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銘:香港自由的喪鐘

阮銘

標籤:

【大紀元7月2日訊】六年前,中國從英國手中收回香港時,我寫過一篇「自由女神與專利恐龍的婚禮」。六年後,這樁婚姻即將生下一名孽子,基於《香港基本法》二十三條的《國家安全條例》。

香港是一個自由的現代商業社會,享有「大西洋憲章」揭櫫的言論、信仰、免於匱乏、免於恐懼四大自由。這不但是香港人權的保障,也是香港繁榮的泉源。中國收回香港時,曾經保證香港社會制度五十年不變,即「一個國家,兩種制度」。

一邊是自由制度,一邊是絞殺自由的專制恐怖制度,怎能並存於「一個國家」呢?鄧小平這個「理論」,是注定行不通的。按照毛澤東的「哲學」,對立面的「統一」或「綜合」,只能是「一個吃掉一個」。你想,那邊在鎮壓人民「動亂」,這邊在高喊「平反六四」;那邊在審判「邪惡」信徒,這邊在控告迫害宗教。如此結合而生的兒子,名字叫「恐懼」。《香港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對香港自由影響的第一聲喪鐘是「免於恐懼」的喪鐘。就是說,中國未必立即取締香港人的「言論」、「信仰」,也未必立即使香港人陷於「匱乏」。它立即的影響,是使香港人陷於「恐懼」。所以這個《國安條例》應改名《恐懼法》。因為香港人會做生意,不會造反,不鬧「獨立」,更不會「顛覆國家」,有沒有這個條例對國家安全毫無影響。其唯一的效用,是製造香港人的恐懼,使香港人不敢言論,不敢信仰,喪失自由思想和獨立精神。久而久之,不免弱化了香港人的創新、創業能力,使香港不能「免於匱乏」。四大自由相通,不能免於恐懼,其他自由也跟著失落。

為何《恐懼法》能在香港誕生?是由於香港人的自由缺乏民主制度保障,立法會代表不了民意,香港需要民主來保障自由。第一步,直接選舉真正代表香港民意的立法會,廢除《恐懼法》以保障香港人的自由人權。第二步,不讓專制吃掉自由,就得讓自由終結專制,把兩制度變成一制。

為了香港的自由,自由的香港,應當敲響的是一國兩制的喪鍾,讓香港人和中國人一同締造各自的自由民主制度。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香港數百居民遊行紀念“六四”
美政府擔心第二十三條損害香港自由
白宮發表聲明指二十三條傷害香港自由自治
富比世總裁不支持港府23條立法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美3艦圍遼寧號 溫家寶碰禁區遭封?
【新聞大家談】美艦傳南海三角包圍遼寧號
【微視頻】劉長樂賣鳳凰股份 馬雲的螞蟻還遠嗎
【未解之謎】報恩的白牛 印度男孩五次轉生
香港台訪梁珍:堅守良知便能克服恐懼(上)
【小宇宙傳說】宇宙中最大謎題:什麼是時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