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傳說:八仙橋

陸南 整理
font print 人氣: 28
【字號】    
   標籤: tags: ,

過去湘潭沒得這樣繁華,雨湖岸邊盡是山嶺,鳳竹嶺啊,石塔庵嶺啊,湖頭嶺。在雨湖西岸,有一座叫長壽山,為甚麼叫長壽山呢?因為山上住著一個姓鄭的長壽老人。他頭髮鬍子全白了,身體卻非常健旺,誰也不曉得他到底有年齡有多大。有的說他有一百四十多歲,有的講還不止哩。

他一個人住在山上,搭了一個茅棚子,每天砍柴、打獵、種地,樣樣都行,他種的莊稼又多又壯;他種的菜,蔸蔸又大又好;他要打獵,百發百中。所以他的東西吃不完,用不完。但他自己非常儉省,把剩下來的東西都周濟了窮人。只要是來求他的,不分是認得的鄰舍、朋友,還是不認得的過路行人或叫化子,他都盡力幫助。有時他周濟了別人,弄得自己都沒得飯吃了,他就採點樹葉、野果充飢。

有天晚上,他在月光下打草鞋。忽然,一陣清風吹來,從外面走進八個人,其中還有一個女的。頭一個是白鬍子老倌,手上拿著一個漁鼓簡,他對鄭老伯說:「老丈!我們路過此地,想借寶地歇息歇息,不知行不?」

鄭老伯高興地說;「只要你們不嫌棄,不過我這茅棚子太窄了,怕你們坐不下。」長者說:「不要緊,我們擠一下就是了。」說完,八個人都進了屋。說也奇怪,平日連進三個人都覺得擠的小棚子,現在擠進八個人,還覺得變寬敞。鄭老伯正在有點奇怪,卻聽其中一個穿得破破爛爛,黑臉,拐子,身背酒葫蘆的連腮鬍子說:「老丈,我們幾位肚都餓了,你這裏有點東西吃麼?」鄭老伯連忙悅:「有!有!想必你們幾位是從遠道來的,餓急了,我今天正好打了一隻兔子,就拿來款待客人吧!」說完,從旮旯彎裏搬來一缸酒,又端來一蒸砵噴噴香的兔子肉,放在一張竹子編的小方桌上。

一個手中拿著一支玉簫的書生提議說:「今夜月色甚好,我們移至湖邊,對月暢飲如何?」那個連腮鬍子首先拍手叫好,其餘幾個也表示贊成。他們就一個提壺,一個端盆,一個搬桌子,來到雨湖邊上,各人尋來一塊麻石作為坐凳,一直飲到月亮偏西,鄭老伯也就招呼他們到月亮偏西,一會兒給他們燒水泡茶,一會兒又到山上給他們採果子下酒。眼看月亮快要落山了,星星也眨著眼睛在打瞌睡,八個飲酒的,也都一個個醉眼朦朧了,一個敞胸露懷的大肚子對鄭老伯說:「老丈,勞累了你一晚,我們如何報答你呢?你想要甚麼吧,我們都能辦到。」

鄭老伯搖了搖頭說:「我甚麼都不要。」

連腮鬍子說:「你的茅棚子這樣小,你不想要一棟好房子嗎?」鄭老伯微笑石說:「大地可以為廬,何況我現在還有這個茅棚子遮身,足夠了。」

一個五綹鬚,長眉長目,身背寶劍的道人說:「老丈!人間福祿壽喜,隨你挑選。」

鄭老伯說:「我把富貴福祿看成是繩索。我不願讓它捆住我的手腳,至於壽嘛,老死一關,人人逃脫不了,聽乎自然吧!」

這時,那位美貌的女子開口了,她說:「人間福祿壽喜你都不愛,想必處看破紅塵,想超凡成仙吧!」

鄭老伯說:「常言道得好,無煩無惱即神仙,我天塌下來也不曉得愁,早已是人中之仙了。」

經過大家再三要求,鄭老倌想了一會說:「你們硬要我提,我就提一個吧!就是我們這個雨湖方圓幾十里,從湖這邊過湖那邊去,要走半天,太不方便了。你們要能幫助修架橋,方便方便大家,就太好了。」

大鬍子黑臉拐子連忙說:「這個容易,我們答應你。」

八個人出去了,鄭老伯沒有跟出去,他在家裏給他們燒茶水。等茶燒好了,給他們送茶去時,只見一座大橋橫架雨湖之上。那八個人正從橋上走下,朝汀江去了。鄭老伯在後面一邊喊,一邊追,忽然飛起八朵祥雲,八個人向鄭老伯揮了揮手,登上祥雲飄走了。

鄭老伯回到橋上,細看大橋,橋是由八塊麻石搭成的,平平整整,寬寬敞敞。第二天,附近的百姓看見了這座橋,一個個高興得了不得。大家根據鄭老伯說的情況,猜準是八洞神仙下凡來了,便將這座橋起名八仙橋。橋那邊的一條小街,因為八仙踏著南花步在這裏經過,就叫南步街。後來,年代久了,八塊麻石磨損了,又重修了一次,還是照樣用的八塊麻石。

--轉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夏禹王治水是在帝堯的時候。但是有些和治水有關係的人多生在帝嚳的時候。所以我這部書只能從帝嚳說起。這位帝嚳,姓姬,名俊,號叫亡斤,是黃帝軒轅氏的曾孫,少昊金天氏的孫子。他的父親名作橋極,他的母親姓陳鋒氏,名叫握裒。這個握裒有一天到外邊去遊玩,看見了一個大人的腳跡,也和伏羲氏的母親一樣,走過去踏他一踏,哪知心中亦登時大大的感動,因此就懷孕而生了這位帝嚳。而且帝嚳一生落地,就能說話,並且自己取一個名字叫俊,這亦可見是個上天派遣下降的一位星君了。
  • 到了次日,帝嚳依舊上路前行,左右報告:「已到首山了。」於是大家都上山來。登到頂上,拜過了黃帝的祠廟,帝嚳就向帝女說道:「天下的名山共有八座,但是有三座在蠻夷之地,不容易去遊玩。在中國的五座:就是雍州的華山,兗州的泰山,青州的東萊山,豫州的太室山及此山。這五座山都是高祖皇考所常遊玩,並且與各位神仙相會合的地方。
  • 且說那軍校去了,帝堯等亦慢慢起身前進。鴻超疼痛難禁由眾人扛了同到前村。那軍校已領著三個人前來見帝。帝堯一看,只見他們服式非常奇異,但是神氣都峻整不凡,在前的是個老者,蒼髯皓首,大袖飄飄,後面跟著兩個少年,骨相亦不俗。當下見了帝堯,行過禮之後,帝堯急於要他治好鴻超,也不及問他們姓名,問他們來歷,就叫他們過去施治。那老者上前,向鴻超一看,說道:“這個箭鏃入骨,是很容易治的。”
  • 且說帝堯從王屋山歸來之後,一面籌辦蠟祭,一面即訪問和叔弟兄。尹壽這個人究竟如何?據二人說,尹壽的確是個有道之士,本來要想薦舉他的,因為知道他隱居高尚,決不肯出來做官,所以未曾提起。帝堯道:“他不肯做官,亦不能勉強,朕往見之,總可不至於拒絕。朕想古來聖帝都求學於大聖,如黃帝學於大真,顓頊帝學於淥圖子,皇考學於赤松子。朕的師父只有務成老師一個,現在又不知到何處去了。尹先生既然道德高超,又高蹈不肯出山,朕擬拜之為師,親往受業。汝二人可以朕之命先往介紹,朕再前往謁見。”和仲二人都答應了。
  • 晚餐畢後,大家又聚攏來閒談。赤將子輿道:“講到容成子這個人,很是敦厚而睿智。他起先在東海邊一個島上服食三黃,就是雌黃、雄黃、黃金三種,專心修煉。後來黃帝知道了,請他出山。他就做了兩件大事:一件是蓋天,象周天之形,可以考察天文,利用不少。一件是調曆,歲紀甲寅,日紀甲子,所有時節因之而定,利用亦不少。這兩件之外,他又發明一種測定東西南北方向之術。辨別方向,本來有指南針可用。但是指南針所向,不必一定是正南正北,往往略有所偏。
  • 且說帝堯君臣上路,一日走過一山,山上有一座石城。赤將子輿道:“從前黃帝到縉雲山去,總是經過此山的,所以後人築起此城做一個紀念,就叫它做天子山,亦叫石城山。對面就是縉雲山了。”帝堯看這座山勢,參差高下,彷彿如城墉的雉垛,無甚可觀,亦不久留,即向縉雲山前進。那縉雲山孤石幹雲,高約三百丈,雖則沒有黟山那樣靈異,但是亦有一百零六個峰頭,或如羊角,或如蓮花,幽奇峻秀,頗愜心目。又有瀑布一道,日光照著彷彿晴虹,風所吹過有如細雨,尤覺可觀。黃帝煉丹的地方,一切遺物經赤將子輿一一指點,帝堯都見過了。
  • 且說帝堯所定的制度,是臨民以十二。這年正是應該巡守的年分。正月中旬,帝堯就商議預備,到了二月上旬,就啟身前行。這次目的地是在華山。但是帝堯的意思,還要乘便考察雍、冀二州水患的情形,兼到橋山祭黃帝的陵墓。所以預算旅行的期間是半年。朝內的政治仍歸大司農等處理,其餘和仲、和叔、赤將子輿、籛鏗四人隨行。一路沿著汾水,向西南而來。
  • 且說應龍殺了女魃之後,旱災已除,文命就別了始均,率領眾人乘了二龍,郭支為御,依舊向北方進行。遇到大都會,必定下去察看詢問,有事則多留幾日,無事則即刻他去。
  • 一日,帝舜視朝,大樂正夔奏道:“臣奉命作樂,已告成功,請帝臨幸試演。帝舜答應,就率領群臣前往觀察。
  • 且說帝舜別了彭武、彭夷兄弟,隨即下山,只見那山岩石罅之中時有粗劣陶器之類散佈著。又見有獨木舟橫塞在斷涯之上,滄桑為陸的證據,已的確明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