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小孩的前世》卡洛鲍曼访谈录(上)

font print 人气: 26
【字号】    
   标签: tags: , ,

R ─ 记者
C ─ Carol Bowman (《我家小孩的前世》作者)

R:能否谈谈是什么引发你对轮回转世的研究兴趣的?

C:我开始对孩童的前世记忆研究产生兴趣是因为我自己的孩子,他在小时候有过一些前世的记忆。我的儿子切斯5岁时变得非常害怕听到隆隆作响的声音。我们最先觉察到他有这种恐惧感是在一次7月4日看国庆烟火时。当烟火迸出巨大爆裂声时,他的情绪变得异常激动,歇斯底里,当我试着问他怕什么时,他无法回答我。他花了好长时间才终于平复下来。

三个星期后,我们去一个朋友的室内游泳池,那是一个公共池,人们可以在那儿用跳板跳水,我注意到当切斯和我一进到泳池大厅时,他再次变得情绪激动,歇斯底里。这次我明白了是因为别人在跳水时所迸出的隆隆声响让他害怕。我了解到这种嘈杂声让他有这些反应,但我仍不知道如何去处理这个情况。

那之后,我有位朋友来拜访我,他是催眠治疗师,他对于成人回溯前世极有经验。我碰巧向他提及切斯的恐惧症。我想,既然他是催眠治疗师,或许他可给切斯一些催眠治疗的建议,下回切斯处于这种嘈杂声中,他就不会再有如此激动反应。因此我告诉这位催眠治疗师朋友诺门有关切斯有恐惧症一事。他问我是否要做个小小的试验,我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切斯和我都同意了。切斯只有这么小,当时只有5岁,诺门告诉切斯,坐在你妈妈膝上,闭上眼睛,然后告诉我当你听到让你害怕的声响时你看到什么。

切斯马上开始描述他自己是一位士兵,一个男士兵,穿着军服,他并且说他有一支长枪,枪头有一把刀。他说自己蹲着躲在一块石头后面,正在一场战役中。我知道这些并非切斯从电视上看来的,因为他几乎不看电视,只看芝麻街罗杰先生。切斯继续描述他在战争中的景象,他说“我吓坏了,我很困惑,我不想在这里。”他用当事人的口吻讲述着,仿佛真的身临其境。他接着说,他被枪射中手腕。这时他握着自己的手腕说“我受伤了,我没有知觉了。随后,我清醒过来并在一家医院里,但这不是一家普通医院。”他说这地方只用其上面盖一些东西的柱子搭成。他并说“他们把我放在床上,但这不像一般的床,它只是一个硬长凳。”我马上开始去领会这个景象,并试着去想这是什么地方,他想告诉我们什么?

这时,我知道我们处在一个切斯以前所谈过,超越一切我对孩子所观察到的境地之外。他继续说他受伤了,他们如何用绷带包扎他的手腕,他们并且告诉他,他必须回到战场去,他说他不要,“我想念我的太太和孩子。 ”这时我被带回来,这也是相当特别。因我想多听点这故事,所以诺门鼓励确斯继续谈这事并问:“发生什么事了,你对这有何感觉?”

切斯接着说他有一个太太和一个家庭,他想念他们,他不要当兵。他不知道他在那里做什么。他感到困惑,这时,诺门用简单语言告诉切斯:“当兵没关系,我们曾多次转生在世上,并且我们扮演不同角色如同剧本中的演员。”他接着说:“在几世中,有时我们是士兵,我们必须在战场上杀死别人,有时我们被杀。这是不会被怪罪的。”

我不知道是否我5岁的孩子能理解这么大的理,但我可体会,切斯当时坐在我的膝上,他开始放松了。诺门察觉到他需要一些解决措施。切斯显得更轻松并继续说着他的故事。他说他们让他回到战场,他沿着满是灰尘的路走,“我看到一些鸡走在路上”。这是较有趣的细节。

他并说,“我看见一辆有大轮子的马车运载着用绳子捆绑于上的大炮,马拖着这辆马车。”他说,“他们要我走到大炮后面。”这时,他刚好张开眼睛,微笑着从我膝上跳下,然后跑去玩耍了。

我们当时坐在餐桌旁边,对于这件事我有些吃惊。我9岁女儿当时也坐在那儿并目睹这一切。她说非常刺激。她说,“妈妈,妈妈,切斯在战场上被枪射中的地方在他的手腕上。”那地方长着湿疹,从切斯还是小婴孩时他手腕的那儿就一直长着湿疹。因为很严重所以我们带他去看过很多医生。

在夜间他经常用手去抓有湿疹的地方以至导致流血。因此在他上床前我会用绷带绑包住他的手腕。我有些惊讶并了解到这与切斯的症状有些关系,切斯叙述时我并没有想到,可是……

无论如何,我们试了不同的治疗方法,但药物对湿疹并无疗效。根据切斯的记忆,他讲了大约15分钟,在这之后,他对嘈杂声及隆隆作响的声音之恐惧消失了。

在几天之内,那个从他婴儿时期就有的湿疹完全不见了,也不再犯了。一直到他18岁的有一天,当他踏进屋子他搔着他的手腕,我对他说,切斯发生什么事了?他说:“我不知道为何我的湿疹又复发了。”我说:“你到底做了什么事了?”他想了一会儿,然后说,“哦,我刚登记入伍。所以即使连有车队的想法都会导致他的湿疹有发作的迹象,当他排除这种想法时它再度消失了。

在那个特别的午后,我对这些记忆着迷了,那时,我了解到,那必定是个前世记忆。我不但惊讶我儿子竟能在被问及此事时轻易地将他的记忆谈了起来,而且我也惊讶于那些他所说的有着轰隆隆巨响的战场情景,联想到战争,致使他感到害怕及对巨响的恐惧。那恐惧感与湿疹完全消失了。

因此,就我观看此事,用记忆去治疗身体的症状是有些关联之处,我发现这是相当神奇的。因此在这之后,我做了些非正式的研究,并询问住在同社区邻居的父母,他们的孩子是否有同样的经验。

有些人表示他们有3、4岁大的孩子会说:“你记得我那时那么大还有一匹马。或者,你记得我们在一起船沈了而我们都死了。的确,简短几句话会让父母亲很惊讶!我开始收集这些故事,几年后,我愈做愈多这种研究,并收集更多的例子,将它们拼凑在一起去探讨这些记忆是怎么一回事,去探讨父母如何看待孩子的这些记忆,如何去分辨他们是不是幻想。什么会让父母亲觉得他们是记忆而非是幻想。

几年后,我研发一些技术让父母亲使用,当孩子有这些情况发生时,如何去处理。

因为他们是自然的发生,孩子到大约7岁,我的意思是每个稚龄孩子会出乎意外地开始讲述到关于:以前我是大人时,或以前当我死时,记得当我是一个妈妈时我有5个小孩等。

在美国与加拿大的小孩中,他们这些记忆来得很自然,同时在亚洲一些相信轮回转世的国家中也是有相同的情况。全世界的稚龄儿童中都有着这一种自然现象。

(待续)

(转载自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据中广新闻报导)法国一名前世界田径赛跳远冠军女选手因为拒捕、而且还攻击、甚至咬警察,被判处罚金五千欧元,约合新台币二十多万元。
  •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丁小报导)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再度被警察带走八小时,并告诉本台专访谈话内容围绕他上周会见欧洲议会议员见面之事,警方发出严重的威胁。
  • 五十而知天命。这是圣人自我描述的话。后人以此作为一个参照系,审视一个人是否达到与其年龄相称的成熟。天命观是东方文化中很重要的观念。在西方文化中,宿命论作为一种哲学思潮,不是那么容易被接受的。古希腊戏剧中的命运观,来自深信不疑的判断:性格与环境相互作用的结果是必然的。基督教是给人选择机会的,或者信主上天,或者不信下地狱;这里没有天命,祇有神选。佛教讲轮回,你的境遇就是你过去业德的报应;你可以通过修为决定自己的下个轮回。但是,东方政治思想中,天命决定朝代更迭和力量轮换。
  • (中央社记者孙承武台北9日电)民进党台北市议员质疑猫空缆车多根塔柱安全有问题,台北市政风处也进行调查,台北市政府发言人羊晓东今天表示,目前调查访谈工作仍未完成,一切尊重政风单位独立行使职权。
  • (民生观察报导)李东怀是南京旅游职业学院的一名职工,1958年10月26日出生,现住南京市鼓楼区戴家巷36号204室。李东怀1981年考入上海旅游高等专科学校,1984年毕业分配至原南京旅游学校(现更名为南京旅游职业学院)工作,曾长期担任英语教师。近日,正在北京上访的李东怀向民生观察反映了他的冤情,我们重点就其遭受精神迫害的问题专访了他,下面是访谈全文。
  • 在中国四大古典名著当中,曹雪芹的《红楼梦》以其至高的艺术造诣而居魁首。在《红楼梦》这座金碧辉煌的艺术殿堂里,人物外形几乎都趋于完美,一个个活脱脱的似天子仙女下凡,演绎着几世轮回业报的凄美故事。其中人物服饰取历代汉服之精华,各式各色,熠熠生辉,无不令人惊叹。我们透过那多姿多采的服饰,看到了这部不朽巨著传神体现了当时社会王公贵族生活的真实风貌以及人物的性格特征和命运,让人了解当时根植民心的“佛”、“道”思想以及生命的渊源、恩、缘、归宿等神传文化。
  • (大纪元记者雪杰多伦多报导) 市长苗大伟12月10日在市议会审议《市政府2009年资本预算》(简称《预算》)前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媒体阐述了《预算》对多伦多城市建设和经济的影响。苗大伟称,市府提出了一系列优先计划,以确保《预算》的正确实施,在当前世界经济不确定的形势下可以保护和加强多伦多的经济地位。
  • 【大纪元12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梁娅多伦多报导)由联邦政府、省政府及市政府赞助,多伦多教育局合同服务部门(The Toronto District School Board’s Contracted Services)向公众提供大量免费培训。这些培训大致分为就业培训、语言培训、技能培训以及安顿培训几大类。各个培训针对不同服务对象,包括新移民,有他国学历的专业人士、妇女、青年、残疾人、45岁以上的工人、其他失业者等等。
  • 就拿二千数百年前中国的春秋时代来说,思想发达,诸子百家争鸣。有学问的哲人学者,开始对人类的生死问题提出了意见,知道如果生死为人类之大事,既有生,就一定有死。孟子说:“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恶有甚于死者。”可见好生恶死,存在于人类共同的心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