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芦花河

樊梨花摆脱意气有尊严的行使军权
袁荣易
  人气: 160
【字号】    
   标签: tags:

陈德霖(1862~1930)是在京剧史上影响很大的人物。如果谭鑫培是“老生”的代表,陈德霖就可称为“青衣”的代表。在表演上,陈德霖考虑剧情,根据剧中人物的性格来安排行腔的高低、急缓。“青衣”强调女性优雅与端庄,不尚花俏,注重身份、举止内敛。

陈德霖的擅演剧目,如《祭江》、《祭塔》、《孝义节》、《落花园》、《长坂坡》、《三击掌》、《探寒窑》、《武家坡》、《三娘教子》、《六月雪》、《南天门》及《四郎探母》、《雁门关》中的萧太后,加上昆剧《琴挑》、《出塞》出色的演出,已足以成就为京剧青衣的经典。一个青衣演员会唱这15出戏,就没辱没青衣,就高标举着青衣。

陈德霖中年以后,整理演出了一些冷门剧目,如《芦花河》、《武昭关》、《贺后骂殿》等,又再次让观众眼睛发亮,看到青衣的开阔。传统文化对女性的生命,赋予很高的尊严,给予相当的礼遇。《芦花河》、《武昭关》、《贺后骂殿》这三出,女性遭受到环境很大的委屈,搭配的男性采取何种的作为,亦即为其文化的特色。(如果是年轻的武生戏,那英雄救美,偏在表现男性耀武扬威了。)搭配的男性角色年纪成熟,温文儒雅,势必先请女性提意见以示尊重,同时理性的反省自己,找到一条两方都认可的出路,这是创造双赢。男子懂得体贴女子,真正代表的是文化的成熟。

民国时代,新青年对旧社会有很多意见,有些人没研究过京剧,看不懂传统戏的内涵,却想新编京剧,批评黑暗时政。令人惋息的,其思考太幼稚,角色都像自闭症一样。像《荒山泪》说苛政猛于虎,一个女人听到老虎叫就歇斯底里的哭;《春闺梦》两家邻居男人都被征兵,一个战死,一个溜回家;战死的这位太太跑去偷窥邻居庆祝相逢,自身无限感伤。再如《青霜剑》方世一觊觎申雪贞姿色,假装与其夫董昌为友,陷害董昌问斩;申为复仇假允婚事而刺杀之。

这三个程砚秋所演出的女性,说被贪官所累,以至于歇斯底里、放纵感伤、杀人祭坟又自刎。实际上,贪官离她很远,是她自己拼命去求来的心理疾病,让观众感觉不正常。这是缺乏戏剧思维的演出,更没有乐观的童话想像。只会说社会的罪孽起于贪官污吏迫害百姓,戏却完全不是那样子。其实谁也看出这是一顶帽子,中共一直拿戏曲改革以“改革社会”,到今天国家上达百分之九十几的贪官占有率,全世界都吃惊,自己却死猪不怕开水烫,还在大国崛起。

戏里编了个什么形象,社会就会多了这个形象的力量。新编京剧编贪官榨取小民的戏,现实马上就跟上。戏剧上任何一个角色都深具影响力,古人懂这个道理,所以对编剧相当慎重。传统老戏塑造的青衣、老生,他们是社会主流,具有高尚的人格,为人尊贵,是好样的,又带祥和之气,观众看了心悦诚服。


1. 薛应龙(王声元饰演)阵前招亲,难以覆令。

《芦花河》一名《女斩子》,又名《金光阵》。老生、青衣的对儿戏,樊梨花、薛丁山共同挂帅,樊梨花为头路元帅、薛丁山为二路元帅。他们的义子薛应龙临阵招亲,樊梨花怒欲问斩,薛丁山回营见状,求情不允。二人起争执。我们观其相互说服对方的台词,与汉代读书人之间的“问难”(互相诘问,以明其理)很类似,编戏可不输给做学问,总不能言之无物:(1937百代,樊:王玉蓉饰、丁:陈少霖饰)


3. 薛丁山(谢德勤饰演)见薛应龙被绑,大吃一惊。

薛丁山:(白)哦![西皮摇板]我道是犯了那何条军令,
         却原来为的是临阵招亲。
         提起了招亲事一言难尽,
         难道说夫人心不明?
         当年大战在那寒……


4. 樊梨花(蒲族涓饰演)见薛丁山回营,笑脸相迎。


樊梨花:(白)掩门!(众将下场)
薛丁山:[西皮二六]寒江镇,
         夫人阵前与我提亲。
         那时本帅不应允,
         夫人二次把巧计生。
         使了个移山倒海阵,
         把本帅吊至在半空存。
         那时我叫天天不应,
         叫我入地地又无门。
         万般无奈才应允,
         夫妻双双进唐营。
         若论招亲你我先作定,
         有道是前人开路这后人行。


5. 薛丁山问薛应龙被绑案由,樊梨花(蒲族涓饰演)如实叙述。

樊梨花:[西皮流水]王爷不必怒气升,
         妾身言来听分明:
         你在唐营掌帅印,
         奴本是西番女钗裙。
         姻缘本是前生定,
         那五百年前配为婚。
         奴才既违招亲事,
         军无私我的法无情。


6. 薛丁山(谢德勤饰演)忍耐不住,指责妻子樊梨花。


7. 夫妻失和,背与背相对。


8. 樊梨花(蒲族涓饰演)说了掩门,众将下场,夫妻的空间变大。


9. 薛丁山(谢德勤饰演)口气婉转体贴,樊梨花(蒲族涓饰演)的接受性也变大了。

薛丁山:[西皮摇板]应龙犯罪理当斩,
樊梨花:(白)谢王爷!
薛丁山:(白)且慢![西皮快板]还要看他的年纪轻。


10. 樊梨花(蒲族涓饰演)一笑,一天的风云也都过去了。


樊梨花:[西皮快板]王爷道他年纪轻,
         有辈古人对你云:
         三国有个周公瑾,
         七岁学法九岁能;
         十一十二掌帅印,
         十三十四破曹兵;
         蒋干过江盗书信,
         曹操错杀了水头军。
         这也是人间父母养,
         难道说奴才他就不是娘生?


11. 樊梨花(蒲族涓饰演)告诫薛应龙做事应有的操守。

“问难”式的唱词,是乱弹盛行时期的格式,用较多的句子说明一个理,以说服大众。像台湾的北管,每每因其角色立场而唱上一大篇。前述陈德霖考虑剧情,安排行腔的高低、急缓,这应是对舞台的紧凑性做改进。陈德霖这18个戏,看来简单,包容很大,能具体演出,永远都能体会到青衣的精神。


12. 樊梨花讲得高兴,拿出尚方宝剑,众将与应龙吓坏,以为又要杀应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正当中共肺炎(武汉肺炎)肆虐全球之际,意大利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博切利(Andrea Bocelli)在复活节(4月12日)当天进行独唱表演,为世界各地的人们传递爱、疗愈与希望的讯息。
  • 元顺帝时期制作了赞美佛的乐舞《十六天魔舞》,舞蹈主要讲的是十六位天魔以菩萨的容貌出现,迷惑世人,后来被佛陀降伏的故事。
  • 顾名思义,“鼓”舞的舞蹈动作应当是围绕着“鼓”展开的。而作为打击乐器的“鼓”起源很早。传说远古时有伊耆氏用土制的鼓,鼓槌是用草扎成的。又传说夏后氏有一种鼓是有足的。而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已有“鼓”字、“鼗”字,此外还有一面木腔蟒皮鼓,表明远在三千多年前的商代已经有此乐器。
  • 古代的天竺指的就是今天的印度,唐时将从那里传来的乐舞称为《天竺乐》。《天竺乐》舞大概在公元350年左右传入中原。
  • 唐朝文宗时,下诏让太常卿冯定制作《云韶法曲》。《新唐书·礼乐志》亦记载,这个舞蹈由三百人表演,有宫廷宴席时才表演。唐《乐府杂录》记载,“乐分堂上、堂下。登歌四人,在堂下坐”,除了表演的三百人外,还有五个穿着绣花的衣服的舞童,各自手执著金莲花在前面导引,意即“执金莲花如仙家行道者”。
  • 《兰陵王入阵曲》是唐代假面舞蹈,根据唐代崔令钦的《教坊记》记载,起源于北齐,盛行于唐代,又称《代面》、《大面》。此舞是表现北齐兰陵王高长恭作战的勇猛英姿,为带有简单情节的男子独舞。
  • 唐 周昉《簪花仕女图》。(公有领域)
    唐懿宗时期,曾令宫中伶人李可及创作了《叹百年》队舞,或称《叹百年队》。该舞蹈是为了悼念懿宗与郭淑妃的爱女同昌公主不幸早夭而作,反映了一种人生无常的思想。
  • 在唐代流行的《柘枝舞》基础上,又出现了被后世称为《莲花舞》的舞蹈《屈柘枝》。唐代《乐府杂录》曰:“健舞曲有《柘枝》,软舞曲有《屈柘》。”《乐苑》曰:“羽调有《柘枝曲》,商调有《屈柘枝》。此舞因曲为名,用二女童,帽施金铃,抃转有声。其来也,于二莲花中藏花坼而后见,对舞相占,实舞中雅妙者也。”
  • 柘枝舞的伴奏乐器是鼓。正是在欢快的鼓声中,柘枝舞的表演者出场、起舞、谢幕,因此舞蹈节奏鲜明欢快,风格健朗。
  • 太宗故地重游,感慨万千,在随后宴请大臣的酒席上,赋诗10首,抒发了 “况兹承眷德,怀旧感深衷”的怀旧之感和“垂衣天下治,端拱车书同”的喜悦。后由随行的起居朗吕才制成乐曲,称为“功成庆善乐”,所用音乐为西凉乐,并编制了舞蹈,故又称“九功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