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保华:亲共势力挑动群众斗群众

几个民间团体8月1日到警察总部抗议,支持林老师仗义执言。(潘在殊/大纪元)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3年09月02日讯】八月五日,香港报章以“土共声讨林老师 街头三千人对骂”报道八月四日发生在九龙旺角西洋菜街的“壮观”场面,警方最少拘捕两男一女。区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老师,怎么可能吸引到三千人为她对骂?

林慧思老师被“革命大批判”

这位香港宝血会培灵学校教师林慧思,在今年七月二十二日以前还是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学老师,突然一段视频上网让她大红特红(应该是大黑特黑)。原因是她向警察骂粗口,但不是发扬中华文化的三字经“国骂”,而是西洋粗口,从而闯了大祸。于是对她的“革命大批判”接踵而来,从投书、打电话,到爱国报章的围剿,还有街头闹事,包括到学校门口。就是学校与本人出来道歉也不解某些人心头之恨。因为要街头批斗,引发林慧思的支持者群起声援,从而演出上述那场戏码。

林慧思的老爸林森成是香港前区议员,泛民的社民连成员、香港支联会第十五届常委;她所在的学校是天主教会办的学校,香港天主教教区坚定支持香港民主运动。因此,林慧思成为“爱国人士”的痛宰对象。

一向对学生非常温柔的林慧思为何无缘无故爆出粗口?

原来在七月十四日那天,法轮功在旺角街头展示中共摘取死囚器官贩卖的恶行,亲共团体“香港青年关爱协会”重施故技用大型横幅遮挡法轮功摊位,但是警察不但坐视不理,而且把附近路面用封锁线围起来不准路人进入。林慧思路见不平,与警察理论,警察恐吓说要抓她。因此她气不过地说:“我一定站在这里,跟你们斗企,你们不是第一次这样对法轮功,我不是法轮功的人,我是真真正正的香港人。我看不顺眼青年关爱协会,这样叫关爱?这样是侮辱我们香港市民。你羞不羞耻?警察还帮他们?人家有言论自由,如果共产党做得对,干嘛做这种缺德事?令人更加憎中国共产党,邪恶到不得了。”在激愤之余,接着她就爆出粗口。

林慧思表达的是大是大非问题,捍卫的是香港的核心价值。贩卖死囚器官在中国是公认的事实,岂止死囚,活摘都卖,受害的远远不止是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揭露这些是不是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当然是,何况还是事实。

“爱”字头团体的暴力言行

问题出在这个“香港青年关爱协会”是何方神圣?他们为何得到警方的“关爱”,得以为所欲为?

“香港青年关爱协会”成立于去年六月,也就是梁振英正式成为特首的前夕。青关会主席洪伟成,是中资机构燕京啤酒公司董事总经理,会长杨江是亲共的新界总商会第六届董事会董事;副会长林国安是江西井冈山市政协委员兼特聘香港委员、前民建联成员;青关会秘书长戚治民,是香港上市的中资中国保绿集团执行董事,等等。可见这个团体与中共的密切关系。

去年八月,也就是该组织成立不到两个月,香港《壹周刊》就报道:近两个月,数十名“香港青年关爱协会”的成员,分别在落马洲、黄大仙及红磡等自由行旅客胜地,不分昼夜追击封杀法轮功。然而,他们不是青年,也绝不关爱。他们的成员还亮刀恐吓并威胁记者和法轮功学员,拆走法轮功的横额,连警方到场也无可奈何。

为何警方无可奈何?当然就是因为他们后台强硬,既有特区政府,还有中共当局。林慧思事件只是其延续而已。

除了“香港青年关爱协会”,还有两个“爱”字头组织,即“爱护香港力量”与“爱港之声”,他们多次到泛民组织的论坛踩场,迫使论坛腰斩。

爱港力召集人陈净心,自称是“潮州辣妹”,在他们的博客或脸书等文章中反映他们的种族与宗教偏见,例如称泛民是“美犹走狗”,“不要英国狗,余孽请早抖”;把罗马天主教称为“天主邪教”,又把耶稣基督称为“犹太巫师”。他们还将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的相片与其他中共称之为“恐怖分子”的并列,指黄之锋是“港独分子,策划包围政府总部,轻度弱智”等诽谤性语言。陈净心本人在一次踩场活动中还站到桌子上叫嚣指挥,成为今天香港红卫兵的经典图片。

文斗与武斗的革命两手

“爱港之声”是新民党(党魁是前香港保安局长、因强推二十三条立法而下台的叶刘淑仪)商人高达斌发起的,目的在动员支持梁振英政府,也是针对泛民的活动去踩场,但不如爱港力那样嚣张与暴力。

近期成立的这些团体,针对性都很强,就是企图以暴力来展现亲共的态度,弥补亲共政党仅仅是“文斗”之不足,也就是填补“武斗”的空缺,达到文武两斗的“革命两手”。由这些“爱”字头团体出面加强对泛民与法轮功的攻击性,达到威吓目的,却不必由亲共政党出面而影响选票。以“群众斗群众”的踩场形式阻止泛民团体举行论坛,就是因为他们没有道理,无法以理服人而必须采取“非常手段”。

面对泛民和平理性的论坛,特区政府无法阻止,更不能动用警察手段,但是一经这些团体介入,出现暴力行为而由警察介入,即使各打五十大板,泛民已经吃亏,因为会议已经无法正常进行。如果警察站在亲共团体一方,泛民就更吃亏了。

八月十五日,警方将林慧思事件“升级”由重案组跟进。这以前的八月十二日,教育局收到就林慧思事件要向特首交报告的通知,最严重可取消其教员资格。梁振英亲自介入扩大事态,警方自然闻风而动。在一月五日礼宾府的闭门酒会,梁振英曾号召他的支持者要多发“声”,平衡社会上批评特区政府的舆论。

“帮梁出声”难救梁振英

但是由于这三个“爱”字头组织太过暴力,影响了梁振英的形象,于是八月八日又有一个“帮港出声”的团体成立,实际上也是“帮梁出声”,成员是几个亲共学者。

可以预见未来的香港,冲突将激化,如果警方放弃中立态度,将更火上加油,香港社会将陷入新的危机。梁振英这些行动,是北京主使的,还是为了保住他的权位而作出的挣扎,令人关注,也将影响事件未来的发展。

--转自《争鸣》

评论
2013-09-02 10: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