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与丑

张天泰 (大学讲师、文字工作者)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美国教育思想家杜威(J. Dewey)曾对于“丑”的美学进行讨论,并提出对艺术品表现在于形体与对象间的“相互渗透”的见解。

思想家杜威不仅对艺术美学有独到看法。上述的这两个概念也可连结到教师的教学经验活动,融入第一线教师的日常教学活动中,将其转化为教师个人的实践性教学艺术活动。

“丑”有其自我世界的深度

四年前,我在弱势学童国中、小课辅工作圈服务。不可讳言,一般人皆是好美而恶丑,有些老师对于梳妆打扮较为干净、整齐,长得秀气的小朋友(世俗定义为美的孩子)更乐于亲近,而面对流鼻水、身体发出臭味、衣服肮脏的孩子(世俗定义为丑的孩子)较为冷落。但我却发现,一个世俗定义为丑的新台湾之子小玲,她在所谓的丑之内,有其自我世界的深度和能量。

小玲是个连学校班导师都冷落疏离的孩子,因家庭环境特殊,父亲为黑手,母亲为越南女性,家境贫苦,造成她“丑”的表面样貌。但在一次机缘中,我却看到小玲运用艺术绘画,展现了源自于“丑”的自我世界的深度。她用小小的手,画出如同外界定义为丑的父母样貌,但在布满不完美的线条构造中,却有种动人的奇异美感。那种美已不是世俗审美观所能定义,它是一种描述真实的生动呈现,一笔一画中皆应验了杜威所说的:“丑有其自我世界的深度。”

每个孩子都是独特艺术品

杜威还强调,艺术家在选择材料的创作历程,包含自己独到的眼光,是一种溶入的历程。事实上,教师教学艺术活动如同艺术品创作的历程,老师必须拥有独到的眼光看待每个孩子的独特之处,懂得因材施教去引发孩子的天赋能量。这都是老师深思过“特意安排”的教学艺术方法。而孩子与艺术品的最大不同之处,在于孩子的生命能量较一般艺术品更强大,老师必须更有智慧与技巧地运用教学艺术去引导这些尚未成熟、活生生、有主体性、会思考、会和老师顶嘴的“艺术品”。此过程正是杜威提到“相互渗透”的概念一样,老师和学生的生命经验互相渗透,因相遇,使彼此生命产生改变的能量。

回到新台湾之子小玲的故事,小玲因绘画获奖,被保送到国中美术资优班,早已不再是从前那个因家境穷恶,导致身体发臭、衣服肮脏,常常头低低、讲话小小声,那个没自信的小玲。因为小玲,我的教学生命样态也改变了,从此我不再用世俗定义的美丑当作审美观,来决定我对待孩子的态度,或断定一个孩子未来的发展。

我想,我和小玲在教学艺术的引导互动中,师生产生了“相互渗透”的作用,彼此生命经验也发生了重组与改造的历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高职老师上课管教学生,遭学生拿手机侧录并回呛、po上网。站在教育第一线的学校老师会不会因此事件,而开始害怕管教学生?学生偷拍管教情形po上网,老师会不会介意把事情弄大,从此不去管教翘课不守规矩与一时迷惘走错路的学生?而这种恶性循环所造成的教育恶果将由无辜的学生来承受,不是噬血的媒体。
  • 有个流传已久的网路笑话,内容大致是:一个临时抱佛脚的考生,考前到孔庙拜拜,希望能有好成绩。当成绩单发下之后,他的成绩依然不如理想,有人提醒这位考生:“你求错地方了,要考英文怎么去拜孔子,孔子又不懂英文!”
  • 再次代课的因缘,我遇见了昔日辅导过的学生伟豪。上课时他没带课本,只得无奈的遵循旧例,先让他到教室后面罚站,他倒是挺安分的站着听课。我不由想起当年那位几乎被老师放弃的孩子:父亲酗酒成性,母亲长年在外工作,一直是年迈的老祖母照顾着他。当年他的父亲对老师出言不逊, 又强烈干涉老师对学生的管教,深深的伤了老师的心,以致于老师几乎要放弃他……。
  • 网路资讯分享的初衷是平等、友善与共享。在网路打破人我分际之下,势必得重新检视与安排某些伦理与秩序。因此,怪罪张大春与贾伯斯,以权威姿态高高在上,甚至伤害小女孩或大学生研究与报告的热忱,如此的回响,大有人在。但是一个友善的环境,该如何架设彼此的界线呢?毕竟自由发声的社会里,“尊重”是必要的,也不能漫无纪律与省思,这些绝对是无法回避与忽视的问题。
  • 即使绝大多数的师长都不赞成国中生谈男女感情,课堂上屡次谆谆告诫应该把持“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的尺度,仍旧有同学形成“班对”或陷入难解的三角习题中,为捍卫自己的“爱情”,不惜与父母师长反目成仇。
  • 东方教育以课本为主,老师拥有至高权威,注重知识的累积和灌输,以成绩为重,培养学生严格、严谨的精神。西方教育,课本只是引子,以实用知识为主,注重学以致用的能力,培养学生自信、自主的精神。换言之,中式教学以授课为主,美式教学以互动为主,反映出不同的教育观念。 
  • 在学校辅导室已超过九年了,所辅导的学生,大都有情绪、人际、家庭问题,而问题家庭的人数逐年增加,单亲人数也逐年攀升。虽然我四十几岁了,但还是无法释怀我已失去母亲,黄历年回娘家年味已不再有妈妈的伤感。
  • 课堂上亢奋、躁动的氛围让我开始厌烦给一年级上音乐课了。以后每次上课时,为了管好纪律,我经常以十分严厉的语气大声的责怪或呵斥学生。记得那天,我在一年级的音乐课堂上对学生讲完了“要做一个认真、善良的孩子”之 后,心想:小朋友们年龄这么小,懂得什么叫“善良”吗?
  • 近年来课堂上所接触的学生,特质越来越往两个极端发展,一端是非常知道要用功,成绩是学习的唯一目的,很功利;另一端是非常的自我中心,每天看起来都很快乐,喜欢轻松愉快的事。坦白讲,若校园中的常规渐失,学生个个我行我素,老师有时很难进行课程的讲授。
  • 生活的压力与烦恼总是压得我们透不过气来,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得到快乐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