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灏年2006巡回演讲

孙中山与共产党(下)3

辛灏年

抗战胜利,1946年2月18日,蒋中正(右六)率领全体高级将领到中山陵谒陵致敬,告慰国父孙中山先生在天之灵。白崇禧(前排右五)将军与何应钦(前排右七)将军伴随左右。(翻摄:钟元/大纪元)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

【辛灏年】那么我们看看它是不是“国共合作”呢?共产党是怎样的“合作”的呢?如果是合作的话,共产党采取了这么几条方针,第一条方针,参加国民党,分裂国民党。
一九二三年十一月苏俄代表维津斯基,他的中文名字叫吴庭康,奉斯大林命令到中国来和孙中山谈“联俄容共”的问题,背后他告诉中国共产党,第三共产国际和斯大林同志命令中国共产党员参加国民党、参加国民革命,不是要你们服从国民党和服从中国的国民革命,是要你们去支持国民党当中的革命派,打击它不革命的份子。

孙中山与共产党之历史关系–国共合作的真相

一九二四年元月国民党一大召开之后,鲍罗廷转过身来就和中国共产党陈独秀和其他的重要人物说:国民党里面有左右派之分,我们要支持左派打击右派。一九二五年维津斯基再度来华,告诉中国共产党,国民党里面应该有,左派、中派和右派之分,参加国民党的共产党要支持左派、团结中派、打击右派,要把那些赞成我们的人拉过来。

一九二五年的五月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做了一条决议说,国民党的左、右派之争,实际上是我们和国民党右派之争,我们有些同志如果糊涂到认为我们的目的,是要发展国民党并调和它左、右两派之争,那就大错特错。这些都是中共文件里面的话啊!原来苏联命令共产党加入国民党,是为了分裂国民党。

而国民党这个自从创党以来,从来就没有左、中、右之分的党,从这个时候就真的有左、中、右之分了,什么是左派?亲俄亲共派。什么是中派?不亲俄,不亲共,也不反俄,不反共。什么叫右派?就是反俄反共派。最后被廖仲恺定为,在苏联顾问的指使下,定为反革命派,国民党分裂了,这是国共合作。中国共产党第一个做法,第二,明里面拥护三民主义,暗中攻击三民主义。

一九二五年在黄埔军校的学生当中,共产党员当中,建立青年军人联合会,出版小册子公开的批判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一九二六年元月国民党召开二大,在这个二大上由于孙中山已经去世,国民党的自己代表大会只谈“联俄联共”,不谈三民主义。一九二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在国民党的二届三中全会上,如果谁要讲三民主义的话,谁就遭受到国民党其他的人的冷脸。

三民主义在国民党的中央常委、中央执委,所有的党员当中变得不吃香了,这是在国内,那么在国外呢?请大家看,最近中国大陆出版的一本“内部发行”的书,叫“莫斯科中山大学和国民党的关系”盛岳先生写的,盛岳先生是前“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之一,是三十年代中共中央委员,是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学生,他做了这样一个纪录,中山大学是共产党和国民党在莫斯科合办的,它虽然名叫中山大学,可是中山大学只讲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从没有开过一节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的课,从没有开过一次孙中山学术的研讨会。

相反,在中山大学的阅读的大厅里面,放着几百本一个没有作者姓名的研究著作,这本书的名字叫“孙文的学说”,这本学说是依照列宁所说的,孙中山先生的思想,是以反动的社会主义的学说作为基础的,整个这本书是彻底批判孙中山和他的三民主义的,可是这本书却在莫斯科的中山大学里面,是唯一的一本“宣传”孙中山的书,一直到一九二七年七月二十六日国民党才发现了这个秘密,宣布国民党人不得再进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

你们看,公开的承认三民主义,背后批判三民主义。第三,它参加了国民革命,是为了发动共产革命,是为了分裂国民革命,它怎么做的呢?第一,它要窃夺国民党的政治权力,孙中山死了,汪精卫十二年后从法国巴黎回去了,十二年没有介入中国人民的反复辟的斗争,有名无实,鲍罗廷看中了他,告诉他我们想让你当孙中山先生之后的第一把手,“侉夫死权”的汪精卫,接受了苏联顾问的挑唆,当上了国民政府主席,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的第一把手,他干了一件什么事?他召开了国民党二大,建立了南方的国民政府,共产党在它的文献里面说,国民党的二大要召开了,在国民党的二大上,我们共产党员身份的国民党代表,必须占据三分之二以上,在国民党的二大上选举结果,我们共产党员必须占据二分之一以上,果不其然,二大开过了,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里面,三分之二成了共产党员,六个部、五个部长是共产党人,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组织部部长是共产党员谭平山,部里面二十九个部员,二十六个是共产党员,这哪里是国民党的中央组织部呢?这是共产党的中央组织部嘛!它要夺取它的政治权力,为了夺取政治权力,它不惜在蒋介石领导北伐,刚刚解放南半个中国,全国人民欢欣鼓舞的时候,在一九二七年三月二十七日于武汉召开临时会议,反对蒋介石参加,开除蒋介石的所有职务,这就是它的“国共合作”,为什么它能这么做?

有人会问,共产党不是很小嘛!为什么会这样?鲍罗廷有一句话说得很妙,我的箱子里面有草啊!我给草给国民党啊!共产党是我的人呐,这就好像一个人把自己的孩子寄养在别人的家里面,可是这孩子不吃别人的饭,这个孩子是由他父母给这孩子饭钱,而且还给钱给这个养这个孩子的人家,于是他这个孩子在这个人家里面是大不叫、小不唤的,谁也管不了他,对不对?他是附着在那里的,他有老板嘛,共产党就是这样地攫夺它的政治权力,共产党又怎样攫夺国民党的军事权力呢?它在黄埔军校建立革命军人联合会,它在黄埔军校里面发展共产党员,他要求在孙中山先生死后,我必须声明这一点,因为这和孙中山没有关系,它强令国民党的军队里面,就北伐军每一个军、每一个级,都要派党代表,党代表必须由共产党员担任,任何军长、师长、团长、连长、营长的命令,必须共产党员的党代表附署,否则就不能形成命令,按照苏联的红军建制,要求国民党的所有的军队都建立政治部,这也与孙中山没有关系,政治部是苏联顾问,鲍罗廷要求它做的,同时他在黄埔军校派了三十几个苏联军官作为顾问,蒋介石要北伐,他们就说蒋介石是新军阀。

最厉害的一件事,也造成了严重后果的,那就是他们借用了孙中山先生曾经批准建立海军大元帅府铁甲队的名义,以黄埔军校的共产党员学生为主干,在湖南、在广东、在广西招收了两千位士兵,建立了独立团,这个团长就是叶廷,这个团直接受中共广东区地下委员会指挥,这个就是所谓的叶廷的独立团,这个团就是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南昌反叛的为基础的那个团,也是后来屡次叛变国民政府叛变的那个团,这是在军事上,其它方面我想都可以不说了,这叫“国共合作”吗?这是打到人家家里去,去偷、吃、抓、拿嘛!取巧豪夺嘛!有这样的合作吗?

在座的各位朋友,你们会允许你们的朋友,这样和你合作吗?所以我们在看待这个历史的关系的时候,要明白一点,中山先生是为了完成中国的国民革命,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被迫“联俄容共”怀着积极的思想,采取真诚的做法,共产党呢?对中山先生用的是“革命的两手”,用“革命的两手”来对付孙中山先生的“联俄容共”,用“革命的两手”来做它们所谓的“国共合作”。所谓“国共合作”?第一次是参加国民党,第二次是投降国民党,一九三七年三月十五日的“四项保证”,今天还有人在大喊“国共合作”,要不就是对历史无知,要么就是太善良,善良到糊涂的地步,要么就是别有用心,这就是它们的历史关系。(待续)@

--转自黄花岗杂志 黄花岗声像
http://www.huanghuagang.org/hhgMedia/XinLectures/pageSunAndCCP_2.htm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孙中山先生不是没有原则的,他的原则是,两个条件、三个原则。第一个条件是联俄有个前提--共产组织甚至苏维埃制度,均不得引进于中国,苏联不得鼓动外蒙古独立,苏联不得在外蒙古驻军,这是联俄的前提条件,容共的条件呐,共产党员参加国民党,参加国民革命,必须服膺三民主义,服从国民党的纲领,遵守国民党的纪律,如果共产党参加国民党,要赤化国民党、赤化中国,我就将反对共产党,就将反对苏俄,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啊!
  • 2006年11月26日应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中国问题研究中心和中国同学会的邀请,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在多伦多大学发表了题为了《孙中山与共产党》的专题演讲,就孙中山与共产党的关系进行了全方位的剖析。跟随辛灏年先生,去了解那被篡改了的历史,去探究那被掩盖着的真相。以下连载为下半部孙中山与共产党之历史关系的聼打文字稿。
  • 以孙先生的三民主义作为出发点,证明了马克思主义是对近代历史发展的反动。历史已经证明,虽然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才是正确的、科学的和进步的,但中国共产党却不要三民主义,他要的恰恰是他的反面,即对世界历史进步起到了可怕倒退作用的马克思主义。…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在思想上,共产党绝不是孙中山的继承者,而是他的敌人。
  • (shown)2006年11月26日应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中国问题研究中心和中国同学会的邀请,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在多伦多大学发表了题为了《孙中山与共产党》的专题演讲,就孙中山与共产党的关系进行了全方位的剖析。下面就请您跟随辛灏年先生,去了解那被篡改了的历史,去探究那被掩盖着的真相。
  • (shown)2006年11月26日应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中国问题研究中心和中国同学会的邀请,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在多伦多大学发表了题为了《孙中山与共产党》的专题演讲,就孙中山与共产党的关系进行了全方位的剖析。下面就请您跟随辛灏年先生,去了解那被篡改了的历史,去探究那被掩盖着的真相。
  • (shown)2006年11月26日应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中国问题研究中心和中国同学会的邀请,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在多伦多大学发表了题为了《孙中山与共产党》的专题演讲,就孙中山与共产党的关系进行了全方位的剖析。下面就请您跟随辛灏年先生,去了解那被篡改了的历史,去探究那被掩盖着的真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