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竹一兰一石 有节有香有骨—郑板桥诗书画探析

作者:智真

郑燮墨兰图扇页。(公有领域)

  人气: 25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一,有节有香有骨,满堂皆君子之风,万古对青苍翠色。有兰有竹有石,有节有香有骨,任他逆风严霜,自有春风消息。”这是清代郑板桥写的一首咏品格的题画诗。

郑板桥,名燮,字克柔,号板桥,清代著名书画家、文学家,其诗、书、画的独特风格和杰出成就,对后世产生了很大影响,有“板桥派”之 称。史称“板桥有三绝:曰画,曰诗,曰书;三绝之中又有三真:曰真气,曰真意,曰真趣”。(马宗霍《书林藻鉴》引张维屏《松轩随笔》)

郑板桥画像。(公有领域)

郑板桥受儒家“修身齐家 治国平天下”思想影响,坚持做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他要求自己“第一、要明理,做个好人”,出仕做官,要“立功天地,滋养生民”。在文学创作上主张“理必归于圣贤,文必切于日用”。在绘画中画的最多的是竹、兰、石,亦画松、菊、梅等,创作中尽力使自己的作品具有伦理道德的教育意义,这使他的画更具意趣与真气。在为后人留下宝贵艺术财富的同时,也为后人留下了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

他的“三真”也正是他内心的表露,为人正直,心念百姓,不阿权贵,任山东潍县县令时,因荒年开仓赈济百姓和贪官发生争执,愤而罢官。除了曾在山东范县、潍县任十多年县官外,其余时间均以作画、卖画为生。

诗书画一体的艺术风格

在中国文人画的传统中,书画和诗文往往是密切地结合在一起的,所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郑板桥几乎是每画必题诗,此时,“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诗画映照,无限拓展画面的广度。题画诗能充分体现“书画同源”、“书画用笔同法”的艺术趣味,寓社会伦理教育于画中,增强了艺术感染力。

他的画一般只有几竿竹、一块石、几笔兰,构图很简单,但构思布局却非常巧妙,其题画诗的字字句句,托物言志,让人看后回味无穷。观其画与读其诗,使人既感受到画境、诗境的意境美,又能感受到书法艺术的形式美,给人以综合完美的艺术享受。

郑板桥为何喜画竹、兰、石?正如他所云:“四时不谢之兰,百节长青之竹,万古不移之石,千秋不变之人,写三物与大君子为四美也。”在他眼中,竹、兰、石象征着正直无私、坚忍不拔、光明磊落等品格。

他画的竹子劲秀挺拔,兰花秀妍柔美,有时竹石相间,有时竹、兰相伴,既深刻揭示竹、兰、石特征,又寓意高尚人品,无论哪幅画,都是充满“空山新雨后”的自然气息,一如他的性格。

郑燮《竹石》。(公有领域)

画竹

郑板桥一生中画的最多的是竹子。他为何如此爱竹?其一,松、竹、梅乃“岁寒三友”,有傲霜斗雪之志向,常被文人墨客称之为“君子”、“益友”;其二,竹笋年年发,有欣欣向荣、顽强旺盛的生命力;其三,竹节挺直,节节相连,常被称为“劲节”,喻崇高气节;其四,枝干中空,竹叶低垂,比喻人有虚心求教的品质。

郑板桥画竹为何如此传神?因其爱竹,故在庭外种竹,一年四季,真可谓是“不可一日无此君”了。当“风和日暖”之时,“一片竹影凌乱”,映照在窗纸之上,“岂非天然图画乎?”这就是他观赏和模拟竹子的一种特殊而巧妙的方式。

他画竹遵循着“意在笔先”、“趣在法外”的创作原则,并说明其画竹过程的三个阶段:眼中之竹、胸中之竹、手中之竹。首先要观察天然的竹子,这是眼中之竹;再进行绘画构思,在心里形成初步画稿,这是胸中之竹;最后把竹子画出来,就是手中之竹。

他说道:“我有胸中十万竿,一时飞作淋漓墨。为凤为龙上九天,染遍云霞看新绿。”他笔下的竹子,以意取胜,千姿百态,各尽其妙。同样是数竿竹枝,却有新竹、老竹、晴竹、风竹、水乡之竹、山野之竹、庭院之竹、盆景之竹的区别;用笔时而中锋,时而侧锋,时而中、侧锋兼用,墨色亦浓淡相宜,结合所绘对象灵活运用,使刻画的竹子形神兼备,意象万千。

他晚年写的一首诗生动地反映出他这种追求:“四十年来画竹枝,日间挥洒夜间思。冗繁删尽留清瘦,画到生时是熟时。”他夜思日画,不断清除繁枝冗节,保留能传达精神的劲节秀叶,待到画出新意而又感到生疏之时,那才达到了真正的成熟。

郑板桥在山东潍县做知县时,送给当时署理山东巡抚的山东布政使包括一幅墨竹图《潍县署中画竹呈年伯包大中丞括》,画上题诗写道:“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寥寥几笔竹叶,简练几句诗题,让人备感作品中蕴藏着的深刻思想,也使人联想到其人品。

他身为知县,关心民情,从萧萧的风竹之声中,能够联想到百姓的疾苦,他既是写自己,又是在写他对百姓命运的深切关注和同情。郑板桥罢官离开潍县时,可谓“一肩明月,两袖清风”,百姓们哭着挽留他。

他给潍县的父老乡亲赠画留念,画上一枝瘦劲的竹子,傲然挺立,画上题诗云:“乌纱掷去不为官,华发萧萧两袖寒;写去数枝清挺竹,秋风江上作渔竿”,借竹抒发了他弃官为民、清正自守的心境。

类似的还有,在《墨竹图》题云:“宦海归来两鬓星,春风高卧竹西亭。虽然未遂凌云志,依旧江南一片青。

郑板桥《竹石图》。(公有领域)

画兰

郑板桥还有很多以兰花为主题的画。兰花秀雅天成、清香四溢,在中国古代以“兰蕙”堪称君子、雅士等。《孔子家语》中云:“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芝兰生于深林,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困穷而败节。”由兰花使人联想,做人要像兰花一样幽静、持久、清香,不浮不躁。

清 郑夑《兰花图》轴。(公有领域)

郑板桥所绘多山中空谷幽兰,兰叶之妙以焦墨挥毫,藉草书中之中竖,长撇运之,多不乱,少不疏,秀劲绝伦。借兰花特征,透溢出做人胜不骄、败不馁,宁静淡远的胸臆,如他的《山顶妙秀图》题诗云:“身在千山顶上头,突岩深缝妙香稠。非无脚下浮云闹,来不相知去不留。

郑燮《墨兰图》扇页。(公有领域)

另一幅题诗云:“兰花本是山中草,还向山中种此花;尘世纷纷植盆盎,不知留与伴烟霞。”他还画了很多竹兰石图,竹叶兰叶都是一笔勾成,但能让人感到竹兰的勃勃生气。

他匠心独运,还常画峭壁兰、棘刺丛兰,如他画的一幅《峭壁兰》,上面题诗云:“峭壁一千尺,兰花在空碧;下有采樵人,伸手折不得。”有的则借画一丛丛兰花中穿插几枝荆棘的自然现象,寄寓深邃意境,故棘中之兰,其花更硕茂矣。

清 郑燮《兰》。(公有领域)
清 郑燮《兰》。(公有领域)

画石

郑板桥画竹兰独特,画石亦如此。自然界的石头在他笔下也活了,以简劲之线勾出石的外貌轮廓,不施渲染,亦不反复皴擦,呈峻实之质;石上多不点苔,认为“石不点苔,惧其浊吾画气”。

他以淡墨作折带皴法画出了耸立的山石,有时配以兰竹,用淡墨简略挺拔之笔在悬崖上画出竹叶、兰草数丛,疏朗别致,栩栩如生,使人耳目一新,如临其境。

如他画的一幅《柱石图》中的石头,在画幅中央别具一格地画了一块孤立的峰石,却有直冲云霄的气概,四周皆空没有背景,画上题诗云:“谁与荒斋伴寂寥,一枝柱石上云霄。挺然直是陶元亮,五斗何能折我腰。”诗点破了画题,一下子将石头与人品结合到一起,借挺然坚劲的石头,赞美陶渊明刚直不阿的高尚人格,同时也有吐露他自己同样遭遇及气度的意思。

画中的石头代表了人物形象,蕴藏着节操坚守、气宇轩昂的品质,使人感到此处画石揭示的深刻含义。

郑燮《竹石图》轴。(公有领域)
郑燮《竹石图》轴。(公有领域)

诗歌

他的诗文也是别具风格,寓意深刻,言之有物,表达了他对理想的追求和对是非的爱憎态度。他为仕志在清官良吏,曾写《君臣》一诗:“君是天公办事人,吾曹臣下二三臣,兢兢奉若穹苍意,莫待雷霆始认真。”宣扬圣人敬天敬德、德配于天的思想,同时劝诫下属“漫道在官无好处,须知积德有光辉”

他还曾写了一首《七绝》以劝勉世人莫为名利所驱:“船上人被名利牵,岸上人牵名利船。江水滔滔流不尽,问君辛苦到何年。”

郑板桥以竹、兰、石之节、香、骨及其经得起考验之坚贞,作为自己修身的追求。对于恶势力,他以竹自况,大义凛然,“秋风昨夜渡潇湘,触石穿林惯作狂,惟有竹枝浑不怕,挺然相斗一千场”。

他写画竹的气势,表现出人与竹的“择善固执”及不从流俗的个性,“雨晴风定亭亭立,一种清光是羽仪”,真可谓人竹相辉,肝胆相照。

他不但以竹自况,还以“竹”待人。对于后俊,他乐于奖掖,尽力扶持,言传身教,寄予厚望,曾写道:“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

郑燮《竹兰石图》轴。(公有领域)

书法

郑板桥综合草、隶、篆、楷四体的字形,再加入兰竹笔意,以兰草画法入书,形成有行无列、疏密错落的书法风格,自称为“六分半书”的书体,后人亦称之为“板桥”体。

清代蒋士铨评道:“板桥作字如写兰,波磔奇古形翩翻;板桥写兰如作字,秀叶疏花见姿致。”兰竹入书,奇秀玉条,这段话将“书”与“画”在他作品中的关系说得非常透彻。

《国朝耆献类征初编》记载:“燮雅善书法,真行俱带篆籕意,如雪柏风松,挺然而秀出于风尘之表”。其字体或如兰叶飘逸,或似竹叶挺劲,挥洒自然而不失法度,高洁清远,飘然神逸。

他的印章也生动有趣,古籍称他“印章笔力朴古”。他曾刻了一方“恨不得填满了普天饥债”的图章,以明忧民、爱民之心迹。扶危济困是郑板桥的毕生追求,除赈灾之外,他还经常资助寒门学子,帮助他们完成学业。

平日也济人之急,乐于助人。他曾令其堂弟郑墨将他的俸钱分散给乡亲,“汝持俸钱南归,可挨家比户逐一散给……相酬相恤……务在金尽为止……”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郑板桥《题竹石》),这首诗既点出竹之“处境”,更直接说出竹之贞定,在“千磨万击”之中,“咬定青山”,毫不动摇;于霜欺雪压之际,守常有节,“挺直又婆娑”。这不正是他在任何环境下都能做到矢志不渝、保持气节的真实写照吗?这也是无数仁人志士、正人君子人格的写照!

郑燮 书法。(公有领域)
藏于山东博物馆的郑燮真迹。(AlexHe34/Wikimedia Commons)
郑燮 难得糊涂。(Georgezhao/Wikimedia Commons)

参考资料:《郑板桥集》《与舍弟书十六通》

——转载自明慧网 #

责任编辑:郑之芬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从古至今,从西方到东方,人类与星象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西方,有十二星座对应着人的命运、爱情、事业等,说起来只是星象学中的一种笼统而又粗浅的表现与运用而已;而近代发现的玛雅预言,则是星象学深远的运用了。反观东方,几千年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中的观天术,却远远超出西方文明的科技水平。
  • 作为神传给人的文化,围棋与书画、诗词、音律等艺术一起,融汇于悠悠数千年的中华文明历史之中,历代流传着大量与围棋有关的神话典故、奇闻轶事,仅从它众多的别称便可见一斑。
  • 受师父嘱咐到山下的繁华街市卖胭脂,身在世俗,打情骂俏的、孩子哭、痞子闹的,没点安宁,书生每天晚上回来打坐,心也被搅得不安宁。他也不好问师父,只好自己想,自己悟。后来明白:修道人的心是为修道而来,心在道中,自然就能远离世俗。
  • 盖洛普调查指出,92.4%人类历史上伟大的科学家相信造物主的存在。在这些科学家看来,科学与宗教并非是排斥关系。他们可以一方面探讨世界的奥秘,一方面赞叹神的伟大。
  • 郭文通是庆都人,在明朝嘉靖末年(1522年~1566年),做了碣石卫经历官,当时出征讨伐贼寇的各路将领,都打了败仗。百姓们人心惶惶,官兵们无心拒贼,唯独郭文通军纪严明,士气高昂……
  • “家有千金”的古代中国人如何“择婿”?榜下捉婿、以联选婿……不同的择婿方式显示不同的价值观与智慧。
  • 汤斌,字孔伯,是清朝河南睢州人,是当时的名臣,康熙时被任命为江苏巡抚,他奉旨前去赴任时,一路布衣牛车,只跟了一老人作为随从。在途中遇到了一位年轻官员,衣冠华丽,骑马的随从众多,这些人一会儿上前面,一会儿上后面,时不时的就碰撞到汤斌的车马...
  • 用别人听不懂的道理去游说,就好比请野兽上西餐厅,让飞鸟去音乐馆听贝多芬一样......
  • 预言,就是预先说出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小的预言是预言某个人某件事,或者预言某个人一生的命运;大的预言是预言某个国家以至整个人类社会的兴衰治乱。
  • 答应别人的事,就应秉持“真”的原则,无论如何都一定要做到,这是为人处世之本,是一种传统美德。看一看这些不惜身家性命而谨守守信重诺做人准则的古人,真是令人由衷的钦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