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瑾:科索沃獨立將帶給世界什麼?

力瑾

標籤: ,

【大紀元2月23日訊】科索沃的獨立,無疑是一件具有世界影響意義的大事,其必將載入歷史史冊。其歷史意義,近期很難為世人所完全認識,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仔細讀解之後,才漸漸為世人所知。儘管如此,本文還是想盡自己所能地,對科索沃的獨立,儘量站在全球的視角,嘗試著說明一下其將帶給世界一些什麼東東。
  
這題目,也可以換一種說法:科索沃的獨立,對這世界來說,哪些東西被改變了,哪些東西沒有改變,仍舊延續著。下面,我就分這變與不變兩部分,來進行解讀。

一、變
  
⑴改變了國際準則
  
其實,這種改變,不是今日才開始的,早在數年前,已經悄悄地進行著了,只不過,沒有為大多數人明確地認識到罷了。這種改變,其實是從上世紀蘇聯的解體開始的。從那一刻起,這個世界的國際準則,已經改變了。
  
冷戰建立起來的國際關係準則,說到底就是「不干涉內政」原則,即「主權大於人權」。說尊重一國之領土安全和完整,就是這個意思。但蘇聯的解體,改變了這一國際準則,變成了「人權大於主權」。如果不是這樣,就無法解釋蘇聯的解體。
  
因此,當17日科索沃單方面宣佈獨立後,俄羅斯儘管反對,但其理由顯得不夠充分。俄外長拉夫羅夫與賴斯通電話時,稱它「將毀滅和平與秩序的準則,毀滅數十年來所營建的國際穩定」。與其說科索沃的獨立「毀滅和平與秩序的準則,毀滅數十年來所營建的國際穩定」,還不如說當年蘇聯的解體,是「毀滅和平與秩序的準則,毀滅數十年來所營建的國際穩定」來得恰當。沒有「人權大於主權」的原則,俄羅斯就不能獨立出蘇聯。這,我們不能不清醒地看到。
  
科索沃的獨立,只是進一步確立了「人權大於主權」的新國際準則罷了,而不是真正的改變。

⑵改變了聯合國的地位
  
聯合國,是冷戰的需要才成立的,蘇聯的解體,勢必改變聯合國的地位。如果說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是美國將聯合國邊緣化的話,那麼,這次美國主導下的科索沃的獨立,無疑是將聯合國的地位進一步降低至底。

這是毫無疑問的,聯合國的地位已經改變,已經沒有什麼權威性了。在可以預見的將來,一定會誕生出一個全新的國際組織,來代替聯合國安理會這一國際組織。冷戰結束了,聯合國的使命也完成了。想要讓聯合國繼續具有大的權威,幾乎已經成為不可能的神話。

二、不變
  
⑴強國制定遊戲規則沒有改變
  
過去的舊的國際準則,是冷戰前提下制定的,是當時的強國美國和蘇聯制定的。其他的國家,都只是陪綁的陪襯而已,當不得真。
  
說再遠點的,1840年中國清朝末年的時候,那時的國際準則,是當時的強國英國制定的,在英國的準則下,才會產生那麼多的殖民地。
  
在這個世界上,強者制定遊戲規則,弱者參與這個遊戲,這是顛簸不破的真理。過去如此,現在如此,將來也必將是如此。一家之內是如此,一地區之內是如此,一國之內是如此,整個世界之內亦是如此。
  
科索沃的獨立,進一步說明了強國制定國際遊戲規則並沒有改變,其他的弱國只能眼巴巴地低調參與,沒有制定遊戲規則的份。蘇聯解體後,如今的強國只有美國了。因此,新的國際遊戲規則「人權大於主權」,是強國美國一手制定導演的。在沒有能夠和美國同樣強大以前,別的弱國只能具有參與的份,而沒有改變這遊戲規則的份。

⑵民眾追求自由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沒有改變
  
聯合國權威可以削弱,國際準則可以改變重新制定,但有一樣東西絕對不能改變,那就是民眾應該追求自由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如果離開了這些普世價值的追求,世界就會陷入邪惡、殺戮、混亂的深淵。只要這些普世價值的追求沒有改變,那麼,這個世界還是一個值得大家珍惜的世界,還是一個值得大家好好保護的世界。我們仍然可以驕傲地說:改變的只是愚昧和落後,迎來的卻是自由和希望。
  
「人權大於主權」這一新的國際關係準則的確立,無疑是具有里程碑式的劃時代意義的大事。事實已經證明:死抱著過去的舊的價值觀,死抱著「不干涉別國內政」「主權大於人權」不放,是愚蠢和落後的表現,必將遭到民眾的無情唾棄。與時俱進,才是明智之舉,才有和平光明的出路。
  
  
「科索沃獨立是一個特例」,不能被世界其他地區作為先例。美國國務卿賴斯這樣說,歐盟外長會議也這樣認定。雖然如此,但可以意料的是,這絕不會是「特例」,而是一個「先例」。完全可以斷定:在此之後,世界將進入一個動盪不安期,世界將出現一個分裂獨立建國潮。就像殖民地政策取消時,世界一下子出現許多新興國家一樣。
  
這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世界局勢就是如此,也和我們中國過去講的「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一樣,只不過今日世界局勢輪到走向「合久必分」了,在此之後,多少年之後,我相信,一定會重新走向「分久必合」,走向各種聯合,就像今日歐盟一樣。

落後就要挨打,這一點也沒有變。誰最先理解「人權大於主權」這一新的國際關係準則,誰最先實踐「人權大於主權」這一新的國際關係準則,誰就擺脫了落後的命運。反之,亦然。「人權大於主權」這一新的國際關係準則,考驗的是:這個國家,是不是由大多數的國民完全自願的自由聯合,而不是拉郎配式的強扭的瓜。國家的概念,隨著「人權大於主權」這一新的國際關係準則的確立,也必將隨之改變。這,也是可以意料得到的。
  
是不是如此,讓時間去檢驗吧,讓歷史去說話吧。

2008、2 於速朽齋(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美國和歐洲幾盟國承認科索沃獨立
塞爾維亞堅拒科索沃獨立 召回駐美大使
方覺:科索沃獨立的意義
萊斯致電塞爾維亞總統 強調兩國關係不變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大動作踩紅線 北戴河要翻騰了
【重播】川普8.7發布會:新增確診5.6萬死過千
【薇羽看世間】高調訪台 美禁微信推牆第一步
【拍案驚奇】一天四重拳 美中防長通話透火藥味
【西岸觀察】頻頻失言 拜登競選就怕講錯話
近視眼有救?按耳朵3個奇穴 迅速改善視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