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紀元】幹部治港 掀高官共黨身份

梁珍

香港政府高官、行政會議非官守議員召集人梁振英(左),盛傳是二零一二年香港特首的熱門候選人。他是否共產黨員身份,引起外界熱議。圖為梁振英當年和首屆特首董建華夫婦在一起。(Getty Images)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10月3日訊】新聞提要:盛傳是特首候選人的香港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是否共產黨員?雖然梁振英極力撇清自己非「共產黨」並聲稱遭「抹紅」,但港媒普遍不信。梁迴避共產黨身份掀起的地下共黨風波,恰好彰顯了共產黨的鬼祟和虛弱。

最近被盛傳是特首候選人的香港政府高官、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是否是共產黨員,在香港掀起討論熱潮。

雖然當事人梁振英公開否認,更在網誌上頻發文章誓神劈願撇清自己非「共產黨」,聲稱遭「抹紅」。但香港傳媒普遍不信,更一度掀起多個資深傳媒人、政壇重量級人物公開指正梁是共產黨員,比去年親共政黨大佬曾鈺成競選立法會主席一職時,迴避共產黨身份所掀起的風波更為精彩。

早前中共已經放風說要在香港設立「第二個權力中心」,插手香港事務,事件引發外界關注中共統治香港政策會做進一步改變,是否會赤裸裸的變成「黨官治港」?香港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又何存?

港政協透露北京欲推「幹部治港」


香港政協委員、前自由黨主席田北俊(右一)披露,北京有意在香港推行幹部治港,他直言梁振英(左二)正是「幹部治港」的代表人物。(香港政府新聞處)

掀開梁振英地下黨面紗的是香港親共政黨自由黨的前主席、現任政協委員田北俊。田北俊日前率領自由黨人與中聯辦副主任黎桂康同赴西藏遊,回港後,八月十七日,即接受香港《信報》訪問時指出,中央對港政策中,有三大事項抓得很緊,分別是特首選舉、政制改革和釋法問題。

他透露,北京有聲音指既然香港已試過商人治港、公務員治港,可以嘗試「幹部治港」,雖然梁振英民望「麻麻」,許多人未必喜歡他,他直言梁振英正是「幹部治港」的代表人物。

他還說,二零零五年時,亦無人料到曾蔭權會做特首,全因北京屬意,故「幹部治港」會否成事最重要在於中央的意願。

田北俊之說絕非空穴來風。事關二零一二年的特首選舉,已經因梁振英的積極介入而提前開跑。九七前曾強調「N屆都不會參選」的他,近半年來積極活動,包括忽然關心民生與弱勢族群,並且批評香港的公務員,參選態勢十分明顯,被傳是跟唐英年、曾俊華暗中較勁的熱門特首人選。

據悉由於梁振英向來以自我為中心,人緣差,即使左派對他參選也頗有微詞。包括左派陣營人士,都有人放話,如果梁振英出任特首,他們就撤資或移民。對於參選疑雲,梁託詞說過去只是因兒女年幼,養家為重,現兒女長大,治家有成,可以平天下了。對此,連港區政協委員吳康民也諷刺道:「這個說法,其實有點牽強,要先打好事業基礎,也不必把話說死。我估計,他過去確並無出山之心,最近是不是有高人指點,或是有力人物鼓勵,才積極起來呢?」

梁振英高調否認 一場軒然大波

被指「幹部治港」人選後,梁振英旋即成為傳媒焦點。他透過梁辦急忙撇清自己非「共黨」,但奈何傳媒不信。包括《信報》主筆練乙錚、《蘋果日報》評論員李怡、支聯會主席司徒華、前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都明指或質疑梁的共黨身份。

曾做過港府中央政策組顧問、現任《信報》主筆練乙錚八月二十二日在其專欄中,率先質疑梁振英的共產黨員身份,稱「幹部者,梁振英是也。」


前中央政府組顧問、現任信報主筆練乙錚質疑梁振英的共產黨員身份,遭梁振英高調否認,引發軒然大波。

對於梁稱自己非黨員,練乙錚提問道:「對此申明,市民可否當真?』練還引用公孫龍的『白馬非馬』論,說如用同樣邏輯,也可以說『共黨非黨』、『地下黨員非黨員』,『就算梁兄哥真是入了黨,是地下黨員,那麼他瞪著眼睛說『我冇(無)入黨』、『我非黨員』,也不算是瞎話而是講了真話。」

練乙錚僅僅是質疑,卻惹惱了梁振英,連番在他的網誌裏大肆反擊。八月二十三日他的網誌,一開始就說:「將政界人士以抹紅手法達到抹黑目的,在臺灣司空見慣,近年香港也有。」他還主動爆料:五年前《壹周刊》有報導他是地下黨員,但他信誓旦旦「再次表示本人從沒有加入任何政黨。」

梁高調反攻後,引發軒然大波。其後加入戰團的還包括《蘋果日報》社論執筆人李怡、支聯會主席司徒華,前香港立法局與行政局非官守議員、自由黨前主席李鵬飛,沒有人認為梁振英不是共產黨員。八月二十六日的《信報》更以「李鵬飛:梁振英肯定是共產黨員」作為大標題。李鵬飛表示,不計算內地派駐香港的黨員,香港本地的共產黨黨員多達三千多人,他相信「梁振英肯定是那三千多人之一。」

《蘋果日報》社論則質疑他為何對別人質疑他是共產黨員會如此敏感而大肆反擊。而梁振英也不甘示弱,再次在網誌以及在電臺、電視臺接受訪問反擊,來來回回,熱鬧非常。

時事評論員林和立認為,雖然梁振英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但自他擔任《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祕書長起,已令人覺得他與北京關係密切,會百分百奉行北京意旨,即使不知道他是否共產黨員,其角色與外派幹部已差不多,而大部份人均不會將屬富豪第二代的政務司司長唐英年視為「幹部」。


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四日,行政會議午餐月會。圖為行政會議非官守議員召集人梁振英及其他嘉賓向曾蔭權祝酒。(香港政府新聞處)

許家屯曾揭梁共黨身份

梁振英何許人也?現年五十五歲的梁振英生於香港,祖籍山東威海。父親是駐守港督府的港英警察,早年他負笈英倫,回香港後從商,事業有成,原本是一名測量師,後來當上戴德梁行有限公司主席。八十年代步入政壇,迅速竄紅,先後擔任多項須獲得中央信任的公職,包括《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祕書長、國務院港澳辦及新華社香港分社港事顧問、特區籌委會副主任等,目前亦是全國政協常委。

對於梁振英的共產黨身份,熟悉香港政情、現居臺灣的時事評論員凌鋒(又名林保華)在他的博客中有比較清楚的分析。

他表示,一般人對梁振英共黨身份的懷疑始於八十年代。「一九八四年中英簽署有關香港前途的聯合聲明後,一九八五年十二月成立了由北京領導的香港《基本法》的起草委員會與諮詢委員會,其中的諮詢委員會由一百八十人組成,祕書長由梁振英出任,而且不是副職,使人對他刮目相看,原來他與共產黨有這樣深厚的關係,人們對梁振英的共產黨員身份也有些心知肚明了。」

他肯定梁振英就是共產黨員。據知是中共前新華社社長許家屯親口透露的。「一九九七年前的新華社香港分社(九七後改稱「中聯辦」),與中共香港工作委員會是一套班子、兩個牌子,因此新華社社長就是中共香港工委書記。梁振英是中共黨員身份,是前中共新華社社長許家屯親口告訴我在美國的一位朋友。共產黨員而不公開身份,自然就是地下黨員。」

林保華質疑:「如果不掌握梁振英的政治身份,許家屯怎麼能夠把他推薦給北京而在組織香港《基本法》諮詢委員會時,委任他為掌握實權與堅決貫徹黨的路線的祕書長?而九七後又可以出任特區決策機構的行政會議召集人?而《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副祕書長毛鈞年,也是這個時候冒出來,因為公開到北京參加黨的會議而被確認原來是中共的地下黨員。」

四梁都是共產黨員

香港《開放雜誌》執行編輯蔡詠梅也對本刊表示,前香港《文匯報》總編輯金蕘如去世前曾親口告訴她,所謂四梁都是共產黨員,包括梁振英、梁錦松(前財政司司長)、梁愛詩(前律政司司長)、另外一個梁則估計是現任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另外,有人懷疑第一任特首董建華也是共產黨員。

蔡詠梅透露,據可靠消息,梁振英的入黨介紹人就在北京。「像梁振英這些一定在政治上非常忠誠可靠。他們有嚴格的入黨手續,包括宣誓等等以及有入黨介紹人,一定保證對中共的忠誠。」如果以香港為省級來計算,蔡說:「我們甚至懷疑,梁在黨內的職位是等於中共省部級級別官員,他的身份起碼相當於中共政治局委員。」

她並指出梁振英實際上是中共早就安排好的接班人,目的是接董建華的班。「我個人認為,如果沒有零三年七一大遊行,二十三條被擱置,董建華下臺,接班應該是梁振英出來,曾蔭權只不過是突然跑出來的黑馬。因為過渡以後誰來做,早就有安排。比如胡錦濤接班也不是臨時才決定的,中共內部也有排班的順序。」

從很多跡象都可以看出梁振英被內定的跡象。「親共那麼多人,為什麼選中梁振英?你看看他一步步上去,全部都是坐得關鍵位置?他整個姿態就是要做特首,去年國慶就坐在曾蔭權旁邊,感覺他就好像是第二個重要人物。」

而梁振英過往也時常發表支持中共的言論。包括以「人心尚未回歸」為由反對香港普選,去年又炮轟《蘋果日報》李怡社評的「天譴說」為「以政治代替良知」,進而概括為「天譴中國論」,把整個中國和李怡所批評的專權政治捆綁起來。


臺灣行政院長吳敦義就任之前,於九月五日赴香港密會梁振英,梁振英的身分再次引發外界矚目。有評論認為,中共藉梁對臺灣搞統戰。圖為臺灣方面公布的吳、梁兩人的書信往來。(中央社)

港人反感共產黨人統治香港

中共滲透香港政府高層早已是公開的祕密,有雜誌曾披露,在中共的地下黨員就高達二十萬,練乙錚也曾經以大陸七千萬黨員的比例來計算,香港應該有三十五萬地下黨員。

民建聯主席曾鈺成去年競選立法會主席一職時,對被追問共黨身份時,選擇了不置可否。這次為何梁振英要否認自己的共產黨身份?蔡詠梅分析,因為曾鈺成一直在親共政黨做事,根正苗紅,否認實在是沒有人相信,而梁則自以為一直隱蔽的很好,一直沒有在親共機構做事,就報著「你反正沒有證據」的心態否認到底。

而且梁振英如果競選特首,公開共產黨員身份肯定會引起港人的極度反感。「一公開就成為笑話,港人治港,變成共產黨治港,共產黨就是要用不公開的人來當特首,如果公開,就等於策略就失敗。等於說所謂『港人治港』就是虛假的。」

林保華則指出,梁振英的共產黨身份正說明中共「準備撕下偽裝,運用他們所謂的『第二管治隊伍』,也就是共產黨的嫡系隊伍而不是真正的『港人』,來直接統治與改造香港。對香港自由造成極大的衝擊,標誌著香港一國兩制蕩然無存。」

地下黨不敢公開?共產黨現世孽?

《信報》主編練乙錚則在專欄文章〈否定無意義抹紅不可免〉一針見血地指出,「否定無意義、抹紅不可免,是一部份特區當權派領袖人物的宿命和無奈,因為這不全是他的錯,而是共產黨的孽。」

他引用章詒和發表文章〈我家的臥底〉,講述父親在打成大右派之後、從五八年到六二年的四年裏,怎樣受中共連續不斷地祕密監視。監視他的,竟是老朋友馮亦代。

馮是名翻譯家,和章伯鈞一樣,也是民主人士,於五八年打成右派,由於馮「工作積極」、「勇於改造」,成為最早摘掉右派帽子的一批人之一。黨組織和他商量「摘帽是否公開」的問題,馮馬上表態:「為了工作,公不公開不是問題。」

練在文中說:「於『右派』如此,於『黨員』不是更好辦嗎?公不公開不算什麼,只要工作有需要,完全可以組織一批『不是黨員的黨員』或者『是黨員的非黨員』,反正共產黨的是與非,本來就是『辯證的』、『對立統一』的、可以不斷變化易位的。如此,香港人實在不必追問一些人的黨員身份,因為答案毫無意義。」

即使如何否認,從該人的言論仍然可以看出他的立場。練說:「對共產黨的種種現世孽,梁先生鮮有微言,說話口徑一向與黨完全一致,如此『隨心所欲而不逾矩』,難免引起港人各種不羈猜測;這一點,則是梁先生自作的孽,他應該好好反省。」

曾任《信報》專欄作家的時事評論員石藏山則表示,中共最荒唐的就是還在香港有地下黨。香港已經回歸中國,在中國的土地上,地下黨卻不敢公開,從此可見共產黨的鬼祟和虛弱了,也算是一國兩制下的「共產黨特色」。◇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141期【焦點新聞】欄目,標題有改動。(2009/10/01出刊)

本文連結: http://mag.epochtimes.com/143/6996.ht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10-04 7: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