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少华】:中华儿女蒙难中原系列(四)

吴少华

人气 42

【大纪元2012年04月27日讯】

小白玉霜

小白玉霜,评剧白派传人,泰斗人物。文革中遭遇残酷迫害,含冤自杀,时年45岁。她被送往医院抢救时,医生表示“五类分子不予抢救”,死时身上只披了一块塑料布。她17岁成名,当时的女班主为了让她长期做摇钱树,偷偷给她服下不孕之药,加上她去世时还年轻,因此既无子女也无真正传人,如今白派只是模仿。

彭子冈

彭子冈,《大公报》女记者,当年新闻界四大名旦之一,重庆谈判时,她写下这样一段话: “当他大踏步走下扶梯时,我看到他的鞋还是新的。无疑这是他的新装……他打碎了一只盖碗茶杯,广漆地板的客厅里的一切显然对他很陌生” ,“他”是毛泽东。1957年,她被打成右派,理由是她把伟大领袖写成了土包子。“毛先生宽了外衣,又露出里面的簇新白绸衬衫,他打碎了一只盖碗茶杯,广漆地板的客厅里的一切,显然对他很生疏,他完全像一位来自乡野的书生。”

容国团

他是中国体坛第一个世界冠军,他让“人生难得几回搏”成为名言广为流传。文革中,他遭受诬陷,被扣上“特务嫌疑”等帽子,于1968年含冤自尽,年仅31岁。在他死后,红卫兵还去他家抄家洗劫,并敲锣打鼓。他是容国团。

叶浩吾
叶浩吾,北大美术史教授。民国初年,一位妓女花元春病死,无人收葬。叶浩吾听说了,表示自己跟她没有关系,但既然她的狎客不念旧情,那就由他来负责殓葬好了。几个月后,叶浩吾也客死北京,同样无人收殓,八大胡同的妓女们遂联合起来,凑份子为他办了丧事。

张霖之

张霖之,1957年起任煤炭工业部部长,中央候补委员。文革中,他在距中南海直线距离仅十余公里的矿业学院中被批斗、毒打了一个多月,最终被打死。死后被赤膊扔在火葬场,全身青紫,脑后有血洞,前额有塌陷,他是文革中死于暴力的第一位部长。值得一提的是,周恩来闻讯后又一次流下热泪,又一次命令追查。张霖之死后,负责关押批斗其的矿业学院(即如今的矿大)有关人员还告诉张的两个儿子:“你爸爸还有半个月的粮票没交呢”——人死在这里,饭钱也还是要给!批斗中花样极多,比如用被子裹上铁炉,然后用粗铁丝挂在他的脖子上,要他站在凳子上,导致脖子上伤痕见骨,颈椎严重受损。还有用重30公斤的钟型铁帽当高帽子扣在头上,直接将人压倒昏迷。

姚桐斌

他是两弹一星元勋,中国最优秀的火箭材料专家。文革中,红卫兵闯入其家中,对他进行围殴,猛踢其阴部,据说睾丸破裂,最后被铁棍猛击头部多次,惨死家中,年仅46岁。后被讽刺地追认为革命烈士。他1947年留学英国,拿了俩博士学位,之后在英任教,1957年底回到中国,做完贡献后惨遭横祸。他是姚桐斌。

周迅典

他是留美飞行班学员,1944年到1945年间,他参加对日空战71次,击落日机2架,炸毁地面日机40架,被授予各类勋章13枚,其中包括以罗斯福总统的名义颁发的“优异飞行十字勋章”。文革中,他被活活打死,然后被悄悄埋在田里,因为埋得太浅,尸体被狗拖了出来,他的家人才得知噩耗。他是周训典。1973年,当年周训典身上那些莫须有的罪名被澄清。2007年,美国政府再次为周训典颁发了飞行十字勋章和航空奖章。文革中,周训典被扣上参与“阴谋驾机外逃集团”的罪名。从1968年起,实行隔离审查。他曾在信中告诉妻子:案情越来越复杂,因为各人在压力之下,力求彻底详细交代,取得“从宽”,竟凭空捏造,互相牵连。

卞仲耘

据说,她是文革中第一个被红卫兵打死的人。她是卞仲耘,北师大附属女子中学副校长。该校有许多高干子弟,其形成的红卫兵组织被称为“老红卫兵”。她在操场被批斗,被垒球棒和带钉子的桌腿毒打,身上淋满屎尿,经过两三个小时的摧残后,她失去知觉,大小便失禁,但仍被高干子弟们踩踏毒打,惨死于校内。某目击者的回忆:卞仲耘终于倒了下来。那一倒下,许多女红卫兵就涌到她身边,恶狠狠地喊“别装死!起来!再不起来,老子踢死你!”她们用穿着军靴的脚踢她,还要喊出这样的口号:“砸烂她的狗头,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她永世不得翻身!” 当时,该校红卫兵负责人要求医院进行尸体解剖,用意是要医生证明卞仲耘死于心脏病,而非被打死。当时,他们对打死人还心存顾忌,但半个月之后,红卫兵暴力席卷全城,常有装着数十具尸体的卡车在街上开过,没有任何遮盖,打死人甚至成了炫耀吹牛的内容。另一位副校长胡志涛,被带钉子的木棒殴打,又被押去抠洗厕所,弄得浑身是血水和粪水。最后被打成腰椎脊突骨折,余生一直需要穿特制的钢背心。

赵九章

赵九章,两弹一星元勋,物理学家,国内最优秀的气象学家。开创了对国防和经济意义重大的海潮观测研究,动力气象学创始人。他是国民党大员戴季陶的外甥,还是蒋纬国在德国的同学,但不愿做官,并选择了留在大陆。忙于研究的他平生几乎没逛过街,却在文革中每日游街和被批斗,最终含冤自杀,年仅61岁。每次批斗时,造反派都要求他低头弯腰,可他不肯,而且他腰有病,也弯不下去,更无法达到造反派规定的标准,结果被烟头反复烫腿、腰和嘴。姚桐斌被活活打死后不久,赵九章自杀。他们的死客观上保护了两弹一星的其他参与者,其他人都熬过了文革。

注:文章所有内容根据微博文字整理而成,非原创,感谢叶克飞先生和多位学者微博资料以及他们对挖掘中国历史真相的努力。

相关新闻
吴少华:微博之战 鹿死谁手?
吴少华:加拿大华裔失去政府工作是谁的错?
吴少华:校车惨案频发 为何不买校车?
吴少华:中国为什么总是“宁赠友邦,不予家奴”?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北斗三号开通 中美军事仍差一代
【珍言真语】桑普:美封TikTok 或掀全面脱钩战
新唐人最新纪录片《大疫袭来》即将播出
【薇羽看世间】美媒体反击 中共数字货币挑战美元
【现场视频】长城汽车质量差 拖车钩断裂险酿祸
【重播】川普在惠而浦制造厂讲话 签署行政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