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傳記精選:麥克阿瑟(73)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麥克亞瑟面臨的難題是:如果他讓大家知道,他對菲律賓陸軍的作戰能力不抱信心,他實際上等於在邀請日本人攻佔菲律賓。但麥克亞瑟的計畫是要保衛群島,至少要守住馬尼拉灣。他必須為菲律賓人分配一個角色。

如果麥克亞瑟要用菲律賓陸軍,他必須讓他們就地作戰。他難以為他們提供後勤、武器和運輸,連把他們訓練好都保證不了。既然如此,他最多只能期望這些裝備不良、訓練不足、軍官無能的人願意為自己的家鄉而戰。
  
正如奇諾韋思到米沙部群島後所發現的那樣,很多人的確積極請戰。他只有幾千隻老式的李一埃菲爾德式英國步槍來武裝他們,每人只有20發子彈供訓練。他給那些沒有步槍的配弓箭,讓他ffl射擊25碼距離的目標。他給軍官們發大砍刀,要他們保證大刀鋒利,並讓他們在熱帶雨林的小道上練習伏擊日本人,割他們的喉嚨,奪取步槍聲
  
儘管當時缺乏現代武器,但陸軍部答應給麥克亞瑟許補充大量裝備。只要他贏得足夠的時間使部隊做好戰備,他保衛菲律賓的目標似乎最終可以實現。11月,給他的10萬噸物資在運來的路上。還有100萬噸在西海岸的碼頭上等待有船時發運。隨著人員和軍需品不斷運到,他愈發難以容忍海軍。
  
麥克亞瑟定期與亞洲艦隊司令揚米•哈特會面,部分是因為哈特就住在馬尼拉賓館頂樓樓下的套間。這位小個子海員——他不到5英尺4英寸高—— 是海軍上將,因此儘管名字非凡的“亞洲艦隊”規模不大,他仍比麥克亞瑟多一顆星。麥克亞瑟刻薄地諷刺為:“小艦隊,大將軍。”當年秋季的一天,他直率地對哈特說,他認為自己不受3號橙色作戰計畫的約束,雖然這是個陸海軍聯合作戰計畫嚴“不管作戰計畫是如何制定的,其內容如何,由誰同意的,我都不會亦步亦趨,受它限制。”他將有拳左掌合擊在一塊兒。語氣很重地說:“我將進行一場光榮的陸地戰。”讓日本人登陸吧,“我要殲滅他。”
  
哈特試圖打斷他,說他仍想執行他在橙色作戰計畫中的任務,把亞洲艦隊撤到印度洋。麥克亞瑟對哈特的警告不屑一顧。不管海軍怎麼做,解決問題還是要靠陸地戰。“海軍有它的計畫,”麥克亞瑟道,“陸軍也有自己的計畫。我們的領域各不相同。”
  
12月底,麥克亞瑟和哈特收到了最新的全美作戰計畫《彩虹一5》,該計畫覆蓋全球。有關菲律賓的部分幾乎與3號橙色作戰計畫一模一樣:海軍撤退,陸軍在馬尼拉灣阻擊敵人。沒有海軍何時反擊的日期。這就意味著美國遠東陸軍要孤軍作戰,其命運就是在最後一道戰壕裏光榮地、盡可能慢地死去。
  
麥克亞瑟大怒。他敦促馬歇爾修改《彩虹一5))。他堅持說菲律賓陸軍的建立最終使保衛群島成為可能,使原橙色作戰計畫已完全過時產
  
他還指出,可以守住群島的另一個原因是他日益增長的航空兵力量。就在他口述給馬歇爾的情時,他希望能來一位遠東新的航空兵司令。克拉傑特和梅特蘭都得走。除了在克拉克空軍基地挖戰壕外,他們沒有讓遠東航空兵作好戰鬥準備。航空兵司令漢普•阿諾德給了他3個人選。麥克亞瑟選了第3航空聯隊司令路易士•布裏爾頓少將。布裏爾頓和他的參謀長弗蘭西斯•M•布萊迪上校11月3日到達,給麥克亞瑟帶來兩篇批要檔。布裏爾頓把裝有最高機密的檔箱送到維多利亞一號堡保管後,進了馬尼拉賓館,拜訪頂樓。麥克亞瑟讓他直接上來。
  
他穿著浴在迎接布裏爾頓,讓布裏爾頓覺得不安,以為他剛剛把麥克亞瑟從澡盆裏叫出來。麥克亞瑟像老朋友一樣和地打招呼,和他回憶起1918年他指揮的飛行表演中隊對彩虹師的支援。
  
這不是布裏爾頓說話的時候,他想告訴麥克亞瑟遠東航空兵的發展嚴重不平衡。這一點可以等待,也許是無限期的。但布裏爾頓強烈感到B—17在菲律賓是匆匆上陣。防禦之後才談得上進攻。首先調來現代化的戰鬥機機群並加緊修建。還必須有早期預警雷達網。沒有適當的地面防禦,重型轟炸機就是挨打的物件。布裏爾頓離開美國之前曾與阿諾德和馬歇爾爭論過這一問題。他們承認他們這樣做“很冒險”。
  
布裏爾頓到達馬尼拉的次日早上,他去維多利亞一號堡取出檔箱,把他帶來的兩份檔交給了麥克亞瑟。一份是馬歇爾的信,告訴他《彩虹一5》計畫將修改,麥克亞瑟可以在陸上自由作戰。另一個是阿諾德的一份備忘錄,上面是將在冬季運往菲律賓的航空兵裝備的一個很長的清單。麥克亞瑟從椅子上跳起來,激動地擁抱布裏爾頓,嚇了布裏爾顧一跳。
  
“路易士,你像5月的鮮花一樣受人歡迎。”麥克亞瑟說。然後他轉向薩瑟蘭:“迪克,他們將給我們一切我們要求的物資。”
  
布裏爾頓把注意力轉向了機場建設,以迎接預期會蜂擁而至的飛機。他以為麥克亞瑟的工兵司令休•J•凱西上校修機場的活兒幹得很出色戶凱西是麥克亞瑟“家庭”最新、最有價值的成員之一。凱西曾於1939年因在菲律賓服役期滿返回美國。美國遠東陸軍成立後,麥克亞瑟要求調凱西,後者很樂意回到馬尼拉麥克亞瑟的身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她想知道他對歐洲戰區東線戰事的看法。6月22日,德國人大舉進攻蘇聯。到9月,他們已經推進了500英里,俘虜了200多萬人。大多數人都以為,德國將在冬季之前佔領莫斯科,徹底擊敗蘇聯。麥克亞瑟公開宣稱,德國還不夠強大,拿不下莫斯科。“
      
  • 然而,唐•曼努爾•奎松不這麼想。就要發生重大事情了,他必須成為舞臺中心人物。民防就是他選好的舞臺。他越來越感到怒不可遏,甚至公然宣稱羅斯福和塞耶應該在戰時“被絞死在燈柱上”,因為他們阻礙了他的民防計畫。
  • 麥克亞瑟名單上的另一名軍官已經在菲律賓。這位上尉名叫勒格蘭德•A•迪勒,在菲律賓師參謀部供職。他之所以上名單是因為他和薩瑟蘭一起打高爾夫球,而薩瑟蘭正在為麥克亞瑟尋找一名助手,他覺得迪勒背景合適:他有民用工程建築學位元元元元,但在步兵任職,畢業于本甯步校,又上了利文沃斯軍校。麥克亞瑟自己就當過工兵,但一有機會就轉入了步兵。當薩瑟蘭告訴他,他剛替他找了個助手,麥克亞瑟很生氣。“我一般是自己給自己選助手。”他說。但一當薩瑟蘭把迪勒的經歷告訴他,麥克亞瑟就把迪勒的名字加進了名單。
  • 麥克亞瑟在陽臺上沉思著踱步,一邊小心翼翼地避開兒子佈滿橡皮玩具的淺水塘。儘管西太平洋上空戰雲密佈,但仍沒有理由相信日本軍閥想和美國開戰。這麼做無異於自殺。對日本威脅最大的是中國,而非美國。日本陸軍已深入中國,退出已不可能,但它缺乏人力和物資來征服這麼大的國家。日本軍閥解決中國問題的辦法是掠奪東南亞的礦產資源。這也許能使日本建立龐大的戰爭機器,並有足夠的錢實現帝國的政治和軍事野心,統治遠東。
  • 1940年10月,海軍給亞洲艦隊新派了一名司令官托馬斯•哈特上將。麥克阿瑟也許有過一閃而過的念頭,他終於有了一個同情他、願聽他說話的人。雖然哈特有四顆星,哈特的「艦隊」只有一群不起眼的老式艦艇,其作戰能力令人懷疑。哈特自嘲道:「我所有的艦艇都夠投票的年齡了。」
  • 當塞耶1939年秋到達馬尼拉時,他發現奎松很害怕戰爭,有時甚至是驚惶失措。他從麥克阿瑟處接到的關於菲律賓陸軍進展樂觀的報告與那些能幹的菲律賓軍官的悲觀預測反差太大。奎松日益清醒地認識到,訓練有素的軍官太少,幾乎沒有現代武器,要想保衛菲律賓還需要很長時間,甚至10年也不夠。
      
  • 麥克阿瑟認定他需要自己的海軍專家。與艾克一起玩高爾夫球的有一名風度翩翩的海軍中尉錫德•赫夫。一天,錫德在打高爾夫球時突發心肌梗塞,他海軍軍官的前程在球道上中止了。赫夫回國養病。令他驚訝的是,他收到了麥克阿瑟的一封信,請他回馬尼拉任他的海軍顧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