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的破解都未能揭開《格庵遺錄》面紗

金剛山人口述 南師古 代傳正浩 破解
font print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20日訊】首先,談及此問題之前必須說明筆者立場。筆者認爲,《格庵遺錄》絕非一般的預言書,之所以不一般在於,本書的預示並非爲了顧及人類社會哪個王朝、哪個集團之利益,而是爲了配合末世特殊時期弘傳大法,普度衆生這一超越一切、壓倒一切的天象變化而作,因此,不管其破解水準及效果如何,應充分肯定柳慶桓、辛侑承、具成謨、樸舜用、薑德泳、金自然、真陽等先生們一片赤誠之心與爲此付出的勞動,筆者謹向這些先生的耕耘致敬。尤其柳慶桓先生率先破解《格庵遺錄》(將全書六十篇解之,對其每篇概述或綜述),爲揭開《格庵遺錄》面紗而奠基;辛侑承先生步其後,於一九八七年對其全文(每篇大部份)破解,實爲可敬,應以首肯。

然而,雖經十七年來許多易學家、漢學家提筆著書,都未能揭開《格庵遺錄》之面紗,未能揭示《格庵遺錄》的核心問題。據筆者所知,十幾年來對《格庵遺錄》全文進行破解的寥寥無幾,大都是採用從中各取所好或另行歸納的方法破解,迄今除筆者之外,尚無一人對《格庵遺錄》全文一句不漏予以解之。

當然,辛侑承先生對全文絕大部分進行了詳解,具成謨、金自然先生也用了僅次於辛先生的份量,朴舜用先生簡明扼要頗有特點,姜德泳先生以韓文翻譯爲主,爲韓國年輕一代能夠讀到《格庵遺錄》創造了條件,真陽先生也力求於“正確的解譯”。而令筆者十分遺憾的是,時至今日《格庵遺錄》研究不斷,後人幾乎都沒超出一九八六年柳慶桓先生破解,或柳慶桓先生與辛侑承先生所解的範圍。

而問題的實質在於迄今對《格庵遺錄》破解都未能揭示《格庵遺錄》的核心問題。那麽何爲《格庵遺錄》的核心問題?其核心問題有兩點–一是,到底傳什麽樣的大法大道?綜有“十勝真理”、“萬法歸一”、“真真經”、“兩白三豐出於十勝字”…… 等諸多陳述,但到底是什麽樣的法,什麽樣的道?二是,何爲大聖人?大聖人到底是誰?“鄭”“鄭氏”、“木”、“木人”、“朴氏”、“趙”、“趙氏”、“鄭道令”……到底大聖人是哪一位?也就是說,就此兩點關鍵性問題,迄今破解者誰也沒有說清楚,都處在一片混亂之中。

筆者看來,其主要原因不在於這些破解者的不智,而在於他們未能拿到破其迷宮的鑰匙,或雖知其鑰匙關鍵所在,而未能夠將它拿到手。也就是說,破解《格庵遺錄》的關鍵在於能否正確把握和揭示諸多形象性表像上,若能準確地道破其一,就能順解全部之秘,可謂茅塞頓開。然而,十分遺憾的是迄今爲止誰也未能道破其“石井”究竟是什麽,其“弓弓乙乙”即“兩弓雙乙”是什麽,其 “田兮從金槿花宮”是什麽,其“精脫其右米盤字落盤四乳十重山”是什麽,其“弓乙圖”是什麽……因而只限於照葫蘆畫瓢,無法回答世人所注目的到底是什麽樣的大法大道,究竟何人爲大聖人這一《格庵遺錄》的主題。對此連那些破解者本身心裏也都沒有底,何況蕓蕓揭開《格庵遺錄》的面紗,顯然力不從心。

除此之外,迄今的破解在幾個重要的問題上都墜入陷阱而不能自拔。一是,關於大聖人、真主、真人——尚沒搞清何爲辰巳真人,何爲三八以北的大聖人、何爲“海島真主”,他們實則是幾個人還是一個人?二是,關於《格庵遺錄》所展示的舞臺——僅限於韓國(南鮮)還是延伸他國?還是從他國延伸到韓國(南朝鮮)?還是同時存在兩個主場?三是,何爲“雞龍”、“三豐”、“兩白”、“石井”等等;四是,爲何大聖人叫“鄭”或“鄭氏”?“鄭”或“鄭氏”是否都指大聖人,還是有時是指大聖人之外的人?等等。當然,不解之謎遠不止於這些,但筆者認爲僅此幾例就足以說明問題了。

博大出版社出版(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本篇主要談論了法輪功與鎮壓法輪功兩大陣營的大將人物與各自所起的作用。其中也談到了鎮壓法輪功的主謀前世的一些情況,指出他犯下的滔天罪行“血流成川僧血”。
  • 本篇論“十勝”,其“十”也喻“一字縱橫”,而“一字縱橫”之意爲天地之間縱之橫之無所不通,故“十勝”即大法大道即法輪大法。本篇論十勝也與論“兩白”、“三豐”相同,強調“天理十勝”而否定“地理十勝”,並強調修心才是修道之根本。
  • 序:本篇“兩白論”無論談到該“兩白”形象還是論到其“兩白”的內涵都比較具體与形象。“兩白”与“三丰”是“十胜”的重要內容,也是大法大道修煉之根本。本篇明确指出,新宇宙里新人類將由修煉法輪功的人所組成。
  • 序: 本篇題目為“雞龍論”,《格庵遺錄》第三篇与本題相同亦為“雞龍論”。另有兩篇為“雞龍歌”与“雞鳴聲”。足見《格庵遺錄》為了強調修煉而“獨具匠心”。本篇与第三篇不同在于側重談論了修煉与在韓法輪功弘傳地區。
  • 序: 本篇是《格庵遺錄》中,屬于用易理重點論述法輪大法三個歷史時期路程的一篇。本篇以“三數秘”引路,探其弘法時期的三大脈絡,展現了法輪大法弘傳終將迎來“日光東方光明世”的歷程。提示其生、長、成之路程是乃天運所定。
  • 序:本篇“胜運論”顧名思義是論大圣人弘傳法輪大法之胜運。本篇以“白虎當亂六年起 朴活將運出世也”,明指二○○四年起中國最高層中將有人開始主導平反法輪功,還法輪功創始人以清白是誰也阻擋不了的天運。本篇論及法輪功創始人“胜運”,再度頌歌大圣人,并喻韓國弘法“胜運”無疑。
  • 本篇主要談論了大聖人。在前篇“勝運輪”裏稱大聖人爲“紅桃花”,是與本篇“桃符神人”其意相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