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樟旺案:當事人向浙江省監察部門緊急申請

標籤:

【大紀元8月9日訊】
浙江省監察廳:
麗水市監察局:
龍泉市監察局:

浙江省麗水地區龍泉市巖樟鄉金沅村姚坑自然村共有26戶100餘村民,因地僻山高,路小道險,村民與外界物品流通只能用肩挑手提的方式,村民生活和經濟發展非常困難。由於該村是自然村,未能列入政府康莊工程,為圖自強,村民們多年來一直努力開鑿道路,曾籌到10餘萬元資金,但終因工程浩大資金不足,開路打洞僅100餘米即半途而廢。後多方聯繫到遂昌縣龍洋鄉黃塔村梅善良、林樟旺、林樟法、毛根壽等人,在2004年1月18日,該村20多名村民代表甲方姚坑村與梅善良為代表的乙方簽訂了《關於修造黃塔至姚坑機耕路的合同》,約定由乙方出資修造一條由遂昌縣龍洋鄉黃塔村壟下口至龍泉市巖樟鄉金沅村姚坑自然村屋內田(土名:大沅田)的機耕路,並明確規定:「凡是屬於龍泉市姚坑管轄範圍內的林地手續等政策性事項由甲方(姚坑村)負責;凡是屬於姚坑村的林地、田地、墳地、遷移、青苗、樹木的補償,障礙物的拆除,全部由甲方負責辦理」。因為姚坑村作為修建機耕路的發起人和受益人,卻又缺乏修路資金才找到乙方出資的,因此合同約定,乙方的投資,通過機耕路峻工後對出村貨物收取一定費用的方式回收。

合同簽訂後,乙方根據合同投資了50多萬元(施工30多萬,政策性支出及給予姚坑村民的補償金10餘萬元。)。當基本通路時,龍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於2005年4月20日,以「非法佔用耕地罪」(後又改為「非法侵佔農地罪」),對林樟旺、林樟法、毛根壽、梅善良四人予以刑拘。4月30日,在沒有作出任何事實說明,也未經任何法定程序的前提下,即以「治安」名義,向林樟法、毛根壽、梅善良等三人家屬索取了6萬元所謂「預交款」現金,並分別收取了林樟法、毛根壽、梅善良等三人各5000元取保候審金後,對林樟法、毛根壽、梅善良三人給予取保候審,對林樟旺報捕。並以「防止發生社會危險性」為由, 拒絕當事人林樟旺親屬和律師的取保候審申請。

根據根據我國《土地法》,土地分為農用土、建設用地和未利用地。根據國土資源部、農業部( 2001)255《土地分類》通知中明確規定,鄉村道路《含機耕路》屬於農用地。《刑法》第342條規定「違反土地管理法規,非法佔用耕地、林地等農用地,改變被佔用土地用途,數量較大,造成耕地、林地等農用地大量毀壞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構成「非法佔用農用地罪」的必要前提條件是「違反土地管理法規」,這指的是國家法律和國務院行政法規,目前有效的法規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實施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森林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森林法實施條例》,而姚坑村民利用荒地、林地修自然村間的農村道路,是非建設用地,沒有改變土地所有權、使用權屬性,沒有改變農用地性質,不屬於國家土地法規調整的範圍,沒有違反國家土地管理法規,根本不存在違反刑事法律的問題! (詳見律師建議書)

浙江省龍泉市森林公安分局周光明等人卻無視法律規定,非法對梅善良等三人刑拘和對林樟旺進行長期羈押,已構成非法拘禁罪!

與此同時,浙江省龍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利用刑事強制手段將當事人羈押後向他們家屬索取6萬元「預交款」現金的做法,更是沒有法律依據的超越職權的違法只舉!為此,當事人在2005年5月10日至30日,分別向有關部門發出了《申訴書》,表示了質疑。因為:

1、既然仍然能夠以收取「辦手續的預交款」的方法來補辦手續,說明說明修路行為不屬於刑事犯罪,而是可補辦合法手續的行政程序瑕疵行為。那麼,龍泉市森林公安分局怎麼能夠濫用刑事強制手段逼迫當事人補辦完全不屬於公安機關法定職責,而是屬於土地局和林業局管轄範圍內的法定手續呢?

2、即使是可以辦手續,也不是由龍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負責辦理,而是由土地局和林業局辦理,龍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有甚麼法律依據和理由向當事人索取該6萬元「預交款」呢?辦手續如何又會以「治安」名義辦理? 而且那條小小機耕路施工投入才30餘萬,該機耕路總長7公里,經過遂昌縣、龍泉市,龍泉地段3.9公里,龍泉方面僅辦手續居然要10多萬?龍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的行為構成了超越職權的違法之舉。

3、假設當事人行為已經觸犯刑法,尚未經法院判決無罪,公安機關又如何能夠幫辦合法手續,犯罪嫌疑人又如何可以用交錢的辦法免於刑事處罰呢?

4、中國有哪條法律規定公安機關可以以「治安」的名義收取屬於土地管理部門和林業灌錄部門才有權收取的辦理手續的「預交款」呢?

為了瞭解處罰的依據和事實,以維護自己合法權益,我們在2005年6月2日,向龍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等部門再次遞交《請求立即澄清林樟旺等人修路一案的法律性質》,要求相關部門澄清事實和依據,但至今未能得到任何答覆,我們得到的答覆僅僅是龍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毫無任何法律依據的所謂「退款通知書」。龍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的行為構成行政不作為。

綜上所述,我們認為,龍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於2005年4月30日以「治安」名義向林樟法、毛根壽、梅善良等人共收取的6萬元現金的行為,已經構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74條所規定的敲詐勒索罪。其收錢放人行為,已經屬於司法機關的濫用職權、綁架勒索行為。

還有,林樟旺被刑拘後,龍泉市森林公安分局局長周光明曾通過其小舅子、本案經辦人徐志偉收取林樟旺家屬四條大中華外加500元現金共價值2300元,該局還試圖通過「中間人」向林樟旺家屬索取26萬元巨款,說13萬算作罰金,另13萬算作修路審批費。如果同意,一切好說。可見林案一開始不過龍泉森警勒索的藉口而已。至此,龍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以法律的名義對林樟旺等當事人進行敲詐勒索的真實動機和目的已暴露無遺。

由於林樟旺等人仍然被龍泉市公安分局刑事羈押,而綁架勒索人又是龍泉市公安局分局(從他們的退款說明可證實),為確保林樟旺等人不是被綁架勒索犯偵查或報復,我們要求公安部門立即採取緊急措施,在未能查清是誰參與敲詐勒索前,中止龍泉分局相關人員相關職責。

鑒於事實嚴重,並已經對當事人人身自由、財產,甚至生命安全都造成了巨大損害以及損害仍然還在惡劣地持續,而且,當地有關部門,包括麗水地區林業公安處也具有包庇犯罪嫌疑人綁架勒索的事實,因此,我們當事人特此向浙江省行政監察機關——浙江省監察廳、麗水監察局和龍泉市監察局發出緊急申請:

我們請求浙江省監察廳、麗水監察局和龍泉市監察局按照我國憲法和法律的規定,嚴格履行行政監察職責,迅速啟動行政監察程序,對龍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周光明等人濫用職權非法拘禁、徇私枉法、敲詐勒索等違法犯罪行為展開調查,進行政監察。

我們提出這一緊急申請的法律依據有:

一、《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41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對於任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有提出批評和建議的權利;對於任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的違法失職行為,有向有關國家機關提出申訴、控告或者檢舉的權利。對於公民的申訴、控告或者檢舉,有關國家機關必須查清事實,負責處理。任何人不得壓制和打擊報復。」

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監察法》第18條第1款:監察機關為行使監察職能,履行下列職責:(一)「檢查國家行政機關在遵守和執行法律、法規和人民政府的決定、命令中的問題。」

三、《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監察法》第23條第1款: 「監察機關根據檢查、調查結果,遇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提出監察建議:(一)拒不執行法律、法規或者違反法律、法規以及人民政府的決定、命令,應當予以糾正的。」

四、《中華人民共和國警察法》第42條:「人民警察執行職務,依法接受......行政監察機關的監督。」

因此,我們受害人及家屬依法向我省行政監察機關——浙江省人民檢察院、麗水市人民檢察院和龍泉市人民檢察院發出緊急申請:請三級人民檢察院嚴格履行法定職責,按照中國憲法和法律的規定,對龍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濫用職權非法拘禁、徇私枉法、敲詐勒索的違法犯罪行為展開司法調查,公佈調查報告,還原事實真相,並對龍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發出法律監督書,以鞏固我國法治建設的成果。

申請人:

余建英,女,漢族,住遂昌縣龍洋鄉黃塔村,系林樟旺之妻。

林樟法,男,漢族,住遂昌縣龍洋鄉黃塔村。

梅善良,男,漢族,住遂昌縣龍洋鄉黃塔村。

毛根壽,男,漢族,住遂昌縣龍洋龍黃塔村。

遞交申請書的時間: 2005年8月8日

附:

1、龍泉市森林公安分局收款收據複印件

2、龍泉市森林公安分局通知(關於退回6萬元通知)複印件

3、龍泉市公安局起訴意見書複印件

4、毛根壽等當事人:龍泉公安起訴意見書中提及有關問題的經過和事實說明

5鄭俊偉律師:對龍泉市公安局起訴意見書事實認定方面的意見

6楊興錄律師:林樟旺等涉嫌非法佔用農地罪案律師建議書

7、首屆林樟旺案研討會紀要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港媒:電池廠污染 浙江爆發反污染騷亂
浙江村民抗議電池廠污染環境
【嚴正學行為藝術】二審審判紀實
中國華東女籃隊將首度赴台角逐瓊斯盃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重判任志強 習近平內外開戰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會主義古巴的老兵致辭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講:中共滲透美國
【薇羽看世間】金斯伯格去世 「遊戲」反轉
【有冇搞錯】中共治港四大失敗
【珍言真語】盧俊宇:匯豐涉洗錢醜聞 兩面受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