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逸事:署名之让见美德

作者:郑重

中国画(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44
【字号】    
   标签: tags: ,

署名之让见美德

北宋时,翰林学士宋祁任史馆修撰,他勤奋著书,编写了《新唐书》的主要部分《列传》。后来,官高位显的欧阳修也奉诏参加《新唐书》的修撰,担任《纪》、《志》方面的编写工作。

书成之后,皇帝审阅,认为两人合写,风格有异,体例也不甚统一。于是,又诏令欧阳修重新润色《列传》,使全书的体例、风格,都完全一致。欧阳修奉旨,便认真阅读《列传》,读毕,忽地长叹道:“宋公是我的前辈,同时我和他的许多看法又不尽相同,如果一意孤行,只按自己的意见去修改他人的著述,岂非无礼?”他决定一字不易。

《新唐书》编撰完毕,送呈御史府审验时,欧阳修只在《纪》、《志》这两部分署上自己的姓名。而在《列传》部分,则署宋祁的姓名。可是按照惯例,修撰史书,不管有多少人执笔,书成后,只署其中官位最高者的姓名。欧阳修违背惯例,是不愿掠人之美。这种尊重他人劳动成果,守住自己的良心,却违背皇上旨意的行为,委实难得!

怕后生笑话

宋朝大文学家欧阳修,曾对他的朋友谢希深说:“我的文章,多数是利用‘三上’进行构思、打好腹稿的。”所谓‘三上’,就是马上、枕上、厕上。”

欧阳修不仅善于利用零星时间写作,而且写作态度十分严谨。每写完一篇文章,他便把它贴在卧室的墙上,随时看,随时改,直改到自己满意了,才拿出去。

他老年的时候,文学修养更深厚了。这时,又拿出他以前写的文章,一篇篇修改,废寝忘食,非常辛苦。

他的妻子劝他说:“你呀,为什么这样自讨苦吃?又不是小学生,难道还怕先生生气么?”

欧阳修笑了笑,认真地说:“我不是怕先生生气,而是怕后生笑话啊!”@*#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毕文简担任郡府从事,闻知他的才名又听说他家以磨面为生,就叫他以磨为题作一副对联。王禹偁不假思索,随口吟道:但取心中正;无愁眼下迟。
  • 不仅对仗工整,而且出口不凡。朱熹感到惊奇,说“这孩子长大,前途当不可限量!”
  • 此对中的“星”、“薪”、“心”,音同义别,下联也必须对等,才能符合要求。
  • 书生被人诬告,拘到官府,审问时,县官听说他是书生,提出一联,限令立即属对,否则严办。联曰:“云锁高山,哪个尖峰得出?”
  • 据说当地的某甲秀才,平时大言不惭,目中无人。他曾出一上联,求对:“水月观,鱼跃兔走。”某乙秀才对道:“山海关,虎啸龙吟。”
  • 从前有个秀才,路过大海,不觉诗兴大发,吟成一联:“风吹海水千层浪,雨打沙滩万点坑。”
  • 从前,有个人从不精打细算,过年时缺柴少米,在门上贴副春联:“行节俭事,过淡泊年。”
  • 有一老农夫和儿子在田里翻土,恰好老天下起大雨,两人放下犁耙回家,路上,老人叫儿子属对:“迷濛雨至,难耕南亩之田。”这时正好有一客人路过,叫道:“泥泞途逢,谁作东家之主?”
  • 巧以四个地名,对四个山名,尤其以“镇”对“坐”,一词两性,词性活用,自然恰切。
  • 三国东吴有一位著名画家曹不兴,一次替吴帝孙权画屏风,不小心在画绢上溅落了一个小墨点,就索性在墨点上添了几笔。
评论