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世纪》预言圣师出焉传大法

道奇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著名的法国预言家诺查丹玛斯十六世纪预言书《诸世纪》,某中译版在第三纪第二节诗篇,附加了下述大胆但不太被人注意到的标题。

[宇宙之神到来了]:
Le divin verbe pourra a la substance
(The divine word shall give to the substance)
神的声音清晰地响在耳边
Comprins ciel, terre, or occult au fait mystique
(Heaven and earth, and gold hid in the mystic fact)
行为神秘活动天地之间
Corps, ame, esprit ayant tout puissance
(Body, soul, spirit, having all power)
肉体、心、精神都坚不可摧
Tant soubs ses pieds comme au siege Celique
(As well under his feet, as in the Heavenly Seat)
天地万物他踩于足下
仿佛他的座垫

巧妙的是不谋而合在李洪志师父《洪吟》中看到“佛主”一诗:

谁知天地大?
银河在脚下。
乾坤有多远?
转轮手中拿。

在此仿古汉文,重译诺查丹玛斯此预言诗篇如下,以供中外异曲同功之预言对照。

[圣师出焉传大法]:

理之圣音谕人神。
玄修金刚天地存。
身灵心法坚正念。
高耸大穹宙宇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后记:

心在劝善泄禅机。
真象渐白浅层译。
有缘忍耐看仔细。
福自一念返菩提。

--摘编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公元1555年,诺查丹马斯的著名预言集《诸世纪》第一卷问世。由于诺氏曾经为许多人准确地揭示了过去与未来,甚至能看透别人的心思;再加上当时欧洲正处于新旧教争斗激烈,而且被西方人视为不祥的彗星,也正好在那个时期现身于欧洲夜空,致使人心惶恐不安,深感前途茫茫。因此当《诸世纪》前四卷于里昂出版时,立刻引起了购买热潮。公元1558年,第五卷至第七卷相继完成,当时诺查丹马斯的名气如日中天,不但书卖得好,前来问卜求卦的人潮也多,于是诺氏继续创作了第八至十卷,而这三卷直到他死后才得以发行。
  • 一九九九年七月
    为使安哥鲁亚王复活
    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
    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
    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
  • (shown)历史上,关于人类未来的预言很多,《诸世纪》、《马前课》、《推背图》、《格庵遗录》、佛经、《圣经》等等,都讲了人类将要面临末日劫难的事情,可是导演为什么要选择玛雅预言来作为与现代科学参照的预言呢?
  • (shown)这九首诗在抗战爆发前曾广为流传,然而后来共产窃国,此九首诗便隐没于大陆,青年一代甚少知之。现我把这九首七言绝句预言诗抄录如下。
  • (shown)九首诗预言开始的时间界限:第一首诗是总论,第二首才是正式的开始,中华民国成立于1912年,那么这九首诗所预言的时间段应该就是1912年——2012年这一百年。
  • (shown)“天地原来张弛弓”告诉人们有张就有弛,有阴有阳,别看现在邪恶能够横行于一时,但将来正义必能得到伸张,邪恶总有被消灭的一天。
  • (shown)纵观中国历史,从有明确文字记载以来,历朝历代都有不少的预言以童谣、诗歌、石碑等形式流传。这些预言往往都是以类似于字谜或其它的形式让人悟,而不直说。
  • 2002年6月,都匀国际摄影博览会推荐该景区为摄影采风点。原任村干部王国富在清扫景区时,无意中发现巨石上有“产”、“党”两个大字。他把长期堆放在石头旁的秸杆搬开后,发现巨石断面上隐约出现“中国共产党亡”六个横排大字,字体匀称工整,每字约一尺见方,笔划凸出于石面,如浮雕状。
  • 我们都有一个国家,我们都是一个国家的一份之。我们每个人在讨论我们的历史问题、现实问题和前途问题的时候,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把国家、民族、人民放在自己的立场之上,我们的心,我们的态度,我们的感情都是以自己的国家、民族、人民放在第一位来讨论历史追求未来的话,我们就不会犯太大的错误,我们就不会相信谎言,我们也不会自我夸张,因为国家、民族、人民对一个国家的人来说她永远是我们心中最重要的。
  • 这个中华民国在我们的心里叫什么?叫大中华民国,是包括外蒙古在内的1912年元月1号由我们的国父孙中山先生创立的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所以我们才敢说,中国人民长达十四年的抗日战争在性质上、在本质上,就是我们大中华民国的卫国战争。谁在那个时候将自己的热血和生命奉献给了这一场战争,谁就是在捍卫我们的大中华民国,就是在捍卫我们国父所创建的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