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营销系列】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谢田

美国社会的管理﹐在联邦之下有州政府﹐州之下有郡政府﹐如果你住在城市的范围之内﹐市府也管得着你。一般来说﹐各级政府各抽各的税﹐各有各自管辖﹑服务的范围。郡政府之下﹐则往往是最基本的社会单元﹐居民小区(Subdivision)。

我们所在的小区叫盖茨(The Gates)﹐跟比尔-盖茨的姓氏一样﹐不过跟这位微软的创始人没任何关系。有一年﹐突然想尝试美国的基层民主﹐就报名竞选了小区的管理机构 – 房主协会(HOA)的理事会。结果给选上了﹐当了副主席﹐任期一年。一年任满后﹐将自动获任主席。

理事会该是相当于中国的居委会吧﹐但我们不能象“小脚侦稽队”一样管别人的私事﹐只有服务社区的责任﹐可以决定会费多少﹐几万美元的经费怎么支出﹐小区游泳池﹑公共绿地怎么处理。我们社区算小的﹐大社区动辄有几百﹑上千户人家﹐经费有上百万美元之多﹐但管理的方式是一样的。

在美国﹐虽然房子的产权是绝对私有的﹐但房子外面涂什么颜色的漆﹐你自己还不能完全做主。如果你涂成鲜艳的粉色﹐会影响整个小区的美观和房子的价值﹐那就不行。那次﹐社区内一家印尼来的新移民﹐就把房子外面漆成了土黄色﹐看起来很扎眼。理事会讨论了这件事﹐最后决定要印尼人按规定许可的颜色重新漆过。这是一个很痛苦的决定﹐因为要多花人家几千美元。虽然我们不太情愿﹐但按规则办事也不得不做。

关于中国社会基层的管理﹐华尔街日报最近有个例子﹐很有意思。

西安东南有个叫新莲(音)的村子﹐有1600名村民。2003年﹐哈佛公共健康学院华裔经济教授威廉姆‧萧(William C. Hsiao)对中国的医疗体制产生了兴趣﹐试图进行一项改革试验。今年71岁的萧教授生于中国﹑长在纽约的皇后区。有趣的是﹐他牵头的这个试验项目居然被允许“里通外国”﹐在医疗委员会中﹐得以自由的“干涉中国内政”。

萧教授发现﹐70年代90%的中国农民可得到健保的支持﹐而今天只有很少一部分人可以受惠。现在让农民买医疗保险很难﹐因为他们怀疑这钱都进了贪官的腰包了。而且﹐村里的医生往往以开药方﹑卖药来赚钱。世卫组织的报告说﹐中国农村有严重的乱开处方现象﹐药价加码达40%-80%。还有﹐农村医生为流感病人所开药品的六成﹐都是根本不必要的。

新莲的试验计划中﹐每人每年的保费不到五美元﹐一半农民支付﹐一半由萧教授筹集的私人基金负担。每村选一个人进入委员会﹐由委员会管理健保计划﹐负责聘任或解雇医生﹐惩罚乱开处方﹑因为小感冒就要病人打点滴的医生。两年前﹐委员会居然行使权力﹐罚了某医生100块人民币﹐因为他乱开药。

萧教授认为﹐试验最重要的﹐是民主和责任制的引入﹐人们自我管理﹐“农民自己决定如何管钱﹐如何花钱。”从社会管理角度看﹐这可是中国老百姓一个伟大的胜利。中国卫生部的发言人说﹐政府在“密切注意”萧教授的试验。如果成功﹐可能“会纳入未来农村医药政策的制订中去。”

令人关注的是﹐新莲试验已经结束﹐美国人撤走了。现在呢﹐正由当地政府接管﹑运作这个方案。这个民主﹑自治的试验田和“特区”的未来会如何呢﹖不得而知。管理人员﹑管理研究者﹐对此都饶有兴趣﹐人们会继续密切的观察。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市场营销系列】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市场营销系列】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市场营销系列】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市场营销系列】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最热视频
【未解之谜】穿越时空 二战飞行员的奇遇
【新闻大家谈】专访廖天琪:六四和中共决裂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