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奇小说:“禽兽派”的前世今生

真玄
font print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某大学宿舍里,在方才的寝室夜话中,小清正聊在兴头上,被室友揶揄了几句,很郁闷,有火发不出来。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似醒非醒中,不知从哪飞来一朵祥云环绕的七色彩莲,宝光灿灿。“难道是儿时看的动画片《葫芦娃》里七兄弟神形合一化成的七彩宝莲?真好看!”小清忍不住起身伸手去抓,莲花突然不见了,眼前风云变幻,浮现出电影一样的场景:

两千多年前,在世界的东方──中国,正值百家争鸣之际,各派学说风起云涌,登场现身,精彩纷呈。文化繁荣中,一帮人自诩为“禽兽派”,明目张胆地来凑热闹。“禽兽派”赤裸裸的主张人应该向野兽学习,认为表面观察到的动物们为生存而争斗,为食物而杀弑才是最实用的道理(且不论动物界尚存在狮虎报恩,义犬救主,配偶殉难等故事)。

尽管他们的学说受到举世唾弃,但并不妨碍他们身体力行的实践自己的理论。他们好勇斗狠,啸聚山林,四处流窜,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无恶不做,以此来向世人证实他们的存在,彰显他们的暴力。最终,这些人被忍无可忍的各国联合出兵剿灭。深受其害的人们找遍所有的辞汇,发现都无法形容“禽兽派”的残忍野蛮和穷凶极恶,于是,历史上留下了这样一个词--禽兽不如。

“禽兽派”在人间消失了,转生他们的恶灵们并没有灰飞烟灭。安排此事的更高层变异生命更不愿善罢甘休,毕竟,他们的所思所想迟早要在人间完全展示出来。他们在主席“无法无天”的主持下召开了一次大会,商讨何时再以何种形式在人间复出。

一位叫“打尔文”的首先发言:“这次我们这么快失败,一点都没得到人类的认可,只怪我们太老实太心急了,直接了当地告诉人类我们是‘禽兽派’,马上引起人类的厌恶反感。咱们要想出一个能诱惑人的名字,才可能被人接受。从深层看,人类为什么会厌恶我们呢,因为他们有文明、有文化,有很强的辨别能力,我憎恶人类的文明和文化。咱们光改头换面,取个动听的名字还不够,同时要千方百计,潜移默化地打击破坏人类的文明、文化,所以我叫‘打尔文’。”

另一位叫“共工”的说:“约两千年后,社会进入工业化时代,人类会沉醉于各种各样的机器和层出不穷的科技发明,认为自己进步飞速。那时,科学将成为人类最引以为荣的学说。我们不妨打着科学的旗号出现,再投其所好,就叫‘进化论’,人类在自我陶醉的成就感和不断追求物欲满足的心态驱使下,会对科学顶礼膜拜,也会接受咱们的学说。”

“太好了,‘进化论’,好名字!”打尔文不禁拍案喝采:“人类的文明文化是神传给人的,要想从根本上打击破坏人类的文明,必须先让人否定神与自己的关系。既然要人向禽兽学习,我们得先从动物界给人类找个祖宗出来。猴子的外形轮廓像人,有尾巴也没关系,就说人类的老祖宗是远古时期的猿猴进化来的,尾巴都进化没了。”说到这,打尔文一阵得意,忘形地笑了起来。

“先别高兴得太早了,科学的理论体系讲究实证性,需要有实验证明或实际发现来支持理论,我们再怎么折腾,猴子也变不成人啊。关在实验室培养到宇宙大爆炸也不可能啊!总不能让动物夹着尾巴做人吧?”共工发愁地感叹。

“你可真笨呐,”一位叫“以假乱真”的十分诡异地说:“没听说过假作真时真亦假,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吗?猴子变不成人,咱们可以控制那些考古研究的科学家把人的骨头和古猿猴的骨头拼到一起,对外界宣布发现古猿进化成人的中间物证了。就算有较真的人深入研究,识破是假的也没关系。普通人喜欢猎奇,却不太关心这种和他自己实际生活没有直接关系的新闻,即使被揭穿,我们多少会在人类头脑中留下古猿进化成人的印象,也不白干。此外,要想办法把一些破骨头弄丢了,这样一来没有对证。人类越是得而复失或想有又找不到的东西,越会觉得是宝贝,越会恋恋不舍的。一举多得。我担心那时人类不好操控怎么办?现在的人类,又正又直的,像根木头,普遍非常善良,我看见就讨厌头痛。”

“这个你放心,人,都有为私为我的一面,都有自私自利的时候。何况两千年后,人类社会进入工业化、自动化、商业化时代,物欲横流,欲令智迷,利令智昏,欲壑难填。

很多人在时代的潮流中,不择手段,唯利是图。再用我们‘黑魔白魔,抓得住老鬼就是好魔’的口号哄晕人类。肯定会有科学家为了骗取科研经费,而与我们同流合污。他们还会为自己编一个心安理得的借口:一切是为了神圣的科研事业。在利益的驱动下,他们不但会数典忘祖,更会出卖自己的祖宗。”共工把握十足地保证。

“何止出卖他们的老祖宗,连他们自己的命都会卖掉。”堕落天使路西华忍不住插嘴:“别看我们现在只能享受牛、猪、羊这些动物牺牲(注:牺牲,古时祭祀用的祭品),等我以‘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重回世间时,我要东西方成千上万的人做我的牺牲。我要让他们拼命地干活,流汗流血创造出的所有财富通过眼花撩乱的行政、经济和金融方式最终流入我们共产党的腰包,还傻乎乎地以为是共同所有的国有制,供我们吃喝玩乐,肆意挥霍。他们不仅在肉体上要成为我的奴隶,还要‘统一思想’,在精神上也成为我的奴隶,心甘情愿的认我‘当妈妈’,这样他们不仅忘掉出卖了自己的祖宗,连他们的妈是谁都搞不清楚了。这还不够,我还要敲骨吸髓,用民脂民膏点彩灯放焰火,装扮大城市,开文艺晚会,举办全世界性的运动会、博览会。我还要让信我的人或被我控制的人用血肉筑起长城,来保护我在人间的存在。卖命完了就是牺牲。”

“路西华,你口气也太大了,你是西方体系的灵体,东方人怎么会认同你呢?他们虽然会糊里糊涂地忘掉祖宗,可东方人总不至于能认你做祖宗吧?要知道,那个有久远历史和深厚根基的东方大国,被称为神州的天朝上国,礼仪之邦,人都大有来头,高人奇士也很多。现在可不是吹牛的时候。必须要先让我展现一下能力吧?两千年后,先利用物质上的高度繁荣造成人的思想混乱,让人沉溺于物质世界无法自拔,越来越唯物质化,再灌输给他们向禽兽学习的理论。其实呢,理论的名称不重要,关键是内涵。不用进化论的名字,还能以其他名片出现。当心理学兴起时,我们以心理学一个派别自居,高高在上,用虚构的野兽心理,完全用性欲解释的心理学理论诱导人主动对号入座,直到认同,‘服了伊的’。我们不就是为了引导推动人类背离善良、纯真、坚忍的天性,再让那些人自以为什么都不信,其实信的是我,然后不知不觉中绝对坚信我们伟大的主席‘无法无天’,才有可能会无恶不做。”一个叫“什么都不信”的说得眉飞色舞。

主席“无法无天”打破了自己的沉默:“这件事情方方面面我们都会安排,刚才你们谈到了人都有自私为我的一面,这你们都知道,可你们不知道,当人类自私为我的一面越来越起主导作用时,我们在世间的力量也会越来越强大,人类越发地自私自利,就越会投入我们的怀抱。所以,两千年后,我们在人间的主义要叫‘共产主义’,我们在人间的组织要叫‘共产党’,共同产生嘛。只要人有自私自我的一面,就可能有我们的容身之处。当共产主义运动兴起时,我们要利用人的美好愿望理想欺骗迷惑他们,号召他们建立‘人间天国’。而社会的流氓渣滓和我们心有灵犀,最早起家就要依靠这些流氓无产者,他们是最有革命性的。我们要把富人的财产统统搞到手,把小零头分给小民百姓,让他们对我们感恩戴德,死心塌地跟我们干革命。等我们掌权后,再发动文化大革命,对于那些高人奇士和社会菁英,先给他们造谣扣帽子,如反动派、反革命等,再弄死他们。不弄死的,也要整得精神崩溃,向我们屈服。这样一来,我们不但革了人类文明文化的命,所有的人都不敢不跟我们走,还要给我们歌功颂德,歌颂我们的伟大、光荣、正确。那些愚痴迷信我们的人,被我们哄得卖了还会帮我们数钱的。”

“主席伟大!主席英明!”会场里一片掌声中夹杂着欢呼雀跃。

“主席早已有安排,由我‘妈可死’来写《共产党宣言》。既然有的人心甘情愿地叫我们的党为党妈妈,我就叫‘妈可死’来当妈妈,以割断人类与他们生命的起源、他们文明文化的联系。直到他们临死前都说要去见‘妈可死’,而不是他们的列祖列宗。”

“是啊,”‘妈可死’的同胞兄弟‘恩可死’一脸神往的表情说:“‘进化论’也会成为我们共产党的理论基础之一,不然我们怎么鼓惑人们弱肉强食,互相残杀呢,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发展壮大。我最憎恶那些有同情心,好坚持正义的人,他们还宣扬什么‘舍生取义’。 ”

“等我们控制社会后,我要操控坏人狠狠地整治那些‘见义勇为’的人,不但要孤立这些人,还要让被救者恩将仇报,让广大人民群众由同情转为骂他们“傻X”。极个别为了别人的,让他舍生去死吧。恩义算什么,利益才重要。我就叫‘恩可死’。让人类进去吧,进到井里去吧(“进”一字的简体字由井和走字底组成,繁体字“进”由佳和走字底组成)。”,“恩可死”边说边捂着嘴直乐。

“还请主席指导一下我们的工作重点。”一片掌声雷动。

“无法无天”得意洋洋地说:“大家讲得都很好。有几点我再强调一下。第一,当进化论宣传人类的老祖宗是古猿猴进化来的,千万不要直接讲谁谁的祖宗是古猿猴变来的,容易引起人类的警觉,察觉到我们在骂他。那时的人就那样,同样一个名词,一个说法,你说全人类时,他可能很麻木,好像与他关系不大;你说他个体时,他会很关心。第二,两千年后,我们要让无神论横行世间,人类还以为自己什么都不信,却察觉不到,他们实际上在信我。第三,我最喜欢人们的自我自私,讨厌那些能为别人着想的人。两千多年后,我要想方设法让人人变得极端自私自利,即便不变得自私自利也要被迫活得自私自利:让被我们统治的中国人拼命地干活,拿全世界最少的工资,交全世界最多的税,买同样的商品也是世界上最贵的,买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过全世界最苦的生活,为自己的生存而劳碌得天昏地暗,只顾得上想自己。让他们在社会中玩命互相竞争的同时,感受到‘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真实存在。当然,我们还有方方面面系统细腻的安排。到美洲玛雅人预言所讲的1992至2012年宇宙更新期内,将是我们最能大显身手的时候。”

全场起立,“主席万岁”、“主席英明”、“主席伟大”的口号声和掌声,欢呼声交鸣在一起……
  
小清被梦里混杂的杂讯吵醒,难以置信与一片茫然中,回想起和室友睡觉前聊天中发生的不愉快:

“小清,既然你相信进化论,相信人是古猿猴进化来的,我们几个不相信,你看这种说法能不能接受:相信进化论的人他的老祖宗可能是古猿猴变来的,相信神创论人的老祖宗是神造的。”

“你,怎么骂人?!”

“是吗?我只是同一理论换了一种表达方式而已嘛。进化论所谓从猿到人中间过程的化石等实证一直没有发现,我们都知道实证科学讲究实证的,要有实验证明或实际发现证实,否则只能称为一种理论或假说。所以进化论在国外只是做为一种理论,严格的讲是一种假说而存在。国外大多数人信宗教,讲神创论啊。不过,进化论可是共产党的斗争哲学理论基础啊,在国内就只能把它当成唯一的科学,其他理论都属‘封建迷信’啦,共产党要‘统一思想’嘛。曾经有一些考古工作者为了达到自己的个人目地--出名、获得科研经费,把人骨和古猿猴骨拼在一起,谎称发现了从猿到人中间过程的化石物证。无奈现代技术先进,经过碳14测年发现根本不是一个年代的东西,差老远了。我不相信进化论,觉得那是在骂人。我相信人是从很高远的地方来的。”

“达尔文的进化论自我标榜为科学理论,科学讲究逻辑,讲究推理;共产党信进化论,共产党说要实事求是;进化论说他们的老祖宗是古猿猴进化来的,共产党的老祖宗是马克思、恩格斯。这样一来,能得出一个什么结论呢?为了偷偷骂别人,先贬损自己,唉……”

注:
1、共工:中国神话传说中的水系恶神,嫉妒火系善神祝融登基做天帝,带领部下造反。被祝融及八方赶来助战的正神们打得大败,逃到天地间的擎天柱不周山时,抱着 “我好不了也不让你舒服,大不了同归于尽”的妒火,一头撞在不周山上,天柱折,天塌地陷。地上洪水滚滚,妖孽四出。可怜的人类处于灭顶之灾,才有女娲补天救人一事。共工族众特别善于鼓惑人,鼓动如簧巧舌,说得天花乱坠,全是花言巧语,做事非常邪僻。用时下流行的话来形容:说的有多好,做的有多坏、多邪。

2、路西华(音译Lucifer):西方神话传说中的六对羽翼大天使,位居天使长,能力仅次于天主,为天主所造。它认为自己有能力可以取代天主,反叛被诸神打下地狱,变为堕落天使,后成为邪灵之首。

3、马可死(音译Mars):西方传说中的战神,好战嗜血,战争规模越大,流血越多,力量越强大。金星在西方用战神命名。

4、无法无天:此成语出自佛教。《西游记后传》中三界被“无天”率领妖魔鬼怪夺权控制,诸佛诸神要么失去法力,要么被软禁。后在斗战胜佛孙悟空等齐心协力下,救出众圣。正邪大战中,为迎回如来佛祖,击败无天,孙悟空舍身焚化为无骨舍利,无天消失。剧终如来佛禅语:劫数在天,劫数无天;玉宇澄清,无天有天。在前几年的一些影视作品中隐约有它的身影,这里不多说了。

后记:本文既为玄奇小说,自然有其玄、奇、幻、特的色彩,读后有人可能会觉得光怪陆离,有人可能会觉得妙趣横生,有人可能会觉得荒诞不经,也有人可能会觉得寓意深刻,因人而异。自然中存在着“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不同视角,自然无法避免会产生“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生在此山中”的成见、局限、偏差或误区。对此,我们似乎无法责备求全,却有必要深入思考。从一个很深的层面探讨,我们不难发现,无论何种堂而皇之的学说理论,如果它本质上以我们难以觉察的各种方式或悄无声息、或大张旗鼓地打击、破坏人类普世的道德底线,打击人性中最宝贵的善良、真诚、坚忍的天性,日积月累,年复一年,将会给人类给社会带来怎样的变化?当这种学说甚嚣尘上,在越来越多人的浑然不觉中形成气候时,无疑是人类的悲哀,人类的悲剧。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美国畅销小说家普兰(Belva Plain)逝世,享寿95。她在长达数十年的创作生涯中,写着20余本畅销小说。
  • 【大纪元10月22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魏纭铃台北22日电)行政院客委会第1本翻译文学小说“赖和小说集”英文书今天发表,这本新书由中央社董事长洪健昭翻译。
  • 日本多家媒体报导,知名作家村上春树的小说“1Q84”正体中文版以及其他日本畅销小说,被人在苹果电脑公司网路零售店贱售。这些日本畅销小说的著作权拥有人都不知情。
  • 宁静而美丽的田园。让人想起当年王维、孟浩然留下的那份诗意。可如今,那种美丽只能留在记忆里了
  • Z被要求放弃自己的思想,做到和别的什么思想相统一?Z想不通。“不是思想自由吗?我想什么自己做不得主么?如果我的思想是别人的,那我是谁?”Z想不通。
  • 谷歌(Google)公布行动上网搜寻关键字前10名的排行榜,结果台湾大陆两样情;台湾搜寻以即时性的运动类关键字最多,大陆网友则搜寻小说、游戏等,反映不同的手机上网行为。
  • (大纪元记者李撷璎嘉义报导)梅山的女儿、中正大学教授──王琼玲博士,以爱乡、护乡的心情,继《美人尖》之后,又创作出第二本精彩的小说:《驼背汉与花姑娘──汗路传奇》,31日上午10点,王教授《驼背汉与花姑娘──汗路传奇》新书发表会在梅山文教基金会四楼简报室隆重举行。
  • 5千年的神传文化历史,使中国的服装款式和颜色都极为丰富。演出所表现出的美令史密斯先生惊叹:“服装非常绚丽,编舞极具创造性。每个节目之间的转换非常快。真是太有意思了。”
  • 主办单位今天表示,曾5度入围布克奖(Booker Prize)但始终无缘获奖的英国小说家贝萝.班布里奇(Beryl Bainbridge),将获颁“贝萝最佳小说”(Best of Beryl)特别奖。
  • 九歌出版社今天公布“九歌200万长篇小说征文”得奖作品,台中一中国文教师张经宏以“摩铁路之城”获奖,独得奖金新台币200万元,创下华文小说首奖最高奖金纪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