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過渡政府第十九次新聞發佈會紀要

人氣 1

【大紀元10月9日訊】(2008年9月29日 星期一)

☆ 本次新聞發佈會問題導讀:

1、 中共現在正在污蔑奶農,奶業市場正在黑社會化,過渡政府有何評論?

2、 中共大規模虐殺法輪功學員有目共睹,而國際媒體對此卻以迴避態度對待。過渡政府對此有何評論?

3、 面對中國社會的貪污腐敗等現象,年輕一代又該何去何從?

4、 唐柏橋先生對後奧運時期民運有利形勢的分析。

5、 請唐柏橋先生介紹一下在紐約法拉盛事件中為共作倀的劉醇逸、楊愛倫的來歷以及下場?

6、 過渡政府是否應該設立一個獎項來鼓勵民間維權抗暴,而不是等待不瞭解中國的外國人頒獎(如諾貝爾和平獎)給中國的民運人士?

7、 中國過渡政府如何在中共現行體制內通過法律途徑為嬰兒和奶農提供幫助。

8、 中國何時能夠實現民主?

9、 在中國民主和自由孰重孰輕?

伍凡先生開場綜述:各位網友、媒體記者、全國鄉親父老你們好!中國過渡政府每週例行新聞發佈會現在開始。首先針對上週的局勢,過渡政府發表了一系列表明我們的立場聲明,在這里加以重申,並就此接受大家提問。之後,針對湖南吉首事件和毒奶粉事件的進一步發展,提出我們的戰略性指導方針。

9月26日,中國過渡政府發表《和平精確摧毀有限中共目標》的聲明。在2008年初過渡政府頒布的《全國維權抗暴指導方針和操作細則》中,提出了集中各地區反共及維權抗暴力量,以和平方式摧毀中共主要目標,既各級黨委書記等。從而達到使共黨政權群龍無首,導致機構癱瘓,達成不戰而擊垮暴政的目的。2008年9月24日,湖南吉首民眾舉義再起,此次維權集會將目標就集中在中共吉首市委書記、偽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州長徐克勤身上,為和平精確摧毀有限中共目標做了典範。較之上月的和平示威方式有了顯著進步,就此我們建議吉首民眾口號鮮明的直指罪魁徐克勤!以口號為旗幟,引導群眾激情彙集、形成合力,有力打擊「七寸」目標。

對此聲明有三點建議:1. 打橫幅,使用簡單明確的口號。如吉首民眾可打出橫幅:「徐克勤,還我血汗錢!」等,將目標直指中共黨委書記,此舉將形成重大壓力迫使其或者解決民眾問題或者離開黨委書記職位。各地維權民眾亦可採用此舉,如貼標語、喊口號等,皆針對中共黨委書記個人。 2. 內部瓦解中共警察、武警等暴力機器。中共使用警察、武警等暴力機器對付民眾,這實際是中共利用群眾斗群眾之舉,因此我們不要上中共的當。維權民眾可通過打橫幅、喊口號的方式表達「我們和警察無怨無仇」,就是找黨委書記解決問題,從而瓦解中共通過暴力鎮壓民眾的做法。 3. 以各種方式規勸中共一把手、黨委書記離開崗位,以避免成為民眾和平摧毀的目標。在社會變革中,中共各級黨委書記是非常危險的目標,或成為民眾和平摧毀的目標,或成為中共替罪羊被拋出來,或成為未來中國政府首先調查處理的對象,除非自動離職,否則很難善終。希望各地維權民眾能夠因地制宜予以採用。

自9月6日新西蘭總理爆料「三鹿質量問題」以來已歷經二十餘日,百姓通過毒奶粉事件已經從共黨炮製的「奧運強國迷夢」中痛醒!中國奶製品已經受到包括華人在內的全世界人民的自發抵制。在歐盟、韓國、香港、菲律賓、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越南乃至非洲等國家和地區,中國的奶製品信譽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創,直接打擊了國內食品工業。這種趨勢正在殃及到其他類型的中國出口食品,使其在很多國家受到抵制。後奧運時期中國的國際形象更是因此而急轉直下、一日千里。

從湖南吉首維權民眾兩度奮起抗暴,足見「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中共當局對這點心知肚明。以胡溫為首的中央一再指責國務院和地方官員「麻木不仁 」,而官員們則人心惶惶,更害怕隨時丟官。中央對地方的問責正在由形式走向實質性實施。說明中共面對維權抗暴、毒奶粉等事件已經無計可施、束手無策。

由於去年胡溫防止經濟過熱、防止通貨膨脹的政策失誤,尤其是防止經濟過熱,對民間企業實行一刀切政策,導致企業資金鏈斷裂,出口減少。造成全國很多地方相當一部份工人收入驟減,甚至失業,正在水深火熱中煎熬度日。更造成了中國經濟、金融、股市、房市的衰退。這個責任現在居然被中共推給布什總統和美國的高官。在天津舉行達沃斯論壇上中共銀監會主席劉明康在會上這樣講:我們前一天從老師那裏學來的東西是錯的。說從美國學來的銀行改革、金融改革現在發現是誤入歧途。這話寓意何在呢?共黨自己做錯了決定,現在竟要把責任推給美國,美國自然不會理他。實際這是對共黨內部高層人士講的,也是講給中國百姓聽的。「你們不要怪我(胡溫),現在的局面是美國人造成的!」這簡直荒唐至極!所以這里特別的指出,中國過渡政府再次嚴正批評你們因不懂經濟和玩忽職守導致大陸經濟衰退、公眾財產貶值,由此帶來的一切後果,完全由共產黨負責!

當此時局,中國過渡政府號召民眾聯合起來針對中共惡黨以及各級黨委書記舉行罷工、罷課、罷市,維護自己的權益。

一.我們號召工人罷工。 可效仿當年波蘭團結工會,組織起獨立工會。面對共產黨,要理直氣壯、大聲喊出我們維權的聲音!由於罷工起因主要由經濟問題導致,我們可以首先提出經濟要求,之後才是政治訴求,如「反飢餓!要飯吃!反獨裁!」等。類似2002年遼陽、大慶維權罷工那樣,下崗職工組織起來抗議、遊行、示威。所以,我們認為中國發展到目前這種狀況,共產黨已經不可信任了,它無視生命、枉顧百姓死活,從毒奶粉事件中表露得淋漓盡致。所以,現在無論工人、市民自己組織起來維護合法權益是十分必要的!建立獨立工會有組織的控訴奶粉廠商、有組織的爭取失業救濟金,現在就是絕佳時機。抗暴和示威遊行要有一些內部秘密小組來運作,並全面指導抗暴運動,從而走上組織化的對抗共產黨獨裁統治的道路!

二.我們號召學生罷課。罷課起因基於:大學完全產業化,以盈利為根本目的,教育脫離社會現實。造成學子多年寒窗苦讀卻不能學以致用,反而人浮於事,成為社會閒人。全國大學生幾乎 30%畢業既失業,每年近百萬人。而且學歷欺詐氾濫,名為大專,結果發中專文憑欺詐學生和家長。即便是有了真文憑也難以就業,這不僅僅是地方學校的普遍現象,包括南京炮兵學院對地方生也是如此。收取地方學生的高額學費,名義上進了炮兵學院,但無軍籍,畢業文憑也不被承認。類似的事例近年屢見不鮮且愈演愈烈,幾乎囊括整個教育體系。從幼兒園開始,小學、中學、大學的學費一路攀昇,校、生之間的矛盾衝突逐漸激化。而世界上很多國家都實行幼兒園到中學的義務教育,甚至有的國家大學都是免費的。憲法雖然規定九年制的義務教育,但共產黨向來違憲,所以根本就沒實行過。因此家長們要和學生聯合,現在要以罷課的方式抗議校方唯利是圖欺騙的行為。達到改善教育現狀、維護學生、家長的合法權益的目的。

三.我們號召消費者罷市。 罷市直接源自毒奶粉事件。現在眾多毒食品橫行中國,毒害百姓,民眾生命安全受到嚴重威脅,百姓有權抗議市場銷售有毒食品。中國過渡政府認為:當今華夏大地萬毒叢生,而萬毒之源就是中共!因為所有奶粉廠家都由黨支部或黨委領導,生產中的事情都是黨委決定的,所以共產黨要負責!連嬰兒奶粉、歷史悠久且行銷世界的上海大白兔奶糖都有毒了!我們還能吃什麼?還能相信共黨麼 ?老百姓難道不應該罷市麼?不應該示威遊行嗎?不應該喊出「我們要乾淨食品,我們要衛生食品,我們不要吃有毒食品!」的口號嗎?以罷市的方式來向共產黨施加壓力,才能加快改變共產黨獨裁專制,推進中國的民主化進程,百姓才能有幸福安康的太平日子過。

最後,讓我們回顧歷史。從1946年開始,共產黨在國統區發動罷課、罷市、罷工,來對國民政府施加壓力。我們現在要以共之道還之共身。用同樣的方式來對付胡溫、江澤民等共黨集團,在今天也同樣是非常合適的。現在中國社會形勢彷彿又回到六十年前,老百姓同樣要求得到生活保障、健康保障、職業保障,要飯吃、反飢餓、反獨裁。因此,我們在這裡號召全國百姓起來,為了你們的今天更為了子孫萬代,挺身而出參加「三罷」。

唐柏橋先生補充綜述:

今天著重從另一個側面談吉首事件的接續發展,現在事件還在進展之中。作為過渡政府我們有責任幫助吉首民眾維權,使他們的訴求能夠最終得以實現。期待吉首能成為中國民主維權運動的一塊試驗田,產出成功模式進而推廣全國,同時也可引起各界的廣泛關注。之後,將對溫家寶在世界經濟論壇上的講話進行評論。接著講,胡佳很可能會得諾貝爾和平獎,如果得獎意義何在?我們應如何去看待?對中國民主維權又會有何種推動?就以上問題和大家一起探討。最後,就如何推廣民主維權發表自己的看法。

中國的所謂「獨立知識份子」(以下簡稱獨知)對偽政府總理溫家寶素來無反感,甚至愛戴。今天我就從世界經濟論壇上溫的講話談起,揭露家寶的真面目。世界經濟論壇(也稱夏季達沃斯論壇)是全球經濟界領軍人物和政界首腦彼此交流、宣傳理念的平台,可謂「經濟聯合國」。今年溫家寶借在天津舉辦之機,順便宣傳中共經濟和政治理念。如果您對中國實情和經濟不瞭解,很有可能被他冠冕堂皇的說辭所騙。他羅列的一系列指標、數據竟使西方對中國不甚了了的人們為之感動。但這些話在有識之士聽來卻更為心痛。如「30年前的中國是個什麼樣子?那時,我們剛剛結束了「文化大革命」,整個國家處於封閉半封閉的落後狀況,國民經濟走到了崩潰的邊緣……中國經濟連續30年保持高速增長……廣大人民群眾真正從改革開放中得到了實惠,實現了從溫飽不足到總體小康的轉變。更為重要的是,改革開放使整個社會活躍起來了,人們能夠自由地依靠自己的勤勞、節儉和智慧創造幸福美好的生活……」試問身為中共偽政府總理的溫家寶,1949年中國經濟為何沒有崩潰?瀕臨崩潰卻是中共建政29年後的1978年?瀕臨崩潰的根源又何在?大言不慚的家寶沒有明言,實際就在於中共的統治!而且沒有代表中共為它的倒行逆施所帶來的這些災難表示絲毫的歉意!反而對造成經濟崩潰的亡羊補牢當作蓋世神功來自吹自擂。不談經濟崩潰成因,只講對其的補救,無視因,強調果。這是對百姓智慧的侮辱,赤裸裸的欺騙,滑天下之大稽。足見溫家寶其人!但更使人大跌眼鏡的是他居然高調指出中共正在「努力造就人人心情舒暢、生動活潑的政治局面,促進社會和諧。」如此無恥的揭百姓瘡疤,溫的偽善暴露無遺。被鎮壓的藏胞、被打壓的維權人士、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胡佳們、楊佳母親、吉首抗暴民眾、官商勾結的受害者、強迫拆遷戶、因賣血而患愛滋病的患者、失地農民、社會邊緣的弱勢群體、上億股民……有誰心情舒暢?!難道面對此史無前例的民怨沸騰,溫家寶你就真的視而不見、充耳不聞麼?絕望之聲已遍佈神州,甚至寧願同歸於盡。這就是你所說的「心情舒暢」麼?這不是刻意羞辱國人又是什麼?!在傷口上撒鹽,使苦難中煎熬的大眾雪上加霜,是集大惡之成的共黨一貫厚顏無恥的流氓作為!溫家寶還不反省更待何時?

再有,講話中還提及政治改革,稱「要繼續推進政治體制改革和其他方面改革……沒有民主,就沒有社會主義…… 」那麼這一「政治改革」具體內容如何?溫家寶已經在前不久中央黨校的講話中披露了,未來30年中國政治改革要使黨政機構更加協調……加強黨的核心領導…… 提高黨員政治覺悟等,連人大改革都未提及。可見共黨的所謂「政治改革」實質就是機構改革!又一次證明共黨是絕對不會真正搞民主的,應該放棄對包括胡溫在內中共的一切幻想。中共自我定義的「民主」,實際是對包括中國人在內的全世界人民的公開欺騙和挑釁!更有甚者,9月25日他居然在聯大講話時向國際政要喊 話:「想想那些骨瘦如柴的母親和嗷嗷待哺的兒童,我們還有什麼分歧不能擱置,什麼障礙不能超越?」那麼當此共克時難之際,為何不能擱置與民眾的政治分歧、 超越意識形態的障礙,本著同情心釋放高智晟、胡佳們,並以愛心給予包容呢?如此為人處世又怎會被人信服?更不配做泱泱大國的總理!世界沒有忘記胡佳們,而胡溫們必遭萬世唾棄!

所以,我們要想推動歷史,讓中國向著民主方向前進。就必須看清胡溫們的邪惡本質,並且徹底揭露、打倒他們。改良還是革命?這是一個值得我們深思的百年問題,現在也還在一定程度上困擾著人們。然而,每一個致力於中國民主的人都必須明白:不要對中共當局的任何人有所「迷戀」或手下留情。我們要用最小代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橫掃千軍結束共黨暴政!只要提起中華民族的精氣神,那麼我們必將以一當萬、勢不可擋。胡佳的榜樣足可佐證這點。但如果我們反對中共,同時擁護胡溫,就是自相矛盾。試想,難道你溫家寶不知道胡佳現在身陷囹圄?難道鎮壓西藏同胞時溫家寶會不清楚?難道「六四」發生當時你溫家寶不知真相?事實上他難辭其咎!

韓國人會因無緣參加光州起義而感到懊悔。正如電影《華麗的休假》所描述的:參加這次運動的市民、老師、學生、退伍軍人為了爭取民主不惜犧牲生命戰鬥到底。是他們殺生成仁、捨生取義的壯舉激活了韓國國民的民族精神,才能在後來以和平、漸進的方式推翻軍事獨裁,實現國家民主。今天中華民族為何沒有這種精神?就是因為中共把中國人的「脊樑骨」打斷了。但是我們一定要在艱難中站起來。

我們再回過頭看吉首事件。吉首地處湘西,全稱湘西苗族自治州。湘西百年以來民風極為剽悍,因此在全國非法集資損害百姓利益的情況下吉首率先站了出來。我曾經寫過《告湖南同胞書》,當時提出來我們湖南人要敢為天下先。我希望這次湖南民眾能帶好這個頭,讓維權抗暴星火燎原。我從小喝湘江水長大,太瞭解湖南人的性格了。湖南有千千萬萬個楊佳,只是挺身而出的時機還未到!

吉首與國內其他維權運動的本質區別在於,有一批知識份子在中間發揮作用。一場沒有獨知介入的民主運動,只能被稱為是群眾運動。它的優勢在於法不責眾,當局不知道從何下手。政府處理的方法要麼是血腥鎮壓,要麼編造謊言(如貴州甕安)給自己尋台階下。它的劣勢在於不能提出訴求,有的僅僅是一股怨氣。一旦獨知介入,情況就大不一樣了。他們目標明確,並能靠自己的知識、經驗來進行運作,最後會成就運動。今天的吉首就有一批獨知在運作,所以才會出現一系列戲劇性的場面。我希望更多有識之士能介入民主運動。時不待我,切莫錯過絕佳的歷史機遇期而抱憾終生。

正當那些文人騷客猶豫不決之時,胡佳夫婦卻用行動給了他們當頭棒喝,胡佳夫婦也很可能因此獲得諾貝爾獎。倘若他們真的獲得諾貝爾獎時,中華民族 14億同胞會做何感想?世界範圍內我們這些團體要團結起來支持胡佳。有文章說胡佳會得獎是因為他做了利他的事,這是片面的。胡佳的所為可用四個字來概括: 堅守良知。在幫助別人的同時他也要維護了自己的人權,當我們遇到困難時維護自己的權益是很正常的。中共行事毫無良知(如愛滋病的事情),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人憑良心做事猶如登天,等於為難自己。胡佳本著良心所做的任何事都必然遭致中共的刁難。去年胡佳寫了《奧運前的中國真相》,在歐洲議會上為中國的人權發表講話,為高智晟發聲。那時中國風聲鶴唳、鴉雀無聲。中共冒天下之大不諱,把胡佳抓進監獄。卻造就胡佳成為中國反對派運動和維權運動的領軍人物。使他成為中華民族文化精髓在當代的真實寫照。不僅因為他堅守良知,更重要的是他堅持自己做人的尊嚴。為什麼我會把尊嚴放到良知之前呢?因為中華民族在共產黨的長期迫害下同胞普遍缺失做人的尊嚴。毒奶粉傷害了千家萬戶,但大多數人卻選擇了沉默。有一個地方的市民出來遊行、向中共當局表示抗議麼?顯然,中華民族士可殺、不可辱的氣節蕩然無存。而胡佳的行為重拾了中華民族的尊嚴。他堅持不懈、至死不渝的進行著自己的「戰鬥」,是我們反對派之楷模。他可能是最年輕的諾貝爾獎獲得者,將大大推動中國的維權運動。我們要在世界範圍內掀起一場支持胡佳的運動,我希望能有100萬人加入,讓我們在這個星期創造一個奇蹟!

以下是回答問題時間:

問題一. 中國過渡政府對中共污蔑奶農投毒和奶市場正黑社會化有何評論?

唐柏橋先生:在當前這是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中共以奶農作三鹿奶粉事件的替罪羊,妄圖掩蓋毒食品在中國氾濫成災的殘酷現實。三鹿奶粉是一個龐大的集團企業,旗下大型養牛場有二十幾家,小型的不計其數。如果添加三聚氰胺是個別奶農或養牛場刻意為之,那又如何解釋其他二十多個品牌奶粉中也有該毒呢?難道全國奶農、養牛場都不約而同的加了相同比例的三聚氰胺?毫無疑問,污蔑奶農是三鹿奶粉公司的脫罪行為,他們越是積極就越說明此地無銀三百兩。具體講,比如早在三月份,衛生部、質檢局、河北省政府、新西蘭與荷蘭的公司就已經知道奶粉有毒,並在網上有爆料時就去和三鹿奶粉商談該事。但三鹿卻在全國各地收買記者不要報導相關新聞,還私下收買官員,希望幫助隱瞞真相。最後,還是良心未泯的新西蘭記者通知自己的總理 ,他直接指責河北省政府,但河北省政府還在繼續隱瞞。無奈下, 8月6號只得直接指責中共中央。但是從8月6號到9月11號,還是壓了一個多月,在這期間的責任已經跟奶農無關了,責任完全在中共。上至胡溫,下至河北省、石家莊市政府,任何一個中共的知情者及領導人都有責任。胡溫能不知情嗎?河北省委書記和負責食品質量安全的李克強能不知情嗎?衛生部部長高強能不知情嗎? 那麼你們現在對老百姓作何交待?溫家寶還偽善的說:要是對百姓負責……企業需要有道德……在世界經濟論壇上更是大言不慚。其中有一個主席問他,身為企業家需要具備那些特點才能做得更好時。他說:第一要用創新精神,沒有創新精神就沒有生命力了,企業就不能發展……說的似乎也有道理。但接下來的話就令人慾嘔無物了,他說企業家必須有道德操守。那你作為一個政治領導人,你就不需要道德操守嗎? 你明明知道那三鹿奶粉裡有毒,卻袖手旁觀還眼看著中國老百姓、嬰兒在喝,你道德良心何在? 還大言不慚的教訓別人要有道德操守,可事實證明最缺德的非你溫家寶莫屬。相信你也不是天生就缺德的,甚至我不清楚他在1989年以前是不是有德之人。但我至少知道他在1989年以後出賣了學生,出賣了趙紫陽,出賣了黨內主張通過民主、法制解決學生跟政府矛盾的那股力量。可見他沒有良心,現在更沒資格談良心。所以今天提到奶農的事情,奶農其實就是替罪羊。共黨首腦們只靠推脫責任就得到免責,而奶農相比他們實在是很委屈。

問題二. 中共大規模虐殺法輪功學員有目共睹,而國際媒體對此事卻以迴避態度對待。過渡政府對此有何評論?

唐柏橋先生:關於活摘器官西方為何鮮有報導?我個人認為有幾個原因:第一、根本原因是在於中共從中作梗。中共素來視法輪功為頭號敵人,它正在向西方社會的政治、經濟等領域全方位滲透,很多媒體顧及自身利益,為了能進入中國市場開展業務,都選擇了「自律」,其中還包括一些曾經反共的華文媒體。大家彼此都心照不宣,甚至以前民運人士辦的媒體,如多維網,都跟中共有經濟聯繫。這也是溫家寶在全球經濟論壇上能大言不慚的原因,他知道底下的人都被中共收買了或與它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他有一句含沙射影的話:「我們中國的經濟發展牽涉到你們每個人的利益,只有中國經濟發展了你們才會受益。」換句話說就是:給中共添麻煩,你們都無錢可賺。這就是此言的另一層涵義。

第二、據我瞭解個別西方媒體,如自由亞洲電台,很願意報導,但有礙於技術原因。從新聞專業角度來看,他們認為所掌握的數據,沒法經過雙重確證(double check),所以他們就不敢輕易報導。這一點可以理解,並不代表他們也都被收買了。言下之意我們還需做更多工作,比如向媒體提供充分的、強有力的證據,足以盡數表達冤情,讓媒體報導時全無後顧之憂。否則媒體將會面對來自各方的問責,如被追究、被起訴,甚至被認為不客觀……媒體都有這方面的考慮,所以有些事情明明知道真相,但要報導時不得不有所顧忌。

我相信這是存在的,因為中共之邪惡只有我們想不到的,沒有它做不到的,總是永遠估計不足。所以有人跟我說中共幹了什麼壞事,我首先相信他,然後再去求證,求證後我再去傳播,我不會首先否定他。過去我就不是這樣,甚至聽說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我都將信將疑。後來我聽多了,很多人跟我成了朋友,很多都是高學歷的,甚至拿了好幾個學位。跟他們交往多年從未說過謊,怎麼可能獨在揭露迫害真相上撒謊呢?所以,我就慢慢相信他們所言都是事實。

問題三. 面對中國社會的貪污腐敗等現象,年輕一代人又該何去何從?

唐柏橋先生:在談這個問題之前還是要向大家鄭重推薦,根據歷史事件拍攝的韓國電影《華麗的休假》(或《華麗的假期》)。他以1980年光州民主運動為背景,也許您能從中會受到啟發,作為有理想的青年,在歷史的非常時期如何作才能維護自身尊嚴的同時推動歷史進步?結合當前的現實,在以下幾個方面或許更適合年輕人有所作為。第一,網絡起義。在網上有很多有識之士在各個論壇上持之以恆的發帖揭露真相,喚醒大眾。對中共的抨擊、諷刺多如牛毛。如果您能參與其間,也會有所成就。第二,學生運動。民主運動沒有學生作先鋒就難有朝氣,更難掀高潮。現在的中國民主運動需要學生們的參與。參與時可選擇一個普遍的訴 求,如針對三鹿事件要求衛生部長下台,或在時機成熟時直接要求胡錦濤下台。一如當年的光州民眾高呼「全斗煥下台!打倒軍人統治!大韓民國萬歲!光州萬歲!」。我們也要喊出自己的口號「中華民族萬歲!」。因為中共附體中國,所以打五星旗、唱偽國歌、呼「中華人民共和國」偽國號就是自己陷入中共「愛黨就是愛國」的愚民陷阱。我們要設計自己的旗幟,也可用中華民國國旗以示和中共的區別。雖然共黨較之韓國獨裁者惡毒萬倍,但挺身救國是民族生存的唯一出路,我們又豈能坐以待斃?被中共欺壓的人又何止億計?由此我們就更不該妄自菲薄。用如短信般的現代通訊工具,以溫和的表達方式傳播消息,擇吉日發起以「抗議三鹿奶粉事件,呼喚食品安全」為題的全國同步大遊行又未嚐不可?到那時中共就不敢鎮壓了。當然,前提是要由具備個人道德感召力、社會活動經驗豐富的獨知出面暗中協調、組織運作。自古天道酬勤,而國內「民運人士」在吉首事件中卻不作為,在下著實不敢恭維。跪久了也不敢站起來,不僅不能促成民主運動,更令人感到可悲!

問題四. 唐柏橋對後奧運時期民運有利形勢的分析。

唐柏橋先生:我對未來的形勢發展始終是抱有樂觀的態度的。原因不僅在於經濟因素,更在於八九年後幫助共黨壓制百姓、而後又合夥搜刮民財的三大精英聯盟——政治精英(中共官僚)、經濟精英(官商暴發戶)和最無恥的知識精英(無德犬儒),正不可挽回的走向解體!近年知識精英開始逐漸脫離邪惡軸心,越來越多的知識份子與中共分道揚鑣。從何清漣到焦國標儼然形成一個獨立群體,不斷發出自己的聲音,而且規模與影響越來越大。他們在博客中撰文的水平已經與傳統民運人士不相伯仲。究其原因,主要在於經濟因素,此次才是良心發現。共黨教育產業化使學校變為營利單位,知識精英們自然從中漁利不少,但由於近來大陸經濟下滑,股市、樓市低迷,使他們也蒙受了經濟損失,投資付之東流。實際上他們都是太子黨圈錢的犧牲品,共黨只不過是將錢暫時給他們,以後再圈走而已,整個就是騙局。既然已經明白就不要再為共黨賣命了。只要知識份子與中共離心離德,共黨就成了紙老虎。希望覺醒的知識份子聯合起來投向我們一方,其中也包括溫家寶。我們奉勸溫家寶在必要之時回頭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也同時希望中共的各級官僚認真思量權衡,究竟應該何去何從?相信你們是有這樣的智慧的,在明年即將到來的民主高潮中,棄暗投明站到對人民有利的一邊,哪怕只是不作為。

問題五. 請唐柏橋先生介紹一下在紐約法拉盛事件中為共作倀的劉醇逸、楊愛倫的來歷以及下場?

唐柏橋:他們倆都來自台灣。劉醇逸七年前(約32歲左右)出於意外當選紐約市議員。當時五個在海外的頗具影響的僑社領袖同場競選,彼此間競爭激烈。劉在當中是無名鼠輩,但是年輕的他英文較好,而另外五個僑社領袖都較之年長。且紐約華裔間共和黨主席與民主黨主席鷸蚌相爭、相持不下,所以劉醇逸不過是漁翁得利,楊也只不過是劉的秘書。劉是法律碩士,楊則學歷平平。在素養、能力、見識上更是平庸。她當了多年秘書,自然經常接觸社區,加之劉的幫助,特別是中共暗中扶植,她才能當上議員。

中共經常收買在西方的華人政客,以他們為橋樑影響西方主流社會。這次法拉盛事件正是他們以醜惡表演報答共黨主子的大好機會,劉、楊又豈敢錯過?他們伺機跳出並互為唱和,極盡為共作倀、顛倒黑白、包庇兇徒、誣陷正信之能事,滑天下之大稽、登萬丑之巔峰。所以,我們才站出來成立罷免委員會,使楊愛倫最後落選。試想,如果沒有我們的努力這一切都是不可想像的,因為她是在任議員,而且對手孟邵文又非常年輕的,資歷尚淺。孟邵文沒想到自己會當選,而楊愛倫則自以為穩操勝券,還擺了慶功宴,結果卻一敗塗地(以800多票的劣勢)。 劉醇逸現在惶惶不可終日,因為他之前過於輕視正義力量的威力。從某種意義上說,每一位法輪功學員都是政治活動家。他們堅持不懈的精神可謂以一當十。劉醇逸和楊愛倫太不了解法輪功,且輕視正義、唯利是圖,必將咎由自取。最終的下場自然可想而知。

問題六. 過渡政府是否應該設立一個獎項來鼓勵民間維權抗暴,而不是等待不瞭解中國的外國人頒獎(如諾貝爾和平獎)給中國的民運人士?

唐柏橋:您的建議很好,但是由於目前過渡政府的財力、物力非常有限,我們只能設一些榮譽性獎項。雖然在物質獎勵方面無法與諾貝爾獎相比,但我們會考慮和接受您的建議,併進一步討論。但是您的一個觀點——認為等待不瞭解中國的外國人頒獎(如諾貝爾和平獎)給中國的民運人士是不合適的——我不敢苟同,我認為這是對西方人的偏見,甚至有點中傷。按理說中國人對中國的事情應該比較瞭解。然而,由於中國人長期被共黨洗腦,對中國很多事情的瞭解,包括對共黨的瞭解未見其比西方人更透徹。舉例:當年有個匈牙利作者寫了一本《毛澤東傳》和一本《江青傳》。我當時以八十年代後期的眼光看,比任何一個中國人寫得都精彩。因為關於毛澤東和江青的資料,他們看得比我們多,看問題的角度也自然與我們不同,能立足全方位。所以我們看事情一定要客觀。再如,以前有個人編了一本書叫《第三隻眼睛看中國》,說的就是這個意思。這些西方人著作中的觀點就很有見地,因為他們掌握的資訊比較全面,且立場也比較客觀。所以,《時代》週刊當年評選百年時代風雲人物,中國只王維林一人當選,連毛澤東、孫中山都落選了。我認為他們是慧眼識英雄。雖然人們對王維林的個人資料不甚了了,不知其是何許人也。但在89「6.4」 中以身攔坦克的他,捍衛了中國人的尊嚴,振奮了國人士氣,推動了中國的進步。他代表的是非暴力勇氣,是一種比鐵血勇氣更強大的精神力量。這同時更是當今中國所需要的。《時代》週刊的觀點就體現了獨到之妙,倘若這次胡佳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我認為也是這種獨到之妙做出的最佳選擇。如 果由過渡政府來評選,我們經過考察,定會選擇胡佳。所以你的評論我不是很同意,當然,同時也有一批不瞭解中國的西方人,作出很多誤判,這也情有可原。

問題七. 中國過渡政府如何在中共現行體制內通過法律途徑為嬰兒和奶農提供幫助?

唐柏橋:對於這個問題,我認為您的觀點是對的。不過我想有必要從另一個角度補充你的觀點,我們有必要探討如何在中共現行的體制內通過法律途徑為三鹿奶粉受害者討還公道。此舉在共黨倒台之前勢在必行,我們不能等到它垮臺之後再做,那對老百姓就太不公平了。這其中也大有可為,如國內有大批維權律師, 其中有些可能願意免費為三鹿奶粉的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我們就要想辦法讓中共不能阻止他們。還包括通過上街遊行,表達自己的願望,給中共施加強大的壓力,讓它知難而退,對那些受害者作出一些讓步。這些都是在體制允許的範圍內可以做到的事。但要想在現有體制的範圍內真正達成讓絕大多數受害者受到賠償、權利得到維護,我想是不現實的。舉個例子,前段時間河北省政府專門召開了一個會議,要求有關部門下令河北律師不能為三鹿奶粉受害者充當法律代理人。在中共現體制內居然出現如此的荒唐事,足見體制內維權之艱鉅,對此我們要有思想準備。所以最直接、最有效的辦法就是盡早結束這個獨裁政體,建立一個民有、民治、民享的民主政體。

我相信只要民主社會被建立,釋放全部政治犯,維權律師獲得接案自主權,司法獨立不受干涉。那時,所有三鹿奶粉的受害者都可以通過法律訴訟得到賠償。他們因為吃三鹿奶粉受到三聚氰胺毒害,得了膽結石腎結石,只要有醫生的證明,在好的體制下任何一個法官都可以要求三鹿公司給予賠償。然而在現體制下,有哪一個法官敢判呢?沒有一個!不是那些法官不懂法律,是他們不敢。一旦憑良知做了,那全國上千萬的受害者都要求三鹿公司賠償,都要求政府賠償,那共產黨不就垮了嗎?所以這個問題說起來很複雜,其實很簡單。

問題八. 中國何時能夠實現民主?

唐柏橋:我不是算命先生,不知道中共明天倒還是後天倒。但我是主修政治學的,可以從政治學的角度簡單的分析一下。結論是它來日無多(不超過5年)。 也許可以給大家一些啟發如:第一:他會在什麼狀態下結束?會在全民共同面對一個必須解決的重大問題,而得不到解決之時,那就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夕。像三鹿奶粉就有那種山雨慾來風滿樓的感覺。第二:突發性事件(如貴州甕安、胡佳被迫害等)。這些事件經過媒體的「發酵」,掀起一場全民運動。第三,國際大環境的變化(如巴基斯坦)。中國發生的事情往往和國際大環境聯繫緊密。在中共對百姓如此殘酷的壓迫下,將失去國際大環境對它的支撐,中國的事情有時候一下也難以改變。我相信這樣的契機很快就將到來。第四,中國的反對派力量日漸壯大。維權人士的力量越來越大,共產黨壓不下去。到了一定的程度他們會形成一個強大的反對力量,並可以與中共抗衡。總之,在5年之內這些任何一個方面在條件成熟的情況下都可以形成。任何一個方面的形成都會造成共黨的滅亡。共產黨滅亡之後,中國到底要向何處走,這是我們正在思考的問題。

問題九. 在中國民主和自由孰重孰輕?

伍凡先生:首先,自由當然比民主更重要,追求自由是人類的一種天性。裴多菲就有詩云:若為自由故,兩者(愛情與生命)皆可拋,可見人類自古就追求自由。共產黨迫害百姓是有史以來最甚者,人民沒有自由,用所謂「人民民主」來壓制自由。它的專制掌控一切:經濟權、政治權、經營權、信息權等。媒體、網絡以及建立政黨等所有的自由都被封鎖,卻要造一個「人民民主」的虛偽假象。他們的信條是:民主可以象徵性給一點,但是自由絕不給人民。所以我認為自由比民主更重要,有思想自由、言論自由、信息自由,尤其是要得到信息的自由,才能夠調動人們所有的熱情,並能人盡其才。

其次,我們才來討論走什麼樣的民主模式的問題。現在世界上多種民主模式並存,但是自由只有一種,尊重人權就是自由,這個自由比民主更重要。我認為當前中國百姓首先要得到知情權、言論自由權、網絡自由權、結社自由權……。有了這些權利以後你再去談民主才有價值,如果沒有這些自由民主就空架子,就沒有根基,就像共產黨以假民主欺世盜名那樣。

唐柏橋先生:我同意伍凡先生的觀點,民主只是一種工具、一種手段、一種服務器,最終的目的在於使老百姓更自由、更幸福,社會更公平。民主並非我們追求的最終目標,主要在於用民主法制保障我們的人權和自由,以確保人類的幸福和公正。我們做事的中心也就是公平、幸福、自由、人權。孰重孰輕?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有些人認為公平最重要,有些人認為民主最重要,有些人認為人權最重要,有人認為幸福最重要,當然幸福跟自由它又有某種交叉關係。總而言之,我認為自由是本。沒有自由談不上幸福,也談不上人權,更談不上公平。所以自由是最重要。但是不能因為重要就不去追求民主,這會誤導人。為什麼呢?舉個例子:比如在香港自由度就很大,主要媒體有言論自由,但它卻不民主。在英屬時期,參與政治的都是社會的精英,平民不能參與,只有被統治的份。現在依然是小圈子民主,這樣長此以往是不公平的。雖然有自由,但公平和公益始終不能最終實現,是一個不合理的社會。因為一個正常社會不僅要有充分的自由,更需要公平。比如在美國,就比較自由,也比較公平。所以從政治學的角度區分,可以將全世界劃分為幾類國家。從自由和民主這個角度來分,一種叫無自由不民主國家,如中國;一種是半自由半民主國家,如新加坡、馬來西亞,它們有一定程度的選舉,因為半自由,所以民主也是半民主;還有一種叫無自由有民主國家,如一些東歐國家。它們有一定程度的選舉,民主方面一應俱全。但選舉等制度都控制在一個集團的手裡,是一個民主的架構但是卻無自由;還有一種叫不民主自由國家,可以在任何場合做任何事情,表面上看起來很自由。但這是一種有選擇的自由,對政府沒有傷害的事情可以放任。以上全都不是我們所追求的。

我們所追求的是真正的自由民主社會。民主是為自由服務的,一個社會自由同時也必定民主。我們不能把民主凌駕於自由之上,也不能僅僅為了自由而不實行民主。

伍凡:感謝各位網友、媒體記者、鄉親父老蒞臨中國過渡政府新聞發佈會。今天的發佈會到此結束,再見!

中國過渡政府

2008-10-8

www.ChinaInterimGov.org

Mail: PresidentOffice@ChinaInterimGov.org

1. 歡迎報名參加過渡政府工作人員培訓:www.ufuturechina.org.

2. 中國過渡政府開設快速錄用通道:http://chinainterimgov.org/cn/index.php?news=199

3.支持中國過渡政府最直接的方式:通過mail、發貼等各種形式轉發過渡政府文告及新聞發佈會紀要。

【C001-10157】(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中國過渡政府第十八次新聞發佈會紀要
中國過渡政府:國殤日告全國同胞書
唐柏橋:追究中共高層的責任
中國過渡政府:關於「六四」20週年暨西藏人民起義50週年的決議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彭帥「活動自由」?趙克志為何丟官
【遠見快評】滴滴退市騰訊遭連擊 習一石三鳥?
【財商天下】三胎催生失靈 中國出生率跌跌不休
【方菲訪談】程曉農:中共「新時代」針對美國
沈四海:張高麗醜聞續炒熱 兩派各懷鬼胎
【秦鵬直播】南非出現新變種 美英等發旅行禁令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