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營銷系列】塗錯漆的喬治亞房子和亂開藥的陝西醫生

謝田

美國社會的管理﹐在聯邦之下有州政府﹐州之下有郡政府﹐如果你住在城市的範圍之內﹐市府也管得着你。一般來說﹐各級政府各抽各的稅﹐各有各自管轄﹑服務的範圍。郡政府之下﹐則往往是最基本的社會單元﹐居民小區(Subdivision)。

我們所在的小區叫蓋茨(The Gates)﹐跟比爾-蓋茨的姓氏一樣﹐不過跟這位微軟的創始人沒任何關係。有一年﹐突然想嘗試美國的基層民主﹐就報名競選了小區的管理機構 – 房主協會(HOA)的理事會。結果給選上了﹐當了副主席﹐任期一年。一年任滿後﹐將自動獲任主席。

理事會該是相當于中國的居委會吧﹐但我們不能象“小腳偵稽隊”一樣管別人的私事﹐只有服務社區的責任﹐可以決定會費多少﹐幾萬美元的經費怎麼支出﹐小區游泳池﹑公共綠地怎麼處理。我們社區算小的﹐大社區動輒有幾百﹑上千戶人家﹐經費有上百萬美元之多﹐但管理的方式是一樣的。

在美國﹐雖然房子的產權是絕對私有的﹐但房子外面塗什麼顏色的漆﹐你自己還不能完全做主。如果你塗成鮮艷的粉色﹐會影響整個小區的美觀和房子的價值﹐那就不行。那次﹐社區內一家印尼來的新移民﹐就把房子外面漆成了土黃色﹐看起來很紮眼。理事會討論了這件事﹐最後決定要印尼人按規定許可的顏色重新漆過。這是一個很痛苦的決定﹐因為要多花人家幾千美元。雖然我們不太情願﹐但按規則辦事也不得不做。

關於中國社會基層的管理﹐華爾街日報最近有個例子﹐很有意思。

西安東南有個叫新蓮(音)的村子﹐有1600名村民。2003年﹐哈佛公共健康學院華裔經濟教授威廉姆‧蕭(William C. Hsiao)對中國的醫療體制產生了興趣﹐試圖進行一項改革試驗。今年71歲的蕭教授生于中國﹑長在紐約的皇后區。有趣的是﹐他牽頭的這個試驗項目居然被允許“裡通外國”﹐在醫療委員會中﹐得以自由的“干涉中國內政”。

蕭教授發現﹐70年代90%的中國農民可得到健保的支持﹐而今天只有很少一部份人可以受惠。現在讓農民買醫療保險很難﹐因為他們懷疑這錢都進了貪官的腰包了。而且﹐村裡的醫生往往以開藥方﹑賣藥來賺錢。世衛組織的報告說﹐中國農村有嚴重的亂開處方現象﹐藥價加碼達40%-80%。還有﹐農村醫生為流感病人所開藥品的六成﹐都是根本不必要的。

新蓮的試驗計劃中﹐每人每年的保費不到五美元﹐一半農民支付﹐一半由蕭教授籌集的私人基金負擔。每村選一個人進入委員會﹐由委員會管理健保計劃﹐負責聘任或解僱醫生﹐懲罰亂開處方﹑因為小感冒就要病人打點滴的醫生。兩年前﹐委員會居然行使權力﹐罰了某醫生100塊人民幣﹐因為他亂開藥。

蕭教授認為﹐試驗最重要的﹐是民主和責任制的引入﹐人們自我管理﹐“農民自己決定如何管錢﹐如何花錢。”從社會管理角度看﹐這可是中國老百姓一個偉大的勝利。中國衛生部的發言人說﹐政府在“密切注意”蕭教授的試驗。如果成功﹐可能“會納入未來農村醫藥政策的制訂中去。”

令人關注的是﹐新蓮試驗已經結束﹐美國人撤走了。現在呢﹐正由當地政府接管﹑運作這個方案。這個民主﹑自治的試驗田和“特區”的未來會如何呢﹖不得而知。管理人員﹑管理研究者﹐對此都饒有興趣﹐人們會繼續密切的觀察。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市場營銷系列】美國失利的CA與中國碰壁的雅虎
【市場營銷系列】日本木屐和中國緞鞋的落差
【市場營銷系列】新年禮物的溫馨與創新的甘苦
【市場營銷系列】清水的希爾頓旅館和曼哈頓的萬豪酒店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最新中共禁歌《玻璃心》藏玄機
【拍案驚奇】習近平當局談「東漢政變」
【方菲訪談】程曉農:中共拉閘限電給誰看?
【橫河觀點】誰是孫力軍政治團伙 料將被大清洗
【探索時分】航空母艦出雲號 日本的航母之路
【財商天下】最後續命藥 中共房地產稅動真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