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4‧25集会现场 石采东发言全文

人气 29

【大纪元2014年04月27日讯】(大纪元纽约记者站报导)1999年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来到北京和平请愿,成为了当时非常轰动的历史事件,被国际广泛赞誉为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最和平理性的上访活动。此后,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以各种方式来纪念这一天,呼吁中共当局立刻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纽约的法拉盛是纽约著名的华人社区﹐4月26日,上千名法轮功学员在这里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游行集会,纪念4‧25和平大上访十五周年。

下面是4‧25事件亲历者石采东先生在集会现场的发言。

我是石采东,1999年4月25日,我在中国科学院读博士研究生的时候,经历了中南海和平上访。这是一次完全和平、理性的上访,得到了当时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的开明对待和正确处理,一时间让全世界认识了法轮功的和平、理性和美好。然而历史的大戏似乎从来就不乏正与邪、善与恶、真与假的较量,三个月不到,江氏集团就颠倒黑白,把这次和平、理性的上访歪曲成“围攻中南海”,并以此为借口发动了延续至今的对法轮功的迫害。
  
15年过去了,今天我想再次回顾这段经历,还原历史真相,帮助那些仍被中共谎言蒙骗的人们明辨方向。

4.25上访的直接起因是:1999年4月11日,科痞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的杂志上发表文章,污蔑炼法轮功会使人得精神病,甚至“亡党亡国”,当地法轮功学员前往该杂志编辑部澄清事实,4月23、24日天津方面出动防暴警察,驱赶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殴打并逮捕了45人。天津市政府称镇压命令来自北京,天津解决不了,让法轮功学员去北京解决问题。这个消息很快就在法轮功学员中传开了。我决定第二天就去上访。
  
4月25日清早我坐公共汽车到达府右街北口时大约七点半。府右街和附近的街道两边已经来了许多学员,大家或站、或坐、没有和行人交谈,有的手里捧着书在看。人虽然很多,但既没有阻塞交通,也没有喧哗声。马路上骑自行车的人们如往常一样地赶路。我穿过西安门大街,进到南边的城区,心想先转一圈,希望遇到认识的同修。于是顺着府右街西侧往南走。街道两边的学员排列得整整齐齐,靠外侧(马路)的学员站着,靠里的学员坐着,手里捧着《转法轮》。从他们的衣着看,有些是从农村来的,透着朴实和善良。
  
正往前走,忽然身后人群中响起了由稀而密的掌声,在清晨的宁静中显得清脆。我转身往回看,几十米之外,朱镕基正走出对面的大门,身后跟着几个工作人员,朝大门对面的学员走来。坐着的学员站起来鼓掌,大家看到朱镕基出来都很高兴,没想到他刚上班就出来见学员,都想围上去反映情况。我快步往回走,从人群里往朱镕基身边靠近。这时,有学员提醒大家在原地不要动,维持好秩序。
  
朱镕基大概已经得知法轮功学员上访,大声问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你们有宗教信仰自由嘛!” 站在他面前的学员不少是从农村来的,没见过这种场面,大多没有吱声。
  
“我们是法轮功学员,我们来反映情况。” 人群中有学员回答道。
  
“你们有什么问题,你们派代表来,我带你们进去谈。”朱镕基停了一下,接着说,“我也没法和你们这么多人一起谈呀!”
  
朱镕基让选代表进去反映情况。可是大家都是自觉来的,甚至彼此大多不认识,也从没有想过要选代表。因为平时炼功就是自觉自愿的,想炼就一起炼,没时间就忙自己的事,从来没人登记,也没查过人数,更不用说选代表。
  
“你们有代表吗?你们谁是代表?” 他又问。
  
这时,我已到了距离朱镕基不过2米的地方。“朱总理,我可以去。”我首先自告奋勇地从人群中来到他身边。
  
“还有谁?”朱镕基问。
“我!”
“我!”
“还有我!”……这时大家纷纷举手。学员们个个都想进去反映情况。
  
“人不能太多。” 朱镕基在站出来的学员中指了我们先站出来的三个人。其实,我们不是推选出的代表,而是毛遂自荐的。
  
朱镕基转身带着我们朝中南海西门走去。他边走边大声问道:“你们反映的情况我不是做了批示吗?”
  
“我们没有看到呀!”我们几个都愕然地回答。
  
他可能意识到了什么,换了话题说:“我找信访局局长跟你们谈,找副秘书长跟你们谈。”说着转向工作人员,吩咐找人。这时我们已经到了中南海西门警卫传达室前。工作人员示意我们止步,带我们左转进了传达室,而朱镕基进中南海上班去了。
  
我们在传达室等了一会儿,进来四位三、四十岁模样的官员。其中一位四十多岁坐在我对面,按朱镕基的意思,应该是信访局的负责人。我们三个依次报上姓名、单位和电话,他们每个人都在记录。我这时才结识另外两位学员。
  
其中一位女学员是北大电脑公司的职员,她首先说:“何祚庥在天津《青少年科技博览》上发表污蔑法轮功的文章……”
  
信访局的那位负责人似乎没听清,打断她的话问道:“谁?”  
“何祚庥。”我们几个一起说。  
“不就一个何祚庥吗?!”他边记录边说,语气中透出几分轻蔑。  
“又是何祚庥?!” 另一个官员低声嘟哝。  
“天津法轮功学员到杂志社澄清真实情况,却被公安抓了四十多人,希望能尽快释放他们。”女学员接着说。
  
从他们记录时的表情看,似乎有的知道情况。但四十多岁的那位似乎不知道,他转向身边年轻的一位,意思好像是核实一下天津的情况。
  
“法轮功修炼‘真、善、忍’。我们通过修炼亲身受益,就先告诉自己的亲朋好友,他们修炼一段时间受益后,又告诉他们的亲戚朋友,就这样人传人,心传心,修炼的人越来越多。现在,一些地方学员炼功受到干扰,我们希望有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女学员和另一位下岗工人学员都反映了这个情况。
  
“还有《转法轮》本来是公开出版发行的,但新闻出版署禁止出版,导致社会上出现很多盗版书。希望允许《转法轮》公开出版发行。”我把以前写信反映过的情况也提出来。
  
四位官员边听边记录。我们三个你一言我一语地又补充了一些自己知道的情况。最后那位四十多岁的官员说:“你们反映的情况我们将向国务院和中央领导汇报。请你们出去后,叫大家回去,尽快回家。”
  
“我们反映情况主要有三点:一是希望天津的公安尽快释放法轮功学员;二是允许出版法轮功书籍;三是希望有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临走的时候我概括了我们的要求,并把我们带来的几本《转法轮》送给他们,请他们了解法轮功。
  
后来的情况表明我们反映的情况也是许多学员都想反映的问题。当天下午,当时北京研究会的学员反映的大致也是这些内容。
  
出来之后,学员们很关心天津公安是否放人。我简单的向站在西门口的学员介绍了情况,以及他们没有明确表示放人。因此大家仍然在原地站着,等待着事情的解决。
  
北京的早春,中午太阳已经很晒。中南海附近的人越来越多,但秩序仍然很好。大家都是从各地来的大法修炼的亲身受益者,最清楚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也都非常关心政府对天津警察无理抓人事件的处理情况。学员们的心境非常祥和,都在安静地等待消息。
  
我觉得刚才的上访已经反映了我关心的问题,于是从中南海出来不久我就回去了。
  
晚上我照例去参加集体学法,但附近的学员都不在家,估计他们也都去上访了,还没有回来。大约九点,我决定再次去中南海。半道上遇见满街学员往回赶,得知事情已经妥善解决,我才回家。
  
以上就是15年前我到中南海和平上访的经过,也就是中共所歪曲的“围攻中南海”的真实情况。希望那些至今仍被中共谎言蒙蔽的人们了解真相,认清中共的流氓本性和邪恶本质,不要再被中共蒙骗,不要再做中共的帮凶,不要沦为中共的陪葬。◇

(责任编辑:Aric Chen)

相关新闻
组图:法轮功盛大集会游行 震撼纽约华人
纽约4‧25集会现场 王珊珊发言全文
捷蓝和美航联盟遭告反竞争 涉南加机场
【新闻看点】恒大危机有解?美打造“铁盟”
最热视频
【探索时分】歼20数量之谜 竟然只有30余架?
谢田:中共没钱救恒大 政治能阻骨牌倒下吗?
【直播】拜登联大首场演说:美中非新冷战
【十字路口】月球上有外星人?掀开明月千古谜
【军事热点】台海对峙 加速台湾国防准备
铜锣湾名店遭解约 老板周小龙:我不会放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