又不敢吭聲,或爭吵也無助於事者,最易中標。

而左邊乳癌者,多與家庭壓力有關,先生雖然很好,而婆婆像地雷,一不小心就會踩到,日積怨氣而無解。以前媳婦怕婆婆,現代婆婆怕媳婦,這種緊張家庭關係,由婆媳,變成母女關係,令人喘不過氣來。所以,這對姊妹花的病根,很可能就出在老媽身上。

大姐在有名的外商公司工作,經常出差國外。因為精明能幹,很得老闆器重,大姐可以同時兼顧幾項業務,一天工作十個小時也不累,精力過人,在很短時間內,晉升為主管,很拚呀!

有一次,大姐自己檢查察到乳房有腫塊,剛好有同學在腫瘤科服務,拉她去檢查,腫瘤2.5公分,切片結果,是惡性的。所以就放棄美好的前途,與外國男朋友分手,專心治療乳癌。大姐手術做完,並做4次化療,用最好的化療藥,每次自費花3萬元,化療第3次,就接受妹妹建議,兼用中醫調理。

一個艷陽高照的午後,老二打電話給我,說她終於敢和老媽回嘴、頂嘴、對罵,火藥庫經宣洩後,竟感到從沒有過的一身舒坦,胸口也不悶不緊了。但是,老媽的性格依舊,家中的火花,依舊時時閃爍在天花板上。

大姐經過2個月的調理,平安度過化療,沒有任何不舒服,感覺一切狀況良好。就載爸媽一起來調理身體,終於見到傳說中的關鍵人物。

80歲的老媽,仍眼神銳利,時不時就發號施令。82歲老爸的安平之道,就是:隨她去,無可奈何,全盤接受,以免發生紛爭。二老保養的是老人症,失眠,頭暈,腰酸背痛,腰腳無力,眼睛模糊酸澀。老媽要我特別治療,老爸的耳鳴,重聽,幾乎耳聾,健忘,和老人癡呆現象。

二老保養2個月後,老媽很滿意,她倆老的身體狀況,都有很大的改善。但老爸始終都是面具臉,無論我怎麼逗他,老爸都面無表情,只要太座在旁,老爸就不敢放肆,不敢造次,以免遭到無妄之災。

大姐的心結,經過多次心靈對話,反而在疾病中,生命逆轉,檢視自己的人生後,一切釋懷,豁然開朗,沒有乳癌的苦惱與恐懼,反而因禍得福,感到自己從未有過的輕鬆、幸福,找到了自己的靈魂。相由心生,大姐的臉看起來很光鮮亮麗,年輕許多,更添女人的魅力。

另一邊,二姐已半年多未來診,打電話來,訴說她自己的近況,她因為腰閃到,醫生幫她放血,放血對體弱的她來說,好像在洩氣,她幾乎崩盤,全身無力,吸不到氣,不得不請假休養。

二姐如果是閃腰,放血效果應該很好,怎麼會反差?會不會是癌症移轉到骨頭了?她的聲音會喘,說話常停頓,真擔心是不是癌症移轉到肺?我意識到老二的狀況不妙。

我問大姐:「妳知道妹妹得什麼病嗎?」大姐搖頭。同樣的問題再問老媽,老媽還是搖頭。我很驚訝!怎麼都沒人關心老二?她的狀況已經很差了,怎麼都沒人察覺到老二的病狀?我覺得應該讓家人幫助她,要給老二和媽媽一個解怨氣的機會。

於是,我告訴她們家老二的實情之後,母女倆都很驚訝!我很沉重的跟老媽說:「妳可知道女兒的病,很大的原因,是因妳而起的嗎?解鈴還須繫鈴人,請老媽口下多留情,您的金口,是把利劍,一直在殺傷女兒。女兒都那麼大了,您也都那麼老了,還那麼會管。家是需要愛的地方,不是講權威的官場。」

老媽聽了,氣得怒不可抑,怒目圓睜的,眼神有殺氣,好像在說:「我家的事,要你管。」大姐卻在老媽背後,伸出大拇指,向我比讚。

等老媽到針灸房,大姐才說,她的乳癌也是被老媽罵出來的,老媽從不講理,只要沒有照老媽說的去做,老媽就生氣,大發雷霆,家裡就上演白蛇傳的水漫金山戲碼,掀起波濤洶湧,搞得全家雞犬不寧,最後大家都放棄了掙扎。現在大姐已學會放下,任由老媽咆哮也不再激起一絲波浪,可老二還在煎熬中,搖搖欲墜。

老媽一氣之下,不再來看診,大姐仍載老爸來針灸。沒有老媽在旁,老爸一進門就笑容燦爛,還主動談天說笑,前後判若二人。大談他的股票經,他很會看上市公司的財務報表。說到打高爾夫球,更是樂不可支。原來老爸是那麼可愛,聽力竟然是正常,只是在老媽面前裝聾,還裝傻,真有智慧啊!

有一天,82歲的老爸,不知哪根筋被撩動,竟對正在發號司令的老媽,大聲咆哮:「妳不要再把我當布偶耍,妳再這樣,我要和妳離婚。」老爸槓上開花,也把老媽震攝住了,女兒們大吃一驚!家要變天了嗎?

有一次,老二吸不到氣,急送醫院,檢查結果,老二的乳癌,已移轉到肺、肝、骨頭。怎麼那麼嚴重?老媽這時才慌了,對女兒悉心照顧,落得白髮人照顧黑髮人!儘管新冠肺炎恐怖肆虐,卻沒有比看到女兒乳癌爆破,所流出的惡臭味,還令老媽感到恐怖。屋漏又逢連夜雨,老三女兒,隨後也證實得了乳癌。

天下無不是的父母,虎毒不食子,儘管老媽儘心照料老二,但,一切都太晚了!最終,還是白髮人送黑髮人。@

選自《八面當風──絕處逢生》/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八面當風,明慧診間,溫嬪容,醫案
八面當風 封面。(博大出版社提供)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溫嬪容醫案專欄】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太陽每天東升西下,千古以來,從未停止,從未休假。太陽神每天看著,陽光底下,上演著蒼生百態,熙熙攘攘為誰忙?
  • 睡蓮,蓮花
    針灸3個月了,睡蓮臉上表情多了許多,有時候會噘嘴,有時候像在吃美味般的咀嚼動作,還會傻笑,皮笑肉不笑,皺一皺眉頭,眼睛張開一兩秒後又合上,頭不自主的擺動,手還會亂動,這些應該都是無意識的。至少睡蓮的臉,紅潤了許多。
  • 睡蓮,蓮花
    小娃天真活潑,聰明伶俐,像古靈精怪的小精靈,平安快樂的成長。時間過得真快,一眨眼,小娃就9歲了。一向手腳俐落的小女生,動作漸變慢半拍,課堂上老是打瞌睡,學習力和理解力,都節節後退,成績隨著溜滑梯,下滑中。
  • 蓮花,睡蓮
    疫情期間,每天關在家裡,看電視看到膩,玩手機玩到手軟。即使爸媽還是疼愛有加,赤焰的生命力,青春的活力,澎湃無處揮灑,小男孩變成小暴君,稍微不順他的意,就暴跳如雷,無法控制。最後演成一生氣,不是自殘,自己打自己,就是打別人,自殘情況最近4個月,越演越烈,怎麼會這樣?
  • 老闆的眼皮,在很忙、很累的時候,就來湊熱鬧,如鑼鼓喧天,搞得老闆心神不寧。眼皮的抽動,由間歇性抽動,到分分秒秒的抽動,連睡覺也不放過。於是老闆開啟了漫長尋醫之路,從西醫到中醫,從專科醫生到名醫,已3年多了,似乎沒多大改善,這時他才慌了。
  • 蓮花
    小伙子覺得不對勁,就到大醫院去檢查。結果,赫然發現,聽力障礙100分貝,屬極重度聽力受損。醫生說是耳朵中風了,即突發性耳聾,並說要立刻住院治療。
  • 二十幾年來,董娘的乾癬,都在西醫皮膚科打轉。有一次跟著朋友,從北部來看診。董娘的整隻手,整條腿,和頸部,像鱷魚皮一樣粗糙,部份皮膚呈一塊塊魚鱗狀紅斑,好像一不小心,就會皮屑紛飛。還有鼻子過敏,膝蓋痛,飛蚊症,眼睛乾澀,左眼比右眼小,左眼眼皮有點下垂,常呃逆。
  • 一對小倆口,夫29歲,妻27歲,剛結婚不久,就被急著抱孫的父母,耳提面命,要儘早傳香火。老實的先生,賢慧溫柔的妻子,同舟共命,都對父母的指令,拱手聽命。小倆口都還那麼年輕,生小孩應該很容易吧!
  • 荷花, 蓮花,花卉,植物
    婦人年輕時,曾患多囊性卵巢,經過手術後,開始心悸,胸悶,很容易疲倦,全身無力,晚上失眠,白天也睡不著,怎麼會這樣?
  • 睡蓮,蓮花,植物
    一位66歲女士,因為睡眠與耳鳴的問題,隨著她佛教的朋友一起來調理身體。經過兩個月的針灸,雖未痊癒,卻覺得人很輕快,於是決定帶先生一同來治療。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