阉割型简体字损及大脑图谱

梁怀茂
  人气: 250
【字号】    
   标签: tags:

一、引言:

汉字的发展至今,已有五千年以上的历史,从它的命运来看,今天还是走在坎坷的路上,推崇者认为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伟大的文化资产;贬之者则认为是极野蛮粗笨的牛鬼蛇神(傅斯年言),是妨碍文明进步的绊脚石,是迟缓政务推行的大蔽障,甚至说“汉字不减,中国必亡”(鲁迅言)迹近去之而后快。

因而在中共的文化政策之下,将许多字减减削削,失去原样。使整体之形、音、义分崩离析,字义、文意,古今脱节,含义费解。然而,讨论这些汉字减削笔划的原因,论者多是从辨读难易、写用繁简着眼。多未从汉字生态与人们心智发展相关问题及教育是否普及入手,如以今日电脑使用更普遍化,则所谓难读难写的问题,迎刃而解。

更值得注意者,字是人的认知沟通工具。人认字的思维、用字过程,并非完全在难易,而是要从字的发展生态来看,一个字所负载的义,转换为符号,由符号产生变码,由变码转的能量,由能量的生化机制,将字的形、音、义变为储能,建构为神经反应回路,当我们认字时,这套神经反应回路,发挥功能,人才能认出字来。

如果一个历经几千年,成为大脑神经回路的字,活生生的阉割,是否造成大脑回路的缺损?

所谓阉割简体字,是主观地将字形、声、义,强加变异。例如“亲爱”两字,原是人之至情至性之情。简化字“亲”简化字“爱”,就是“阉心割见”的结果。街谈巷议说成:爱无心亲不见,变为亲爱无解,这是值得讨论的问题。

二、汉字的生态

汉字为什么历五千年而常新,且为当今世界各国人民追求学习的文化晶体,并引用为治疗脑病的工具!主要在于它的发展,是随人的大脑演化相伴而生,成了生理机制。

也就是说,万物的“形象”,就是人脑中的“意象”,物形就是字形,字形就是“意象”。汉字的生态,作家伊力在“汉字的故事”一书中强调:汉字是形、音、义的统一体,每一个字,都有特定的形体,也有一定的意义。

周濯街在其造字之神—仓颉书(1992)中指出:几乎每个汉字的诞生,都伴随着一个动人故事。汉字充分表现了中国人观察、理解、表达的生活能力。左民安说“汉字是起源于图画,象形、指事、会意都和图画有着密切的关系。”又说:形象字有“因形知义,因义知音”的优点。(2007细说汉字)

依造字组合的形态,有所谓的独体字与合体字。每一个独体字,就是一个物的塑形,用线条把物体的外形特征,具体地勾勒出来,例如“月”字,像一弯明月的形状。“龟”字,像一只龟的侧面形状。“马”字就是一匹有鬃、有四腿的马。“鱼”是一尾有头有尾的游动鱼。尤其“日”字,描绘得最为传神,人看太阳,眼睛聚焦的结果,中间会出现一个光点,圆圈中一点,就是日字。

我们再看640多个独体宇,对照一些甲骨文原形,都是描绘物体的缩影。至于合体字,则是依循独体字形,谐声、会意推演出来的。这是我们老祖先,仰观天象,俯察形物,纹尽脑汁所创造的成品。但大脑如何编织这些形象,创造这些成品?这就要谈到大脑、视觉、感觉、与神经回路的生化物、生物电、神经传导物,对造字产生的作用了。

人能看见物,科学家指出:大约五千万以前,在人类某个祖先的视网膜上,有个“视锥色素”的基因,出现复制现象,从此发展出三原色视觉。加上三种活泼、敏感的“碱金属”锂、钠、钾,使人眼睛的感光密度加强,看到明亮、看到精细、看到整体。眼睛能看物象,大脑才能产生意象,有了意象,才能画出形象。

所以“大脑”与“形象”之间,在演化上,是有其特殊的联结。当人类眼睛初看物体感知到什么,为什么人类造字,都是由画图开始?(许逸之1991中国文字结构说集)英国籍藏传佛教尼姑丹津‧葩默,她在海拔一万三千三百呎喜马拉雅山雪洞里,闭关十二年,说她静坐时,意识里升起的,都是“图像”。(2001雪洞)。

这些问题,台湾阳明大学洪洲伯教授研究视觉神经反应时,得到一项认知。洪教授指出:哺乳动物的视觉神经反应,有时序性,即先辨认轮廓,接下来,才辨认色泽和明暗度。神经科学家则透过仪器观察视觉输入实物,也显示出,先视觉、再听觉、然后嗅觉或触觉。如此,我们了解,“形象”在视觉神经反应上,具的先天的优势。所以“象形字”的创造,都是由图画开始。是有其生理的法则。

三、汉字与大脑图谱

先哲造字,并非一蹴而成,而是由人们生活需求与原始的语言能力,比手画脚,日积月累的成果。后来加上仓颉努力的整理创造,才有系统化的象形汉字。因为造成一个字,除了描绘物体形貌外,那些与物体有关的颜色、光泽、质地、气味、用途等特征,都要用声音、字义表达出来。才会推广为一个地区的沟通工具。所以形、音、义合为一体,是汉字最大的特色。

造字的通则,经后人整理分析,归纳出六项方法,即所谓六书:象形、指事、形声、会意、转注、假借,前四法是造字,后两者是用字法。依许慎“说文解字”的解释:象形者,画成象物;指事者,视而可识;形声者,以物为名,取譬相成;会意者,比类合谊,以见指㧑。细察造字法则,合乎大脑演化与文化发展的逻辑法则。

文化发展的具体表征是符号;符号的内涵:一是声音表达的语言,一是图像显示的文字。两者乃一体两面;语言是内在的意象,文字是外在的形象。外在的形象内化为意象,才能成为表意的工具。因此,这个内化的历程,就要指涉到大脑演化与文化发展的相关问题。

英国博物学家华莱斯(Wallace 1823-1913)有言:“大脑的演化与文化发展是相伴而生”,也就是说,有什么样的文化特质,就有什么样的大脑结构。

2008年11月大陆“百家论坛”论者易中天说:中华文化要传承要传播,传承什么、传播什么?我们中华文化核心价值是什么?我们中国人为什么是这个样子呢?谁塑造了中国人的文化心理呢?我们应该探寻中华文化的“密码”。

“密码”这个问题,在香港大学谭力海教授的研究中得知了部分答案,西方学者发现人的“左脑”掌管语言功能。经谭教授通过500多个,说不同方言的样本实验,中国人的大脑语言功能,竟与西方人不同在一个位置上。

这个结论,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和麻省总医院,同样的研究得到证实。如此推知:大脑因文化而演化,文化因大脑而发展。文字是文化的具体表征,也是大脑的反应的意象,如此可知,汉字结构就是中国人大脑基本图谱。

自公元1990年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倡言“大脑的十年”开始,大脑的研究结合光电科技,运用电脑功能性核磁共振、正子断层扫描、单光子断层扫描等精密仪器,对大脑的作业程式,有了深层的了解,概略地得到以下的认知:

◎大脑约有十兆神经元,每一神经元拥有五千个连接。证明大脑是个庞大的记忆体。

◎几十兆神经元,必须同步活化,才制造出最微小的思想。每一个新近输入的感觉,就会形成新的神经连接。当大脑对外界刺激起反应时,产生新的神经活化型态,其内在的回馈回路,就会不停的改变,而形成记忆系统。

◎大脑的基本特质是,其内在环境,会不断渴望寻找外界的刺激。而且将接受的刺激,自动地分门别类的重新排列组合储存,形成各种意象的模组。

◎大脑新皮质有四个脑叶,每一脑叶有其自己的功能:

枕叶:负责视觉讯息。如一字出现时,字形的组合与辨别。
颞叶:负责声音处理。如一字出现时,字声的搜寻与调合。
顶叶:掌管触觉。如一字出现时,字原形物的质感、光泽、气味等辨别。
额叶:处理动作方面资讯,如一字出现时,字义、字辞的组合、解读。

◎大脑皮质有两个半球,两个半球的神经传导物质不对称,结构和生化活跃程度也不同。1981年美国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得主,斯佩里证实;大脑侧化的功能,各有优势,其要点为:

右脑具有图形认识、空间认识、绘画认识、形象认识,也就是所谓的形象思维。
左脑具有语言、逻辑、分析、代数的思考认识,也就是所谓的逻辑思维。

◎物件的心智表征,不是模组性,而是分散的,不同的感觉部件,是储放在不同的地方。相对的,物象的义,是模组性的,所有的字“义”,是集中储存在一起的。

由以上概略地认识大脑作业、处理、储存的程式,可知文字结构与大脑网路,是一个相当密切的结合。因为汉字,形、音、义结为一体,要把形、音、义的资讯;形成一个字的整体意象,又分别由大脑的枕叶、颞叶、顶叶、额叶来建构。所以一个宇,就要重重叠叠,排列组合编织成大脑的图谱。演化成为文化的反应机制,所以文化的物象,就是大脑的意象。

四、阉割字形、音、义乱码

字形的图像,由右脑操作;字音、字义的表达,由左脑操作。科学家指出大脑的活化是“结构和化学”的传输,或更简单地说,大脑是神经元与传导物结合的网路。汉字从演化的文义来看,一个字就是“结构和化学”的模组,就是反应、提取、辨识的组件。

其所包括的组件:如字形、字音、字义、字辞、笔划等,有所变异、有所增削,在大脑皮质的处理上,就可能出现“化学反应”的缺损,和“结构组合”的紊乱。这就是我们关心“阉割型”简体字,造成大脑缺损的理由。

汉字笔划的简化,已有漫长的历史,一般多在简笔划,而且是一对一,经流行后,大家采用,即所谓的俗体字。大概在汉代以后就陆续出现。但大张旗鼓,发布命令,为简体字取得合法地位,首从太平天国开始。民国初期的五四运动大将们,不仅对字的笔划挞伐,而且强烈地主张汉字“罗马拼音化”。

中共建政后汉字罗马拼音化,便成为大政方针。遂于1955年公布了简体字,其中简笔字与拼音并列。初看这些被割被阉割的字,已不复原样。对照古今字形、字义与辞意,大有“断代”“断气”之感。兹举数例以对:

叶=叶 会意字。草木之叶,叶子本为象形字,就是树叶。叶是“协”的古字,为“和洽”义、协声。叶=叶,形、音、义完全不同,非叶字简笔而是叶字拼音。而大脑叶子的“反应模组”,完全消失。如果以古词来看,屈原九歌中“秋兰兮青青,绿叶兮紫茎”,其“叶”字改为“叶”辞意全失。

又如“弦动别曲,叶落知秋”,“叶”字改为“叶”。照文义解无读。“叶”不是别字,就是错字了。再说叶姓同胞兄弟,一个留在大陆姓“叶”,一个居住台湾姓“叶”,原是同姓不婚,今可两姓联姻。可见简化字的主事者,失之粗糙。

尘=尘 会意字。本义是“鹿行扬土”,即尘土飞扬之称。小篆原形是众鹿疾走则埃土飞扬。就古人创字的意象,是三鹿并跑,扬起尘埃的景像,会意鹿与土而造出尘字来。从意象的写照看:“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的诗情语意中,那种车马烟尘的景象,多么生动!而简化字以“小土”符号取代,字形、字义的意境不复存在。

开=开 会意字。外部两扇门,门内“一”是门闩,下面是一双手,表示拉开门闩会意为开。简化后没有了门,留下门闩和手 失去了开门的意象,只有“声”的符号。使右脑图像的功能消失,意会的传导物会弱化。

习=习 会意字。羽表示两根“羽毛”,代表鸟的翅膀,意思是百鸟在阳光下练习飞翔。许慎“说文”解释:“习数飞也”。数,多次之意。多次引申为习惯。简体字习,由两根羽毛去掉一根,又将“日”去掉。那种太阳下,多次练习飞翔的意象没有了,只成了“声符”,左右脑功能失联,其化学反应自然会被弱化。

业=业 象形字。业字是古代乐器架子的横木板,刻如锯齿之状,用以悬挂钟、鼓、磬等乐器。说文:“业,大板也,所以饰悬钟鼓”。原意要学习有钟、鼓、磬乐器,必要有那个架子。由之,引申为学业、事业。简体字,将大板的木架子去掉,以业成为音符,没有了形,意义无从引申。导致左、右大脑无法协力,长久以往,可能造成脑盲。

松=松 形声字。髟是形,长发下垂之状;松是音。本义是长发髟髟,乃长发披垂的样子。松,本义作乱头发篷松之词。简化字,只有“音”而削去了“形”,右脑的意象模组被弱化。试看美人插花诗:“梳成松髻出帘迟,折得桃花三两枝”。“松”字摆在那里,有发髻篷松的意象吗?

面=面 形声字。本义是麦末,乃麦实磨成立粉末,俗称面粉。如果去掉麦实而就“面”声,称面为面,则词义会混淆。如面疙瘩=面疙瘩,面板=面板,面包=面包。刀削面=刀削面,所称面疙瘩、面板、面包,刀削面,均非面的制品,辞意的混乱大矣!尤其读读白居易的胡麻饼诗:“胡麻饼样学京都,面脂油香新出炉”。诗中用简体“面”字,它的诗意就变调了。同样的有“声”无“形”,造成右脑功能弱化,产生脑盲的问题。

关=关 形声字。取“以木横持门户”,意即横木于门后,使之紧闭。其字形、字义重点在于“门”,而关的简化字将门去掉,仅以“关”为声符。使形、声、义脱节。没有关的形,失去大脑模组中的意象,造成神经活化回路的短路,及神经传导的弱化。

干=干 干形声字。原有的形象,是指筑墙时两头而植之木曰干 意为木的茎柯正出曰干。简化字取其“声”符。简化干为“干”,又被滥用。例如:关系=干系、干净=干净、干部=干部、能干=能干、干活=干活,不仅字形、字义脱軓,更且字辞混淆,搅乱大脑的神经回路,必然导致传导物的弱化。

颣=类 类是形声字。页是“首”的异文,原为首字,凡头、颅、顶、颡、额之类俱从页,故页即首,乃形性相同或相似者,通称为类。而简体字“页旁”去掉,将简化为类,原有形性相同、相似的意象全失,大脑中形、声、义的逻辑连接,自会受到障碍。

飞=飞 飞是象形字。飞左下像鸟两翼,右像鸟的身与尾。字形整体像鸟飞翔时侧视之形,表示鸟张开的两翼,奋飞翱翔空中。简化飞,只有单翼飘浮空中,没有鸟飞浩瀚蓝空的强烈感觉。飞的形、声、义全失。

五、结论

由上举阉割式的简体字来看,固然减少字的笔划,达到部分“动作经济”的效益,或者说,有利于扫除文盲,增加国民的识字率。但从文化的深层结构来看,或从汉字与大脑演化来看,其造成的损害,应是无可预期的,兹略述阉割简化字的后遗症,亦即为“创造性”破坏的后果:

(一)、造成大脑整合功能的缺损:

由上面的分析得知,一个象形字的创造,从原创开始到形声、形义而格式化,历经四、五千年。原创字,本来是由外形而意象,由意象而生化,由生化而成为生物能。所以每一个字,都会成为大脑演化过程中的一个细胞,或细胞中的一个物质、或一个组型、或一个样板、或一个密码。因而每一个字,都是大脑图谱中的网点、线头、提取的档号。

由物象而意象的反映中,物象所含元素的形状、声纹、色泽、光波、质地、味道、温润等,是透过人体五官的感应,转换为“符码”,经由分门别类,排列组合,储存在大脑各区的功能盒子里。所以一个由演化而成的一个完整性的字,断然割裂,无形中,将五千多年演化而成的大脑格式化图谱,损及其回路的完整性。

也就是说,在反映字形、字声、字义的外在世界时,可能出现组合的缺损或脑盲。也许短期内不会有明显的裂痕,但从生化的征调看,或从演化的长度看。应该有其理则上的必然性。

(二)、导致形音义反应逻辑紊乱:

检视造就一个字,先有形,然后有声,再赋予义。相对的,说出一个字的意义,也要循一定的程式,提取出大脑的意象密码,调拨出声音的档案,经由大脑生化物质的运筹,才能解读字的文化意义。同时组成一个字形的意象,有线条的形样,即所谓的横、竖、撇、点、捺、提、勾、折,也有一定的规律,即所称的笔顺,从左到右,从上到下。这些几千年来由大脑的结构和化学,造就的逻辑反应系统,成了大脑反应每一个字的样板。

另外从造字的基本法则看,在说文搜集的字数中,形象字364个,会意字1167个,形象字就是先民生活中,最需要,最贴近,最熟悉的物件。会意字是把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实物形体合起来,从它们的联系或配合上,表示出一种新的抽象的意义。这就是大脑神经最基本的推理法则。也经过科学家的证实,其为神经回路的熟悉效应。

所以一个字遽然间遭到阉割,失去原有形、声、义的整体性,必然会造成大脑反应逻辑的短路或紊乱。德国慕尼克大学东亚研究所长谭克(Roderich Ptak)教授,对推行简体字,表示不敢茍同。他指出不少简体字,根本违反造就原则,毫无逻辑章法,简直是惨不忍睹。所以坚决反对中文简体化。如此,阉割型简体字的缺失,为学者所共见。

(三)造成视觉感应秩序的盲点:

人之看见世界,认识世界,创造世界,实在是巧合天成的事,大约五千万年前,人的眼睛,偶然复制出视网膜“视锥色素”基因,因复制结果,而发展出三原色视觉,使视网膜中央感光感受体的密度与视觉解析能力加强。更奇妙的经由视线吸纳阳光63种颜色的微量元素,调配出锂、钠、钾三种“碱金属”。使眼睛看得明亮和精细。

然而,看是内在心像的审视。眼睛看到的讯息,在经过视神经传导到主要视觉皮质区后,才看得到东西。主要视觉皮质区在大脑的后面,与视网膜之间有点与点到的空间联系。视觉能看到外界完整的东西,主要我们生活的世界是不混乱而所有规律,它有稳定的物理性质,这些稳定的性质,在大脑的视觉区域定形成为判断外界的某种“假定”或隐藏的知识,来消除知识的不确定性,这种隐藏性知识,德国物理学家,也是视觉科学之父海尔姆贺滋(Hermann von Helmholtz),称之为“下意识推论”。所以看是内在心像的审视。

看见外物要认出它名字、解读出它的作用或意义,视觉会把它的图像、颜色、动感等属性,整理后的讯息,传到约三十处的视觉区来处理,然后才能认得它的名字。同理,看见一个阉割型简体字,传到三十处的视觉区处理时,那套千百年来由正体字演化而成“隐藏知识”或“下意识推论”的样板神经元,则造成全部的或部分的无从活化,这种现象,学者称之为视盲或脑盲,也就是中老年人痴呆症失忆症的先兆。因而阉割型简化字损及大脑的论证,应可确立的。

总之,大脑造就了汉字,汉字建构了大脑。汉字最了不起的,是字形、字声、字义,完全符合大脑演化的生理逻辑,由人的大脑创造了一个文化世界,相对由文化世界建构了人大脑图谱。所以用汉字形、声、义的稳定性,可以使大脑传导物,维持它的习惯操作和熟悉效应。一旦突然或非合理的改变。则造成大脑某些部分的缺损。

反观汉字修护大脑疾病的例子:费城一名叫米尼的少年,不幸脑伤,患了所谓的“失读症”。无法将看到的文字读出来。经科学仪器检查发现,他的大脑左半球的语言皮质受损,可能造成失读的原因。科学家遍查文献:发现中国人、日本人,患失读症的人极少,于是试着要米尼学习汉字、汉语。一个阶段后,要米尼在将对照中英文字义的句子,将英文句子读出来,结果毫不费力地做到了。

再经不断的提醒、练习,米尼恢复了英语的阅读能力。这则汉文、汉语可以疗疾的实验,轰动世界。也反映出不当的变更字形字声字义,会造成大脑的缺损,值得深省,并建议相关机关,筹措经费追踪研究,用科学实证,用息争议。

(作者梁怀茂教授简历:社会学博士、中华民族文化发展协会理事长、中华民国团结自强协会常务理事、国防大学前社会科学部主任教授、国防大学前社工系创系主任教授、考试院前金融保险特考典试委员。)

(大纪元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汉字的发展至今,已有五千年以上的历史,从它的命运来看,今天还是走在坎坷的路上。更值得注意者,字是人的认知沟通工具。人认字的思维、用字过程,并非完全在难易,而是要从字的发展生态来看,一个字所负载的义,转换为符号,由符号产生变码,由变码转的能量,由能量的生化机制,将字的形、音、义变为储能,建构为神经反应回路,当我们认字时,这套神经反应回路,发挥功能,人才能认出字来。
  • 研究指出,八卦可能尖酸又刻薄,但八卦也可能有保护作用,促使大脑关注可能造成威胁的人。
  • 【大纪元2011年05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杨帆悉尼编译报导)多年的公众宣传说服孩子吃早餐终于得到了回报,一项由悉尼大学对全国进行的研究发现在过去十年中吃早餐的儿童人数不断增加。该研究结果显示现有更多中小学生在吃早餐了。
  • 最近伦敦大学一项针对人们观看艺术作品时大脑情况的监控实验结果显示:观看一幅艺术杰作,会带给你类似热恋般的愉悦感。神经学专家表示,这项结果显示美好的艺术作品令人感觉良好,对我们的健康有益,因此应该更加普及于大众。
  • “很多初学画画的孩子都是先用铅笔和橡皮擦,一改再改;我给学生们的是不能涂改的笔,想好了画面,就画下去。我的学生在头脑中构想蓝图的时候,是很专心的。孩子在作画的过程中,他的头脑会动的比手快,养成思考的能力。”台湾当代知名画家、澳大利亚中华文化艺术协会会长、墨尔本中华文化艺术学校艺术部李盈莹校长在接受大纪元记者专访时这样说道。
  • 世纪中文学校开放日活动于5月15日在校址(佛莱明翰镇的MassBay社区学院)举行﹐吸引了不少大波士顿西郊的中国家庭﹐纷纷带子女前往参观咨询,为子女学中文做准备,同时学校当天也接受秋季的入学报名。
  • 孔子说:“可以和人格卑陋的人一起侍奉君主吗?他还没取得官位时,总担心得不到;已经取得官位后,又担心失去;如果他担心失掉官位的话,那他就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了。”
  • 调查显示接受良好教育,可以让人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
  • 在中国大陆,中共邪党的洗脑宣传可谓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渗透于社会的方方面面,也渗透到每个其治下民众的心灵深处。生活在自由社会的人往往对大陆愤青愤老的认知障碍深觉不可思议,一个正常少年都能判断的是非问题会让他们终其一生也不能明白,或不愿明白。有些人往往自以为把中共的宣传早就看透了,只相信自己,而这种看透恰恰是邪党洗脑的结果。中共的邪恶洗脑术不是有些无神论者想的那么简单,它是有其另外空间邪恶因素的。
  • 研究学者相信这种结果,是因为人类的脑力,通常只会专注在演说者所扮演的社会角色上,用对此人平时的形象诠释观感,来判定演说的内容。依此来认定候选人是否诚实或值得信任,用直觉观感隔绝了迂回答复的认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