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真:小王子的故鄉

——里昂行遊散記

含真

人氣 28
標籤:

【大紀元12月23日訊】全世界都熱衷於談論巴黎,彷彿法蘭西的萬種風情已然悉數濃縮進這個儀態萬千的詞彙。然而當真到了巴黎,又會有人告訴你,要品味純正的法國,還是應該去外省。

聽聞如此言論,曾經在法國南部小城生活的我自然深表贊同,也覺得法國的大城市不如周邊小鎮更富有歐洲風情。可只有對里昂,是個例外。

到達里昂的前兩日都是陰雨連綿,一直流連於博物館、美術館和室內音樂會。直到第三日終於放晴,便去了著名的古羅馬劇場和山頂教堂參觀。

在山頂教堂旁可以俯瞰里昂市區全景。里昂誕生於羅納河(Le Rhône)和索恩河(La Saône )的交匯處,當地人因此也將這兩條河稱之為父親河、母親河,又或男人河、女人河。兩條河流貫穿全市,劃分出老里昂(le vieux Lyon),半島(le presqu’ils)和新城(la nouvelle ville)三個地區。有人說,在巴黎日漸國際化和自成一體的今天,里昂儼然已經成為了法國最具有代表性的傳統城市。很難評論如此說法是否恰當,但放眼望去,南部所特有的一色紅瓦屋頂倒確實比北方城市的灰氣沉沉更具風情。而且在這樣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徜徉於老里昂的石板路上,看看兩邊文藝復興時期的古老建築,也是頗為愜意的事情。

悠閒地在白萊果廣場(Place Bellecour)漫步時,抬眼卻於不經意間,見到了小王子

雕塑就安靜立在廣場一角,鄰近《小王子》作者,飛行員聖修伯裡(Saint-Exupery)故居。潔白的大理石底座高約5米,我們的飛行員和他的小王子就坐在上面,俯瞰周圍人事川流不息。石基的三面分別刻著聖修伯裡生平著作中的一些引語,其中兩句便出自《小王子》:

「On ne voit bien qu’avec le cœur, l’essentiel est invisible pour les yeux.」(只有用心才能看清,肉眼是看不見事物本質的。)

「J’aurai l’air d’etre mort et ce ne sera pas vrai.」(我可能看起來像要死去,但這不會是真的。)

聖修伯裡無疑是法國人的驕傲,尤其是在此地,他的故鄉里昂。為紀念其百年誕辰,里昂市於2000年便舉行過一系列大型慶祝活動。白萊果廣場也曾擠滿人群,共同觀看「小王子號」熱氣球的升空,見證了「小王子」的再度飛行。

數年後我來到這裡,眼中所見只是一片安寧。太陽王路易十四的雕像下,年輕情侶正在甜蜜耳語,附近的老人們在長椅上曬太陽聊天,小孩子在一邊跑來跑去……法國原本是出了名的悠閒,漫步在老里昂的街道,這種感覺就更加明顯。不見了巴黎那種國際化大都市所特有的匆忙和紛亂,取而代之的是地道的法國風情。

穿行在蜿蜒曲折的小巷,兩邊的青石牆上鐫刻著古老的羅馬文字;抬頭望去,各家各戶的窗台邊盛開著色彩絢麗的花朵,也常會有人從窗口探出身來,微笑著同素不相識的路人招呼;或有提著大籃長棍麵包的婦人從身邊經過,空氣中也隨之瀰漫過一陣小麥和奶酪的香味……隨便走進街上的某家書店,都能看到不同版本的《小王子》擺在醒目位置。里昂人熱愛他們生活的這方土地,一如小王子珍愛他的玫瑰。

或許一切年歲既長而內心依然純真的人,都無法忘懷第一次讀到《小王子》時的感動。那個孤獨的男孩,走過了一顆又一顆星球,見到了許多他理解或者不理解的人、事,邂逅了一隻懂愛的狐狸,最終決定回去照顧他獨一無二的玫瑰花……

聖修伯裡傳記《小王子的愛與死》中曾說,「鄉愁」一向是其寫作中最典型的主題。而他最後一次執行任務,也正是在里昂附近海域進行偵察,距其家族城堡僅60公里。

由於聖修伯裡逝世後很長一段時間裏,其飛機失事的殘骸都未能找到,人們普遍願意相信,作家是和他的小王子一起,回到了他們原來的星球。

小王子回到了他的B612號小行星,每個人都終將回到他所來自的地方……@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聽音樂賞照片 台中放送局為觀眾帶來歡樂
MVP預測╱紅雀普侯斯  好比同額競選
含真:聆聽雷光夏
王建民明返國 小王子首度回台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鄭州現死亡隧道 洪災沖習家軍仕途
【新聞看點】暴雨仍肆虐河南 多少人魂斷5分鐘
【秦鵬直播】鄭州人造洪水?傳京廣隧道千車被淹
【十字路口】河南洪水誰來扛?甩鍋維穩4手段
【橫河觀點】從板橋到鄭州 中共的「變與不變」
【財商天下】鄭州洪水加爆炸 為何現極端災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