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无远弗届:韩国篇

【文史】韩剧《海神》人物原型张保皋

皇甫容
  人气: 1083
【字号】    
   标签: tags: ,

在今天的中国山东省荣成市有一座佛教禅院——赤山法华院,这是韩国游客到山东的必游景点。院中建有一座15米高的纪念塔和一座戎装塑像。这座高大的雕像的主人是被称为“海洋贸易之王”的新罗义商——张保皋。在中韩的文化交流中,他是不可不提的举足轻重的人物之一。

文献、传说中的海上贸易之王

张保皋,新罗名将,出身平民家庭。他于唐宪宗二年(公元807年)来到大唐从军,因武艺超群,平定叛乱有功,被提升为武宁军小将。张保皋退役后来到了赤山浦(今威海荣成石岛湾)。当时赤山浦一带有很多新罗人居住,大多信佛。唐穆宗四年(公元824年),张保皋征得大唐的允许,在赤山建立了一座寺院。寺院建成后,由于请来的第一批僧人属天台宗,诵读的是《法华经》,因此寺院命名为“赤山法华院”。
唐文宗太和二年(公元828年)张保皋回到新罗,觐见兴德大王。在韩国的传说中,张保皋觐见兴德王时,赠给王的礼物包括白居易的诗《续座右铭》:
千里始足下,
高山起微尘;
吾道亦如此,
行之贵如新。(节录)

当时白居易的诗在新罗王室贵族中非常流行。大唐诗人白居易的文集《白氏长庆集》在824年出版。据传当时新罗商人受宰相之托,每现白居易的作品,都要不惜重金予以购买,以百金换一篇。有人推测,这里的新罗商人,很可能就是指以张保皋为首的新罗商团。

张保皋奏请兴德王:“遍中国以新罗人为奴婢,愿得镇清海、新罗海路之要,使贼不得掠人西去。”除此之外,他们之间的一席对话也成为韩国坊间的美谈。张保皋讲到,传说佛陀住世时,曾问过一个年轻人,问他为什么那么喜欢大海?年轻人说出了八个理由,世间的大江大河都会流向大海,和大海融为一体,看到大海,就能忘记自私自利写就的自我。因大海的心胸宽广深远,所以蕴藏着无数宝藏,大海起伏的潮水永远不会背叛;海纳百川,大海里有无以计数的生灵,却不会彼此排挤对方。

史载,兴德王“神谋决断”,当他听到出身卑微的张保皋讲述的这番话,当时就明白了他的心境。因此兴德王冲破当时森严的等级制度,赋予张保皋“清海镇大使”的封号,并授予他剿除海盗的全权。自此,张保皋以清海镇为总部,招募周围岛民组成一支军队,迅速荡平了多股海盗势力。很快,海盗掠卖人口的现象被杜绝,“海上无鬻新罗人者”,张保皋在新罗声名鹊起,成为民族英雄。
剿除海盗的同时,张保皋也开辟了连接中、韩、日的海上贸易通道。荡除海盗后,张保皋随即组建了庞大的船队,往返新罗与中、日三国之间,进行海运和商业贸易。海盗禁绝、海路畅通,海上贸易自然发展得很快。张保皋还经营造船业,对外出租船只、水手等。出租的水手和工匠随着商船最远到达阿拉伯等地。

大唐著名诗人杜牧在《樊川文集》中转录了张保皋的事迹。一千多年前,杜牧为远在新罗的张保皋写下传记时,一定想不到千年之后,有人会坐在电脑前阅读他的作品,远隔时空追逐着他的文字留下的见证。

韩剧《海神》诠释的宽恕

岁月的长河渐渐冲淡历史的痕迹,曾经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也渐渐被忘却,一部韩剧《海神》对张保皋的还原和塑造,使人又重新想起那海上之王曾经波澜壮阔的一生。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一句话概括了几乎所有明君、勇将的成功之路。保留了中国传统文化的韩国,在《海神》中,也把这一精神演绎的淋漓尽致。 剧中的张保皋久经磨难,他从奴隶到朝廷大员;从杂工到巨商;从格斗士到勇将,在这些几乎是两个极致的人生角色中,通过忍辱磨砺,他一次次升华,最终担起上天交与他的重任。

千年时光,点滴文献记载,现实中我们无法还原这位“海神”之全部,不过韩剧戏说的空间、架构的情节,或许更能满足电子时代人们对历史人物的幻想。

《海神》对张保皋的刻画厚实而又细致,剧中的张保皋屡遭奸人陷害,而他以生命的代价,义无反顾地走在他所认定的路上,就算遭人背叛,也不会改变信念,即使赔上性命,被迫卷入危险的战争,他也不会向恶势力妥协,一如既往地坚持到最后。

因为他知道,如果在一件事上妥协,就会不断地在更多的事上妥协。妥协意味着在否定自己过去的人生,背叛跟随他的人。虽然一生只结善缘是件很困难的事,如果能阻止恶缘的延续,化解是非恩怨交织的情网,他愿意原谅和宽恕曾经千方百计伤害他的人,包括造成他父亲死亡的海盗阎长。

上苍的造化何等玄妙。在造就生命时,也赋予了生命博大的宽容。因为宽容,他将人生中的磨难带给自己的绝望,一一转化成可以滋润芸芸众生心田的希望。

或许,正因他的宽仁坚韧,谱写了这段辉煌的历史篇章,上天在磨砺他的心志时,也赋予他创建海上贸易新秩序的使命,连接大唐、新罗和日本,牵起波斯、大食等国,为各国之间的文化交流铺下一条通畅的阳光大道。

新罗明神的传说

公元858年6月,日本僧人智证大师搭乘渤海国商人李延孝的商船从唐朝回日本。途中,遭遇风暴袭击。危难之际,僧人跪在船上,向神明祈求平安。

据《圆城寺龙华会缘记》的记载,在智证大师祈祷时,海上出现一位老翁对他说,他是新罗明神。从现在起要护持佛法,并保护他从唐朝带回的经文。同时,明神指点他建造三井寺,把佛经置于寺中。
因新罗明神的庇护,商船有惊无险地度过大风大浪,由智证携带的411卷经书也完好无损地传入日本。而这一守护神的原型,经由韩国学者崔仁浩的推测考证,正是一千二百多年前的新罗义商——张保皋。智证大师平安回到日本后,请画师绘出他亲眼所见的新罗明神坐像。在今天日本的三井寺,至今保存着“新罗明神坐像”木雕和画像,这几件艺术品成为日本的顶级国宝。

日本传奇武士新罗三郎

因此机缘,日本开始了对新罗明神的敬仰。日本“武士之父”源赖义曾在新罗善神堂为13岁的儿子源义光举行成人仪式,并为其改名为新罗三郎,祈求以新罗明神作为守护神。
新罗三郎是日本颇具传奇色彩的武士,他一生征战平定清原叛军,晚年在新罗善神堂附近的金光院削发为僧,一心念佛致力修行。三郎闲暇时爱好吹笙,据说他吹笙时,连天上的鸟都会停下来聆听,就连夜空的乌云也会悄然散开,露出柔和的月光。

作为现代人,我们无法穿越千年时光去探究这些传奇故事的来龙去脉,不过,一些饱含传统味道的韩国历史剧,还是可以带我们回到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去一窥那里的人们是如何热爱并吸收中土传过去的神传文化的。

中国自古被称为神州,一个用大量的佛道神传说、经典文集等神传文化缔结成的国度,有着让我们所有华裔都为之骄傲的五千年文明。冥冥中似乎有我们看不见的力量,或许是天意的安排,在恰当时期出现恰当的人选,用各种方式将神给的文明传得更广。日本传统文化也好,韩国传统文化也好,细细推究起来,我们仿佛都能看到从中折射出的昔日中土文化的风采。@#

(点阅中华文化无远弗届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唐太宗贞观年间,文治武功盖世,盛世文明垂范天下,唐朝文化、礼仪、律典、文物制度皆被四夷争相效仿采纳,以沐中土华风为荣。大唐都城长安也成为各国使臣、留学生、僧侣汇集的国际都市。
  • “韩流”(Hallyu)来袭风靡亚洲,观众也通过韩语影视剧,领略到其中的中国元素,比如汉字、建筑、服饰、礼仪等等。在韩国古装剧中,常会看到大幅的汉字书法高挂在宫廷、贵族、士族家中,剧中出现的古代书籍、书信和密旨等也多是用汉字写成。
  • 公元574年,圣德太子出生在动荡不安的时期。他的父母是苏我族(Soga clan)国王与王后,为保护王室沥尽心血。圣德太子出生时,当时的日本文化还未完全形成。
  • 今天的日本保存着大量的盛唐文化;而在韩国保留着不少的明朝文化。
  •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若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这句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想必很多人都能够脱口而出。这几乎成为明君、大将、高德之士成就的必经之路。中国历史上,韩信受辱于胯下,因他的大忍之心,不仅成为刘邦的大将军,也成为大汉的社稷重臣。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深远的韩国,在其历史中也能找到很多名家名士忍辱成就大业的故事,被称为“世界历史上卓著的海洋贸易之王”的新罗义商——张保皋,就是其中之一。
  • 此剧的名称之所以取名为《海神》,是因为主人公张保皋为救助朝鲜新罗时期在奸商、恶霸、权贵与海盗的多重苦难中痛苦不堪的百姓,为解脱百姓的苦难造福民众,他怀抱建立海上国际贸易网的伟大梦想,不畏艰险、剿除海盗、抵制奸商权贵的压迫,以宽大无私的胸怀为后人树立了一个德才兼备、有胆有识、以民族大义为重的伟大商人的典范,是商场上的民族英雄。由于他的身影频频出现在大海,也由于他的命运、梦想与大海息息相关,更因为他的心胸与人格在与恶势力的较量中变得刚正不阿、宽广无私,他在人们的心目中被升华到了神的高度,也就是说,他的人格在剧中被定位在神的高度。
  • 历史剧引领道德的重责大任
  • 《海神》张保皋,生于公元790年。公元807年,当时新罗人(今韩国)张保皋应征加入唐朝军队,因武艺超群,作战勇敢,深受大唐将士的爱戴。那时,与韩国一衣带水的石岛湾众多村庄居住的新罗人,几乎人人信仰佛教,为了家乡人的精神寄托,张保皋征得唐政府的同意,于唐穆宗四年(公元824年),在赤山浦(今石岛湾)建立禅院。因建院时僧人诵读《法华经》,故取名“法华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