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僮族歌仙傳奇:劉三妹(51)

第三次對歌:“推倒塞斷幾條河”

胡椒粉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下午的大龍潭村,已是人山人海。人們有說有笑,有的吃東西,有的躺下閉眼休息。喬裝打扮的知縣大人來到人群中,遇到阿秋和阿立。
“請問對歌開始沒有?”知縣彬彬有禮地問。
“什麼?開始沒有?哈哈!”阿秋和阿立捧腹大笑,周圍的人也笑個不停。
“告訴你吧,已經結束了。”阿秋很難才止住笑。
“什麼?結束了?”知縣張嘴瞪眼。
“有你這樣來看對歌的嗎?哈哈!”阿立語帶譏諷。
“對歌不是對一整天的嗎?怎麼現在就結束啦?”知縣半信半疑。
“這有什麼奇怪?由於三妹所向無敵,對手很快就一敗塗地, 所以提前結束了。”阿秋洋洋得意地說,好像是自己在對歌一樣。
“哎喲!我來晚了!”知縣懊悔不已,但又覺得奇怪,既然結束了,為什麼大家都不走呢?就在知縣大人納悶之際,突然,人群騷動起來,只見雙方都在清嗓子,調樂器,顯然是準備對歌。
“快走!要開始了。”阿立拉著阿秋就走。
“什麼要開始了?是對歌嗎?”知縣迫不及待地問。
“當然是對歌啦,還能有別的嗎?”阿秋譏笑道。
“喂喂喂!你不是說對歌結束了嗎?”知縣大惑不解。
“嗨!告訴你吧,”阿秋:“上午的對歌是結束了,你錯過了上午的對歌,太遺憾了!太精彩了!”
“這麼說,下午還有?”知縣問。
“當然有了,下午賽跟曲,賽跟曲我們就更忙了,一直唱到今晚上。”阿秋晃了一晃手中的蘆笙說:“哎呀!沒有閒空和你說這麼多,我們走了!”
知縣大人憤怒至極,咬牙切齒地說:“你竟敢欺騙我堂堂的縣太爺?……”說到一半又發覺失口。
“縣——太——爺?”阿秋伸手摸摸縣太爺的額頭:“趕不上對歌竟如此失常,哈哈!你是縣太爺,我還是州官呢。”

人群中,老漁翁和金錢龜分別站了起來。
“下午的對歌現——在——開——始!”老漁翁大聲宣佈:“按雙方的約定,下午賽跟曲。還是你們客方先唱吧。”
“好!我們就不客氣啦!”金錢龜應道,轉身做了個手勢,雲南歌王便站了起來,只見他倒吸一口氣,吸到氣都絕了,然後“唰”的一聲,山歌破口而出:
太陽高高掛在上,
汗水浸濕我衣裳,
一路走來一路唱,
唱到河水倒流淌。
雲南歌王開口唱時,氣浪從口中噴出,把鬍子吹得直直向前,可見到兩顆歪斜的暴牙。氣浪透過暴牙的縫隙發出噝噝的響聲。雖然牙齒“漏風”,但並不影響他歌聲的完好。
雲南歌王剛一唱完,阿秋和阿立就迫不及待地一擁而上,圍著三妹七嘴八舌地胡亂指點。現在是賽跟曲,三妹必須迅速編出相應的歌詞,但曲子卻必須和對方唱的一模一樣,只有在三妹記不住對方的曲子的情況下,身邊的人才有必要提示她。但阿秋和阿立顧不了這些,“啊啊呀呀”地“提示”,弄得三妹心神不定,本來對方的曲子並不複雜,卻搞得三妹張開的嘴唱不出來。
看到三妹張口結舌的樣子,雲南歌王高興得手舞足蹈。一陣陣聲浪傳來:
“哈哈!對不上來了!”“一開場就啞了,快認輸吧!”“現在認輸還來得及!”
稍微平靜後,三妹總算理出頭緒來,慢慢應對:
太陽還沒落下山,
月亮已經爬上來,
唱歌要唱一排排,
三言兩語你莫來。
就在三妹小心翼翼地唱完最後一句時,“唰”的一聲,三位贛北歌女同時站了起來,放聲歌唱:
你歌哪有我歌多,
我歌如同牛毛多,
唱歌唱了一年整,
只唱了個牛耳朵。
阿秋和阿立又是一窩蜂地圍上來,不斷地出餿主意,再次弄得三妹方寸大亂。
對岸的譏諷再次傳來:“看來劉三妹也只不過是徒有虛名,外強中乾而已”“她哪里知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小小年紀,竟敢號稱歌仙,不知有害羞二字”“上午還神氣活現,現在就啞口無言了,總算報了今早的一劍之仇了。”
阿秋和阿立被藍媽媽拉下來之後,三妹才得以冷靜應對:
你歌哪有我歌多,
我有十萬八千籮,
堆起鳥兒飛不過,
推倒塞斷幾條河。
沒等唱完,對岸的湘西情歌王就殺了過來,一開口便突顯其“情”的本色:
想妹想到我發癲,
想妹想到難睡眠,
抱著枕頭魂魄遊,
魂魄游到妹身邊。
唱了一段,還覺不過癮,沒等三妹應對,湘西情歌王便張開那血盆大口又來一段:
想妹想到一身病,
求神拜佛也不靈,
大夫看過病還重,
見到阿妹一身輕。
這次沒有阿秋和阿立的騷擾,三妹胸有成竹了:
蒼蠅飛過半空中,
一眼看出母或公,
老鼠鑽進竹筒裏,
左思右想都是空。
三妹終於發現,在對方開口唱的時候,只要自己跟著節拍默默地念唱一遍,就可以滴水不漏地全部記下,不需要什麼“掐手指,踩拍子”之類的,大概這是三妹的天賦。
三妹的歌聲未落,粵東歌聖就要站起來,卻被湘西情歌王按了下去,這歌王是越唱越起勁,越唱越露骨,指名道姓:
心中想著劉三妹
通宵達旦沒法睡,
衣衫褲子扣錯位。

心中想著劉三妹,
人人都說我酒醉,
心知肚明魂未歸。
三妹一刻不停地立即回敬:
男孩無酒也會醉,
女孩抱著山歌睡,
歌壇之上誰怕誰。

鳳凰要和蛟龍配,
成雙要用歌來對,
情投意合不用媒。
接下來,對方又唱了十幾首,劉三妹連想都不用想地回對,可以說是對答如流。
直到有人叫了起來:“該我們唱啦!”“對,該輪到我們了!”也就是說,該輪到本地人唱,外省人對了,三妹當仁不讓地唱了起來:
柳江邊上洗衣裳,
水波驚動老龍王。
柳江邊上唱山歌,
山歌牽動我的郎。
三妹唱的是“筆鋒聳翠”,曲調非常簡單,即使是三歲小孩也能應對。
“哧——”的一聲,黔南歌仙的酒從口裏噴了出來,歌聲也隨酒液飛出:
別人唱歌尋開心,
我今唱歌找知音。
我有錢來你漂亮,
不如合做一家親。
“好!對得好!”“不愧為歌王!”“看來廣西佬也只不過是徒有虛表而已。”對岸一片喝采聲。
“我來一首。”阿立說,跟了劉三姐這麼長時間,難道還不會唱幾句,阿立清了清嗓子就撕牙裂嘴地唱起來:
誰也沒有我孤單,
好比寺廟在青山。
進進出出皆許願,
許的心願誰來還。
“哈哈!思懷胎!”粵東歌聖不屑一顧地說,牙籤在口裏轉來轉去:“再簡單不過的彩調曲啦!該我來了!”說完就唱:
年輕風流誰不知,
不作風流待幾時。
只見風吹花落地,
不見風吹花上枝。
一連對上了兩首歌,外省人鬥志高昂:“好!唱得好!不愧為歌聖!”“從現在開始反擊!定叫他們有來無回!”
聽得有點著急,阿秋自告奮勇地站起來:“我來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一邊說一邊唱:
什麼有嘴不講話?
什麼無嘴鬧喳喳?
什麼有腳不走路?
什麼無腳走天涯?
阿秋所謂的“顏色”,竟然是家喻戶曉的“了了囉”,兩廣地區是無人不會唱,即使沒聽過,第一次聽到也能朗朗上口。阿秋出此劣招,笑得眾外省人東歪西倒。
“哈哈!連‘了了囉’都搬出來了,看來是黔……黔……黔什麼啦?”粵東歌聖轉身問,那牙籤在跳動。
“是黔——驢——技——窮!”黔南歌仙答道。
“對對!是黔驢技窮。”粵東歌聖說:“讓我來給他最後一擊!”
“吐——”的一聲,牙籤飛了出去。粵東歌聖搖頭晃腦地唱了起來,這是他第一次不含牙籤唱歌:
年輕風流誰不知,
不作風流待幾時。
只見風吹花落地,
不見風吹花上枝。
雖然粵東歌聖唱的確是“了了囉”,但歌詞卻和上一首一模一樣,聽起來很不是滋味。
“好像他唱重複了。”“就是唱重複了,哪有這樣跟曲的?”“分明是換湯不換藥。不算!”本地人這邊罵聲不斷。
“什麼算不算的?”金錢龜大聲說:“對歌是沒有規則的,現在是跟曲,只要跟上曲子就行了。”
金錢龜不是沒有道理,下午是賽跟曲,只要曲子跟對了,歌詞怎麼唱都可以,當然也沒有規定不能唱相同的。接下來的幾首歌,外省人都是採取“換湯不換藥”的辦法,把本地人氣得死去活來。
“看來這樣下去不行,他們對我們的曲子瞭若指掌。”藍媽媽說。話音剛落,三妹就唱了起來:
哎!
唱山歌,
這邊唱來那邊和,
唱歌唱來千里緣,
不唱山歌枉少年。
三妹唱的曲子,既像“石榴青”,又像“南潭魚”,二曲交替出現。這一怪招,十分靈驗,對方頓時啞口無言。
“這……這……這是什麼曲嘛?怪腔怪調的,”“怎……怎……怎麼唱的?不成體統!”對岸是怨聲載道。
藍媽媽大聲說:“哈哈!對歌不需要體統!你們只管跟就是了。”
這邊倒是一片歡呼,不時還聽到有人說:“全面反攻!”“乘勝追擊!”“直搗黃龍!”。
接下來,三妹連續唱了十多首,每一首都有別于傳統曲子,有的甚至是隨意隨唱,對方哪里應對得了?奇怪的是,雖然是隨意隨唱,但都委婉動聽,不知不覺,大家都跟著她唱。連對面的雪山歌妹也情不自禁地隨拍而唱:
沒有歌聲哪來童年無限歡喜?
沒有歌聲無情的戰火如何平息?
沒有歌聲世界會變得所剩無幾。
一場針鋒相對的對歌,竟變成普天同樂的合唱,贛北歌女和雪山歌妹不由自主地隨著劉三妹的節拍盡情歌唱:
自古以來有一個願望,
這一首歌幾千年在唱。
沒有流血,屠殺,和流浪。

我不知,何時膩,
迷迷糊糊唱下去。
唱到親人不再分離,
唱到天下都是姐妹兄弟,

天色漸晚,是收場的時候了,但大家餘興未了,久久不肯散去。
“劉——三——妹!”一個洪鐘一樣的聲音傳來,發出洪鐘般吼叫的是“過江龍”,他是州官的得力助手——赫赫有名的“龍城捕快”。此人牛高馬大,滿臉鬍子。即使天色已晚,人們也能認得出鶴立雞群的他來。
“劉——三——妹!”過江龍再次吼叫,手裏拿著一封信,眼睛在人群中四處搜尋,顯然他還沒有找到三妹。
過江龍來幹什麼?他也要遞上一封信給三妹,要求擇日對歌?如果真是這樣,倒是大家求之不得的事——又有熱鬧看了,而且是前所未有的官民對歌,必定精彩絕倫,好戲連場。於是大家的眼光都投向劉三妹。
藍媽媽可不這樣認為,她注意到除過江龍之外,還有好幾十名官兵出現在人群中,一種不祥之感襲來,藍媽媽靜靜地把三妹拉到身後。
“大膽劉三妹!”過江龍怒氣衝衝,右手握著刀柄,左手舉起信件,人們看清了,那不是普通的信件,而是一份公文。
“竟敢聚眾唱反歌!該當何罪?”儘管過江龍振振有詞,但兩眼還在四處張望,尋找劉三妹的蹤影。
過江龍的到來,說明莫老爺成功地遊說了州官——任由老百姓聚眾唱歌而不管,遲早天會塌下來。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6-15 11: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