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佛法是關於宇宙奧秘的大科學

——走近法輪功(5)

唐子

人氣 5
標籤:

【大紀元7月12日訊】第二次讀《轉法輪》,我沒再跳過「論語」,讀了第一遍我便知道自己第一次閱讀時為甚麼會與《轉法輪》失之交臂?我被書裡九講採用的語言形式障礙住了。從「論語」讀起,八百餘字佛法是關於宇宙奧秘的大科學的論述把我一下就鎮住了。

「佛法」是甚麼,李老師八百餘字就簡明扼要地回答清楚了,實在讓我佩服。

之前不久,妻子床頭經常放一本厚厚的佛經,有天中午我心血來潮翻了大約一小時。因為是文言文,得研讀揣測,讀了十多頁便讀不下去了,我就像孔子告別老子一樣別了這本佛經。我知道,除非僧侶,一般人學做人讀我寫的公民教育讀本就夠了。唐子雖非佛陀,卻也老子、孔子等子輩人物,為甚麼不讓人研讀我?也曾經翻了一下南懷謹先生的《圓覺經略說》,前言說《圓覺經》文字優美,讀來真是一大享受,當即想那又何必讀南先生的講解?讀經是享受,讀解經是享用麼?我讀《圓覺經略說》才讀到佛經翻譯在中國,就從鳩摩羅什一下跳去《天龍八部》,想起金庸虛構的鳩摩羅什渾身功力被段譽吸盡的故事。既然都是一孔之見門派雜學,我便放下下次見到某活佛跟他較量佛學的想法,各談各的就行了。

讀《轉法輪》之「論語」,我一氣讀下來,沒有文字詞句障礙,頓覺深奧的明白,沒有停頓地就讀到第一講去了。我牢記了一個法輪功學員提醒我的話:別去摳字思詞琢磨句子,通讀全書之後再重讀的時候就會又有心明眼亮的地方,那是真明白。我就這樣逐字逐句地把《轉法輪》九講讀完了,沒有跳過一個字,沒有漏掉一句話。記憶中,我好像讀初中時就沒這樣讀過一本書了。對共產黨還有幻想時,讀《資本論》和《反杜林論》我也不時地駕乘跟頭雲,只在景致好看的地方駐足,背讀幾句。快五十歲了再小學生似的讀書,這就是放下自我啊,原來如此。

我第二遍讀「論語」時,依然有深奧的明白這一新奇感覺,卻清晰地知道:《轉法輪》不是在講氣功健身,也不是在教尋常人如何做人,是在講度人的佛法;法輪功不是教煉功者如何練氣進入恍兮惚兮狀態的氣功,而實實在在是心功,即度人走出常人的地球思維及愚見的大法,實實在在的名字不叫「法輪功」,叫「法輪大法」。

天!如此機緣我竟然從1992年5月,蹉跎到2005年10月,整整13年半啊。這13年半我被中共的黨文化玩弄著,在社會上,唐僧、孫悟空、豬八戒、沙僧、白龍馬,甚麼角色的苦和樂沒有品嚐過,最後卻空去空來,還是一文人騷客。中共的邪靈本質,我可是深刻地體會到了。如此切身體會,放眼望網絡報紙上、電視廣播裡,文人騷客、狂士斗者,無論他多麼反共,無論他多高文憑,無論他自我多高、信甚麼宗教,無緣讀到《轉法輪》之論語,或讀《轉法輪》之「論語」放不下「高貴」的自我,他就依然被中共玩著,開洋車伴美女還是一個不幸者,真為他們悲哀。

我也為我悲哀:地球知識——哲學和科學——不過宇宙奧秘的局部,是肉眼所見的感知,是身體思維的淺識,導人於不思修煉的盲途中。我卻迷在常人的知識中因其多沾沾自喜。我一向以博學而驕傲,而今卻是悲哀:就是把地球人的知識學完也還是常人啊。這麼淺顯的道理如今才明白。這是一件多麼不幸的事啊。

人啊人,我們的正常思維是怎樣喪失的啊?能寫出文筆曉暢、符合語法的《轉法輪》之「論語」,關於宇宙奧秘的大科學800餘字明晰地講出來,能把十幾萬字的《轉法輪》的精要含在其中,能讓你讀萬遍依然可以不厭、可以有領悟不盡的宇宙法理,我和許多似我的人竟然要求李先生也我們似的去獲取一個大學以上的文憑?沒有這個文憑跟我們華山論劍,鬥出個第一來,憑甚麼我們就來讀《轉法輪》?我似乎看到天上神佛在我這樣想時在搖頭歎息。「用現代的規範詞彙根本就無法表達大法在更高不同層次的指導和法在每一層的表現,以至帶動學員本體與功的演化與提高這種實質的變化。」李老師這話,不修煉的學子有幾個能夠懂得?

法輪大法是不是最精深的佛法,讀「論語」百遍每遍都有新領悟,就切實地體會到了。佛法不是用來研討和爭論的,是用來修心和領悟的,在放下執著、淨化自我過程中讓身心都發生實質性的變化:不僅健康永遠,而且慧眼看宇宙,走出「地牢」。讀「論語」第一遍就知道常人是畫地為牢上不了天的生命,須佛來度才能回天。成語裡有回天乏術之語,修煉中卻有回天有法之路,這就是法輪大法之佛法。

佛法是甚麼?是佛教哲學嗎?是佛經教理嗎?這是「論語」明確提出來的問題。如果我是佛教徒,我不回答或回答錯誤,我就依然是個常人。

佛法是甚麼,真真切切是科學,非現象實證之小科學,乃宇宙奧秘之大科學。

「『佛法』是從粒子、分子到宇宙,從更小至更大,一切奧秘的洞見,無所不包,無所遺漏。他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層次的不同的論述,也就是道家所說的『道』,佛家所說的『法』」。

「論語」的這段文字我讀過50遍還不止了,依然似懂非懂卻能繼續不厭其煩地讀,心胸的確博大了許多,原來總愛文槌敲人當棒喝一休的老和尚,現在不了。現在我發現:放下棒子做一休,讓佛法取代老和尚,洞見的宇宙奧秘更多。

將實證科學擺到知識最高的位置,用來打壓所謂「佛法迷信」,不僅是迷信,還是邪信。科學迷信跟宗教迷信一樣是常人的迷途。宗教迷信迷在信而不修的廟裡,所以我就親眼見到一位廟裡的處長和尚拿手機跟他的小情人甜蜜蜜、色迷迷。科學迷信迷在理論和實驗裡,只相信宇宙飛船才能飛到其它星球,以為電腦發達了就可以替代人腦。實證科學沒法解決有生之年地球人去銀河系之外的星球上的問題。因為它甚麼都要看見,都要研究,在爭論中消耗心智力量,結果只能見到自己學到的那麼一點知識而已,超出自己肉眼所見或腦力想像的空間,就情脆智弱。所以就有盧剛承受不了別人比他強就開槍殺同學和導師的博士生現象。

「現代人類的知識,所能瞭解的只是極淺的一點點而已,離真正認識宇宙的真相,相差甚遠。有些人甚至不敢正視,不敢觸及,不敢承認客觀存在現象的事實,是因為這些人太保守,不願改變傳統的觀念去思維。要完全揭開宇宙、時空、人體之迷唯有『佛法』,他能區分真正的善與惡、好與壞,破除一切謬見,而予以正見。」“論語」裡這段文字看似簡明,卻深奧得人即使回到天上依然還領悟不盡。只求知識是不夠的,還須「區分真正的善與惡、好與壞,破除一切謬見,而予以正見」。善博士才會珍惜自己的生命也珍惜他人的生命,怎會因爭執而殺妻?

在一遍又一遍地重複閱讀《轉法輪》中的「論語」,我的知識有了傾覆性的擴大增容。比如哲學世界觀,從水本原到火本原到氣到原子到理念到存在到神,數百位有名的哲學家汗牛充棟的著作,洋洋灑灑上億還不止的文字,其實盡在「真善忍」的宇宙佛法中。哲學家的誤區是:在情和名的驅動下爭執,為真理而不善不忍,雖然給人類奠定了知識文化的基礎,卻也將人的智慧引入了文化的「地牢」中 ——佛教和基督教哲學化之後也不能倖免——逐漸遠離信神和修煉的人生大道,物質世界越來越重要,要麼不信神要麼僅僅作為追名逐利的文化名詞。於是哲學家死了,科學家雄起,自由民主對中共邪惡軟弱無力。現在的情形越來越明瞭:惟有除滅中共邪靈,哲學和宗教才能在佛法的熔煉中得到新生:哲學成為先知的搖籃,宗教成為聖賢的搖籃。科學在哲學的引領和宗教的監護下發展。

佛法是關於宇宙奧秘的大科學,以正見引領地球人超越物質世界的局限,去慧眼洞見另外空間中客觀存在的事物,使地球上的不明現象變得透明,可以解釋,使人類不用宇宙飛船也可以上天入地。法輪大法就是這樣博大而精深的佛法。

法輪大法,求大智慧者能不十遍、百遍、千遍地走近他以求宇宙的奧秘和生命的真諦嗎?誰只要真心尋覓宇宙的奧秘和生命的真諦,《轉法輪》首講就給他。(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七尺男兒無端被抓 相隔四月不識親娘
林牧張鑒康將繼加拿大之後追究迫害真相
播下真善忍的種子
綁架教師黨秀麗 副省長李玉妹遭追查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暗劍無人機嚇壞美軍?吹15年無影
【時事縱橫】疫情逼京深停航 親共世衛專家涼了
【拍案驚奇】比特幣成中共死敵 誰放料董外逃?
【唐浩視界】美250萬疫苗援台 破中共統戰三陰謀
【有冇搞錯】文革2.0 大陸再批愛因斯坦
【秦鵬直播】崔天凱離職 石正麗夥伴被柳葉刀除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