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將軍系列之二十六

華盛頓將軍系列:丈量山河 16歲的土地測量員

作者:宋闈闈
16歲的喬治‧華盛頓成為一名土地測量員。(Archive Photos/Getty Images)
font print 人氣: 469
【字號】    
   標籤: tags: , , ,

說回父親過世帶給喬治‧華盛頓的困境。因為父親去世,他不能去宗主國留學,甚至不能在當地的學校完整地受教育,只能留在費里農場(Ferry Farm)的家,幫助母親維持家庭的運轉。

在家,他要照顧一群精力旺盛的弟弟妹妹,在外面,他要學著父親的樣子去管理種植園和幹活的農奴們,家裡的鐵匠鋪也因為這母子倆缺乏經驗,不善經營,而岌岌可危。這段生活很是艱難,家裡十分缺錢,日後的華盛頓回憶起這段困窘的日子,曾經說過這樣的話:「老實說,我這輩子從來沒有像15歲時那麼缺過錢。」(With much truth I can say, I never felt the want of money so sensibly since I was a boy of 15 years old.)

也是在15歲這一年,哥哥勞倫斯曾經幫小喬治謀得了一個進入英國海軍參軍的機會,但母親瑪麗沒有放行讓他去參軍。瑪麗作為一名有主見的婦女,當然有她的理由。她為此專門寫信詢問自己娘家一位哥哥的意見。那個哥哥回覆說:殖民地的士兵,在君主國的眼裡,坦白說,只是低階士兵,也就是炮灰,君主國的軍官對殖民地的士兵,「他們會像對待狗或者奴隸那樣虐待他」(treat him worse than a slave or a dog),日後也不會有什麼大的晉升空間。就像喬治的哥哥勞倫斯一樣,雖然曾經親身上戰場,為宗主國遠征西印度群島,瘟疫和戰火嚴重損害了他的健康,然而,戰後歸來,勞倫斯依然只是殖民地的一個民兵首領。同樣,這也是一個意味深長的警示,因為日後的喬治‧華盛頓,他將有機會親身體會軍隊裡的這種不公平,而更遠的未來,他將會與英國海軍一次次直面交鋒。

在1747年—1749年這個階段,喬治在費爾法克斯家看到一本名為《全能測量師》(Compleat Surveyor)的書,這本來是一本17世紀的測量員教科書​​,大概是裡面充滿了比例、數字和繪圖,引發了小喬治強烈的興趣,被小喬治借回家來閱讀。這本書從最基礎的知識講起:測量員如何使用圓規和直尺繪圖,如何使用野外勘探工具,包括如何丈量不規則的土地、地形複雜的地段等等。喬治將這本實用的書,翻來覆去不厭其煩地苦學,每個知識點都學得透透的。

這本書對喬治的一生都在起作用,他用學到的知識得到了第一份工作。在日後的獨立戰爭中,華盛頓一直用手繪戰場地圖。這本書沒有再還回去,終身保存在他的圖書館,並且喬治以他一貫的嚴謹,在書的扉頁上註明,這本書來自於費爾法克斯家族的圖書館。

16歲的喬治得到了一份報酬豐厚的工作。他被費爾法克斯家僱用,作為一名土地測量員,為費爾法克斯家測量清楚五萬多英畝土地的具體位置和邊界,這片名叫北頸(Northern Neck)的土地,位於兩條河——波托馬克河(Potomac River)​和拉帕漢諾克河(Rappahannock River)的上游地段。

華盛頓第一次在日記裡記錄他測量員工作的細節,是自1748年3月11日至4月13日,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在野外生活,每天都會騎馬或者乘獨木舟,在野外露天行走20~40英里。

最初的兩天,這位出門遠走的少年平實地這樣記錄:「3月13日,星期日,騎行約4英里,沿河而上,我們穿過了最美麗的糖樹林(Groves of Sugar Tree);在欣賞樹木中度過了一天最美好的時光;土地富饒。」

然而滿目美景之後,是趕路後夜宿的困苦。華盛頓寫下的日記裡,記錄了他們另一天借宿在農家的情形:睡的是沒有床單的稻草堆,蓋的是熊皮毯,肉眼可見的跳蚤和臭蟲,讓小喬治苦不堪言。引以為戒,他告誡自己夜晚寧可睡在露天的篝火邊,也絕不睡在這樣的房間裡。

至於這一路的行程,除去記錄土地面積和主人的內容,看起來更像一部旅行驚魂記——突然颳起的大風,直接捲走了勘測隊的帳篷;從天而降的豪雨,飄走了他們的行李;圍著篝火吃飯時,餐具是樹杈修成的刀叉;還曾經因為無人照管火堆,取暖用的篝火堆燒得太旺,半夜裡,火直接點燃了他們身下墊著的稻草。這樣驚魂的經歷也是野外生活的一部分。他們還遇到了用英文不能溝通的荷蘭人的隊伍、印地安人部落,這位少年得學會和這些人打交道,並且保障雙方心情愉快,笑臉相對。

我們記憶裡非常熟悉的一首美國民謠歌曲《鄉村路帶我回家》(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裡頭的歌詞:「Almost heaven, West Virginia ,Blue Ridge Mountains, Shenandoah River Life is old there, older than the trees。」是的,這裡頭的「藍嶺山脈」(blue ridge mountain),就是當初少年華盛頓策馬走過的山路。

他是最初飽覽過藍嶺山脈和雪蘭多亞河原始風光的那個人。這樣近乎天堂的風景裡,這個最初的背包客,跋山涉水,記下丈量的數字。夜晚睡在篝火旁,舒張開在馬背上顛沛了一天的身體,仰面蒼穹,與滿天星河相對。想像那樣的情境吧,16歲的少年華盛頓躺在山巔上,其情其景,帶給少年的心靈何等深遠的影響。

點閱【華盛頓將軍系列】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李樂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誰是喬治‧華盛頓?一位蓄黑奴的農場主?一個在戰爭中常常打敗仗、不高明的指揮官,憑藉偶然的機緣而登上歷史舞台的幸運兒?一個在今天的「黑命貴」運動中,被推倒雕像的開國先父,美國總統,同時也是一名蓄奴的奴隸主?
  • 由於父親的早逝,使得小喬治要負擔起照顧家庭的責任。作為母親賴以依靠的長子,他要幫著媽媽照顧年幼的弟妹,同時管理鐵匠鋪、菸草地、農場等等,他也不可能像年長的哥哥那樣去英國留學讀書。他在當地的一所語法學校學習過,而最多的知識來源,則來自於他的自學。至今在弗農山莊(Mount Vernon)的博物館裡,還保留著他做的幾何練習題,這些實用性的知識,將在他的一生中起到很大作用。
  • 令所有人跌破眼鏡的是,寡言少語,個頭還不及馬背高的​​小喬治,跨上馬,是一個頂級的彈無虛發的獵人!他穩當當地騎在馬背上,跑起來風馳電掣,出沒在草木山石之間,用獵槍準確地瞄準奔跑中的狐狸,彈無虛發,百發百中。
  • 沒有任何托馬斯·傑弗遜夫人的畫像留下來,根據零星的據說,她是一位性情活潑,少女感十足的女性。托瑪斯的妻子瑪莎和他感情甚篤,瑪莎歌聲曼妙,藝術修養極好,身為主婦,她為托瑪斯營造了一個溫馨,美好的家庭氛圍,常常在托瑪斯拉琴的時候,她彈琴唱歌相和。
  • 時光荏苒,滄海桑田,這位人類歷史上的智者,卻在他親自奠基創建,並且為之服務了一生的國家,逐漸地被塑造成一個偽君子,一個言行不一致的種族歧視者,一個具備兩面性人格的複雜的偽君子。後世人還為他找出來一群黑皮膚的子孫後代,並且認為美國有一位黑皮膚的國母。
  • 司各特追溯歷史的文學敘事架起了溝通理解的橋梁,他對南北民族的差異有著極大的慈憫包容,反對任何一方的血腥暴力,前車之鑑,發人深省。
  • 七年戰爭中的喬治華盛頓,身為英軍司令的帳前助理,曾經在軍隊潰敗中,帶著戰友逃出戰場,長途奔徙中跑死了兩匹馬,追擊者在他背後頻頻發射子彈,其中四顆子彈擊穿了他的外套,戰友和上司在途中死去,然而,他本人卻安然無恙。
  • 對我們許多人來說,童年代表著一段充滿夢想和希望的單純時光。過去幾個世紀中,許多藝術家都試圖重現這種心境,但沒有人能比浪漫派作曲家羅伯特‧舒曼(Robert Schumann,1810—1856年)在《兒時情景》(作品15,Kinderszenen Op.15,又譯:童年即景)中更好地捕捉到它,這是由13首勾起童年回憶的鋼琴短曲組成的套曲。
  • 台灣民主自由
    蔣經國先生是中華民國第6、7任總統。他知人善任,啟用一批優秀的官員,將台灣建設成一個經濟起飛的國家,成為當時亞洲四小龍之首。同時他晚年也解除了種種的政治禁令,讓台灣走向民主化。曾有民調統計,有超過半數的台灣人民認為他是最受到懷念,也是對台灣貢獻最大的總統。
  • 而那位話都來不及說完,就被印地安人一斧頭劈死的軍官,曾對英軍聲稱自己是信使。殺死外交信使,和殺一個戰俘,是有本質差別的。這令華盛頓憂心忡忡,他在日記裡寫道:「我們可能會遭到相當大規模的攻擊」(we might be attacked by considerable forces),他預感到大事不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