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叫盧:任仲夷被秘密火化

早叫盧

人氣 104
標籤:

【大紀元12月16日訊】火化時間要保密

二○○五年十一月十五日十三時四十六分,九十二歲的改革家任仲夷在廣州含屈病逝。誰也沒想到,這位深受百姓愛戴的改革家,在政治高壓下秘密火化——二○○五年十一月十九日十七時,記者從任仲夷的三十三年的知音雷宇口中第一次驚聞這消息——七十一歲的雷宇,在珠島賓館十號樓一○三室,謹慎地回答了我的有關提問——

記者:我在任老生前採訪過他幾次了,現在想最後去看他一下。

雷:那不行,絕對不行,你別亂來。

記者:這都不行嗎?

雷:你通過別的渠道去。我不會跟你說假話。

記者:聽說火化定在星期二?

雷:不是,我不知道,我也不能告訴你什麼時候火化。

記者:火化時間要保密?

雷:是啊,昨天《南方都市報》記者千方百計套我,我都沒跟他們說。

記者:這沒什麼保密的吧。

雷:你啊,你說得不對,如果說要知道他什麼時候火化,馬上就會有很多人自發地去參加。

記者:人們去悼念一下怎麼不好呢?他對老百姓做了這麼多事情。

雷:我不會跟你說的。

雷宇沒有說假話。十一月二十一日上午任仲夷在廣州秘密火化後,第二天,官方媒體才對外公佈消息。

在此期間,許多媒體準備的「任仲夷悼念專版」或「深度報道」被迫取消。十一月十八日晚二十三時,《南方都市報》突接上面通知:不許擅發「任仲夷悼念」文章,一切等待「通稿」,於是不得不撤掉九個「任仲夷悼念專版」或「獨家報道」(其中包括筆者一篇《袁庚悼任仲夷》)。廣東其他傳媒也都遭遇類似封殺。

二○○五年是北京宣佈的「改革之年」,人民景仰的一代改革家死後竟然被秘密火化!「改革之年」如此對待改革家,真是匪夷所思。

壓制悼念與「任仲夷哀榮圖」

不論「上台」動機何在,對任仲夷悼念的壓制事實俱在。上焉者一面極力暗暗阻止平民百姓對任仲夷進行弔唁,嚴禁新聞媒體自由悼念任仲夷,一面又在事後恩賜任仲夷一些小體面,營造中央對任仲夷亦表尊敬的幻象。據官方十一月二十二日的新聞通稿《中共廣東省委原第一書記任仲夷遺體在穗火化》報道,任仲夷得到了總書記「有電話無花圈」的表面哀榮——

對任仲夷逝世表示深切哀悼並向其家屬表示親切慰問的黨政軍各級領導幹部有三百五十二人,四十七個單位(政治局、國務院、中央軍委、全國人大、全國政協等方面領導全部出場),北京、山西、遼寧、黑龍江、福建、江西、山東、海南等省、市的領導張高麗、李克強、王岐山等九人;廣東省老同志林若、梁靈光、吳南生等七十九人;中央紀委、中央辦公廳、中央組織部等二十五個單位等等。

讓任仲夷姓「官」不姓「民」

細品這幅等級森嚴的「任仲夷哀榮圖」,最大特色是沒有一個布衣百姓——「上台」欲徹底切斷任仲夷與百姓的血肉相連,讓任仲夷姓官不姓民。儘管「老同志」中有改革家袁庚、雷宇、黎子流等,「任仲夷同志生前友好」中,有一些深受尊重的改革思想者,如于光遠、李銳、李普、朱厚澤、曾彥修、吳江等,但這些人也都是「原前老」,是曾為高幹的「士大夫」,真正的「引車賣漿者」,一個都沒有。能進任仲夷靈堂的人最低級別也是七品縣官——這還是因為威縣縣委、縣政府是任仲夷的家鄉而破格關照。

對任仲夷這樣「耳辨『左』風,眼明『右』路」寬容多元的改革家,每一個從改革中受益的平民百姓,充滿敬意。誰有權剝奪百姓對任仲夷的弔唁權呢?難道在號稱建設民主法制的現代中國,在高唱「和諧社會」的今天,「禮不下庶人」的封建傳統竟復活為「百姓無悼念權」!

有人說,任仲夷死得不巧——其時正是胡耀邦誕生九十周年紀念,「上面」正擔心對胡耀邦這個引起過「六四動亂」的敏感人物的紀念再次引發什麼風波,再來一個敏感人物任仲夷,豈能不高度緊張,草木皆兵?正好任仲夷對家人有遺囑:「喪事從簡辦理,不舉行遺體告別儀式」,便以此為由禁止平民百姓對「中國人民優秀的兒子」任仲夷進行弔唁悼念。

有人說,真正的原因在於,任仲夷近年一再與北京新政抬杠,公開認同三權分立的憲政原則,積極倡導「政治體制改革」,疾呼「建立政治特區」,不順新君,甚至多次受到新君的批評。不遇到胡耀邦誕生九十周年紀念日,其喪事也不會有什麼好待遇。任仲夷囑家人「喪事從簡辦理,不舉行遺體告別儀式」,恰如周恩來遺囑「骨灰不存八寶山」一樣,雖然是其豁達的思想境界的反映,但也有一種對身後難得皇家公正待遇的自知之明。

任仲夷的六大改革功績

不過,千秋是非自有公論。神州百姓大都公認,任仲夷近三十年有六大改革功績於百姓有利:

其一,一九七七年「一夫當關」粉碎「毛文化」在遼寧的「毛遠新幫派體系」,讓中央能全力以赴解決「上海幫」;其二,一九七八年擅自大膽主持了平反張志新冤案,推動批倒「兩個凡是」的「真理標準討論」;其三,一九八四年主持制定中共廣東省委「三十一號文件」,給深圳「蛇口工業區」四大權力,將蛇口「放生」為一個名震海內外的「政治體制改革試管」;其四,一九八五年徹底為蒙冤三十年的「廣東地方主義」受難者平反昭雪,反擊以胡喬木為代表的「詆毀廣東改革」黑潮,使廣東終於成為鄧小平論證改革開放政策成功的鐵證,從而推動中國真正走上徹底告別「毛文化」的轉型大道;其五,離休後二十年,一再挺身而出支持《深圳青年報》、《蛇口消息報》、《南方周末》、《嶺南文化時報》、《同舟共進》、《南方都市報》等廣東新聞媒體告別「黨喉舌」,勇當「百姓心」;其六,晚年徹底認同了現代民主法制的政治理念,堅持反對「新凡是」,呼籲進行「三權分立制約權力的政治體制改革」,慧解「和諧社會」的關鍵是民主富強——「和」左邊為「禾」,右邊是「口」,即人人有飯吃:要大力發展經濟;「諧」左邊為「言」,右邊為「皆」,即人人有言論自由。如果不迅速徹底改變貧民沒有飯吃,平民沒有思想自由的專制體制,空談什麼「和諧社會」,只能是葉公好龍或別有用心。

平民百姓自由可以悼念任仲夷的民主共生社會一定會到來!

轉自《動向》12月號(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任仲夷等五名老幹部辭去《同舟共進》顧問職務
金鐘談《開放》2004年12月號內容
中共元老任仲夷評鄧小平文章引起風波
朱健國:向任仲夷請教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巴二千飛彈襲以色列 350枚炸自己
【時事軍事】B-21轟炸機明年首飛 飛龍-2湊熱鬧
【財商天下】腦力賭未來 美團敗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