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音乐的爱和热情就是最大的天赋”

专访入选澳洲顶级古典钢琴赛华裔学子

font print 人气: 10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1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澳洲墨尔本采访报导)“我要把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做到最好。”热爱钢琴艺术、出身于艺术之家的华裔古典钢琴演奏者张弛,在接受采访时表达了他的心愿。张弛今年25岁,13岁时喜欢上钢琴,接触到古典音乐,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认为,对音乐的爱和热情就是最大的天赋。由于他对古典音乐精敏的领悟力、表现力及创造力,而入选每两年举办一次的澳洲顶级古典钢琴大赛——2010年澳大利亚国家钢琴比赛(Australian National Piano Award),于下周同来自主要省会城市的其他11位好手同场竞技,角逐前三名和几个单项奖。依照比赛章程,选手需要演奏风格多样的曲目,展示其全能技巧和表现力。

年轻帅气而又坦诚谦逊的张弛,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他未来更想做一名好的音乐家,而不仅仅是一名好的钢琴家。

爱上钢琴和古典音乐

张弛出生于艺术之家,父亲是南京很有造诣的传统中国画画家,父母都在艺术学院任高职。在浓厚的艺术氛围中成长的他,在13岁之前,并没有想当音乐家。张弛表示,家庭给了他早期的艺术影响,但家人中都没有演奏乐器的。“我喜欢看侦探小说,我也受父亲的影响喜欢绘画。我过去常常画我父母的肖像素描,特别是他们的手。对我来说,手是人身体上最富有表现力的一部分。可能这也是为什么我后来决定弹钢琴。”

13岁那年,他听到磁带上当时非常流行的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他的音乐不属于古典音乐,属于流行轻音乐那一类,但当时我很喜欢。我就问我妈妈,可不可以让我学钢琴,给我找个老师。我就是这样开始学钢琴的。”

张弛对钢琴艺术情有独衷,“作为一个乐器,钢琴可以同时演奏不同的乐音,能够弹奏出极其美妙的充满色彩的音乐。由于它与众不同的音色音质,所以钢琴弹出来的音乐特别吸引人。”张弛回忆说,“那时只是想把一些比较流行、通俗的曲子弹出来就很满足了。但在学琴的过程中,我的老师让我接触了一些古典音乐。”

“我发现古典音乐很有挑战性,古典音乐的内涵有很大的感染力,从此就爱上古典音乐,一发不可收拾。”张弛认为古典音乐是“非常深、非常广阔的东西。它包括不同的派别,就像不同的语言,有不同的表述方式。有些很细微的东西非常吸引人。”


入选2010年澳大利亚国家钢琴比赛(Australian National Piano Award)的墨尔本华裔学子张弛。(钢琴比赛主办方提供)


打过退堂鼓

“我的家庭很支持我,无论是经济上还是精神上。我父母理解艺术的价值,他们也知道成为一个艺术家的困难。他们很尊重我的选择。”

张弛学琴较晚,开始学琴的时候,也有很痛苦的经历,曾经也打过退堂鼓,由于对钢琴艺术的热爱使他坚持了下来,并一路走到今天,取得了瞩目的成绩。“一开始学钢琴的时候,听那些音乐,觉得很好听,急于求成,一下子就想把这些东西弹出来,但是一开始肯定是要练习基本功的,要读谱、练习手指、琴键找准等等,要把这些东西琢磨出来,所以我一开始觉得学钢琴还是很难的,有点打退堂鼓,但最后还是坚持了下来。当后来自己弹出一首曲子,那种喜悦感和满足感真是无法形容的。”

张弛学钢琴的第二年很匆忙参加了考级,并考到七级,“当时我觉得还不错,但现在想想,其实那时候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学到那么高,并不是一件很好的事。因为许多东西只是为了考试去做,并没有踏踏实实一步一步提高自己。”张弛表示,自己13岁才开始学琴,手的灵活性比那些4、5岁就开始学琴的人肯定要差很多,自己肯定要比他们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把基本功练好。“很多音乐家都对我有启发,特别是那些学钢琴晚,或者双手并具备优势的演奏家。”

张弛认为,对音乐的爱和热情就是最大的天赋,在这个基础上努力就容易成功,不论手的大小、弹奏的快慢。

从“半吊子”成长为全才演奏者

张弛2004年来到澳洲,2006年考入Monash大学,攻读音乐和贸易双学位,师从澳洲著名钢琴家和作曲家Darryl Coote学习钢琴。张弛认为澳洲的学习范围很广,老师较亲切和蔼。

张弛说自己曾是一个学琴的“半吊子”。“刚开始学琴的时候,我算是一个不太听老师话的学生,不是那种调皮,因为我有我自己很想弹的曲子。当时我学琴的时间很短,我听了一些古典乐曲,很想学。一些难度很高的曲子,比如肖邦、李斯特的一些曲子,我很想把它们弹出来。但老师给我布置的都是一些比较简单的、符合我当时程度的曲子,我就不太乐意,经常就没有练老师的曲子。”

“上课的时候老师问我,我就把自己练的那些很难的曲子弹出来,当然我弹那些难的曲子,在技术和表现上就很粗糙。老师就很不开心,说你要是不练我给你的曲子,你的水平总归是个半吊子。”说到这里,张弛笑了,“就这样,我一直保持半吊子,保持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直到来到澳洲,他遇到了Darryl Coote老师。

Darryl Coote老师用一种很不同的教法,让张弛进步了很多。“他非常耐心的教导我。他对我耐心的说,你有那样的愿望非常好,但我们还是从一些基础的技巧开始做。他觉得他自己就像打太极的人一样非常有耐心。每当我在他面前弹一首曲子,很热情的想演奏整首曲子的时候,他就说,停下来,停下来,我们来看看这一小部分怎么样,看看你的速度,先放慢,看看你的手臂是不是放松……就这样我的性子也被他磨了很久。”

张弛很感谢他的老师,“他很耐心、很系统的教我技术方面和音乐方面的知识,使我对不同风格的演奏和知识有了更广泛的理解。”

对于三年前的欧洲音乐之旅,张弛印象深刻,“2007年,我的老师带领我们几个学生,一起去欧洲,在当地的一些学校参加考试,并与当地学生一起上课。这个机会非常难得。”

目前张弛在Monash大学攻读古典音乐硕士学位。他的音乐兴趣非常广泛,从巴洛克时期音乐一直到现代风格,无论是独奏还是合奏,他都擅长。他也喜欢作曲,才华卓著,曾在国内流行钢琴网站的作曲比赛中获过奖。“从接触不同风格、不同题材的音乐,到现在不仅学习钢琴表演,对其他乐器的表演我也喜欢听,或写一些曲子。”

谈到作曲家,张弛喜爱德国作曲家勃拉姆斯和巴赫的音乐,“我总是被他们的音乐感动。他们的创作非常棒。”

张弛对自己的期望是成为专职音乐家,“我不要做弹得最快最响的演奏者,我觉得音乐是有内涵的,演奏一只曲子,这首演奏出来的作品应该是作曲家的思想与演奏者的思想的一种结合,一种平衡,所以我要做一个有深度的演奏者。”


入选2010年澳大利亚国家钢琴比赛(Australian National Piano Award)的墨尔本华裔学子张弛。(钢琴比赛主办方提供)


入选澳洲顶级钢琴大赛

每两年举办一次的澳大利亚国家钢琴大赛(ANPA)始于1992年。在过去近20年中,这项钢琴精英大赛,被认为是对于35岁以下澳洲古典钢琴演奏者最好、最享有声望的比赛。通过这场比赛可以很全面的展现一个钢琴演奏者的素质。决赛选手将面对现场听众和评委进行钢琴演奏,展示他们对音乐的理解和全面的技术,及对各种音乐风格的艺术处理。张弛表示,“比赛需要选手具备对音乐全面的认识,比较全能,水准很高。”

今年的比赛将在距离墨尔本两个半小时车程的维省中部城镇Shepparton举行,时间为9月6日至11日。大赛要求参赛选手演奏不同风格的曲目,包括贝多芬、巴赫、舒伯特和德彪西的作品。曲目风格涵盖很广,包括巴洛克时期音乐、古典音乐和法国印象派音乐风格,同时还包括现代音乐及一个澳大利亚曲目。

大赛艺术指导Max Cooke教授说:“这项大奖赛给澳洲钢琴演奏者一个独一无二的机会,显露他们的才华,并促使他们走入舞台生涯。”

今年的比赛将有11名年龄在21到35岁之间的选手参加,共同角逐总共4万5千元现金奖品及音乐会合约,张弛是其中一名。

张弛表示,入选决赛心情很紧张,“因为自己是13岁开始学琴,要跟那些4、5岁就开始学琴的人比,比较紧张,但我还是很信任自己的水准和老师对我的评价。同时(能入选)也蛮兴奋高兴的,也算是一个小成功。”

本次比赛来自维省的选手有四名,张弛是其中唯一的华人。

张弛希望自己在比赛中能获得赏识和承认,最看重演出机会,还能认识其他选手,“我将尽我的全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复审“学校经济刺激计划工程”工作组做出的中期报告发现,对“教育革命”的投诉一半以上来自澳洲纽省。
  • 南澳林顿园小学(Linden Park Primary)的一名10岁学生克里希纳 (Krishna Maheswaran)因一篇悲剧校园故事赢得了年度青年写作比赛奖,获得 了 “广告人报年度小作者”的称号。
  • 澳洲3所精英大学继续排名世界百强榜,表现最佳的是澳洲国立大学(ANU),排名第59位,墨尔本大学排名第62位,悉尼大学排名第92位。
  • 澳洲生活智库在澳洲及格里菲斯大学台湾同学励学社的邀请下,在8月14日星期六下午于格里菲斯大学中央讲堂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大型教育讲座,全场两百多位来宾对林居正会计师、林俊宏律师及施伯欣地产投资顾问这三位讲师生动有趣的演说都给予了高度的评价,纷纷表示希望澳洲生活智库能够持续的将如此有意义的活动继续办下去,帮助更多华人移民的第一代及第二代在澳洲发展自己的事业追求更美好的生活。
  • 一项新的研究发现,澳洲一种农药的使用与儿童注意力缺陷多动症(ADHD)有关联。
  • 澳洲总督布莱斯( Quentin Bryce )近日为澳洲儿童读物理事会年度作品奖的获奖作者们颁奖,并赞扬了创作少儿作品的作家及绘制插图的艺术家为青少年读者所做出的贡献。
  • 在得到澳洲联邦政府1千万澳元的年度补贴后,纽省最富有私立学校公布了其去年财政盈余高达840万澳元。
  • 公式本身,就是数学家们从无数问题中,精炼出来的规律。如果我们理解公式的推导过程,就能帮助我们灵活应用公式。
  • 应用题追踪法解题,迎击抽象叙述,就从最有特色的条件切入。
  • 心理学家揭示说,为准备考试大多数人执行错误的任务。请花几分钟时间从那些教科书中走出来,阅读一下这位专家的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