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餓鬼》書評:毛澤東時代的大饑荒

丁抒

人氣 44

【大紀元3月13日訊】如果中國這場人類歷史上最慘重的饑荒仍然不為人知的話,這本身又是一個悲劇。因為如果這場災難繼續被掩蓋,那麼這個國家將不可能從中吸取教訓......

詳述一九六0年中國大饑荒的專著《餓鬼──毛時代大饑荒揭秘》(賈斯柏.貝克著,姜和平譯,紐約明鏡出版社,二00五)刊行問世。這是一部值得細讀的好書。

死於大饑荒的人在三千萬以上

一九六0年,距今雖已四十六年,可一提起「一九六0年」這個詞,大多數五十歲以上的中國人仍然馬上會與「饑餓」二字聯繫起來。不過,由於中共政府成功地將中國社會隔絶成城、鄉兩個世界,當時絶大多數城裡人甚至不知道那場大饑荒。我就是遲至一九六八年才聽說大饑荒慘劇的。

那年秋天,我被派到安徽當塗縣境內的南京軍區丹陽湖軍墾農場「接受再教育」,與三位安徽六安縣籍的士兵同居一室。在談天中,他們分別將自己家中在那場飢饉中遭到的災難告訴我,我才對一九六0年的大饑荒有了些許瞭解。

現在,對於一九六0年前後因毛澤東發動大躍進運動而引致許多中國農民及其家人活活餓死的事,已經不再是秘密。中國官方對此的說法叫「非正常死亡」。但是,關於三年大饑荒的死亡總數仍然沒有公開。

不過,當代嚴肅的學者,歷史學家都已肯定,這是人類史上死人最多的一次。至於死亡人數,多數學者估計在二千多萬到四千萬之間。筆者認為,死於一九六0年前後大饑荒的人數在三千萬以上。《餓鬼──毛時代大饑荒揭秘》的作者賈斯柏.貝克則認為:

從道義上說,這類(關於餓死人數的)爭論是毫無意義的。無論是餓死三千萬人還是四千多萬人,中國都成功地掩蓋了這場歷史上最慘重的大饑荒,並且長達二十年。僅就數字來看,歷史上的任何其它事件都無法望其項背。

人類歷史上空前的大饑荒

這場大饑荒之慘烈,在人類歷史上絶對是空前的。

譬如四川灌縣,拜都江堰所賜,從未被饑饉光顧。一九五八年三月毛澤東曾興致勃勃地驅車到蓮花村和都江堰參觀,感歎道:「灌縣是個好地方嘛,山青水秀喲!」就在這從兩千年來一直旱澇保收的好地方,四萬多人餓死,超過該縣人口的百分之十。

又如貴州遵義,是所謂「革命聖地」,以一九三五年一月中共在此地開會、毛澤東奪得領導權而聞名。但毛澤東革命成功十年後,遵義地區卻成了人間地獄。僅在一九六0年內就死亡七萬一千八百多人,約佔人口的九分之一。

其實,當時的中共中央領導人並非不知情。據毛澤東當時的衛士長李銀橋回憶:一九五九年十月,各地餓死人的絶密電報已經到達中南海中共政治局常委們的辦公室。一九六0年二月,國務院中共中央派到河南信陽的調查組就已發現,該地餓死的人高達百萬。

當時的國家主席劉少奇的老家在湖南寧鄉炭子沖。一九六一年五月初,劉回老家搞調查時,一個幹部告訴他,該村餓死了十幾口人。

一九六一年春,毛澤東的秘書胡喬木到毛的老家湖南湘潭及毛的外婆家湘鄉縣調查。他發現,「湘鄉縣也有餓死人的事,而且比原以為情況比較嚴重的寧鄉縣更甚。」「湘鄉......其嚴重不下於湘潭,而在去年年底還大量死人這一點上還有過之。」

一九六二年初中共中央工作會議期間,劉少奇曾這樣批評安徽省委:「我問你們死了多少人,你們說向中央報告過了,一百一十幾萬,誰相信?你們心中有數,可就是不說老實話。」據後來擔任安徽省委第一書記的萬里透露:「光安徽省的所謂非正常死亡人口有三四百萬。」

隱瞞真相拒絶一切國際援助

不過,中共中央僅要求下面各省說老實話,自己卻對國際社會隱瞞真相。貝克先生在書中指出:就是在一九六0年,中國當局相繼邀請一些國際「友好人士」訪華。美國作家埃德加.斯諾、女記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以及華裔女作家韓素音,在中國政府精心照顧下周遊全國。他們訪華後向外宣傳說:中國沒有發生饑荒,沒有人餓死......。

直到一九六一年初,中國政府才在國際上承認糧食短缺。這時,國際社會已經準備提供援助。但是,據貝克先生在《餓鬼》中說:中國政府嚴峻而輕蔑地拒絶了一切援助,甚至也拒絶了一些中立的國際組織,如國際紅十字會的援助。中國紅十字會致電日內瓦的國際紅十字會稱:......「在我國沒有發生饑荒。」

賈斯柏.貝克這本書的貢獻還在於,書中明確說明:和愛爾蘭(一八四五年馬鈴薯)大饑荒與印度(一八九六年到一八九七年)大饑荒不同的是,毛的大饑荒完全是人為的。中國處於和平年代,既沒有病蟲害影響收成,也沒有罕見的大旱大澇。

大饑荒實質是「共產風」人禍

一九六0年前後的三年間,全國並沒有嚴重的自然災害,屬於正常年景。「三年自然災害」一說,是中共編造出來的。

其實,就連毛澤東也知道不存在什麼「三年自然災害」。一九六一年,他在中共八屆九中全會上承認:「困難主要不是來自天災,而是來自『共產風』和瞎指揮的人禍。」不過,他說「人禍」是下面的幹部刮共產風、瞎指揮造成的。直到毛澤東死後,當時的中共副主席陳雲才說,造成饑荒的原因「主要是當時中央主要領導的錯誤。」這個「主要領導」,正是毛澤東!

《餓鬼》一書也揭穿了這個彌天大謊。書中指出:中國中央氣象局編輯出版的一九五八年到一九六二年全國旱澇氣象資料顯示,這幾年氣候沒有異常。相比毛統治的其它多數年份,偏巧在大饑荒年代的自然災害更少。一九六0年全國一百二十個氣象台中,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地方氣象台有旱情記載。其中有八處氣象台報告有嚴重旱情。

對於大饑荒之成因,貝克先生一針見血地指出,毛澤東沿用斯大林的法子,通過壟斷農產品的購銷,榨取農民,以取得資金,投入到重工業。為此,《餓鬼》書中有一章《蘇聯的饑荒》,詳述斯大林統治下的三十年代數百萬烏克蘭人餓死的大饑荒,並清晰指出:毛時代大饑荒的起因和蘇聯歷史上的饑荒類似。(蘇聯)政府的橫徵暴斂和巧奪豪取是前所未有的大饑荒之主因。中共領導層中......應該有不少人聽說過蘇聯饑荒的情況。......然而,令人驚訝的是,毛無視中國共產黨內的不同聲音,一意孤行地重蹈了斯大林的覆轍。

常有國人自責我們這個民族健忘。對此,《餓鬼》一書的作者頗為悲觀。他在書中說:看來,今後也不會為大饑荒的受難者建立博物館以示紀念,那些不幸死於饑餓的數千萬生命似乎注定成為餓鬼冤魂。

不過,該書結尾的幾句話卻是我們的警世明言:如果中國這場人類歷史上最慘重的饑荒仍然不為人知的話,這本身又是一個悲劇。因為如果這場災難繼續被掩蓋,那麼這個國家將不可能從中吸取教訓,他們也不會認識到,只有在封閉的社會,才會發生幾千萬人餓死的悲劇。

一九六二年初,前中共副主席劉少奇對即將就任中共安徽省委第一書記的李葆華說:「回去以後,把前三年的歷史寫本書。如果勇敢些,就把它編劇演。再勇敢些,就立碑傳給後代。」如今,賈斯柏.貝克先生替中國人把那三年的歷史寫出了一本書。希望此書的刊行,將激勵更多的「揭秘」問世。

原載《動向月刊(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韋拓:從下滑到坍塌 國足告別世界盃之路
林一山:被歷史選中的上一代香港人
林一山:港人何以為信念從沒退後?
【名家專欄】你的口罩為什麼是中國製造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各地反抗風起雲湧 官媒刷屏吳亦凡
【新聞大家談】千萬攝像頭下 中國少年失蹤疑雲
【財商天下】急推個人養老金 中共「割韭菜」新招
【馬克時空】美英法意5航母聯演 向俄國秀肌肉
【未解之謎】失落的地球真相(2)跨越維度的時空門
【全球新聞】中共重判吳亦凡 殺雞儆猴給誰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