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小孩的前世》卡洛鮑曼訪談錄(上)

font print 人氣: 26
【字號】    
   標籤: tags: , ,

R ─ 記者
C ─ Carol Bowman (《我家小孩的前世》作者)

R:能否談談是什麼引發你對輪迴轉世的研究興趣的?

C:我開始對孩童的前世記憶研究產生興趣是因為我自己的孩子,他在小時候有過一些前世的記憶。我的兒子切斯5歲時變得非常害怕聽到隆隆作響的聲音。我們最先覺察到他有這種恐懼感是在一次7月4日看國慶煙火時。當煙火迸出巨大爆裂聲時,他的情緒變得異常激動,歇斯底里,當我試著問他怕什麼時,他無法回答我。他花了好長時間才終於平復下來。

三個星期後,我們去一個朋友的室內游泳池,那是一個公共池,人們可以在那兒用跳板跳水,我注意到當切斯和我一進到泳池大廳時,他再次變得情緒激動,歇斯底里。這次我明白了是因為別人在跳水時所迸出的隆隆聲響讓他害怕。我瞭解到這種嘈雜聲讓他有這些反應,但我仍不知道如何去處理這個情況。

那之後,我有位朋友來拜訪我,他是催眠治療師,他對於成人回溯前世極有經驗。我碰巧向他提及切斯的恐懼症。我想,既然他是催眠治療師,或許他可給切斯一些催眠治療的建議,下回切斯處於這種嘈雜聲中,他就不會再有如此激動反應。因此我告訴這位催眠治療師朋友諾門有關切斯有恐懼症一事。他問我是否要做個小小的試驗,我不知道他打什麼主意,切斯和我都同意了。切斯只有這麼小,當時只有5歲,諾門告訴切斯,坐在你媽媽膝上,閉上眼睛,然後告訴我當你聽到讓你害怕的聲響時你看到什麼。

切斯馬上開始描述他自己是一位士兵,一個男士兵,穿著軍服,他並且說他有一支長槍,槍頭有一把刀。他說自己蹲著躲在一塊石頭後面,正在一場戰役中。我知道這些並非切斯從電視上看來的,因為他幾乎不看電視,只看芝麻街羅傑先生。切斯繼續描述他在戰爭中的景象,他說“我嚇壞了,我很困惑,我不想在這裏。”他用當事人的口吻講述著,仿佛真的身臨其境。他接著說,他被槍射中手腕。這時他握著自己的手腕說“我受傷了,我沒有知覺了。隨後,我清醒過來並在一家醫院裏,但這不是一家普通醫院。”他說這地方只用其上面蓋一些東西的柱子搭成。他並說“他們把我放在床上,但這不像一般的床,它只是一個硬長凳。”我馬上開始去領會這個景象,並試著去想這是什麼地方,他想告訴我們什麼?

這時,我知道我們處在一個切斯以前所談過,超越一切我對孩子所觀察到的境地之外。他繼續說他受傷了,他們如何用繃帶包紮他的手腕,他們並且告訴他,他必須回到戰場去,他說他不要,“我想念我的太太和孩子。 ”這時我被帶回來,這也是相當特別。因我想多聽點這故事,所以諾門鼓勵確斯繼續談這事並問:“發生什麼事了,你對這有何感覺?”

切斯接著說他有一個太太和一個家庭,他想念他們,他不要當兵。他不知道他在那裏做什麼。他感到困惑,這時,諾門用簡單語言告訴切斯:“當兵沒關係,我們曾多次轉生在世上,並且我們扮演不同角色如同劇本中的演員。”他接著說:“在幾世中,有時我們是士兵,我們必須在戰場上殺死別人,有時我們被殺。這是不會被怪罪的。”

我不知道是否我5歲的孩子能理解這麼大的理,但我可體會,切斯當時坐在我的膝上,他開始放鬆了。諾門察覺到他需要一些解決措施。切斯顯得更輕鬆並繼續說著他的故事。他說他們讓他回到戰場,他沿著滿是灰塵的路走,“我看到一些雞走在路上”。這是較有趣的細節。

他並說,“我看見一輛有大輪子的馬車運載著用繩子捆綁於上的大炮,馬拖著這輛馬車。”他說,“他們要我走到大炮後面。”這時,他剛好張開眼睛,微笑著從我膝上跳下,然後跑去玩耍了。

我們當時坐在餐桌旁邊,對於這件事我有些吃驚。我9歲女兒當時也坐在那兒並目睹這一切。她說非常刺激。她說,“媽媽,媽媽,切斯在戰場上被槍射中的地方在他的手腕上。”那地方長著濕疹,從切斯還是小嬰孩時他手腕的那兒就一直長著濕疹。因為很嚴重所以我們帶他去看過很多醫生。

在夜間他經常用手去抓有濕疹的地方以至導致流血。因此在他上床前我會用繃帶綁包住他的手腕。我有些驚訝並瞭解到這與切斯的症狀有些關係,切斯敘述時我並沒有想到,可是……

無論如何,我們試了不同的治療方法,但藥物對濕疹並無療效。根據切斯的記憶,他講了大約15分鐘,在這之後,他對嘈雜聲及隆隆作響的聲音之恐懼消失了。

在幾天之內,那個從他嬰兒時期就有的濕疹完全不見了,也不再犯了。一直到他18歲的有一天,當他踏進屋子他搔著他的手腕,我對他說,切斯發生什麼事了?他說:“我不知道為何我的濕疹又復發了。”我說:“你到底做了什麼事了?”他想了一會兒,然後說,“哦,我剛登記入伍。所以即使連有車隊的想法都會導致他的濕疹有發作的跡象,當他排除這種想法時它再度消失了。

在那個特別的午後,我對這些記憶著迷了,那時,我瞭解到,那必定是個前世記憶。我不但驚訝我兒子竟能在被問及此事時輕易地將他的記憶談了起來,而且我也驚訝於那些他所說的有著轟隆隆巨響的戰場情景,聯想到戰爭,致使他感到害怕及對巨響的恐懼。那恐懼感與濕疹完全消失了。

因此,就我觀看此事,用記憶去治療身體的症狀是有些關聯之處,我發現這是相當神奇的。因此在這之後,我做了些非正式的研究,並詢問住在同社區鄰居的父母,他們的孩子是否有同樣的經驗。

有些人表示他們有3、4歲大的孩子會說:“你記得我那時那麼大還有一匹馬。或者,你記得我們在一起船沈了而我們都死了。的確,簡短幾句話會讓父母親很驚訝!我開始收集這些故事,幾年後,我愈做愈多這種研究,並收集更多的例子,將它們拼湊在一起去探討這些記憶是怎麼一回事,去探討父母如何看待孩子的這些記憶,如何去分辨他們是不是幻想。什麼會讓父母親覺得他們是記憶而非是幻想。

幾年後,我研發一些技術讓父母親使用,當孩子有這些情況發生時,如何去處理。

因為他們是自然的發生,孩子到大約7歲,我的意思是每個稚齡孩子會出乎意外地開始講述到關於:以前我是大人時,或以前當我死時,記得當我是一個媽媽時我有5個小孩等。

在美國與加拿大的小孩中,他們這些記憶來得很自然,同時在亞洲一些相信輪迴轉世的國家中也是有相同的情況。全世界的稚齡兒童中都有著這一種自然現象。

(待續)

(轉載自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據中廣新聞報導)法國一名前世界田徑賽跳遠冠軍女選手因為拒捕、而且還攻擊、甚至咬警察,被判處罰金五千歐元,約合新台幣二十多萬元。
  •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丁小報導)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再度被警察帶走八小時,並告訴本台專訪談話內容圍繞他上週會見歐洲議會議員見面之事,警方發出嚴重的威脅。
  • 五十而知天命。這是聖人自我描述的話。後人以此作為一個參照系,審視一個人是否達到與其年齡相稱的成熟。天命觀是東方文化中很重要的觀念。在西方文化中,宿命論作為一種哲學思潮,不是那麼容易被接受的。古希臘戲劇中的命運觀,來自深信不疑的判斷:性格與環境相互作用的結果是必然的。基督教是給人選擇機會的,或者信主上天,或者不信下地獄;這裡沒有天命,祇有神選。佛教講輪迴,你的境遇就是你過去業德的報應;你可以通過修為決定自己的下個輪迴。但是,東方政治思想中,天命決定朝代更迭和力量輪換。
  • (中央社記者孫承武台北9日電)民進黨台北市議員質疑貓空纜車多根塔柱安全有問題,台北市政風處也進行調查,台北市政府發言人羊曉東今天表示,目前調查訪談工作仍未完成,一切尊重政風單位獨立行使職權。
  • (民生觀察報導)李東懷是南京旅遊職業學院的一名職工,1958年10月26日出生,現住南京市鼓樓區戴家巷36號204室。李東懷1981年考入上海旅遊高等專科學校,1984年畢業分配至原南京旅遊學校(現更名為南京旅遊職業學院)工作,曾長期擔任英語教師。近日,正在北京上訪的李東懷向民生觀察反映了他的冤情,我們重點就其遭受精神迫害的問題專訪了他,下面是訪談全文。
  • 在中國四大古典名著當中,曹雪芹的《紅樓夢》以其至高的藝術造詣而居魁首。在《紅樓夢》這座金碧輝煌的藝術殿堂裡,人物外形幾乎都趨於完美,一個個活脫脫的似天子仙女下凡,演繹著幾世輪迴業報的淒美故事。其中人物服飾取歷代漢服之精華,各式各色,熠熠生輝,無不令人驚嘆。我們透過那多姿多采的服飾,看到了這部不朽巨著傳神體現了當時社會王公貴族生活的真實風貌以及人物的性格特徵和命運,讓人瞭解當時根植民心的「佛」、「道」思想以及生命的淵源、恩、緣、歸宿等神傳文化。
  • (大紀元記者雪傑多倫多報導) 市長苗大偉12月10日在市議會審議《市政府2009年資本預算》(簡稱《預算》)前召開新聞發佈會,向媒體闡述了《預算》對多倫多城市建設和經濟的影響。苗大偉稱,市府提出了一系列優先計劃,以確保《預算》的正確實施,在當前世界經濟不確定的形勢下可以保護和加強多倫多的經濟地位。
  • 【大紀元12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梁婭多倫多報導)由聯邦政府、省政府及市政府贊助,多倫多教育局合同服務部門(The Toronto District School Board』s Contracted Services)向公眾提供大量免費培訓。這些培訓大致分為就業培訓、語言培訓、技能培訓以及安頓培訓幾大類。各個培訓針對不同服務對象,包括新移民,有他國學歷的專業人士、婦女、青年、殘疾人、45歲以上的工人、其他失業者等等。
  • 就拿二千數百年前中國的春秋時代來說,思想發達,諸子百家爭鳴。有學問的哲人學者,開始對人類的生死問題提出了意見,知道如果生死為人類之大事,既有生,就一定有死。孟子說:「所慾有甚於生者,......所惡有甚於死者。」可見好生惡死,存在於人類共同的心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