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成龍 任志強告訴了我們什麼?

成龍在博鰲論壇上說:太自由了就像現在的台灣和香港,很亂,我慢慢的覺得中國人是需要管的。 這番言論引起了很大的爭議。(圖:新唐人)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4月25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各位朋友大家好,這裡是《熱點互動》節目,我是主持人王瀟。

下載收看

這幾天在各大報紙和網站都在談論一個熱點話題,關於世界巨星成龍在中國的博鰲論壇上的一番言論,他當時說是有自由好呢?還是沒有自由好呢?太自由了就像現在的台灣和香港,很亂,我慢慢的覺得中國人是需要管的。他的這番言論引起了很大的爭議,無獨有偶,在博鰲論壇的另一個分論壇,中國華遠集團總裁任志強對房屋漲價問題也發表了一些看法,他當時說:和老百姓的工資相比,房價等於沒漲。經過媒體報導以後也引起了很大的爭議。

關於這兩件事情呢,我們今天請來了資深評論員陳志飛教授,看看他怎麼跟我們分析這個事情。陳志飛教授您好!

陳志飛:妳好,大家好!

主持人:您覺得成龍這番話是隨便說說,還是有什麼弦外之音?

陳志飛:好像真的是有弦外之音,你看他說的話,沒頭沒腦的從自由談開去。好像中國現在也沒有什麼特殊的情況給他這個條件去談自由,又不是說我們國家被誰占領了,怎麼在博鰲這麼一個以經濟為主體的論壇談這樣的問題,這是首先會讓人感到奇怪的。

另外一個,我覺得大家應該考慮的就是成龍這次講話的頭銜,妳剛剛說他是國際影星,對呀,好萊塢巨星、武打明星什麼都可以,但他這次講話是頂著中國電影家協會副主席的頭銜,所以實際上對中共的體制來說他是自己人。所以如果你希望他說話完全按照大家想的,香港出生的國際明星,應該是以自由為主體思想來看,好像是有點兒相悖,那麼你要看他的頭銜,我覺得大家可能就恍然大悟了,他實際上是在替中國政府說話。

那麼他說的這個自由是什麼自由呢?是人民的行動自由呢?還是黨媽媽的自由?還是中國政府的自由?我們都知道,中國政府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它可以強占土地,可以讓官員強姦幼女,可以做各種各樣的事情,都沒有人去懲罰它。那麼它這種自由是不是也該有人管一管呢?我想問一下成大明星這個問題。

主持人:是,我也覺得很對,他這個問題挺含糊的。因為成龍在國際上已經有挺高的知名度了,他現在好像在中國很多重要的場合都會出現,我就不太明白他為什麼……您覺得這說明什麼問題呢?

陳志飛:我覺得這個問題其實有幾方面我們可以考慮的:第一、中國這種精英或演藝界人士離國際的標準還是有很大的差距。有幾個簡單的例子,在美國的NBA職業球賽裡頭,比賽完以後,球員會穿著西裝革履,而且很有禮貌、很文雅的回答記者的問題。在中國呢,經常有球員不單是打對方、推搡對方,用痰吐對方,還有打裁判、追裁判打的,所以這個距離差距就很大。

說到演藝界明星成龍,剛剛我們分析到了,他是代表中共的利益在說話,因為他可能感覺到自己摔摔打打,能演武打片的時間也不長了,他可能想轉向從中國政府那裡撈些好處。可是如果用成龍的例子來比較一下好萊塢的明星,我覺得中國這些演藝界明星,不管是成龍也好,還是張大導演、張藝謀也好都差的很遠。

因為在民主國家呢,這些演藝界精英人士,他們都是頂著自己頭上的明星光環為民間疾呼,為下層人士說話。比如我給你舉例子,也是在好萊塢,達爾富爾這個事件可能大家都聽說了,蘇丹有很嚴重的人權危機,殺了幾十萬人。好萊塢比較有名的一個女明星叫米亞.法羅(Mia Farrow),還有一個大家可能更熟悉了,他的名字叫喬治.克魯尼(George Clooney),還有很有名的世界級導演史蒂芬.斯皮爾伯格(Steven Spielberg),他們都為了這個事件大聲疾呼,讓大家都注意這個事情的嚴重性,而且為了這個他們還得罪了達爾富爾事件的幕後黑手—中國政府。

相比這些明星,我覺得成龍顯得太渺小了,因為這些明星他們敢與真正的集權政權對著幹,而且在美國呢,他們甚至很多時候也扮演了對美國政府監督的角色。如果你看好萊塢的大片或者好萊塢的片子,那個最笨的人,往往都是片中的議員或總統,最蠢的就是FBI的成員、美國聯邦調查局的成員,最好的就是那些窮苦出身的,很沒有名的,很名不見經傳的人員,而政府都是笨蛋,這就是好萊塢常套用的經典電影。

可是這個搬到成龍身上就不適用了,成龍是不是也像張藝謀一樣被中共招安了,這是我們要拭目以待的。有一點我覺得可以提醒大家的是,成龍已經接受了中共針對它所謂建政60週年所舉辦慶祝活動的一些任務,所以如果我們了解這些情況以後,就知道他說的這番話肯定不是空穴來風了,他肯定也在想自己前途怎麼樣。但對這些人士來說,把自己的命運綁在這種集權政權身上,我覺得是很可悲的。

主持人:那是不是往高尚一點去想,他會不會想,在中國也有可能為老百姓做一些事兒或什麼的?

陳志飛:如果要為老百姓做些事情的話,現在能做的事情很多呀!他可以為那些被中共箝制不讓發聲的人替他們發聲,譬如說那些維權人士,那些上訪者、法輪功學員、民運人士,甚至替那些要求別的方面的自由民主人士發聲。可是為什麼他把這些全視為「亂」,而把中共這種肆無忌憚、毫無節制的放縱、驕奢淫佚和獨裁黑暗理解為「和平」,他完全是本末倒置。

成龍還讓我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有一次我在中餐館,我經常去那個中餐館,我下課之後沒事兒就去那裡吃飯,他那邊一有疊《九評》和大紀元時報,我跟那個餐館的招待很熟,我就跟他聊這個事情。按理說他是成龍的同鄉,也是從香港來的。他說大紀元《九評》說的都對,真的很不錯。可是他說,中國需要共產黨。我說中國怎麼需要共產黨?他說中國太大了,沒有共產黨強權統治,沒有對中國人這種鐵腕,我們奧運會不能得那麼多金牌,我們在海外就會被人欺負。

他的這番話我覺得還有情可原,但是成龍也沒有人欺負他,他頭上頂著大明星的光環,我覺得他那個水平可能還不如這個,或者也就跟那香港中餐館男招待的水平差不多,從這方面來說,成龍真的是需要補補課了。事實上如果成龍不是生長在香港,是生長在北京或中國別的地方,那以他的家庭背景,他成得了今天的國際巨星嗎?所以成龍說的亂和成龍所說的自由,可能剛好是應該顛倒的。

主持人:另外一個是任志強,華遠集團總裁,他說的關於中國的房價和老百姓收入,那是怎麼回事?拿二分錢的白菜跟房子來比?

陳志飛:他說的那番話,從表面上邏輯都不通,因為他用100這個級數,用這個概念、比例來證明他的觀點,就是說GTP漲100倍,人的收入漲100倍,白菜漲了100倍,房價漲100倍也是理情可原的。可是咱們在中國大陸生活過的人,尤其我們都是30年代過來的人,就知道這其實是不合邏輯的,為什麼呢?

因為30年前大家住的都是分的房子,一個月可能就花5塊、10塊最多了,那麼按照他100的比例,一個月就500、1,000塊錢,那麼我要問這個任總經理,現在我花500塊、1,000塊錢能住到你那個豪宅裡去嗎?這肯定是不可能的,他那個房子是非常貴的。而且我還看到另外一條消息,他甚至給北京政府出主意,他說可以提高房價,不要讓房價往下跌,用高房價就可以自然的阻擋外地人到北京,比較能保持北京戶口的穩定性,使北京不受那麼多外地流動人口的侵擾。

那他這個方法按照西方的觀點來說,明顯的就是帶有歧視了,我們都知道這完全是歧視。我是高高在上的社會精英,你們是外地人你們都滾蛋,你住不起我這種房子活該。這種話對西方來說,不但是沒有道德,可以說是沒有教養,我覺得在西方你不管怎麼掙錢,怎麼富有,我估計誰都不敢這麼說。

主持人:還是因為素質問題?

陳志飛:一個是素質問題,還有是特別囂張的問題。因為他的背後有黨媽媽撐腰嘛,所以他在這一次論壇中也說了,他說你們去調查我沒有關係,大家都討厭我,(原話不是這樣,大概是這個意思),好多人都不喜歡我,可是你們調查我,沒有問題,我是國營企業。這說得很不像話,反正我有政府撐腰,我不怕,他大概就是有這麼一個傾向。作為一個公眾人物的話,你要很注意自己的言行。

主持人:您覺得這次成龍和任志強在博鰲論壇引起爭議的這個事情上面,有什麼共同點?

陳志飛:他們的共同點就是雖然他們都是公眾人物,但他們都是代表中共的公眾人物;他們雖然都好像是民間人士,但是他們都不是真正的民間人士,他們都是所謂在中共體制下的精英人士。

如果說到中共這個體制,那麼咱們把人就各種階層來分析一下,分成三六九等。它最上一層,有人分析,可能有幾百家這種壟斷了政治和經濟的特權人士,可能是太子黨、各種高官的家屬、子女,他們占據了中國大部分的資源,他們可能有這麼幾百家。再往下又有靠著關係發跡的這些所謂民間企業家,這也應該是頂端的紅頂企業家,他們如果沒有中共在背後扶持的話,他們也達不到那個地步的。

主持人:有些數字顯示,說是現在中國是0.4%的人掌握了70%的財富。

陳志飛:對呀,這兩個階層的人加起來,可能也就是那麼0.4%。第一個可能說的更細,就是太子黨、有特權的家庭,下面就是一般的黨政人員和高官,還有所謂暴發戶。再往下就是一般普通的老百姓和一些某種既得利益的白領人士,一些所謂的一般成功人士。再往下,越來越往下,它大概就可分為8個階層,今天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來討論它了。但是它往下最後有6億人是生活在平均水平線之下的,有4億人基本是在貧困線左右掙扎,再還有1億人完全是赤貧。

主持人:其實說實在的,真正需要成龍來幫著他們說話的,是這些特別特別窮的老百姓。

陳志飛:事實上這6億人或者5億人,是應該幫他們說話。

主持人:可是真正幫這些人說話的,他們就得不到那麼多既得利益了。所以還真的需要有道德高尚的人來做這些事,因為沒有什麼既得利益者能夠看得到。

陳志飛:這是非常可悲的,所以中共的情況,我們在海外看了也挺難受的。因為這個情形有點像「萬馬齊暗究可哀」那種地步,好像整個環境,整個聲音,連話語權都被0.4%的所謂精英這種最頂層的人所掌握。

上一回我們談泰國政局也談到,西方社會為什麼能平衡呢?它為什麼民怨沒那麼深呢?是因為它從底下有各種管道可以表達出來,而且這個管道是需要這種精英人士、影星、知識分子來替這些底層人士發聲,替他們奔走疾呼,這樣整個社會就相對比較平衡。另一方面,那些人要牢牢的盯住政府、公務人員,看他們的行為有什麼違背國家利益、違背者百姓利益的。這是西方的知識精英或者影視明星他們所做的事情。

主持人:好像中國現在還沒有這種人物。

陳志飛:沒有這種人物的話,那這些影視或者精英人士就是黨媽媽膝下的寵物,他們就像狗一樣,會被以各種方式放出來咬人,雖然是有一些雕蟲小技或有一些可以傲人的所謂成績。但是如果依附這種極權政權,再有光輝的過去,都會被這個黨媽媽給毀掉,使人把他們遺忘在歷史的角落。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的節目時間到了,非常謝謝您收看今天的《熱點互動》節目,謝謝。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成龍 任志強告訴了我們什麼?(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4-25 4: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