茹之:中共恐懼的是斯皮爾伯格的良心

茹之

標籤: ,

【大紀元2月23日訊】這幾日,奧斯卡金像獎獲得者、著名導演斯蒂芬‧斯皮爾伯格辭去2008年北京奧運藝術顧問一職成為各大海外媒體的焦點之一。斯皮爾伯格在聲明中表示:「我發現我的良心不允許我繼續像以往那樣做事」,「此時,我的時間和精力絕對不能花在奧運典禮上,而是盡我所能的協助結束還在達爾富爾發生的這場對人類的嚴重犯罪。」也就是說,正是因為不滿於中共在充滿了血腥和屠殺的蘇丹達爾富爾地區的無所作為,有著良知和正義感的斯皮爾伯格才在深思熟慮後下了決定。

我相信,斯皮爾伯格先生在此談及他的良心絕非矯情。因為一個不講良心的人是不會拍出抒發著人道主義情懷的影片《辛德勒名單》的。而我記住斯皮爾伯格的名字也恰是在看了他執導的這部影片後。影片採用了黑白底片與手提式攝影機的拍攝手法,用史詩般的鏡頭將五十年前二次大戰中德國納粹屠殺六百萬猶太人的慘劇搬上了銀幕。就在這慘劇發生時,一個叫辛德勒的商人,在良知的召喚下,利用自己的工廠,保護和拯救了約1100名猶太人。戰爭結束後,滿懷感激的人們將一枚特意打造的指環敬獻給辛德勒,指環上寫著:「救人一命,即救全世界。」

不知斯皮爾伯格先生在做出最終決定的那一刻,是否想到了「救人一命,即救全世界 」這句話,但無論怎樣,他的良心讓他做出了正確的選擇:一個助紂為虐的政府有什麼資格舉辦追求公平、公正,希望促進世界和平的奧運會呢?斯皮爾伯格的聲明再一次給中共上了生動的一課:正義和良心高於一切。

在沉默了兩天後,中共拋出了美國總統布什和國家奧委會主席羅格為其解圍。布什稱:「我將前往北京參加奧運會。我把奧運會看作是一個體育盛事。在另一方面,我比斯皮爾伯格多一些與中國(中共)溝通的渠道。」圓滑的政客在此表露無疑。而羅格則說:「我不擔心抵制,因為政治人物都知道,抵制只會讓採取抵制措施的人受到懲罰。--斯皮爾伯格的缺席無損於奧運的本質。北京奧運比個人強多了。」他還進一步表示:「運動員如果利用奧運會作為政治舞台,將受到懲戒。」此時的羅格道義、良知都拋在腦後,活脫脫一個中共的保護者。只是他或許忘了,那些當年參加德國納粹舉辦的奧運會時的奧委會成員,至今還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到底誰會受到懲罰,答案已然寫好。

顯而易見,在是否抵制北京奧運會的問題上,已不僅僅是表面上的哪個大人物參加或不參加的問題,而是正義、良心和利益的博弈。這一博弈並非始於現在,而是早已有之。自80年代以來,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許多西方國家為了謀取最大的經濟利益,不惜採取雙重標準,即無視中國國內惡劣的人權狀況,在人權問題上與中共政權妥協。西方國家的態度更加縱容了中共極權統治,使中共每每在遭遇批評時,只要拿出豐厚的經濟利益做誘餌就可以危機盡消。正義和良心可以用經濟利益收買成了中共信奉的教條,只有在沒有了正義和良心的國際和國內社會,中共才能如魚得水。所以,令中共真正恐懼的是人們良心的復甦。

一直以來,中國民眾中都不乏有良知之士為老百姓的人權進行呼籲,其中的傑出代表是高智晟、胡佳等。對於這些人,中共尚可以實施牢獄迫害,尚可以通過將他們關押將國內高漲的良心之音暫時打消,但是對於像國際知名的斯皮爾伯格先生這樣出於良心的舉動,中共暴力的手法似乎無用武之地,只得抬出那些為利益沖昏頭腦的人物消弭影響。只是這樣做的後果卻未必如中共所願。

根據古今中外諸多的預言,中共的滅亡已經是不爭的事實,而人類將被一分為二,正義者與屈服者,面臨存留或者淘汰。在這樣的特殊時期,發生於人間的大事哪裏還敢有任何的走題跑調?所以無論是弦外之音還是正面展現亦或是反面警示,其實目標靶心都在直指中共,催醒世人,脫離邪惡,度過大難,得以平安。

從這個意義上說,斯皮爾伯格的聲明不僅僅是一個良心之舉,上天在借其言點醒那些尚被中共迷惑的世人,包括奧運贊助商、各國政要、運動員、國際組織以及中國社會中有良知的人等。迷中的人們需要清醒的理智的明白一件事:任何錢財、名利只有有了未來,才能有用;如果連未來都沒有,那一切等同於虛幻。

如果斯皮爾伯格的聲明可以讓越來越多的人瞭解了中共的惡行,瞭解了中國的真實現狀,瞭解了中共的欺騙性,人們心底的善良就會被觸動,就會匯成強大的正義力量。到那時,不僅邪惡將無所遁形,人們也為自己選擇了光明的未來。(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劉自立:奧運悖論何其多!
北京市文件稱奧運期間防敵對人員
陳破空:布什應不應該出席北京奧運?
林保華:北京奧運與蘇丹驢子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中共紅線被踩爆 蓬佩奧年內訪台?
【遠見快評】美台新規解析 遼寧號洩底網絡譁然
【秦鵬直播】美芯片峰會獨缺中企 加速脫鉤?
【財商天下】限制外資銀行 中共怕什麼?
【新聞看點】港大紀元報廠遭襲 美軍事協防台灣?
《意外》觀眾反響熱烈:《轉法輪》救贖靈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