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论持节

作者:佚名
孔子所谓“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就是借赞美松柏凌霜而傲然独立的资质,来歌颂坚贞不屈的人格。(Fotolia)
  人气: 6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持节就是保持气节。气节是指志气和节操,是一种高尚的人格品质,表现为坚持正义,在强大的压力面前也不屈服的顽强精神。孔子所谓“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就是借赞美松柏凌霜而傲然独立的资质,来歌颂坚贞不屈的人格;孟子提出“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理想,更强调了气节的重要。可见,气节是自古以来中国人就非常重视的一种道德修养。

孔子说:“不降其志,不辱其身”(《论语.微子》),大意是不降低自己的志向,不辱没自己的清白。做人应该恪守做人的准则,不能在强权的压迫下屈服。孔子对微子、伯夷、叔齐等保持自己清高气节的古代贤人给予很高的评价。一个人如果为强权所屈服,或为不正当的名利所诱惑,只能降低自己的人格,自取其辱。

孟子在与别人辩论什么叫做“大丈夫”时提出了做人的准则:“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历史上这样的人很多,西汉时的苏武就是其中的一位。汉武帝时他奉命出使匈奴国,匈奴首领胁迫他投降,先用畜群、财富、官位等引诱他,后来又企图用艰难困苦的生活迫使他就范。苏武不为富贵所诱惑,威武不屈、贫贱不移,被囚禁在匈奴19年,始终保持节操,终于回到汉朝。

孟子还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孟子.尽心上》),一个人无论是失意还是得志,都应力所能及地承担应负的责任。有能力时,多多帮助别人;能力不足时,至少要把自己管好。不管身处顺境还是逆境,都要坚守心中的道德原则,保持高尚的气节。

《吕氏春秋》中记载:“石可破也,而不可夺坚;丹可磨也,而不可夺赤”,此句以石坚丹赤为喻,说明具有高洁品质的人不会因外界的压力而改变操守,即使粉身碎骨,精神也是永存的。历史上伯夷和叔齐认为自己是殷商臣民,坚持不食周粟,去首阳山隐居,最终饿死在那里。他们的故事被古人当作坚守节操的范例来称颂。司马迁将《伯夷列传》列为《史记》七十列传的首篇,表现出对气节的推崇和赞美。

人们常用“宁可玉碎,不能瓦全”(《北齐书.元景安列传》)来表达一个人坚守气节的决心。明朝的于谦有流传千古的名句:“粉身碎骨浑不怕,留得清白在人间”(《石灰吟》),于谦以石灰自喻,抒发了“宁可玉碎,不能瓦全”的坚定信念,表达了自己要留下一身正气,即使粉身碎骨也毫不畏惧的气魄。

在艰苦危难的环境中,最能看出一个人品格的高下。唐太宗有诗云:“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赐萧瑀》),狂风劲吹,才能显出野草的坚韧不折;动荡的乱世,才能认识忠诚正直之臣。文天祥在元朝统治者绞尽脑汁,以高官厚禄引诱他投降时,丝毫不为之所动,并写下《正气歌》以明志,表现了他的铮铮铁骨:“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艰难困苦的时候,崇高的气节才能显示出来,这种气节永垂青史。

古人往往托物言情,孔子发出了“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的感叹。松柏傲寒而屹立,多么像乱世和逆境中保持崇高尊严和气节的人啊!所以,古人称松、竹、梅为“岁寒三友”,赞美它们经冬不凋的品质,以此来赞美那些在困境中不屈不挠、坚持正义、保持气节的人们。清代画家郑板桥有诗云:“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题画.竹石》)郑板桥一生喜爱画竹,他在画竹中寄托了一种精神,或是高洁不俗,或是虚心有节。做人难道不是也应当如此吗?

——转载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语云:“天地之大德曰生”、“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古人认为上天造就万物并赋予其美好的德性,为其制定了法则,生成万物一片仁慈之心。
  • 端午英灵屈原和伍子胥都是荆楚之人,都是忠谏之臣,也都在五月五日赴义。逆耳忠言有利于行,他们的精神对今天的人是否也有忠告的警示作用?
  • 依据李时珍的钻研,各节气水有不同的妙用。立春、清明二个节日的水是“神水”;五月五日端午节的节气水又有何效用呢?
  • 古人云:“勤学似春起之苗,不见其增,日有所长。辍学如磨刀之石,不见其损,日有所亏。”荀子《劝学》篇:“不积跬步,无以致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是以学问之道,贵以专,贵在恒,“学不可以已”。
  • 端午节是黄历五月五日,这一天是民间三大传统节日之一。可是五月五日为何称“端午”呢?这其中有中华文化的重要元素,传统的珍宝。
  • 这篇《胡笳十八拍》完成后,在中原地区广为流传,其中若干句子大有《楚辞》的余韵,像第八拍中的“为天有眼兮何不见我独漂流,为神有灵兮何事处我天南海北头。我不负天兮神何殛我越荒州?”这样的句子跟屈原的《天问》何其相似?在人力无可奈何之余,似乎只有无语问苍天了,而这种出自内心深处的诘问,其中悲愤之情难以遇阻,可以说是一字一泪,句句无不扣人心弦,读来真是震撼人心。
  • 蔡文姬,关于她的容貌,文献上几乎没有提到,不过人的青春短暂,岁月总会在面容上留下痕迹,女人尤其如此,所以纵然拥有羞花闭月之容,沉鱼落雁之貌,也难以抵挡岁月的销蚀,但是一个人,尤其是女人的资质跟素养,却是经过岁月的累积,就像酿酒一样,越陈越香。
  • 在佛教道教出现以前,中国民间一直流传着各式各样的修炼传统,到宗教广传之后,这些民间传统也不曾中断过,只是因为它们流传的面积不大,通常都是师父带几个徒弟进行修炼,所以并没有引起世人太大的注意,直到修炼者圆满得道,或师父偶尔显露点真迹时,才恍然知觉,其实神就在人中。
  • 《胡笳十八拍》的作者是蔡琰,字文姬,生当东汉末世董卓擅权、跟曹操崛起的时代,她是东汉著名文学家、音乐家蔡邕(邕,音庸,意同壅)的女儿,而蔡邕据史传所载是周文王之子蔡叔的后裔,因为受封蔡国,于是就以封邑为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