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北京緊急令曝疫情爆發 避疫有奇方

人氣 3483

【大紀元2023年12月06日訊】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今天焦點:北京兩道緊急令,曝光中國肺炎疫情大爆發?死亡案例出現,官方極力掩蓋?如何躲避疫情,古老預言已解答?

⊙歡迎訂閱我們在「乾_.凈..世_.界」分頻道:https://tinyurl.com/ymtdx9f9

中國的不明原因肺炎仍在持續擴大蔓延,儘管中共官方依然粉飾太平、不願向國際社會提供疫情數據,但是中共近期的諸多政策與舉措,都暴露出中國疫情相當不妙。特別是12月4日,官方發出兩道緊急命令,正好曝光肺炎疫情已經大爆發。

究竟官方的命令說什麼?暴露了哪些疫情真相?到底有沒有死亡案例?此外,從傳統文化的角度來檢視,這場疫情的真正起源是什麼?又有沒有解方來躲避這場疫情、趨吉避凶?本集節目,與您聊聊。

今天我們想跟您聊聊兩個話題:
話題一:中共兩道緊急命令 洩露肺炎疫情大爆發?
話題二:瘟疫針對中共來 躲避疫情有奇方?

來看第一個話題。

話題一:中共兩道緊急命令 洩露肺炎疫情大爆發?

今天的中國,是全世界最神祕的地方。因為全世界都知道中國在發生著大規模的肺炎疫情,但是這場疫情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的?感染規模有多大?有多少人傷亡?竟然沒有人知道。因為中共什麼都不說。

為什麼大家這麼關心中國疫情?就是因為擔心中國是不是又出現了致命的新冠病毒或其它變種病毒,擔心中共又像三年前一樣隱瞞疫情,讓病毒對海外輸出,最後釀成了全球性的大流行病。

特別是中共聲稱,這波疫情是「支原體」細菌導致的肺炎,後來又說這個支原體細菌叫做「黴漿菌」。但是,醫學界普遍懷疑這一點,因為支原體感染通常是輕症反應,只有百分之五到十的患者會出現肺炎。但是中國的兒童肺炎案例太過龐大,很不合理。

而且,一般的支原體感染症狀是輕度的咳嗽、發燒,但是中國目前的病例報告顯示,多數患者是肺炎跟發高燒,但沒有咳嗽,這一點也跟支原體感染對不上號。更重要的是,中共一如既往地,不願對國際社會說明中國疫情的真相,也不願意提供相關數據。簡單一句話,中共又蓋牌了。

上個星期,中共外長王毅在海外被追問,終於有了回應。他輕描淡寫地說,中國的疫情只是「個別地方發生的兒童感冒事件」,還說中方已經「有效管控」了疫情。接著,北京疾控中心說,上個星期北京市出現了16種病毒、超過七萬人感染。

如果說王毅的回應是要掩飾、淡化疫情的話,那麼北京疾控中心的說法就是在混淆、模糊疫情,他們故意用魚目混珠的方式來迴避全世界最關注的焦點,也就是這輪新肺炎疫情到底是什麼?有沒有新病毒?會不會致命?

不過,雖然中共嘴上對外死也不說,但是中共對內,卻不斷推出了許多反常的防控舉措,這些舉措,都跟中共宣稱的「疫情是兒童感冒」「疫情獲得有效管控」等等,完全是背道而馳。

比方說,廣東、四川、福建、陝西和北京等地,又重新啟用了「健康碼」,讓大家一夜回到解封前。大家想想,如果疫情沒那麼龐大、沒那麼有威脅性的話,那還需要健康碼嗎?

而且,不只健康碼,封城封控也快回來了。因為浙江義烏發出了通知,要求居民必須「囤糧十天以上」,才能「有備無患」。大家知道,過去三年中共每次下達封控令,起碼都是14天,所以囤糧幾乎是封城封區的同義詞。那如果疫情真的不嚴重,只是兒童感冒,還需要囤糧封控嗎?

不只健康碼跟囤糧回來了,連最標誌性的核酸檢測也回歸了。小鵬汽車的董事長何小鵬日前就在微博上抱怨說,上海機場已經恢復測核酸,還是兩根棉籤一起上。而且不是隨機抽測,是人人有獎。我們想想,如果疫情真的不嚴重,那有必要召喚大白們回來做核酸嗎?所以說,中共最近一切舉措,都跟他們嘴上說的是背道而馳,非常反常。

終於,12月4日中共官方洩露了一個大料。中共衛健委緊急下了命令,要「千方百計挖掘資源開展兒科診療服務」。衛健委說,因為「全國多地冬季呼吸道疾病流行期疊加,城鄉居民尤其是兒童醫療衞生服務需求明顯增多」,所以要挖掘更多的醫療資源出來,擴大兒科的診療工作。

衛健委還要求,各地基層的醫療衛生機構要全面向兒童開放,不得拒診,還要延長診療服務時間;另外,各地的基層機構要讓發熱診室「應設盡設、應開盡開」。

好,衛健委發了這個通知,其實等於是爆出了一個大瓜,可以看出幾個重要的貓膩:

第一,這波肺炎疫情的感染人數太過龐大了,已經超出各地大型醫院的接診負荷,簡單一句話,就是中國肺炎大爆發了,所以現在要把病患下放、分流到基層的醫療機構去。一方面是要緩解大型醫院的負擔,另方面是把醫療責任甩鍋到基層去。如果哪天出現大規模交叉感染、甚至大規模死亡時,就可以推託到基層醫院去,分散責任。

第二,衛健委要求「不得拒診」,言外之意就是有不少醫療機構已經拒收病患了。為什麼拒收?是因為病患太多、看不過來嗎?還是發現這輪疫情感染力太強、或者症狀太嚴重,所以醫院拒收呢?這一點,我們目前還不得而知。

第三,衛健委說發熱診室要「應設盡設、應開盡開」,換言之,發高燒的病患確實人滿為患,現有的醫療能量已經接收不下了。但是就像我們剛剛說的,這次很多人發高燒,跟一般的支原體感染是輕微發燒是非常不一樣的。

特別是有許多病患反應,他們喉嚨痛到像「吞刀子」,胸口好像「被針扎」,這種重症反應,不但跟支原體感染對不上號,反而更像是新冠肺炎的重症反應。

而且,就在同一天,中共教育部也發了個命令,要求各級學校做好冬季的流行病防控工作。但是,很有趣的是,中共其它單位都儘量不講新冠病毒這個敏感詞,但是教育部卻開門見山地說了。

他們說,「(根)據衛健、疾管部門研判,當前,全球新冠疫情仍在流行,新冠病毒仍在持續變異。」看到沒有?教育部說,衛健委跟疾控中心都對內研判說,新冠病毒還在變異。那為什麼他們對外都說沒有變異病毒呢?換言之,中共是對外說一套,對內說一套,剛好啊,跟他們那些反常的政策舉措吻合上了。

而且這個通知雖然文字不長,但是裡面卻六次提到了「新冠」,很顯然是強烈要求各級學校重視對新冠疫情的防範。這一點正好表明了,中共官方其實非常擔心,這一輪的肺炎疫情很可能是變異的新冠病毒捲土重來,只是他們嘴上不能說、也不敢說。

因為中共黨魁已經下令了,要求不能渲染疫情。而且,美國的華裔病毒專家丁亮也透露說,有不少中國同行跟他反應,當局告訴醫生不要回報任何數據,不要對患者進行檢測,也不要回報任何檢測結果。簡單一句話,中共中央對全國下達了封口令,下決心要徹底隱瞞這場新疫情。

不過,還是有消息走漏了出來,已經有安徽的民眾透露說,現在疫情非常厲害,當地學校有十分之一的病患都是大白肺的重症,還有小孩病死了,但是病死的數據,官方都沒有對外透露。

所以,接下來大家一定要留意了,中國境內確實爆發了大規模流行的肺炎疫情,但是中共也正在大規模地全面蓋牌。這場疫情,會帶來多大的風險與傷亡?會對中國和全世界帶來多大的影響?我們一起來關注。

話題二:瘟疫針對中共來 躲避疫情有奇方?

好,我們現在要換一個比較靈異、比較玄學的角度來討論這場疫情。我們在一集節目裡分析過,瘟疫在東西方的傳統文化裡,都被認為是一種「天罰」,上天的懲罰,是針對人間做了壞事的人,或者針對特定的群體進行懲罰。那這種天罰,有沒有解方呢?當然有。不過,解鈴還得找出繫鈴人。

像上次,我們說《聖經》的《啟示錄》預言過,說有一頭「十角七頭」的獸,會用它的嘴褻瀆神、攻擊神42個月,它可以任意而行42個月。換句話說,42個月以後,它就不能任意而行了。

《啟示錄》沒有明講「攻擊神」是什麼事情,但是如果我們回顧過去30年來,全世界發生過最大規模的信仰迫害,無非就是1999年中共下令迫害中國上億的法輪功學員,甚至還活摘器官,直到今天還沒停。

那如果我們把中共迫害信仰的這一天1999年7月20日,加上42個月,也就是1260天,時間就會變成2003年1月1日。很巧的是,隔天1月2日,廣東河源市正式向廣東衛生廳回報「不明肺炎」案例,後來變成了大家熟知的SARS大瘟疫。換句話說,這是不是應驗了《啟示錄》說的,獸攻擊神42個月,但是42個月隔天起,它就不能「任意而行」了?因為瘟疫來了,要懲罰中共。

這聽起來好像有點不可思議,但事實確實如此,《啟示錄》預言的事件與時間,正好對應著中共迫害法輪功這件事。換言之,包括SARS和其它發生在中國的幾次大瘟疫,是不是很可能都是在懲罰中共迫害信仰這件事呢?

像古代羅馬帝國曾經是非常強大,但是他們卻幹了一件錯事,就是迫害基督教,而且還連續迫害了三百年,也因此招來了好幾次的大瘟疫,最後讓羅馬帝國走向衰敗而滅亡。

而且有一件事非常離奇,根據當時的記載,雖然很多人感染瘟疫死亡,但是也有的人怎樣都不會感染。即便他們想抱著染疫死亡的家人一起染病自盡,但是很奇怪,病毒怎樣都不會找上他們,好像跟病毒絕緣了一樣。

其實呢,對有神論者來說,這一點也不奇怪。就是因為瘟疫是天罰,就是針對那些參與迫害信仰、或者贊成迫害信仰的人群來的,也就是因果輪報。至於那些反對迫害或者不參與迫害的人來說,瘟疫當然就跟他們沒關係了。這就是所謂的「蒼天有眼」或者說「病毒有眼」,也就是瘟疫是有一種「定向性」。

這一點在明朝末年的大瘟疫裡頭也有類似的記載,當時鼠疫非常嚴重,但是鼠疫怎麼樣就是不會感染清軍,甚至連李自成的軍隊也沒被影響太多,似乎就專門針對明朝軍隊來攻擊。為什麼呢?用現代科學很難解釋,但其實就因為瘟疫是天罰,是有定向性的,是針對明朝軍隊來的,就是要終結明朝了,所以其他人都跟鼠疫絕緣了。

所以,從這些歷史的教訓來看,如果要躲避瘟疫、要跟瘟疫絕緣,那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要成為天罰的目標,也就是不要參與迫害信仰、不要支持或默許迫害信仰。那這次迫害信仰的凶手是誰?中國共產黨,而且一迫害就是24年直到今天。

那大家想想,這場迫害的責任和造下的業力,就該誰來承擔?中國共產黨以及它旗下的黨團隊組織,還有它的黨員、團員、少先隊員等等,對不對?因為這些人都是中共的成員、都是中共的細胞嘛。

因此,我們從三年前疫情爆發到現在,就看到一個很特殊的現象,就是很多的中共官員、黨員,還有支持中共的人,都在疫情裡相繼倒下,這個例子多到我們無法盤點了,大家可以上《大紀元時報》的專欄裡去查詢。這個現象,不就正好跟羅馬帝國和明朝的瘟疫一樣,病毒都是有定向性的選擇目標嗎?

關於這一點,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早在三年前就說明了,李先生說:「『中共病毒』(武漢肺炎)這樣的瘟疫是有目地、有目標而來的。它是來淘汰邪黨份子的、與中共邪黨走在一起的人的。」

所以說,如果想要躲避這場瘟疫,最好的辦法就是遠離中共、退出中共,不要當中共的成員或者細胞;同時呢,即便你不是黨組織成員,也不要認同中共、支持中共迫害法輪功,這樣的人,就等於是反對迫害信仰、不支持迫害信仰,這樣才能脫離瘟疫的雷達搜索範圍。

這些話聽起來好像有點玄,但是呢,如果懂得傳統文化的人都知道,這些說法其實都很有道理、很有邏輯,善惡有報嘛,人在做天在看。而且,現在已經有超過4億2000萬人發表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不再當中共的細胞、不再跟中共站在一起。我想這些人,都做了正確的選擇。

還有,我們上次也說過,劉伯溫的預言《救劫碑文》裡,也準確預測了三年前的新冠瘟疫,剛好就發生在2019年的「九冬十月間」。不過我們上次沒說的是,劉伯溫其實也透露了躲避這些劫難的解方是什麼。

劉伯溫是用字謎的方式來預告的,《救劫碑文》後段說,「七人一路走,引誘進了口。三點加一勾。八王廿口。」好,這四句話怎麼解呢?其實是對應了三個中文字。

七人一路走,引誘進了口。其實拼起來就是一個「真」字,古代的「真」字寫法,最上面就是一個「七」,最底下的兩撇就是個「人」,中間有個「一」,「進了口」,就是「佳」走進了「口」,合併起來就是個「目」字。所以這兩句話就是隱喻一個「真」字。

再來,「三點加一勾」,「勾」字可以拆解為「刀」跟「ㄙ」,如果再加上「三點」,合起來就是個「忍」字。

最後,「八王廿口」也就是「八王二十口」,八王合起來就像「羊」字的上端,那「廿」字,也就是雙十,就是「卄」,最底下有個「口」,合起來就是一個「善」字,對不對?

所以說,劉伯溫指出的解方,就是「真、善、忍」三個字。所以劉伯溫在這段字謎後面寫著,「人人喜笑,個個平安。但若不信要大難,行善之人可保全。」

那大家知道,「真、善、忍」就是法輪功的修煉指導原則,換言之,劉伯溫預告了法輪功是躲避這些瘟疫和劫難的解方,同時也暗示了這些瘟疫和劫難,都跟迫害法輪功有關。

那可能有人會問了,是不是想要躲開瘟疫就得去煉法輪功?我問了我的法輪功朋友,他說不一定啦,如果能修煉法輪功當然最好,但是呢,重點是只要明白法輪功的真相,也就是法輪功是修煉「真、善、忍」的,中共造謠和迫害「真、善、忍」的好人是不對的,同時呢,不要支持、不要參與中共迫害法輪功,那這樣的人就會像劉伯溫說的,「人人喜笑,個個平安」。

好,以上呢,是從另一個超自然的角度來講這場中國的疫情,同時也希望帶給大家一些趨吉避凶的方法。最重要的是,我們由衷希望每一位朋友,都能平平安安、順順利利,人人喜笑,個個平安。

好,今天就說到這裡。感謝您收看,我們下次再會。


還我河山

龍水黃河浩流東
神嶽崑崙雪隱峰
魔亂德敗山河變
一朝破霾駕長風

唐浩

世界的十字路口》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十字路口】藍白破局 郭董定選情?北京圖3結局
【十字路口】大陸疫情多懸疑 預言解析大瘟疫
【十字路口】兩巨頭辭世 北京百年國運到壽
【十字路口】中共喊改革開放 五險一驚撞沉經濟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小小智能守護 Apple AirTag有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